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冤民联合国控告团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冤民联合国控告团]->[杀人偿命 欠债还钱]
中国冤民联合国控告团
·习总:他们早晚会死的很惨!
·韩正将访民赶入地下
·习总:难道您愿意替韩正背负老赖的骂名吗?
·(视频)韩正将访民们赶入地下
·习总:为什么要被人说强盗!
·韩正故意抹黑习近平
·请最高人民法院依法真真开启“接待窗口”
·大陆游客大骂韩正 狗日的丢脸
·抗议屠夫的帮凶马云
·受害访民欢迎奥巴马来纽约
·抗议屠夫的帮凶马云
·现场踏勘中共上海市信访办
·奥巴马途经联合国(视频)
·习总:韩正免费为共党做广告
·习总:您看一窝癞皮狗!
·朱立创!你还欠路人一个道歉!
·习总访沪监控、软禁、追捕、威胁恐吓访民全过程/视频
·今天朱五毛没敢出洞
·习总:广场上来了一位手拿红宝书的洋五毛
·习总:这么无耻的无赖政府还需抹黑吗?
·习总:您听到联合国的口号声吗?
·韩正耍赖 遭人唾骂!
·中共强盗政府 名声远扬海外!
·习总:还高瑜、向南夫自由!
·习总:专制是假话盛行的制度
·张华明扬言说:"你再到北京去上访,就敲断你的脚。"
·韩正把共党的本质强盗展示给全世界
·私企老板徐定生在中领馆外控诉
·瞿美娣被韩正当局行政拘留10天
·翟美娣获释后感谢各方人士的关心
·习总:还高瑜、向南夫自由!
·访民在卡内基拦截刘延东纪实
·韩正把习总书记的脸面扫地
·法学博士李进进来到联合国广场
·习总:访民在联合国控诉究竟丢了谁的脸!
·习总:韩正和您对着干!
·韩正是无德无信无道的小人!
·让盘据上海的大"老虎"韩正寝食难安!
·习总:我们究竟丢了谁的脸?
·韩正给习近平上眼药!
·韩正给习近平上眼药!
·习总:韩正是罪魁祸首
·潘基文和访民一起搞活动"曼德拉日"
·习总:宁愿被韩正耻笑您吗?
·日本游客说:中共只敢抢本国人民!
·韩正故意与习近平捣局!
·韩正团伙给习总添堵!
·习总:韩正是吸血鬼 !
·吸血鬼韩歪歪被抓捕
·墙头草——韩正你的好日子不多了
·深挖细查上海大老虎——韩正
·习总:把韩正为首的害群之马坚决清除
·韩正设真伪难辨的巡视组忽悠举报人!
·韩正――无德无信无道无义的小人!
·韩正的末日快到了!
·习奥会晤截车记 (视频)
·习总:欢迎您九月来纽约!
·控诉无耻之徒韩正的暴行
·习总:没有家,哪来的国呢?
·韩正不倒 天理难容
·习总:只有强拆才会亡党国!
·上海访民中纪委集访纪实
·习总:韩正故意抹黑您!
·习总:韩正公开对抗您!
·巡视组让韩正寝食难安!
·不倒翁——韩正快倒了!
·韩正的终点是秦城!
·韩正挑衅习近平“不懂传统”
·习总:法办血债帮韩正!
·张高丽——你的车敢挂红尿布吗
·习总:韩正用心险恶!
·拜访张高丽的临时窝点
·张高丽在访民的抗议声中被保安搀扶离开华尔道夫酒店赴联合国出席全球气象峰
·张高丽纽约被截——吓呆了!【视频】
·国务院法制办怎么成了泼皮办!
·上海访民月未周五赴京控告首贪韩正【视频】
·探访张高丽 【视频2】
·探访张高丽【视频】
·支持香港占中
·杉本华纽约拦截张高丽
·斩除江派余党马仔韩正!
·习总:韩正就是乱党恶臣!
·韩正——你死无葬身之地!
·习总您说:欠债还钱, 天经地义 对吧!
·韩正疯了———江琴女士遭拘留
·韩正疯了———江琴女士遭拘留
·韩正——把中共的脸当狗屎!
·韩正下台 还我家园 !
·挪威驻联合国外交官来小广场
·民国当归——中华民国103年国庆
·日本人也来联合国控告上海政府
·韩正——‘为官乱为’应该进监狱!
·韩正——你与民争利令国家蒙羞!
·嘉定失地农民进京举报韩正抢地30年未补偿
·习总——韩正毁您的声誉、让您出丑!
·习总:您也不能装聋作哑是吗?
·习总:应让‘为官不为者’下课!
·望习总早日落实依法治国!
·习大大:一次不公正的裁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
·韩正是“瘫官”——“贪官”!
·习总:望政府能诚实、守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杀人偿命 欠债还钱

   杀人偿命 欠债还钱

   
   
   千里的黄浦江像年迈的老人,经久不息的流着,将美丽的上海划成两半。两岸灯火辉煌,高楼林立。那楼顶的装饰灯光倒映在黄浦江中。这就是我美丽的家乡—上海。
   


   但是那七彩的霓虹灯,永远泛着红色。这红色给我悲壮的中年留下了永远不抹去的悲伤。
   我知道这红色代表人民的鲜血和尸骨。代表着上海人民反对强拆的呼喊中啼血。俞正声,韩正,请把抢去的财产还给我们。这是时代的抗争,揭开了上海人民捍卫人权,保卫财产的伟大篇章。
   
