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时局观察:三岔口理念混战中南海分歧加剧,中国命途叵测]
曾节明文集
·为什么“五一共振”这样的运动不可能被“钓鱼”?
·蒙哥马利被神化,希特勒是巧言令色的疯子
·金正恩访华背后:面临特疯子贸易战绞索,中共急打朝鲜牌
·特疯子发动贸易战如勒紧中共脖子上的绞索,特线伪类惊恐
·五毛混搅“朝鲜无核”为哪般?
·朝鲜能够牵制大国,不是金家能力过人,而是得自优越的战略境遇
·朝核问题的关键点及半岛局势前瞻
·透析中国极度扭曲变态的“加班文化”
·习近平的“道”,就是以朝鲜为师
·在西方,为何共产极权的名声比纳粹要好?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世界最大的铜像——山东秦始皇像被大风刮倒的预兆
·习近平能否救活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习近平不会再搞文革,而会实行朝鲜式的特务统治
· 英国在二战中的战略大错
·还原一个真实的诸葛亮 ——兼论对历史独立审视的重要性
·由苏联“新经济政策”的谢幕,看中共“改革开放”的结局
·战略混乱,进退失据,叙利亚战争西方必败无疑
·五一共振者鉴:内涵段子事件中抗争方式的不足
·关于中共取消查封“内涵段子”的消息,明显作假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朝核问题前瞻:金正恩故伎重演,企图骗过特朗普任期
·为什么朝鲜绝无可能“弃支投美”?
·为什么朝鲜决无可能象中共国那样“改革开放”?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看球论剑:2018年世界杯的新变化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特朗普授予了中共反民主的时髦新方式——反“白左”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的是为了围堵中共吗?
·德国队空前惨败的启示:学习他人切忌丧失自我
·中共已进入政变期
·特疯子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最薄弱环节
·中共国的问题不是制度升级的问题,而是共产党必须退出历史舞台的问题
·彭佩奥间接承认“川金会”愚蠢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善本)
·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特疯子的贸易战,客观上帮了习近平复辟毛共的大忙
·计划生育必导致“计划死亡”
·形势急转直下,特疯子只剩最后的翻盘机会
·谁是中国的敌、友?中国反对派应具备的国际政治常识
·紧急提醒旅泰中国难民,注意策略,勿进圈套!
· 刘海龙案是中共意识形态破产后的必然产物
· 疲游北美第一高塔
·穷游卡萨罗马城堡
·两天的加拿大游,就象一场梦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时局观察:三岔口理念混战中南海分歧加剧,中国命途叵测

     时局观察:三岔口理念混战中南海分歧加剧,中国命途叵测
   
     两星期前,中共中央党刊《求是》属下的半月刊《红旗文稿》、外宣式内销官媒《环球时报》,接连抛出文章和社论讨伐“宪政”,它们睁眼无视当今中国早已是具有专制特色的流氓资本主义国家事实,极其无耻地宣称:宪政是资本主义的东西,不属于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五月二十九日,胡团派干将刘奇葆所掌控中宣部直属综合性刊物——《党建》,抛出署名“郑志学”(政治学)的文章:《认清“宪政”的本质》,文章宣布:宪政是“西方自由主义的政治主张和制度安排”,该文赤裸裸地说:中共在1949年之前主张宪政是“策略”(等于承认中共耍了流氓),“建国”后从来否定宪政;该文具体表述了宪政的九大特点,即:三权分立、相互制衡、司法独立、议会财政、有限责任政府、自由市场经济、普世价值、军队国家化和新闻自由,由此得出:宪政的主张,就是取消的中共的领导,就是颠覆“社会主义政权(实为官僚买办大资产阶级法西斯政权)”。
     反宪政官样文章接连抛出,人们普遍认为此是习近平“极左”嘴脸大暴露,一片惊呼:“习不如胡!”、“习近平比胡锦涛还左!”。中宣部对宪政的公开讨伐,导致习近平的声誉暴跌到上台后的最低点。
   


