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习近平誓做毛二世中国只有革命路一条]
陈维健文集
·新年从爆炸开始
·没有民主和公正哪来的和谐社会
·恐怖的中国铁路春运看执政为民
·面对面向中共说“不”的时代来临
·胡锦涛春节扭秧歌
·宗教的最高原则慈悲和宽容
·陈水扁的急独和马英九的缓统
·缺失人文的天堂
·台海无危机
·苦难者的急迫和小康者的缓进
·当屠夫还在行凶时 毋庸奢谈宽恕
·杀富慰贫还是杀富济富
·小马哥是那个戮穿皇帝新衣勇敢的小孩
·八荣八耻和不荣不耻
·没有了脾气的中国对日关系
·人民的好总理
·胡锦涛到美国上朝
·一帽不如一帽的访美
·光明的总理和黑夜的盲人
·阿扁有种向美国说不
·文革中国人心中永远的噩梦
·“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中共改革已死 左转路线失败
·腐败是中共维持政权的最后招数
·坚持改革就是坚持腐败
·一个政党和一个盲人的较量
·向北京奥运说“不”!
·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的欺诈
·人头税和暂住证
·青藏铁路划剖了西藏的胸膛
·中共的后台金家的导弹
·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中国的改革不妨看一下左邻右舍
·从阿扁喊退党扁嫂喊离婚看台湾的民主
·布什面对中国劳工的冷血谎言
·民族主义是绑架民众的元凶
·党决不能指挥枪
·文明的抗争和暴力的镇压
·共产党的宗教战争
·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国在山河破,天府成龟田
·疯狂的高尔夫球场
·(温家宝)拒绝民主的宣言
·去世三十年老毛阴魂不散
·莫将人民当敌人
·江文选腐败的交易
·倒扁-民主社会的民主运动
·生命之河成死亡之水
·中共反腐斗争与腐败无关
·人文奥运美丽的谎言
·在政治正确下的金家核弹
·冰山封不住的谎言(评藏人被射杀)
·冰山上的雪莲 德协麦朵──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一
·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山穷水尽洞庭湖
·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不爱人权爱狗权
·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2007年文章
·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情系曼久嘎追拉
·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诛连九族卷土重来
·专制指挥民主的中西关系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的补充
·泯灭英雄的时代
·“国际歌”的声音又在中国大地响起
·熔化血躯的钢水背后的国企改制
·不许调戏妇女到不许包养情人
·渔阳鼙鼓动地来
·封殺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殺的罪責
·陳維健:太湖美美在太湖水
·陳維健:「不要奧運要人權」農民的心聲
·陳維健:中原「黑窯」誰之罪
·陳維健:黑窯事件將成為中國人性復甦的起點
·陳維健:中國一個討薪被打被殺的黑社會
·五十年血淚澆心史不能忘記
·迷倒眾生的達賴喇嘛---記達賴喇嘛2007年6月訪問紐西蘭
·陈维健:佛罗伦萨永不殒落的人性光辉
·
·冲破黑暗人权圣火在雅典燃燃升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誓做毛二世中国只有革命路一条

   
   日前,习近平访问西北坡表示,毛当年西北坡召开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提出的“二个务必”,是对我国几千年历史治乱的借鉴,是对胜利了的党永葆先进性、纯洁性,长治久安的深刻忧思,思想意义和历史意义十分深远。这是习近平上台以来,一系例崇毛、推毛、继毛的又一个政策性讲话。
   习近平作为太子党推出的首脑与太子们是有共识的,这个共识就是胡温没有管理好这个国家,走了歪路,让人民群众不满意党、不信任党、要抛弃党,现在我们要将权力收回来 ,回到毛的路线上。虽然毛时代父辈们吃了许多苦,许多家庭弄得家破人亡,但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没有毛打下的江山,没有毛创下的这份家业,就没有我们今天的日子。毛是我们的正资 产,我们不能丢掉这个正资产,如果我们丢掉这个正资产,走西方民主的道路,我们党就生存不下去了,就会被清算。
   三十年前,毛将中国引领到崩溃的边缘,邓小平清楚地看到如果让毛的路线继续下去,共产党就彻底地完了,于是将四个“凡是”的华国峰 拿掉,开启了实用主义的改革开放道路,才有了今天中共在国际舞台上可以傲视列国的经济实力。但是邓没有将毛彻底割去,没有象赫鲁晓夫那样批斯 大林,结果三十年后毛尸还魂。毛的罪恶无论用什么样的词汇都不为过,他的罪恶是历史上找不出来 的,当年搞“湖南农民运动”,搞的是独立运动,是分裂国家罪。延安种鸦片制毒,犯的是贩毒罪,抗日战争期间,与日本侵华司令部暗通款曲,签订秘约,是里通外国的汉奸罪。抗战结束,拒绝国共合作建立联合政府开打内战,让千万军人与平民死于战火,是武装叛乱罪。建政之初,“镇反肃反”枪杀国民党旧人员,是滥杀投诚俘虏罪,“公私合营”“土地改革”是抢劫财产罪。“反右斗争”是焚书坑儒罪。“人民公社”导致四千万人饿死,是反人类罪。“文化革命”是灭绝中华文化,祸害国家罪。毛的个人生活荒淫无耻,违反人伦,堪比罗马王帝卡里古拉。这样一个集人类罪恶之大成,人神共愤,天诛地灭的暴君,共产党应该是甩掉他,割掉他都来不及的负资 产,习竟然把他当成挽救中共的正资 产,可见共产党是病急乱投医,走投无路了。
