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雲端行者獨眼鷹
[主页]->[百家争鸣]->[雲端行者獨眼鷹]->[致青春-8964]
雲端行者獨眼鷹
·中國狗官的黑色幽默!
·中國網路神評“審薄案”
·祖國,我把你的褲衩都脫掉了!
·中國神曲系列-經濟篇
·當婊子開始談論“貞操的尊嚴”
·中文的語境與邏輯
·馬英九考
·吳伯雄,閉嘴比較不會中槍!
·竟然,連領導都喝不上放心奶!
·我老公不在家,快點上來!
·馬吳為晉惠,愧對司馬衷!
·“屢敗屢戰”的典範
·女怕嫁錯郎,男怕入錯黨!
·既要做婊子,又要立貞節牌坊!
·紅衫軍安在?反腐者死絕?
·狗官的「歷史」 百姓的「共業」
·被國民黨忽悠了的地痞流氓
·帕雷託法則在台灣
·致青春-8964
·自作孽的台灣人
·屌丝网民种狂想曲-
·《惜福》
·馬英九一切為祖國
·不是《傳奇》,是叫做“找抽”!
·警世童言
·一雙沾滿愛你的人心頭血的手
·我招谁惹谁了。。。
·別了,老友巴尼!
·小酒館的滄桑-Adele的《Someone Like You》(新歡似舊愛)
·不是《傳奇》,是叫做“找抽”!
·警世童言
·死了一個會吹彈拉唱的親王
·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私設刑堂伺候中國人
·全體中國人榮獲諾貝爾化學獎
·莫言獲獎之餘引發的好奇
·太陽打從西邊出!台灣法辦國民黨官員貪污?
·男人吹吧,反正又不上稅!
·都啥時候了?還想那事!
·咖啡館關門,台灣何處去!
·忽悠的境界與官階
·論“忽悠的境界與層次”
·情人節過後(未滿18歲勿入)
·一家都不是自己人(鄉官村幹部慎入)
·甭忘記讓你的女友繫上安全帶!
·中國特色的“腦筋急轉彎”
·反正孩子又不是我的!
·忽悠,接著忽悠!
·來了毛澤
·唐僧給悟空的信:寫在愚人節前夕
·一天一妻制
·夏日最後的玫瑰
·找一個沒有燈火的地方
·行騙中國台灣騙徒現身說法(視屏)
·愛國的上海賣身女
·名嘴口中的台灣美景(視屏)
·台灣夜市美食傳奇與文化(視屏)
· 最卑劣的诡计,最经典之作-马面一枪只是老K作票烟雾弹?
·劉謙春晚的魔術表演(視屏)
·國民黨做票證據紛紛浮上來!
·未竟之一哩路(記錄小英敗選宣言)
·香港人是狗?
·我的合理懷疑-國民黨作票!
·我也有一個夢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
·深恩負盡,死生師友-致獄中書
·切割-文革式的劃清界限
·囚郎探母
·中國新娘台灣媳婦的一席話
·喪亂帖 台灣
·蔡OO與馬XX
·阿扁奔喪,牛頭劫囚?
·馬英九好讀《金瓶梅》?
·美青姐,請妳也保重!
·死豬不怕滾水燙!
·就讓領導先走吧!
·治國無能,陷害有方!
·現代版的“沙丘矯詔”
·台灣“茉莉花革命”將起?
·李春姬與郭素春
·婊子眼裡,世上無烈女!
·看見彩虹 王者來歸-蔡英文
·此地無銀三百兩 隔壁王二不曾偷!
·邱毅的【“髮”律】問題
·買廣告送民調與社論?
·當面說好話,背後下毒手!
·婊子罵街忒不堪!
·馬英九垂死掙扎的漚步是啥?
·上錯墳頭,哭錯爹!
·黑影幢幢,槍聲響起?(國民黨漚步人骨拼圖之一)
·更生人之友-馬以南
·夜壺與衛生紙
·大嫂興訟 所為哪樁?
·看人吃米粉,你咧喊燒!
·飛入艾未未家的紙幣機船
·好人難為?狗官易當!
·壺漿簞食以迎王師(小豬傳奇)
·一樣的哈佛,沒兩樣的校園間諜!
·馬友友們的“黃金四年”
·阿輝伯,讓我們再次牽手護台灣!
·萬聖節後的“杯具”
·台灣電音三太子跳“保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青春-8964