     但接下来针锋相对的文章抛出,显示:事情并非由人们普遍想的那样简单。最近,仅次于《人民日报》的国家级拳头官媒《光明日报》,突然发表中国人民大学宪法学权威许崇德教授的文章《宪政是法治国家的应有之义》,文章声称:“片面地把“宪政”定义为资本主义,然后编造“宪政”提法会招致西化的说法,是“误导舆论,欺骗和蒙蔽高层领导”,认为“这种挥舞大棒试图重启反右运动的作派,很不合时宜”。
     从这里可以看出,中共中央在治国理念上,处于一种分裂的状态,此种分裂到了针锋相对公开见诸显要官媒的程度,这在邓小平“南巡”之后还是第一次,其分歧加剧的趋向是很明显的。
   
     我判断,反宪政文章的出笼,并非习近平的本意,而是胡锦涛团派文宣系所为。因为:
     一,如果公开讨伐宪政是习近平的本意,为什么不发总书记的第一喉舌《人民日报》?须知,太子党习近平不是一个阴柔和装孙子性格的人,这点和胡锦涛大相径庭;
     二,习近平上台伊始曾高举宪法,他没有必要短时间出尔反尔,赔上严重损害自己声誉的代价。
     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胡锦涛十八大“裸退”是假,退位后操纵要害部门,暗中处处干政,企图把持中国政局是真。由胡团派常委刘云山、部长刘奇葆把持的中宣部,就是胡锦涛操纵的要害部门之一,从南都事件、新京报事件到彭丽媛慰问戒严部队爆料、到借出访捧杀彭丽媛宣传...到此次突然的公开反宪政...胡系文宣部损毁和捆绑习近平,有一条愈来愈清晰的线索。
     “六四”二十四周年之际,此次官媒讨伐宪政行动,无非是警告习近平,不得在“六四”问题上退让。
     此前导致习近平沦为众矢之的的“七不讲”,也是由胡派文宣系有意释放出来的毁名假“内幕消息”——由令计划“车震门”事件嫁祸贾庆林来看,胡团派玩这一手很在行。最近有老成持重的旅美资深异议人士联系了十位国内大学朋友,都告之并无此“七不讲”。而臭名昭著的“十六条”,是由刘奇葆中宣部出台的文件,这一点倒是确证无误的。
   
     大量的迹象显示,当前中南海在理念上分裂成三派:
    一是胡锦涛的团派,他们控制着解放军的总参、总政和中宣部,在常委中有李克强、刘云山、张德江、俞振声(新投靠),他们已经新近与李鹏及吴邦国等前江系左翼结成同盟,共通狙击习近平以及中南海右翼可能进行的改良;随着江泽民势力的衰落,他们已然是现今中南海内最强的一派势力。习近平、王岐山倾力推动的废除劳教制度改革本该有的巨大影响,即被胡锦涛的文宣系从舆论上消解于无形。
     胡锦涛与李鹏的联手早在十八大前就开始了,声名狼藉的李鹏太子李小鹏,在“十八大”上逆势“当选”候补中央委员和山西省省长,就是胡锦涛力挺的结果。
     胡锦涛为何要与李鹏结盟?一则两人理念最为相近,都属红色官僚资本家法西斯中左立场,对陈云顶礼膜拜;更重要的是,两人都于1989年身被累累血债:胡锦涛于1989年三月亲自指挥武警部队在屠杀数千和平示威藏人,并于全国诸侯中,率先发电拥护邓小平“六四”屠杀;李鹏,则是仅次于邓小平的“六四”屠杀二号责任人。抓权防清算的共同需要,令胡、李结盟。由于江泽民数次暴露出企图平反“六四”以谋利的想法,习近平上台后也一度放松了对“六四”的封禁,这些动向令胡锦涛、李鹏极为恐惧,他们倾尽全力要防止此种改变。
     二是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上海帮。此派曾经势焰熏天,并长期保有军队影响力,但由于“十七大”上曾庆红被胡锦涛排挤出局,如今江泽民年事已高,力不从心,如今上海帮势力逐渐衰落,其成员日趋分化,因此,江泽民等人除倚靠习近平外,还联手温家宝势力、结交胡团派右翼李克强,以保住上海亡国。
     三是习近平、王岐山为首的当朝太子党势力,他们立足未稳,想作任何改变都步履维艰,因而不得不在政治意识形态上迁就胡团派,而在经济上,则企图恢复江泽民时期的市场化路线,扭转胡锦涛时期的“国进民退”格局。
   
