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克一河,年轻时的一首流浪的歌/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打工仔过年、和沙砾/张晓平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法国王小华
·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朱忠康
·辛亥革命百年颂-兼祝贺埃及民主革命成功/丁朗父
·警告中共宣传官员/望文
·看埃及,想中国/张晓平
·赞埃及国防军/萧远、杨彬
·赋春/柳忠秧
·贺埃及/杨彬
·中国倒数第一/张晓平
·民主之风会从阿拉伯刮向中国/法国王小华
·发生在波尔多车站的一件小事/王小华
·今天我们是埃及人/奥巴马/卧梅译
·任由权力世袭成功中国人将世代为奴/王小华
·致力虹/张晓平
·中国埃及异同论/萧远
·民主要靠中国人自己/王小华
·将“毛主席纪念堂”改名为“中华先贤纪念堂”的建议/胡星斗/萧远供稿
·灭村运动/张晓平
·中国为什么一定要通胀/端宏斌博文
·太子党必须有否定和超越前辈的勇气和眼光才有出路/王小华
·抗议网上流氓攻击本会网页,无耻骚扰本会成员/北京周末诗会
·金龙鱼,一条祸国殃民的鱼!/加拿大通信
·华国锋89年托人劝广场绝食的学生不要绝水
·中美即将开战,我要保卫祖国/网文,萧远供稿
·致党的朋友、大清帝国跪族爱新觉罗先生的信/王小华
·向博讯献一束茉莉花
·踏青谣/沙砾
·十马歌/网闻
·真正的贵族担当天下,视道义为生命/王小华
·中国网民歌/沙砾
·茉莉新歌/丁朗父、萧远
·227梅花雅集作品/全体会员
·物价飞涨时去散步/张晓平、王林海、茉莉花X
·让我们唱着悦耳的茉莉花一起散步/孙大圣
·中共仍然相信枪杆子可以保住政权/王小华
·再论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我们散步的理由/朱忠康
·两会纪实/张晓平
·吃转基因食品会断子绝孙吗?/友人来信
·一党民主小调/张晓平
·公民三字经/苏中杰
·致把所有人当成敌人的人/丁朗父
·韶关证券大骗局/朱忠康
·关于北京周末诗会
·掩耳盗铃/张晓平\顶浪
·中国政府必须改变其野蛮政治思维/王小华
·中国人必须选择做人还是做猴子/王小华
·普京/丁品
·姜瑜请你给我们中国女人留点面子/王小华
·中国人的穷根/张晓平
·梦藤彪/陈青林
·绥靖是西方人的性格特点/王小华
·告诉世界谁害死人家的儿子又迫害他的父亲!/王小华
·富贵歌/(元)陈草庵
·“五不搞”就等着搞茉莉花吧!/王小华
·留下黑暗满中华/张晓平
·中国通货膨胀的惊天秘密/经济学家笑谈
·民主是百姓的最主要诉求/张晓平
·官说百姓仇官是百姓不对/王小华
·国民在党之上是文明人类基本伦理/王小华(公民通讯)
·学习习仲勋/辛子陵(公民参考)
·火山谣/张晓平
·渐变,不变,突变!/王小华
·[卖花声] 四季 /丁朗父
·党要走正路/张晓平
·我所讨厌的人/苏中杰
·政治改革没希望经济就没有希望/丁朗父
·对武装到牙齿的政权我做不到温和/王小华、张三一言
·关于中国人"转弯抹角”的说话艺术(公民通信)/王小华、张三一言
·低下的是国家素质而不是国民素质/王小华、麻省理工博士
·独裁者为什么没有内政/丁朗父
·告别“零频道”/道友
·读海鸥之歌/张晓平
·最可爱的花儿/民主邮件、王小华
·中国知识分子的整体性堕落/姜莱(往事微痕)
·打倒卡扎非/张晓平
·应对现行退休养老双轨制进行违宪审查/刘卫敏
·《茉莉花》小传/徐沛
·我们的脑袋与党的手电筒/陈丹青(网文)
·阿拉伯革命为什么没有在中国出现/王小华
·裂.变!(三首)/张晓平
·政治是什么?/王小华
·丁朗父题画诗七首
·我为中国的国家利益担忧/丁朗父
·中共不改变现有思维方式中国永无宁日/王小华
·中国人最缺少的是道德勇气/王小华
·维权就是政治/王小华
·悲哀的中国(三首)/陆祀
·“永不作恶”是人的起码道德要求/朗父
·卫视不用再转播新闻联播啦!/wangxinlei(天涯网文)
·清明三记/陆祀
·墙内人士政治改革谈/王占阳等
·“李刚门”“钱云会”“药家鑫”三起交通事故剑指司法腐败/寒气北来网文
·读宋宫人词有感/丁朗父
·运往柏林的糖果/冷战纪事
·"特立独行罪"是国家恐怖主义/王小华
·青年中国颂(四首)/陆祀
·《五十年恐怖岁月》/朱忠康
·声援我们中国人的硬骨头---艾未未/王小华(现居法国 退休主妇)
·致李志友先生/王小华
·当今之北大只培养奴才/法国王小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克一河,年轻时的一首流浪的歌/丁朗父

