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五)]
石三生
·向高级动物鲁山老泉致敬
·顾晓军创立了新哲学,中国大脑敢挑战谷歌智能吗?
·中国将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正在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人的悲哀
·申纪兰代表的智能超越了阿凡狗
·顾晓军思想远播阿拉伯世界
·从两会代表的马桶式思维说开去
·我与叙利亚执政党成了好朋友
·给“一带一路”泼点冷水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高级动物在行动
·因推荐“公正第一” 石三生下场堪忧
·请问生意场大人:该如何谈生意?
·大脑革命影响谷歌 阿凡狗戏弄聂卫平
·生意场的生意经与顾晓军民主奖
·石三生影响着索罗斯和聂卫平
·当执政党不在乎被冒充
·因小气,蔡英文正在丧失先机
·报告!我要吃敬酒
·刘刚才赞顾晓军,温云超就疯了
·冒充之恶与北风之毒
·不讲公正第一,岳阳法官下口咬
·顾晓军思想是人类社会的航标灯
·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人民日报敢不敢与顾晓军一辩?
·刘刚道歉,顾晓军主义再增辉
·温云超何时得的健忘症?
·与刘刚先生商榷
·方舟子出马,山东疫苗案将软着陆
·人民日报只敢叫阵,不敢较真
·人民日报认怂,让马克思主义蒙羞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
·向清华大学校长推荐“大脑革命”
·看李悔之如何为山东疫苗案灭火
·与“朝阳群众”、“华侨”说说精神病
·顾晓军与刘刚及其他
·马云投资夭折 刘刚大战北风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二)
·刘刚大战北风,急坏了吕柏林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三)
·请国务院收回成命
·“英雄所恨略同”与朝阳群众爱的癫狂
·刘刚给世界出了个大难题
·跟着李悔之、贺卫方学扯淡
·刘刚义比关公 北风不知好歹
·“造谣”是种特权----兼感谢海外精英
·顾晓军不计前嫌 温云超忘恩负义
·跟着贺卫方教授学扯淡
·教教青年们跟贺卫方教授掐架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一)
·调侃贺卫方,温云超受不了
·聂树斌案凶多吉少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二)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刘刚、蔡英文
·从高瑜、马永田抗强拆看伪维权的本质
·青年网的愚蠢等于凤凰姐的无知
·政治与生存---兼答刘刚先生
·政治与生存---兼答东野长峥先生
·政治与生存---再答东野长峥先生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二)
·当局为何鼓励网络恐怖?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三)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四)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五)
·从巴拿马运河到北京如家女子遇袭
·北京两个“弱女子”的维权
·阴谋总会得逞,邪恶常占据上风
·治本无期,何不先解决下民众疾苦?
·顾晓军与东野长峥
·发改委野心勃勃 教育部乱弹琵琶
·郎咸平终于成了郭美美
·最无辜的昏官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
·在中国,网络作家还不如个乞丐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二)
·龙应台的落后与愚昧举世罕见
·中央“下大气力”抓信访,能否“零容忍”?
·火星都能去,为何“依法治国”这么难?
·龙应台的愚昧与龙粉的愚蠢很匹配
·龙应台的“自卑”与陈小鲁的“感觉良好”
·杨恒均的裙子与龙应台的胡子
·习总的讲话给谁听?
·阎连科是一条别有用心的“丧家犬”
·鸟治时代
·鸟治时代
·劳动也创造噩梦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宪法?
·霍金是扯淡、还是故弄玄虚?
·霍金走红与魏则西之死
·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霍金或欺世盗名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五)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三百二十一
   
   新中国入史,似以“党治时代”更为准确。中共自诩推翻了万恶的封建社会。但冷眼旁观加切身经历,“党治”之恶更胜“人治”万倍。
   
   封建社会固然是家天下,但倘若遇到明君,如唐宗宋祖之流,人民安居乐业不说,时代文明程度也是远非中央电视台的一个臭老头的呓语----“超越了汉唐盛世”可妄比。再不济,到了腐朽的“人治”时代---号称“三年清政府,十万雪花银”的清朝末期,昏庸的清政府依然能还杨乃武与小白菜一个清白。盖人治虽恶,到底难脱得一个人性。若滥杀成性的朱皇帝,也有良知发现时:撤了困城大军,并把粮草散给敌方军民。以此比某党困长春之行径,简直是天上地下也!


   
   为何清政府数年之后开棺验尸,依旧能冤案昭雪;百年之后的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却至今难有定论呢?当初到底是谁作主从严从快对聂树斌执行了死刑?若党不掺乎其中,至于造就如此二十年来都洗不清的奇案吗?
   
   王书金显然是个试图替人顶罪、又贪图多活几天的骗子,尸体附近的那一串钥匙便是证明:因为按照他所说的与受害者拉扯、奔跑并摔倒在路上的情节,死者的那串钥匙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尸体附近。受害者如果当时情急生智想给别人提供一个线索,她就应该将钥匙故意扔在路上。而如果是王书金发现了受害者扔掉或缠斗中掉在路上的钥匙,他又怎么可能故意捡起来放到尸体附近?如果是故意为之,王书金又怎么会忘记了交代呢?
   
   中国既然是党天下。那些狗屁律师是如何断定王书金的供词不是有人预先教习的呢?
   
   实际上,仅从该案有两个互否的作案时间,而河北检方又无法证明其伪,也可猜测出这是一桩抛尸案。只有“抛尸”才能解释钥匙、连衣裙、死者颈部的花衬衫等悬念:钥匙是抛尸时布置的;受害者没穿连衣裙,是因为死前就裸体;勒在颈部的花衬衫是有意栽赃(不排除聂树斌参与其中,但那个年代,他一个小青工,显然不具有抛尸或移尸的工具---汽车)。只有“抛尸”,才能解释了受害者为什么没施展自己的防身术。
   
   当然,也只有“抛尸”,才能解释清为什么聂树斌家雇佣的公益“律师”会与王书金的辩护律师异口同声----都希望王书金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的凶手。
   
   为什么媒体与律师都咬着聂树斌的口供不能公开不放呢?若口供就能让沉冤昭雪,河南赵作海一案会真相大白于天下吗!
   
   【石三生 2013年7月15日星期一 06:02 梦之国】
(2013/07/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