     这三派势力有两个共同点:一则,他们都是垄断了公权力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即权贵资产阶级)集团;因此,他们的一切作为,都为权贵资产阶级继续垄断权力服务,而绝无可能主动接受宪政民主;但在如何维护权贵资产阶级垄断权力的问题上,他们之间的分歧巨大,并且持续加深:
     胡锦涛、李鹏、吴邦国认定:必须以极左的专政方式,才能最好地维护权贵资产阶级的既得利益,及其对权力的垄断,因此就有了“朝鲜古巴一贯正确”的“九一九”指示,才有了不声不响“温水煮青蛙”管理社会学朝鲜的胡紧套系列措施;
     江泽民、温家宝认为:极左形式不得人心,单靠“胡紧套”,最终也套不住,必须“与时俱进”,要有新的卖点忽悠十几亿人民,这“与时俱进”新的卖点就是“普世价值”、“平反六四”;因此就有了温家宝四处作秀卖唱“普世价值”,江泽民两番发话“平反六四”不能拖...事实已经证明,温家宝吟唱的“普世价值”对老百姓不过是画饼充饥,实则掩盖闷声发财的开明幌子;而江泽民的“平反六四”不过是欺世盗名谋建江某人新“资政”新加坡模式策略,“平反”后继续封网、继续专政,在平反“六四”的基础上建立新独裁;
     为了维持官僚资本主义法西斯党(披着共产党的画皮)的一党专制,习近平、王岐山兜售的新卖点大致有三:
     一是在不触动专制体制情况下的制度修补改良,废劳教已经实施,“计生”已开始松动,“六四”也有些许的松禁,并极可能在外部压力足够大时“平反六四”,象邓共“拨乱反正”那样捞取继续专政的政治资本和民意基础;
     二是自查自纠式运动反腐,鉴于此方式效果已衰微,有必要打几只“大老虎”,薄熙来不敢动,刘志军不是抛出来了吗?
     三是打民族主义牌,演足“中华民族利益捍卫者”角色。因此对朝鲜采取疏离姿态,回归本国民族主义,曝光胡锦涛纵容朝鲜对华贩毒黑幕;对日本采取钓鱼岛执法、军舰演习——疲劳战渐逼对峙强硬术;对菲律宾、越南则采取占岛、驱赶、断电缆进攻姿态...就目前来看,也就民族主义这张牌能不断受到切实效果。但民族主义是双刃剑,习近平的对外新政,令中日爆发战争的风险高涨,而战争是高风险作业,连内政天才希特勒都赔了进去,习总能无顾虑乎?
   
     但不管怎样分歧,若无外在的压力,中南海各派“维稳”的意志是一致的,因为有了“稳定”,才有他们的一切。
   
     总而言之,中南海不论哪一派,都决无主动推行政治体制改革的任何可能,而只有大乱起来,一切才会变得有可能,但是大乱,又是大多数反对派人士所反对的选项,这就是两难境地;中国的两难在于:
     保持现状,不仅民主化无可能,连改良都困难重重,拖下去只能是持续社会溃乱愈演愈烈(最近死伤惨重的工厂、公交大爆炸和“人人害我,我害人人”的报复社会案件就是反映),最终社会和国家崩溃、民族消灭;大革命式的手术和“以大乱换大治”等剧变方式,又因为风险和代价莫测,为绝大多数精英排拒。
     但历史的发展终究不会以人的意愿为转移,可以肯定的是:今天积重难返的中国社会,若没有一场排山倒海的改变,绝无可能获得新生,“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曾节明 写于2013年六月八日于夏雨初歇纽约凉州
(2013/06/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