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致“批评家”成非/丁朗父先生]
北京周末诗会
·我的耐力訓練之冬篇/(民國複興運動)丁朗父
·赵紫阳晚年认为应当学蒋经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國復興運動問答
·律师声明/Hu Blog
·记忆中的那张血盆大口/(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叶老大的新作/秋雨摄影
·琉璃厂的牌匾/(民国复兴运动)朗父先生辑
·一个维吾尔人的家庭史
·北京市井人物/(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鸣谢/无秘密学会
·北京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徐文立:『六四』国殇廿五载感言
·二二八与六四本质上完全相反/天涯牧晨
·为了我们的25年我件将绝食三天/韩燕明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荣城
·母親——六四25年祭(一)/王康
·北京老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本周分享: 圣经教导,凡事相信。 如果
·四季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關注香港 刻不容緩/徐文立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駁中共香港白皮書/徐文立
·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丢掉幻现准备战斗
·应当得满分的零分作文/袁彬
·周有光/中国还没有崛起
·跨国界歪理与点对点渗透/民国复兴运动
·中国城花园角的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箴言一束/(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今日中国真正进入红卫兵时代/闲人维杰
·我的理想与信仰——诗人、画家丁朗父访谈/楚钟道访谈
·投身民国复兴运动的理由/丁朗父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尹曙生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六月北京记忆/民国复兴运动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怎样战斗?/民国复兴运动
·感謝美國飛虎隊英雄/王康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孟之飞:P民论诗
·小华:关于北大荒知青的一本书和一个真实的故事
·泥塑《收租院》是中国艺术和艺术家之耻
·綦彦臣封笔避祸?
·文朗藝術
·人道不下庶民羞耻不上大夫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一)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二)
·陈士胜:暴政创伤综合征
·徐文立:星星美展——民主墙的行动
·致馬英九前輩、宋楚瑜前輩的慰問信
·我想为胡石根长老写一条帖子
·二二八领袖谢雪红事迹
·二二八领袖谢雪红事迹一笑潭
·國黨議去中國孰料黨名竟成香饽饽/一笑潭
·老胡的火炬/小平
·老胡的火炬/小平
·丁朗父:有请三民主义
·梁太平诗歌
·胡石根称中国曼德拉当之无愧
·胡石根作品——行动者的诗篇
·胡石根中原论道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1-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6-1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16-25)
·刘京生:帮帮王藏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26-3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36-50)
·周舵短评:一部法西斯主义文艺作品——大秦帝国
·胡星斗:我看林彪
·一个坐拥千亿的房地产商的楼起楼塌/阿黄
·说好的吃瓜看戏/丁朗父
·祭 刘 安
·梅花笙:现在是改开以来最黑暗时期
·老友记之一片叶子飘下来/丁朗父
·老友记之吴仁华/丁朗父
·老友记之下海/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之声
·刘跃:胡石根长老送我的虎皮兰
·记革命家、政治活动家、政治理论家的胡石根
·祖国统一的联邦制放案/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
·对中国国民党进一言/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代主席 丁朗父
·丁朗父:对中国国民党进一言
·刘家昌:等了二十年
·阅世/丁朗父
·阅世/丁朗父
·丁朗父/70年代的女神
·刘跃/胡石根保外就医遥遥无期
·70年代我们的女神/丁朗父
·胡石根作品之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文化评论/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三/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四/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黑头套/ 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五/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六/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批评家”成非/丁朗父先生

   
   
   
   
   


   成非,不知应不应加先生两个字:
   感谢你对我的作品的关注——我以为是不会有人关注的,尤其想不到有你这种人关注。汉族是个成熟得很早的民族,不习惯用带毛的语言说话。
   你对“汉”如此在意,当你面对13亿个”汉”,岂不是满世界自找不痛快?对于你的批评,我真的很不在意,你能写出那么多带毛的汉字,也不容易。文字是工具,它本身是无所谓文明不文明的。文明人用了,它就文明;不文明的人用了,它就不文明。比方说,批评家是“阴沟里的耗子”,就不太文明,因为批评家可能是阴沟里的耗子,也可能不是。一概而论,就是偏执了,不好商量了。不好商量就是不文明。
   认真说,你对“汉诗”基本不懂,对“汉画”完全不懂,所以与你,恕我直言,不值一谈。当然你愿意纠缠,是你的事——那我就没有办法把你看成是一个文明人了。有些人是以不文明为光荣的,但请你注意,我不是。
   你很容易证明我对你的见解的错误,就是把你的东西,诗也好,画也好,其他什么玩艺儿,如溜鸟斗鸡什么的,拿出来。应当用作品说话,不是骂大街。你若有什么玩意,只要是玩意都行,就怕不是玩意。
   画,好也罢,坏也罢,是画出来的,不是白话出来的。我从来不议论我不懂的东西。我懂的东西很少,所以我很少批评。
   我以前就说过,如你一类,也就是敢骂骂我这样的老百姓。对那些有权有势的,你敢吗?如我的朋友叶氏兄弟那种骂,我才佩服。你学学吧.
   加一句,建议你不要一见到“汉”字就像鸡毛捅了喉咙眼,不骂不痛快。不瞒你说,我的继父是苗族,我姐姐和她的孩子是锡伯族,你所“汉”了半天的我画画的师傅是满族,我还有一个外婆是大和民族。你省省吧。
   知名不具
(2013/07/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