    本人蔡文君住上海市,长宁区,福泉路255弄67号101室。1999年4月原居住地长宁路1848弄7号建造名为上海花城高档商品房。由上海中房拆迁公司,实施动迁。当时中房公司只有区区200万资金,根本不具备拆迁资质,釆用空乎套白狼,各种非法手段 ,为了维护公民合法权益,走完了司法程序。在司法程序不公的情况下,走上了上访路,我多次上访都没结果,换来的却是一次比一次严厉的监控。,每逢中央和上海召开重要会议,我暂住地便遭24小时全天候监控。长宁区新泾派出所委派便衣以3-4人为一班,分3班轮流坐镇实施监控,我出门要向他们申请,我走到什么地方,三名便衣便跟到什么地方。其中有一次,我要求去看病,监控人员就是不让她出门,经我再三抗议,他们才派了两个女民警穿上便衣送她去看病。
   
   我们被强迁后,连续两年住房没有着落,外面租房还要遭到警察骚扰,我只能借住在弟弟家,这期间我被监控,全家出入不方便,我父亲积忧成疾,2001年7月上旬去医院查出患有严重的心脏病,两周后医生帮他装上了价值2.6万元的心脏起搏器。由于长期遭到监控2002年11月我父亲蔡新华赴京上访。被非法遣送,收容关押没收父亲维持生命的药,受尽折磨,看我父亲身体出现状况13天遣送回上海。当天含冤离开了人世。
   
    2000年开始每逢党中央和上海召开重大会议和节假日。对我实施非法监视居住。便衣每天三人三班轮班对我实施贴身紧跟。剥夺我的自由和生存权。2002年5月12日下午2时,我外出办事,监控人员讲让我等一下要换班,结果打电话叫来新泾镇派出所警察。从110警车上面下来两个警察不让我出门,我与他们论理,被置之不理。情急下,我钻进停在小区门口的一辆出租车,没想到司机是我爰人的妹夫周凤福,此时便衣和警察冲上来硬拖将我朝外拉,在争执中,驾驶员旁边座位一下扭坏,被拖下车后,驾驶员对警察说,我生意还要做,椅子却被你们搞坏,叫我怎么做生意?只见警察一把揪住周凤福,强行将他塞进警车,我一看情况不对跟进警车,被带到派出所警察把我和周凤福隔开,当时我只听到周凤福的惨叫声,情急之下,我用头猛撞墙用生命来救他,大约2个多钟头,我姐夫打电话说,周凤福有他们强生车队领导带出,姐夫看周凤福低着头出来连叫他几声他都不敢回头,我是四个多钟头出来,打了十几通手机他都不敢接。回家后周凤福浑身是伤,精神恍愡,此后身体就一直不适,胸闷,心痛。6月9日上午心痛加急,送到长宁区中心医院后不久便突然死亡。从非法强迁三年间被夺2条人命。为了讨回公道我多次到区、市二级政府上访,在各方推诿,搪塞,问题得不到解决的前堤下,不得不赴京上访。
   
     2004年7月5日我穿了一件丅恤印有"维护宪法尊严,还我人权"在国家信访办上访,7月6日被上海公安带回上海,罪名处于15天行政拘留处罚,当即我提出行政复议,交纳保证金后,被允许回家,第二天7月7日我去市信访办代号:213接待员叫来警察对我进行摄像,过了两天7月9日我在家突然来了三个穿便衣的人,没有出时任何手续,硬把我直接带到长宁看守所,到了8月2日告知我被劳教,2005年劳教后,对我的迫害变本加厉。2005年12月1日到30日间一个月里开出三张传唤证,12月7日上午9点我到市信访办上访,排队乘车,车开了两站路一辆110警车拦住公交车,上来两个警察拿出传唤证又一次被非法传唤。事后才知道这几天上海市政府在开会,不让我去。不难看出平凡传唤其真正目的是压制上访。害怕检举他们的犯罪事实。
   
   2006年2冃20日我去浙江海宁探亲,同年2月25日23点,上海市长宁公安局警察突然闯进我舅舅家将我在睡梦中抓回上海,25日传唤并执行2004年7月6日行政拘留的处罚,这样重复处罚是严重违反行政处罚条例(因这次处罚已在04年劳教中执行了)。再说我从解教出来己有七个多月同年3月12日又被转刑事拘留,4月12日释放被取保侯审,出来后一直被监控中,到4月26日下午来了三个便衣其中有一个女的到我家,约我到外面谈谈说半小时送回家(没有出示任何手续),结果外面停了一辆警车,一上车警车就直接又把我送到看守所,我与他们理论其中一个便衣恶狠狠的说,你被劳教了,我当时就说劳教就劳教,作为你们是来执行任务为什么当时不直接宣告我被劳教而用这种欺骗手段,抓一个人都不敢面对,只能证明的一点,做贼心虚。就这样我又一次被违宪劳动教养一年半。罪名是05年8月10日在上海商城门口带头喊“陈良宇下台”,严重扰乱社会秩序,陈良宇是何方人事?是上海最大的腐败分子,在他执政几年中,榨取人民利益,非法敛财,时时发生被迫而死的事例,反陈良宇何罪之有?迫害反陈良宇者,才是真正有罪。陈良宇被抓也有四五年了,而我的问题至今都没有任何说法。十四年的上访路我们到底还要付出多少?
   
    黄埔江水依然流淌,带着人民的悲愤和反抗,流入东海。他将把我们的意志散播在海外
   我们大声一呼:“俞正声,韩正,请把抢去的财产还给我们。”
   
   
   
    蔡文君
    2013.6.22
    2
(2013/06/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