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逃出秀水河子人民公社/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毛泽东指鹿为马故事(三)/中原评毛
·古今异议最动听/江辉、肖远
·对中国人苦难的回顾远远不够/王小华(公民通讯)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一)/中原评毛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 (二)/中原评毛
·翻云覆雨毛泽东/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卖国录/中原评毛
·反右狂毛泽东(一)/中原评毛
·狂左毛泽东(二)/中原评毛
·呼吁最高人民法院:枪下留命/朱忠康
·辽宁高院完全采信伪证的死刑判决/文明底
·狂左毛泽东(三)/中原评毛
·燕山壮士歌/丁朗父
·《刘志丹》这类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刘志丹》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毛泽东是伟人还是罪人/中原评毛
·兴安谣/丁朗父
·回毛左五毛党邓吉趋/朱忠康
·西拉木伦河
·中国地主们:刘文彩一例/王瑜
·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温家宝说未来中国将充分实现民主法治和公平正义
·公务员亡国论/卫敏(公民通讯)
·官方喉舌同时报道温家宝伦敦政改喊话/塞鸿秋
·上海警察与乌有之乡骨干的冲突/疯疯癫癫僧(猫文)
·民主中国颂/丁朗父
·在中国应该秉持中国人的礼节/(法国)王小华
·中共不倒的原因:愚昧的百姓加特务统治/朱忠康
·新红歌、傻子梦/陆祀
·我在秀水河子公社的生活/丁朗父(二首)
·这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朝代/学渊、小华、向阳
·与其争左右,不如左右争/民主社会主义论坛(一家之言)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王小华
·老太婆唱红歌/陆祀
·没有民主就没有新中国/辛言、砂砾、肖远、江辉、陆祀、朗父
·唱给自留地及中国农民的赞歌/丁朗父
·中国铁路杀人记/楚寒
·想念王荔蕻/艾晓明
·红歌老妖/陆祀
·建议向每个学龄儿童发放等值实名制“教育券”/肖远(公民通讯)
·教育券——现行教育体制不公平且违法/肖远
·复美国乌有乡民之骂/James Zhu 王小华
·不要对中共下跪!/王小华
·2011四季预言/丁朗父
·且谈中共的素质/王小华
·红教大人物薄熙来之父的文革经历
·普世价值与中国特色/喻言
·君子歌/丁朗父
·法国总统“萨科齐”是中原“少暤氏”苗裔/朱学渊
·秦始皇是戎狄之淫证/朱学渊(周末话题)
·告太子党/陆祀
·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朱学渊
·归家——祝赵常青结婚/丁朗父
·毁灭人类的十种方法/李启光
·回家——贺赵常青结婚/丁朗父
·学习王荔蕻/陆祀
·消灭一亿中国人中苏协议曝光的声明/朱忠康
·中国国民党 vs.中国共产党/王瑜语录
·中国国民党 vs.中国共产党/王瑜语录
·水浒新篇/陆祀
·妄议辛亥与孙先生更显大陆思想浅薄/李大立
·中国人请脱掉奴衣再谈爱国/王小华
·匹夫颂/陆祀
·逃出人民公社/丁朗父
·中國「官變」:18大以前政局看點/王軍濤
·关于《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大兴安岭夜歌(《盲流记》之二)/丁朗父
·一张慢车票(《盲流记》之三)/丁朗父
·莫道兵在江山稳/肖远
·1975长江之旅(《盲流记》之四)/丁朗父
·中华脊梁/陆祀
·中国铁路七大祸源/塞鸿秋
·重申中国铁路七大祸源/塞鸿秋
·真正的脊梁/陆祀
·真正的明星有着强大的人性/文明底
·做一个心眼少的中国人/王小华 张三一言(公民通讯)
·从希望到绝望/陆祀
·从希望到绝望/陆祀
·漠河北极村历险(二首)/丁朗父
·只差最后一击/使命123
·兔死狐悲卡扎菲/陆祀
·请关注动车灾难受害者“赵思闽”\华斯
·选票出英雄/陆祀
·潘金莲是中国官文化特产,法国很少/小花闲聊
·到底是西方还是中共国家需要政治变革/ 张三一言
·怀念柏林墙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怀念柏林墙时代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讨伐中国农业部!签名支持!/王小华
·讨伐祸国殃民的吃拿国农业部!/ 王瑜
·与转基因浩劫生死一战/孙锡良
·农业部马屁高手白金明力推转基因/中华网
·为什么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久闻新
·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
·盲流记(全篇)/丁朗父
·列宁毛泽东是马克思学说的"鸡屎"/侯工
·献给即将到来的九一八/老白果
·哀卡扎菲/陆祀
·中国政治犯礼赞/陆祀
·当今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帖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逃出秀水河子人民公社/丁朗父

   
   人民公社是历史上最没有效率的体制。这种记忆不但应当写在历史上,更应当刻在骨子里。曾听二代人士称羡金邻邦,说一个什么都要凭票的社会是多么便于管理。十年来,世界公认最没有效率的国有企业卷土重来,权力垄断、资源垄断、财富垄断、信息垄断,洪水滔天,灾难不断。你听,那洪水滔滔而来的声音!
   
   逃出秀水河子人民公社/丁朗父

    1975,春。


   
    1974年,秋收之后,
    辽宁省法库县秀水河子人民公社秀水河子大队第六生产队
    进行每年一次的分配,
    我们父子二人劳动一年
    领回了九元钱——
    每个劳动日值八分钱。
    八分钱,
    可以买四盒火柴,
    或一盒最劣质的香烟,
    或两寸布(要布票),
    或一两糖果(要节日糖果票)。
   
    我是人民公社社员。
    没有节假日,
    没有星期天,
    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
    ——天亮下地,天黑回家。
    每天必须参加“集体劳动”。
    “不参加?谁敢!”
    ——“给他办学习班!”“批斗他!”“逮捕法办!”
    开会时,工作组告诉每天挣八分钱的农民们:
    “我们是人民公社社员,不是奴隶!
    我们这里是人民公社,不是监狱!
    说我们是奴隶,是监狱,那是恶毒攻击!”
   
    北方漫长的冬天来了又去了。
    爸爸卖掉了养了一年的猪,
    悄悄把钱塞给我。
    半夜,人们都睡了,
    我悄悄起身,带着爸爸当年南下时的柳条箱,
    从秀水河子出发,走到二十里外的叶茂台(另一公社),
    ——这里应该没有人认识我。
   
    上午,有一班汽车到彰武。
    彰武,有到大兴安岭的火车,
    这是许多盲流者的起点。
    2011/07/21 于北京
(2013/07/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