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熊飞骏的博客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熊飞骏

   中国是一个穷人很多的国家。

   中国文化还有一个“美化穷人”的情结?

   “政权为富人服务,舆论为穷人说话”是大中国几千年不变的政治生态。

   熊飞骏是一个赤贫的“无产阶级”,也就是马克思所说的“最先进阶级”,是货真价实的大穷人一个。

   作为一个标准的穷人,我想为我们的“穷人阶级”说几句公道话。

   我这里的“公道话”并没有为我们“穷人阶级”美化或辩护的成分;说出的也许是多数穷人不爱听的真话。

   “公道话”不一定是“好话”,而是“良心话”和“真话”。

   中国的多数穷人最可怕的不是“贫穷”!而是“没脑子”!包括我熊飞骏在内!

   “没脑子”突出表现在好坏不分容易利诱!

   腐败权贵就是利用穷人的这一弱点一而再三而三侵害我们的合法权益,同时把真心为我们说话办事的良心志士打为“穷人的敌人”,而把自己标榜为“穷人救星”。我们穷人在多数情况下也顺着权贵的“阴谋杆子”爬,在阴谋权贵的导演下对“良心朋友”同仇敌忾,慷慨激昂地亲痛仇快!

   茅于轼和“经济适用房”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在“经济适用房”问题上,茅于轼就因为高瞻远瞩为我们“穷人阶级”着想,结果被绝大多数穷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茅于轼主张“经济适用房”应该是小面积,尤其是不能建家庭厕所,只能建“公共卫生间”……

   茅于轼的主张是深谋远虑的,在大中国这个特权阶层不放过一切“便利”和“资源”,一切“凭关系”办事,没有任何公正和有效监督的国家,真正能到我们“没关系穷人”手里的蛋糕必须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特权人物看不上眼!

   如果“经济适用房”达到两室一厅的舒适面积且厨厕全备,房价又远远低于市场价,特权人物还能不眼红?

   特权人物一旦盯上的东西,无权无势无关系的穷人还能争得过他们?

   各地“经济适用房”的分配权掌握在特权官僚手中,谁是“穷人”谁有资格住进“经济适用房”是权贵说了算,而不是穷人说了算。

   能否住上“经济适用房”就不在于你“够不够条件”和“是不是穷人”;而在于“跑关系”。

   分房官僚和特权人物的“关系”自然远比和“穷人”的关系铁!

   “跑关系”穷人还能跑得过他们?

   再说房子“面积一大”购房价也就高,两室一室厨厕齐备的套房通常有七八十个平方,就算是只相当于“市场价”一半的“经济价”,大城市购房款少说出得几十万元?

   有多少穷人能够一下子拿出几十万?

   很少!反正我熊飞骏就算把自己卖到非洲干苦力也拿不出来!

   所以就算给穷人机会他们也没能力购买!

   拥有几十万现金存款还是什么穷人啊?

   据说北京有些“经济适用房”面积高达80个平方?房价都快炒成天价的首都,“经济价”至少也得一平米一万左右吧?有哪个“真正的穷人”能够拿出80万来?

   能拿出80万元还是“穷人”吗?

   结果北京的很多“经济适用房”被有关系有钱的“有房族”买去了,然后高价转租给真正的穷人。

   所以厨厕齐备两室一厅的“经济适用房”根本不是我们穷人消费得起的,对象自然也不是“为穷人服务”的。

   于是大量“经济适用房”落到根本不是“穷人”的特权阶层手里;真正的穷人则出高租金从特权房东手里租“经济适用房”。

   …………

   令人痛心的是:茅于轼的良苦用心我们穷人不懂!因为我们多数没脑子!

   茅于轼的“小面积、没厕所”建议提出后,我们穷人阶级一下子炸开了锅,对茅老口诛笔伐恶语相加,住在地下室啃冷馒头的“自费毛左”打头阵。

   “什么?经济适用房不建厕所?我们穷人难道连撒尿拉屎的权力都没有?”

   “小面积?一室一厅不到四十个平方?这不是典型的“蜗居”是什么?他们富人住宅可是一百甚至几百个平方啊?我们穷人难道不是人?”

   “你茅于轼自己住着厨厕齐备的大房子,却要我们住没有厕所的蜗居级小房子?你好意思吗?你还是人吗?我看你就是个汉奸卖国贼!

   …………”

   我们穷人阶级多数没胆识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对自己人爆粗口扣帽子打棍子则是我们的长项。

   面对真心为穷人阶级着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茅于轼老人家,我们穷人兄弟确然过了回嘴巴瘾,取得了“口水战”的伟大胜利!

   没想到“胜利”的代价是如此苦涩?

   茅老一夜间成了穷人公敌,不敢再为穷人深谋远虑了;建成的“经济适用房”两室一厅厨厕齐备住进去够舒适够爽了……

   遗憾的是:我们多数穷人兄弟进不去了?很多有房有车的主或他们的亲戚朋友住进去了?

   多数“经济适用房”沦为“特权分赃房”了?

   当一个人或一个群体“没脑子”时,自以为是的“胜利成果”多半是“自作自受”的!

   我们穷人阶级“没脑子”岂止表现“经济适用房”呢?

   当年伟大领袖在位时,我们穷人阶级在三年时间就活活饿死了3755万人,比2200年皇权中国饿死人的总和还要多。饶幸没饿死的也长年饿寒交煎严重营养不良,一年到头难得吃上一餐饱饭。我们穷人在毛中国时期付出的代价和苦难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

   可今天我们穷人阶级有哪个不狂热崇拜毛领袖的?就算有也很少!

   我们穷人多数都是毛粉!

   我们是不是很“没脑子”?

   但“没脑子”难道是我们穷人的过错吗?还不是他们几十年如一日的谎言宣教造成的?如果他们能公开“毛真相”和“文革真相”,我们能为虎作帐吗?

   我们不是自愿“没脑子”,而是他们不让我们“有脑子”!

   我们穷人也是受害者啊!

   

   

   二0一三年六月二十四日

(2013/06/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