   
   
   
   
   


    盲流,“农村盲目流窜人员”的简称。大陆人民公社化时期的特有人种。指不服从共产党统治者的安排,自行从农村出逃,到城市、矿区、林区寻找临时性工作的人。可以说是人民公社体制行动上的反叛者,也是当今汹涌的农民工大潮的先声。——题记
   
   
   克一河,大兴安岭深处的林区小镇
   
   克一河,年轻时的一首流浪的歌/丁朗父

   
   
   
    1975,夏。
   
    扛着二十斤高粱米,
    这是叔父一家
    从嘴里面省下来的。
    盲流没有供应粮,
    只能啃别人的口粮,
    或是买高价粮。
   
    克一河火车站,
    往东的客车已经过了
    ——我也不想花钱买票,
    看看有没有过路的货车。
   
    一列拉木材的车停在站里,
    上面有几个人,搭“便车”的乘客,
    ——火车是大兴安岭唯一的
    公共交通工具。
    问问,是往加格达奇去的。
    “到索图罕吗?”
    “到。不知道站不站。”
    上去再说吧,反正
    也没有别的车了。
   
    天黑了。
    车开了。
    大兴安岭的夜,
    很凉,很黑。
   
    在我紧张地注视中,
    索图罕小站一闪而过——
    没有停车,
    没有减速。
    上山下山,
    越开越远。
   
    终于减速了——赶紧跳下车,
    远途的“旅伴”把口袋扔给我。
    借着昏暗的灯光看着站牌
    还好,甘河,
    离索图罕只有二十几公里,
    在大兴安岭,这是很小的距离了。
   
   
   北大兴安岭的铁路
   克一河,年轻时的一首流浪的歌/丁朗父

   
   
    往回走吧,
    不用找路,顺着铁路走就得啦。
   
    越走越黑,
    两面的山,
    像两堵大墙,铁路
    像是两堵墙中间的一道顽强的缝。
    变本加厉的黑,静,好像
    能听见一片草叶飘落的声音。
    我急促的脚步,
    像在黑幕中擂鼓。
   
    越走越吓人,
    越想越吓人。
    喊点什么吧。
    不是唱,不是喊,是嗥叫。
    突然懂得狼了。
   
    嚎吧!
    这么个舞台,
    还管他妈的什么效果。
    ——哎,还别说,
    万籁俱静,
    群山呼应,
    那个效果还出奇的好。
   
    走了多久?三个小时?四个小时?该到了吧?
    山坡上闪动的鬼火,
    是不是林场的墓地?
    很多的关于黑瞎子、狼和鬼的故事都冒出来了。
   
    前面有人过来了——
    两个铁路巡道人,
    打着手电,扛着铁棍子。
   
    我和惊奇的巡道人擦肩而过,
    他们在身后说,
    “谁家小子?胆子忒大了。”
   
    到了。我小心地敲敲堂叔家的窗户。
    半晌,听见堂婶嘟囔:
    “谁呀?”
    2011/07/于北京半壁客舍
   
   索图罕,一个林场,在克一河与甘河之间
   克一河,年轻时的一首流浪的歌/丁朗父

(2013/07/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