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曾节明文集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曾节明: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军队“清场”后,泰国总理的“眼睛”被人挖掉
·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胡锦涛为何推崇张居正?
·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和新思维
·中国“计生”政策的基础极端荒谬
·大幅倒退继续,中国社会悄然朝鲜化
·国内政治环境继续恶化:流亡工运、维权人士王嘉辉亲属遭国安骚扰
·中国足球队打不进世界杯的根本原因
·林大军评钟少武枪击案及巴黎治安问题
·德国队为什么能大胜阿根廷队?
·   英格兰队惨败分析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迫害刘贤斌是对我们共同的威胁
·在泰异议人士发起“我是刘贤斌”接力抗议行动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二天纪实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三天纪实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Off the shore
·惜叹胡锦涛在陈玉莲案上的不作为
·奥巴马的教改方案落入中国式误区
·强烈谴责中共顽固当权派挺朝反美的危险举措
·就728大爆炸惨案告中共官员及全国人民书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当省政法委高官成为受害者的时候
·坚决支持广东人保卫粤语的自由文化运动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论满清入关战争的性质
·反对在美国组建伊斯兰学院
·中国强制“戒网”产业的兴旺反映出什么?
·最新政局观察
·肯定温总理,简驳“胡温演双簧”说
·温家宝数年来的开明言论决非作秀可以解释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中国民运的捷径是朝野互动
·非暴力主张不等于改良主张:答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
·独咒温家宝的奇特现象
·请问那些要清算“基层党委书记”的有关民运人士
·温家宝的政改发飙推动中南海急骤分化
·热烈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由民运中痛心疾首于刘晓波获诺奖现象想到
·驳“刘晓波获奖导致中国倒退”论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旅泰民运人士祝贺民运老兵孙树才八十七岁寿辰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一)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
·对江泽民、胡锦涛的总评
·效法叶利钦是江泽民的最佳出路
·十七届五中全会分析及前瞻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满清比中共容易立宪吗?再论满清性质
·断不能以血统论“正统”
·简论儒家短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许多右派人士都信信然地以为:自由本身包含有人权,因此自由必然意味着公正,甚至以自由为正义之源。这实在是流毒深远的偏颇之见。
     就如同民主并不包含人权、甚至有可能危害人权一样(如“文革”式的多数人暴政),自由本身也不包含人权、甚至有可能危害人权。作为一个常识而不一个抽象的概念,自由就是随心所欲地行事,即意味着随心所欲地追逐自己的利益,而个人的奋斗,在诸多情况下,会对他人、社会、环境造成损害,因此自由就包含着对他人、社会、环境的损害,因此,自由就具有反人权的可能。
     自由有利于强者,却天然地抛弃弱者,因为自由本来就是是一种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而公正,意味着对弱者基本权利的保护:不能因为你战胜了,就可以杀戮俘虏或屠城;不能因为你自由竞争获胜,就可以把穷人推落水深火热......


   
     一个缺乏对弱者保护的绝对自由社会,必然是一个个人之间激烈竞争的社会,竞争的结果必然是少数强者(优秀者或不择手段却逃过制裁的狡猾者)胜出,大部分社会成员处于受支配的劣势地位。由于人性是自私的,所以自由竞争产生的少数优胜者(大资本家)天生是贪婪的、不负责任的,他们本能地追求一种高度自由的制度,它以政府尽量少监管(即右派所谓“小政府,大社会”)为标志,它可以放任他们自由地压低工人工资、自由地污染环境、自由地规避社会责任、自由地无视社会道德、自由转移产业到海外穷国以获取廉价劳力、避税...于是乎放任大资本家自由的“新自由主义”就应运而生了。
     由于资产者的贪欲受到放纵,政府又从诸多社会领域退出成为“小政府”,这种高度自由的社会,必然产生严重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现象,它必然是一个弱势群体整体受到抛弃的社会,众多老百姓看不起病、买不起房、上不起学,一个穷人生了病、或遭了祸,却不能从政府那里得到帮助(极右派的座右铭是“政府没有责任帮助穷人”),就只能自由地流落街头等死(官僚买办资本专政下的中国,连流落街头的自由都没有,被安之以“影响市容”的罪名)。
   
     可见,在(新自由主义者极力主张的)这种绝对的自由社会中,弱势群体的生存权是得不到保障的,生存权也是人权,并且是最基本的人权,但新自由主义者却不承认这一点。
   
     以新自由主义分子为代表的极右派咋咋呼呼地说:生存权是经济权利,不属于人权范畴!这就怪了,一个人如果连生命都没有保障,还奢谈什么人权呢?由此可以看出,极右派与中南海的伪共法西斯集团是同一块硬币的两面,中南海宣称:人权就是生存权!把人权矮化为动物权;极右分子则在生存权虚无(不承认生存权是人权之一)的基础上高谈阔论“普世价值”,暴露了他们极端自私和伪善的嘴脸。就好象人家没饭吃求他们开恩,他们道貌岸然地斥曰:“还要什么面包,老子们不是已经给了你们充分的自由了吗!”言下之意就是:你们自由地喝西北风去吧!
   
     在新自由主义者所追求的理想自由社会,由于一切都彻底地市场化,穷人寸步难行,穷人的子女再有天份,也必然因为家贫而得不到应有的栽培,甚至得不到基本的教育。这是一种非常不公正的悲惨现象,也造成了严重的人才浪费。
     由自由的丛林法则属性可知:一个放任的自由社会,必然是一个黑社会猖獗、治安恶劣的社会,因为丛林法则鼓励不择手段。在这种社会中富人有能量保卫自己,而穷人,则可能婴儿食品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
   
     在高度市场化的自由社会中,金钱的能量得到高度释放,因此大资本家容易通过资本的能量影响国家和社会舆论,扶持其代理人上台,制定牺牲其他阶层的利己政策,以自由的名义,剥削和压榨大多数国民;狗急时,他们不惜发动政变废除民主取消宪政,以“保卫自由”的名义,赤裸裸地厉行极右派专制独裁统治,必要时不惜杀人盈城,智利皮诺切特上台及其统治就是典型。这就是自由在政治上的反人权属性。
   
     综上所述,自由并非意味着公正,要想获得公正,必要从保障人权的角度,对自由施加一定的限制。
   
     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已经证明:为了弱者而取消自由是完全荒谬的,这必然造成普遍的贫穷、恐怖和社会发展停滞;而为了强者而放纵自由也是不可取的,这必然造成一个两极极端分化、燃烧着仇恨的人间地狱。由此可以看出社民主义的无比优越性,它的优越性就在于:它在自由与公正之间寻取平衡,既鼓励强者、又保护弱者。
   
   中国社民党副秘书长、文宣部部长 曾节明 写于2013年六月十三日于夏雨纽约凉州
(2013/06/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