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64)]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64)

中央處理臺灣事件四項原則告全省同胞書
   
   ——————————————————————————–
   
   內容來源:卷三十二 書告

   
   隸屬章節:書告\中華民國三十六年
   
   版面原件:第169頁,第170頁
   
   〔第169頁〕
   
   ——中華民國三十六年三月十七日對臺灣省同胞廣播詞——
   
   〔要旨〕
    一、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改為臺灣省政府。
    二、臺灣省各縣市長提前民選。
    三、臺灣省政府委員及各廳、處,局長,以儘先選用本省人為原則。
    四、民生事業公營範圍,應儘量縮小,公營與民營劃分辦法,由主管部會迅速審定。
   〔本文〕
    全臺同胞們:此次臺灣不幸事件發生,人心騷動,社會不安。中正聞悉之下,至為軫念!為免事態擴大,致為野心者所乘,茲特派國防部白部長崇禧代表來臺妥善處理,期於確保國家立場及採納臺胞真正民意原則下,謀合理之解決。爰將中央處理臺省事件之方案,向我全臺同胞揭櫫數端:一、地方政治常態應立即恢復,其辦法要點如下:1.原設臺灣行政長官公署應改為臺灣省政府,其組織與各省同,並得按實際需要增設廳處或局,改制後,臺灣省府委員及廳、處、局長人選盡量容納地方人士參加。2.臺
   灣省各縣市長提前民選,其辦法及日期由省參議會擬具呈報內政部核准施行。3.在縣市長未舉行民選前,由省政府委員會依法任用,並盡量登用本省人士。4.政府或事業機關中同一職務或官階者,無論本省或外省人員,其待遇應一律同等。5.民生工業之公營範圍,應盡量縮小,公營與民營之劃分辦法,由經濟部資源委員會迅速審擬呈報行政院核准施行。6.臺灣行政長官公署現行之政治經濟制度及政策,其有〔第170頁〕與國民政府頒行之法令相牴觸者,應予分別修正或廢止;一面由行政院查案審議,同時採納地方意見,俾作修正或廢止之參考。二、臺省各級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及臨時類似之組織,應即自行宣告結束。三、地方政治常態應即恢復,其參與此次事變有關之人員除共黨煽惑暴動者外,一律從寬免究。抗戰勝利以還,臺灣重歸祖國,臺胞困苦,仍待解除,建設事業,百凡待舉,此次不幸事件之發生,至堪痛惜,切望全臺同胞一致確保守法之精神,以恢復社會秩序,安定人心,共為建設臺灣、建設祖國而努力!
   
   抗戰建國十週年紀念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
   
   內容來源:卷三十二 書告
   
   隸屬章節:書告\中華民國三十六年
   
   版面原件:第171頁,第172頁,第173頁,第174頁,第175頁,第176頁,第177頁,第178頁,第179頁,第180頁,第181頁
   
   〔第171頁〕
   
   ——中華民國三十六年七月七日——
   
   〔要旨〕
    一、共黨「匪性難移」,絕無悔禍誠意,全國同胞要洞察奸謀,戡平叛亂。
    二、戡亂剿匪是對日抗戰未完成的任務,不僅為國家的利益,而且是為人民的生存。
    三、大家要統一意志,集中力量,為國家掃除這一個百世的禍根。
   〔本文〕
    今天是我們七七抗戰十週年紀念日,我覺得對抗戰勝利以來我們國家局勢的變遷和民族整個的危機,以及同胞們禍福利害的關鍵有向我全國同胞鄭重說明的必要。
    我們對日抗戰的目的,原在於捍衛國土,收復東北,保持主權和領土的完整。東北的主權和領土行政一天沒有恢復,便是抗戰的目的沒有達到,我們為抗戰而犧牲的千萬軍民的英靈就無由慰藉,這完全是我們後死者共同的責任。大家都知道:在日本投降以前,東北是沒有中共匪軍的。及至國軍進入東北,接收領土主權的時候,在這一年半中間,共匪竟對國軍先後發動了五次的攻勢,圍攻政府已經接收了的地區,割裂東北的土地,屠戮東北的人民。最近國民參政會的和平建議,共黨的反響,首先是經過他宣傳機關的謾罵誣衊,接著便在關內外發動瘋狂的攻勢,來作事實上的答覆。特別是他這次對東北的攻勢,規模之大,前所未有。五月初旬以來,他發動了三十萬以上的兵力,向各重要據點,作猛烈攻擊,最後把攻擊重點集中於四平街,以十倍於守軍的兵力,展開了十八晝夜慘烈的攻城戰,卒賴我將士繼續〔第172頁〕對日抗戰的精神,對來犯的共匪,以殲滅的打擊,而粉碎了他包圍長吉、奪取瀋陽的企圖,使東北戰局得到一個成敗的轉捩點。但是共匪毀滅祖國一貫的陰謀,決不會從此罷手,所以東北的危機,並不能說因四平街的勝利而根本解除。共匪是怎樣的進入東北?他在東北參加叛亂的部隊,又是怎樣編組成立的?這都是盡人皆知,很明顯的,共黨是繼承了帝國主義者日本和偽滿漢奸的衣缽,他正在執行帝國主義者日本滅亡中國所未曾貫徹而遺留下來的毒計,不許我中華民族恢復東北的主權,不讓我們中華民國享有領土和行政的完整,而且他到今天還在利用敵軍日本殘餘的部隊,帶領了他們來蹂躪我們中國的土地,殘害我們中國的人民。共匪這種倒行逆施喪心病狂的作為,比之歷史上任何流寇盜匪都要兇殘,他的居心比之中國歷史上所有漢奸傀儡,都要狠毒。同胞們須知共黨這樣的軍事叛亂,就是要分裂我們整個中國,斷送我們整個民族,他必要使我們民族的精神和固有的道德,消滅淨盡,使我們神明華冑生生世世,永遠淪為奴隸牛馬,不能保有獨立自由的人格。這種破壞人性、滅絕人倫的獸行共匪,如果任其繼續存在,那我們黃帝子孫,便要受到最近亡國各民族一樣的集體殺戮,集體放逐與永遠奴役的慘禍。
   