   最近,“改革开放杂志”前社长李伟东说到中共在续毛之下,设计出来 的“两个一百年”目标:“从毛到习形成一个完整的一百年的一个圈,这一百年只要实现了高水平的小康,达到了民族复兴的初步目标,就可以一俊遮百丑。这一俊遮百丑就不得了了,毛所有 犯的罪错都可以说成有益探索,都是在前进道路上走的曲折和弯路,因为不管我们犯了多少错误,带领民族走向复兴,在习近平这个红二代身上实现了,习正好是中 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时候的在任总书记,毛之前的人,包括邓小平在内已经不值得一提了,那就是毛泽东到习近平,共产党合法性由此重新确立起来”。这“两个一百年”确实不是空穴来风,与它相辅的是中共一批御用文人推出的系例政治产品,“宇宙真理论”“天意论”“国父论”,特别是刘小枫的“国父论”把这个暴君堪比美国国父华盛顿,堪比“汤武革命”的周天子。而“天意”论更是将毛中年得痣(据毛新宇说毛在35年长征途中得了这颗痣),看作是天命 所在。一个号称无产阶级,信奉唯物主义的政党,竟然以扶乩邪术来作为其执政之说,其荒谬到了何种样的程度。事情还不止于此,为了捧毛,党媒还把智商都有问题的毛孙,毛新宇包装成不但延续毛的血脉,还继承了毛的精神血脉,是系统性地研究毛泽东思想的第一人。今年恰逢毛冥寿一百二十年,是毛的本命年,习近平为了这“两个一百年”,把已经走下神坛的毛,包装成二千年来唯一道成肉身的转世轮王。“两个一百年”,可以说是一个执政党在面临执政危机之下,利令智昏,精神错乱的一个大头梦。


   习近平要做毛二世,却没有毛那种一句顶一万句的精神威势,他连一句顶一句都做不到。他的“毛论”一出,就受到自由派知识份子的迎头痛击,根本就不卖习的账。与习家一直关系良好的胡家二位公子,胡德 华与胡德平也开始直截了当地抨击习近平。胡德华说:说苏联人民竟无一个是男儿,那么我想知道什么是男儿,是不是手握现代化武器,驾驶着第三代主战坦克向手无寸铁的苏联人民开枪开炮,横冲直撞的军人就叫男儿呢?再则不能否定前三十年,那么是不是不能否定文革加在刘、邓、陶,到彭、罗、陆、杨,薄一波61人反党集团,直至彭德 怀、贺龙等一大批开国将领身上的反革命罪呢?是不是毛主席所说习总的父亲习仲勋利用小说反党也不能否定呢?胡德平则公开举行政治问题研讨会,大谈政改,并提出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是共产党正能量的精神资源。他既能包容汉人,也能安抚藏人,且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欠了胡耀邦的人情。胡家两兄弟的讲话与主持的研讨,可以说是直指习近平的继毛路线,指了他的荒谬,点了他的死穴。但胡家兄弟都是现政权的边缘人物,又如何拦得住习跟随毛,一头撞向南墙。
   习近平背起毛的罪恶,铁定了心,一条道走到黑,自我找死,党内有识之士拦不住,自由知识份子拦不住,民众拦不住,天也拦不住。今日的共产党无论如何对他有多么殷切的期望,也扬不起涟漪的“一沟绝望的死水”。在习上台前,曾经透出中共内部的共识:“我们就是不改,看你们怎么办”。从习半年来的执政来看,确实中共利益集团已达成了这样的共识。中共不改我们确实没有办法,但中国不会因为你们不改,就放弃了中国人民百年的“宪政”梦想,就顺着你们的道走下去,回复到毛的时代。二十多年前的中国,天安门诗抄就有:“中国已不是过去的中国,人民也不是愚不可及,秦皇的时代已一去不返了”。二十多年后的中国,在全球进入了网络时代,民主已成普世价值,再要回到毛时代,只是习等一干利益之徒的痴心妄想。习近平“两个百年”的毛二世美梦,恐怕不及袁世凯的下场。
   中共那帮酒囊饭袋,极尽禅思的,“宇宙真理论”也好,“天意论”也好,“国父圣王”论也好都是不能自圆其说的谬论。要说“宇宙真理”,宇宙真理就是江山本无主,春秋自轮回。要说“天意”,就是顺天者存,逆天者亡。要说“国父圣王”,国父再高还是凡夫俗子,自有罪孽,说说也罢,而圣王则是菩萨转世,要四德具足,三十二相,七十二种好。而毛德德都缺,相相是魔,无一种是好,何来转世圣王之说。中共这帮御用文人,肚子里那点墨,不念民生,货于帝王,将一个丧尽天良的党,包装成宇宙真理党,把中共恶政说成是顺乎天理的天意,把十恶不赫的暴君毛包装成国父圣王,正是应了时下的一句话,见过无耻的,但没有比这更无耻的。这些佞臣佞语,以佛教来说,乃是十恶之一的“口恶”,是要堕无间地狱的。
   中共罪已六十余年,一个甲子之久,人们总是怀抱着善良的愿望,对每一届新领导人,从邓到江,从江到胡,从胡到习都寄于希望,人们总是在想,给他们一些时间,有一个调整政策的余地,政治总会文明一点,社会总会公正一点,酷吏总会收敛一点,贪官总会少黑一点,日子总是会慢慢好起来的,但是每一届领导人都约定俗成,个个铁了心,硬是把这种善愿打得粉碎,人们最终失望而归于绝望,被逼走上造反、革命的路。但事已至此,中共依然坚信只要枪捏在自己的手上,不怕造反,不怕革命,但是他们不想一想,这个世界上历朝历代有哪一个政权挡得住造反,挡得住革命。无论冷兵器时代还是热兵器时代,与人民为敌到底的统治者哪一个有好下场。
(2013/07/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