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雲端行者獨眼鷹
[主页]->[百家争鸣]->[雲端行者獨眼鷹]->[馬吳為晉惠,愧對司馬衷!]
雲端行者獨眼鷹
·一雙沾滿愛你的人心頭血的手
·我招谁惹谁了。。。
·別了,老友巴尼!
·小酒館的滄桑-Adele的《Someone Like You》(新歡似舊愛)
·不是《傳奇》,是叫做“找抽”!
·警世童言
·死了一個會吹彈拉唱的親王
·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私設刑堂伺候中國人
·全體中國人榮獲諾貝爾化學獎
·莫言獲獎之餘引發的好奇
·太陽打從西邊出!台灣法辦國民黨官員貪污?
·男人吹吧,反正又不上稅!
·都啥時候了?還想那事!
·咖啡館關門,台灣何處去!
·忽悠的境界與官階
·論“忽悠的境界與層次”
·情人節過後(未滿18歲勿入)
·一家都不是自己人(鄉官村幹部慎入)
·甭忘記讓你的女友繫上安全帶!
·中國特色的“腦筋急轉彎”
·反正孩子又不是我的!
·忽悠,接著忽悠!
·來了毛澤
·唐僧給悟空的信:寫在愚人節前夕
·一天一妻制
·夏日最後的玫瑰
·找一個沒有燈火的地方
·行騙中國台灣騙徒現身說法(視屏)
·愛國的上海賣身女
·名嘴口中的台灣美景(視屏)
·台灣夜市美食傳奇與文化(視屏)
· 最卑劣的诡计,最经典之作-马面一枪只是老K作票烟雾弹?
·劉謙春晚的魔術表演(視屏)
·國民黨做票證據紛紛浮上來!
·未竟之一哩路(記錄小英敗選宣言)
·香港人是狗?
·我的合理懷疑-國民黨作票!
·我也有一個夢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
·深恩負盡,死生師友-致獄中書
·切割-文革式的劃清界限
·囚郎探母
·中國新娘台灣媳婦的一席話
·喪亂帖 台灣
·蔡OO與馬XX
·阿扁奔喪,牛頭劫囚?
·馬英九好讀《金瓶梅》?
·美青姐,請妳也保重!
·死豬不怕滾水燙!
·就讓領導先走吧!
·治國無能,陷害有方!
·現代版的“沙丘矯詔”
·台灣“茉莉花革命”將起?
·李春姬與郭素春
·婊子眼裡,世上無烈女!
·看見彩虹 王者來歸-蔡英文
·此地無銀三百兩 隔壁王二不曾偷!
·邱毅的【“髮”律】問題
·買廣告送民調與社論?
·當面說好話,背後下毒手!
·婊子罵街忒不堪!
·馬英九垂死掙扎的漚步是啥?
·上錯墳頭,哭錯爹!
·黑影幢幢,槍聲響起?(國民黨漚步人骨拼圖之一)
·更生人之友-馬以南
·夜壺與衛生紙
·大嫂興訟 所為哪樁?
·看人吃米粉,你咧喊燒!
·飛入艾未未家的紙幣機船
·好人難為?狗官易當!
·壺漿簞食以迎王師(小豬傳奇)
·一樣的哈佛,沒兩樣的校園間諜!
·馬友友們的“黃金四年”
·阿輝伯,讓我們再次牽手護台灣!
·萬聖節後的“杯具”
·台灣電音三太子跳“保庇”
·紋枰上的“台灣之光”
·跆拳道?無間道!
·寡婦的奉獻
·我找到了,馬英九的最大政績!
·哎呀,親娘哦,賊不見了!
·千萬元豪宅與
·台灣人血汗錢養的中國龜孫子
·如今,孰為漢,誰是賊?
·商人的天平無法秤出旎甑闹亓
·看圖說話, 搏君一粲
·誰是那個猶太商人?
·狗急跳牆的國民黨
·跟馬英九談談「社會觀感」
·原民旄?-《賽德克巴萊之魂》
·民進黨該集體施打狂犬病疫苗!
·好吃不過餃子,好玩不過嫂子?
·老馬,你晃啥神?
·�201306/yunduanxingzhe/18
·中國新娘在台灣創黨選立委
·他們都是賊,個個都他媽的是賊!
·馬英九PK王金平,蘇貞昌沒了。。。
·“用腳投票”與“用鞋投票”
·我只知道,連家四代都沒有對不起自己!
·三八阿花吹喇叭
·“大馬統”可以賣台,小記者不能當“匪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馬吳為晉惠,愧對司馬衷!

   
   
   本月9日,吳敦義赴高雄出席演講,談及近期浮現的食品安全問題;然而,吳敦義竟表示:「沒那麼多毒,有毒的就不要吃!」;殊不知,如此表態竟引發網友撻伐,認為這廝豈不是“何不食肉糜”晉惠帝的翻版。其實,這是繼馬英九屢遭台灣人恥笑為晉惠帝之後,冷血的馬氏政權成員再被譏為司馬衷;雖然,此事看似機緣巧合,其實是物以類聚蛇鼠一窩的必然!
   
   雖然,過去泛藍的幫閒文人總是以“溫、良、恭、儉、讓”這幾個字來形塑馬英九;其實,這是笑破人家內褲的謊話;由於,馬英九的無能是眾所周知之事;但是,馬氏無能乃指其施政耳,然而其陰謀詐術則尤其出眾;因此,馬氏的人格特質於歷史上則可與毀滅秦朝的趙高相擬。


   
   然而,以“何不食肉糜?”遭千古罵名的晉惠帝司馬衷真是個白癡嗎?未必!其實,惠帝踐位稱制時(登基),已是三十有二精壯之人,受足帝王教育,基本上可以自理朝務批閱奏則,只是,“及居大位, 政出群下,綱紀大壞”;容或,惠帝資性闇弱且不學,但絕非如馬氏之冷血,筆者舉一事佐證之:然而,此事絕對出乎眾人意料之外;眾所周知的文天祥《正氣歌》裡:“為嚴將軍頭,為嵇侍中血。”之章句,其中之“為嵇侍中血”的典故就是源于惠帝之言。昔日惠帝黨政之時,八王興兵作亂,成都王司馬穎之兵冒犯惠帝鑾駕,奉詔救駕的侍中嵇紹,因護駕而被殺於惠帝面前,且血濺帝衣。事後,侍臣請滌之,帝曰:“此嵇侍中血,勿浣也。”。嵇紹,為三國名士“竹林七賢”之一嵇康之子,官至侍中。其為護主之危,以身殉,因而後人以“嵇侍中血”為忠臣之血;由此可見,惠帝並非忘恩冷血之徒!
   
   因此,若欲將古今之人相較之;其實,晉惠帝司馬衷再不濟也只似個“連阿斗”(連戰)而已;然而,馬英九卻是個不折不扣“鬥爭有能,治國無方”的陰謀家趙高再世;由於,這廝“一路走來,始終如一”滿口冷血的謊言,終於被渠騙奪大位;如若,今日蔣氏父子在世,渠焉能活命?所以,將他與惠帝相比,司馬衷地下有知豈能嚥得下這口氣!
(2013/06/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