    我們國民革命的目的,是要建立一個獨立自由民有民治民享的三民主義新中國,而建國的工作,必以國家的和平統一為前提。但是和平與統一是不可分的,統一與民主自由是不可分的,統一與人民幸福,更是不可分的。國家如果不能統一,則一切建國理想都成空談,民族民權民生主義就都無法實現;人民在地方被蹂躪,經濟被割據,生產被破壞,交通被阻斷的狀況之下,決不能享受水準以上的生活。同胞們必能回憶,「大戰甫告終結,內爭不容再有」,這是我在勝利以後對共產黨所發的真摯的呼聲。任〔第173頁〕何有責任心的政府以及有愛國心的人民,斷不願在大戰後瘡痍滿目之餘,使國家與人民重陷於戰禍的痛苦。我們當時只希望共產黨遵循民主的途徑,像英美各民主國家的共產黨一樣,以和平合法的政黨,來爭取選民。所以十年以來,尤其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政府對於共產黨始終是苦心忍讓,委曲求全,祇希望共黨不破壞統一,不擁兵割據,不推翻國本,不斫喪民命,一致為和平民主建設而奮鬥,政府都可盡量容納他們的意見。但是任何的商談協議和調處,終不能消弭他們叛國的禍心,終無法感召他們為國家前途和民生痛苦而覺悟。共黨匪軍一年多來的主要行動,無不集中於破壞交通,破壞工礦,而且到處破壞奄奄一息的農村。政府每一次呼籲和平,每一次頒發停戰令,只有助長共黨匪軍更進一步的擴張和進攻,只有增加國軍前線的困難,只有增多忠勇將士和人民的犧牲,也只有把匪患擴大,戰禍延長,使後社會復興重建的工作,比以前更陷於艱難無比的困境。到了現在,我全國同胞,可以明白認識共黨是「匪性難移」,絕對沒有悔禍的誠意,是決定要叛亂到底的。他的野心陰謀非斷送國家,貽害世界,是決不會停止的。我們如不能舉國一致,洞察奸謀,抱定決心,戡平叛亂,那不祇民生日益凋敝,而整個國家,也要被他割裂斷送,淪胥以盡了。
   