   
   8964, 那夜我們兩岸連線,後來北京那端槍聲。。。
   當時,台灣尚在極權的統治下,因為《中華民國刑法》第100條未廢。
   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條立法公佈於1935年1月1日,同年7月1日連同《中華民國刑法》全文共357條一同實施。本條文於1928年之刑法草案(共387條)頒佈時,本為刑法第103條,後來於1935年頒布後,改列為第一百條。
   


   1992年5月16日修正條文前,舊《中華民國刑法》第100條(內亂罪)規定:
   意圖破壞國體、竊據國土或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首謀者,處無期徒刑。 (第1項)
   前項之預備犯,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2項)
   
   然而,其中最引人爭議的,莫過於條文開宗明義所言的“意圖”。所謂的“意圖”,在刑法學上並非指“處罰思想”,而是指主觀構成要件要素“行為的目的”。
   
   頒布刑法第一百條者為中華民國國民政府的國民政府委員會所主導之立法院,但當時處於訓政時期,立法院委員非民選產生,而主要是由國民黨核心分子所組成。 1920年代末期,國民政府頒布此規定。
   
   刑法第一百條立法之初,因為中國政治環境為多處於軍政時期、訓政時期或戰爭階段,因此多不適用;尤其1934年“援引《危害民國緊急治罪法》第六條處斷”的判例,讓刑法一百條於中華民國統治大陸期間備而不用。直到1950年代,中華民國政府遷至台灣後,主張台獨與親共言論皆觸犯此條文,而造成白色恐怖事件,被視為民主、人權、自由的劊子手。
   
   1991年5月9日凌晨,法務部調查局幹員進入國立清華大學,拘提清大歷史研究所碩士生廖偉程;同日逮捕國立台灣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畢業生的文史工作者陳正然、民主進步黨籍的社會運動參與者王秀惠與傳道士林銀福,指稱四人接受旅日台獨運動者史明資助,將在台灣發動武裝革命,但事實上被捕的四人從未有過訴諸暴力的實際行動,四個人不過是閱讀史明的著作《台灣人四百年史》並曾赴日本拜訪史明。廖偉程等四人都被以違反懲治叛亂條例與刑法第一百條的“預謀叛亂罪”起訴。
   
   因此,林山田、李鎮源、陳師孟、瞿海源等教授、作家鍾肇政等人均認為,此規定使得人民就連“想”的自由也被限制,成為政府入人於罪的變相手段,因此被批評為“思想叛亂罪”、“和平叛亂罪”或“普遍叛亂罪”。“一〇〇行動聯盟”因獨台會案而於1991年9月在台大醫學院大門口帶領展開了反對刑法一百條及黑名單的抗議靜坐。
   
   根據後來金恆煒的著作指出,後來擔任總統府秘書長的陳師孟回憶說:當年,代表“一百行動聯盟”時,與國民黨的宋楚瑜、洪玉欽、馬英九協商,最後說服宋楚瑜答應廢除一百條,公然反對而表示“不能接受”的卻是馬英九。陳師孟因此批判馬“反民主、站在威權統治、打壓民主的打手”。
   
   在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民主進步黨、台灣建國運動組織、學運人士及其他社會運動團體的努力下,該條文於1992年5月16日折衝修改為僅限於“以強暴、脅迫方式”進行“叛亂”者才會受到追訴處罰。
   
   修改後的條文限定適用時地與條件為:
   意圖破壞國體、竊據國土,或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顛覆政府,而以強暴或脅迫著手實行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首謀者,處無期徒刑。
   預備犯前項之罪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此後,刑法一百條修正後,許多名列黑名單的異議人士可以自由回台,而言論“政治犯”在台灣自此成為歷史名詞,思想、學術與言論之自由獲得具體保障。
   
   2008年6月20日,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644號解釋宣告《人民團體法》第2條、第53條有關人民團體組織與活動不得主張共產主義或主張分裂國土等相關規定,使主管機關於許可設立人民團體以前,得就人民“主張共產主義,或主張分裂國土”之政治上言論之內容而為審查,並作為不予許可設立人民團體之理由,顯已逾越必要之程度,與憲法保障人民結社自由與言論自由之意旨不符,於此範圍內,自解釋公佈之日起失其效力。立法院內政委員會亦於其後審查行政院函請審議的“《人民團體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經院會通過刪除這項規定,並由總統於2011年6月公佈,以符憲法精神。
   
   從此,台灣可以組織共產黨。 。 。
   從此,我不再狂飆於台灣的街頭;但是,我沒忘記8964,那年我36歲!
   

此文于2013年06月0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