    共黨在抗戰結束後公開叛變,本來是他們早已預定的步驟。當我們抗戰勝利之時,他就在匪區內公然的發動其所謂「參軍運動」和「社會鬥爭」「民眾清算」,以強暴和劫持的方式,專以殘忍的殺戮立威。上至老嫗,下至童稚,一粟一布,不容保留,一草一木,都被劫奪為他叛國的暴力。匪區內所有壯丁,不隨他為匪,就別無生存之途,稍有違抗就凌割活埋,實行他所謂「一人逃亡,全家處死」的暴刑〔第174頁〕。匪區內成千成萬的同胞,就是這樣的被共匪驅迫著作了他們叛國害民的犧牲品。
    但是在我們後方的,尤其是在華中華南各大都市,還有許多人沒有認識國家民族的根本危機,沒有看清共黨窮兇極惡的暴行,或徼倖姑息,或苟且偷安,不知道我們後方同胞,今天尚得保持其經常的生活方式,全賴我們為剿匪救民而犧牲的國軍將士,在前線奮鬥阻遏之力,否則就早已陷入華北東北匪區內民眾一樣的悲境。因之我們如果今日削弱了國軍,就是動搖了全國人民的基本生存權利。正因為我們後方同胞,還不能明察這種禍福利害的事實,於是共匪就利用社會上苟且偷安、因循姑息的心理,指使其反動工具,提出「反對徵糧」「反對徵兵」「反對內戰」等各種口號,來顛倒黑白,麻醉人心,蠱惑社會,搖動國本;使我們的人力物力乃至精神的力量,都不能集中應用到剿匪和建設的工作上去,坐視共匪暴力長大,叛亂因而蔓延,追本溯源不能不說是我們社會人士中了共匪反宣傳的毒計。要知道共匪為了遂行他背叛國家民族的陰謀,首先他必須閉塞我們同胞的耳目,麻醉我們同胞的良知;共匪的目的就是要使我同胞對於民族大義,完全不明,對於國家危亡,視若無睹,甚至對於自身禍福,與永久利害,亦茫然無知,由此喪失了自強自立與獨立自主的信心,無形之間成了共匪精神上的俘虜。今天社會上是非不分、利害不辨的這種麻痺狀態,正是共匪所欲造成的。這正如古語所說,燕雀巢於危幕之下而不自知其危;實際上覆巢之下,決無完卵,同胞們今天的袖手旁觀,就是他日的束手待斃,待到像匪區同胞那樣已入陷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時候,雖欲後悔也已無及了。我們國家和全國同胞的命運,實際已臨到了這樣嚴重的危機,我怎麼能不負責明告喚起全體同胞一致的警覺。
   
   〔第175頁〕
   
    同胞們!要知道現在我們中國擺在面前的,只有兩條道路,我希望我們同胞,立刻有所抉擇:一條是因循貽誤,袖手旁觀,坐待共匪宰割蹂躪,使整個國家和四萬萬五千萬同胞,淪胥陸沈以亡的道路。一條是正視事實,認清禍福,明辨利害,自立自強,一致奮起,肅清匪患,救國自救的道路。我們究竟還是共同一致,全力戡亂,保持國家領土主權,完成統一,以期達到民主自由的目的呢?還是坐視匪軍猖獗,叛亂蔓延,讓自己的家鄉被劫奪,家族受凌辱,子弟被驅迫做賣國的工具,而最後斷送了國家命脈呢?我們全體同胞,要想想東北華北遭受匪禍的同胞,所過的是怎樣的日子?在東北經過了十多年淪亡奴辱的苦痛,而勝利所帶來的,乃是共黨匪軍的恐怖壓迫,劫奪屠戮,代替了日本帝國主義的強暴統治。至於華北各地,在抗戰期間,犧牲最大,受苦最深,在抗戰勝利後,許多地區的同胞,喘息未定,又遭到共匪的侵入,重新墮入黑暗的深淵。最近共匪在各地所發動的攻勢,都是匪軍驅逼其所謂「民兵」在前,大車騾馬在後,兇鋒所過,裹脅擄掠,雞犬不留,有過於抗戰時期敵人的三光政策;每逢共匪侵佔了一個據點,則成萬的民眾只有拋棄一切,冒?危險,向國軍陣地後方來歸,其呼號怨憤之聲,極人間之慘事。我們後方同胞,和他們都是一脈相承,同氣連枝的兄弟,對於他們的命運,怎麼可熟視無睹?對於他們的災難,怎麼能不急起直追的趕速拯救?並且匪軍的全面叛亂,是以滅亡整個中國,奴役全體同胞為目的,我們如不能萬眾一心,剿匪戡亂,則今天東北華北陷匪區域同胞慘無天日的生活,就是我們華中華南同胞們不久將來的生活寫照。我們復員未竣,阻礙迭乘,我深深知道在我們收復區內,一般同胞生活的艱難,尤其是農村農民的困苦,不堪言狀;但不論如何,比之受匪禍區域的同胞,生活〔第176頁〕行動,精神物質,同受剝奪沈淪之痛,乃至一呼一吸,一言一動,都被壓迫脅制,父子夫婦之間,也要互相提防,不敢傾訴痛苦的悲境,究有天淵之別。可知今天我們全國軍民同胞的戡亂剿匪,不但是拯救匪區同胞,實在就是自救自衛。如果在共匪的企圖已經這樣明顯的時候,還是因循卻顧,冷淡旁觀,任令匪軍蔓延猖獗,而還不能對國家對同胞負責盡職,努力奮起,遏滅叛亂,那便是甘心斷送自己的身家性命。何況我們經過八年堅貞卓絕的抗戰,受盡了萬苦千辛,犧牲了千萬軍民的生命,如果任令共黨匪軍,得逞他幸災樂禍的陰謀、叛國殃民的野心,毀滅我們全國軍民抗戰光榮的歷史,替日本帝國主義者執行其滅亡中國未完的工作;那我們撫心自問,又何以對自身當時奮起抗戰的初衷,何以對無數殉難軍民先烈的英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