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公民同城圈论坛
[主页]->[现实中国]->[公民同城圈论坛]->[公民同城圈策略(修改版小圈子策略)]
公民同城圈论坛
·大规模民众动员的方法
·4.29全国纪念林昭倡议书
· 街头革命的组织架构、行动原则和基本步骤
·未来民主革命的重要步骤:瓦解中共地方政权,建立公民自治机构
·未来民主革命的重要步骤:形成全国民主联盟
·以民意赢得军心:化解专制暴力的现代战略
·同城聚会应当低调
·关于对同城的一点意见
·关于’’同城’’社会实践的框架思考 [初稿]
·中国人应从埃及革命中学到什么?
·劉荻:也來談談同城聚會
·聚合民主力量的新平台
·展开黄丝带行动,声援被拘民主人士
·李一平:公民同城圈的自我定位是什么?
·关于时局的几点意见和声明
·徐水良: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关于当前局势的意见及给同城同道的建议
·任人评说:许志勇狂批《变局策》
·徐水良:改革成本远远超过革命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
·度北:“同城公民圈结盟”决定中国大革命的成败
·六四黑衫行征文:当代宋教仁——略记查建国
·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东方安澜:我看六四
·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东方安澜:我看六四
·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胜仪:二次革命
· 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浴火凤凰:大策略
·何德普:纪念八九“六·四”血案二十四周年(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王策:公民主权大革命
·六四黑衫行徵文:历史在这里流泪 戚惠民
·『同城策』“同城饭醉”用来干什么 陈永苗
·『六四黑衫行』“六四”老人悼爱女 上海義工
·公民同城圈策略(修改版小圈子策略)
·『六四黑衫行』 中国责任与中国梦 作者 鞅子
·黑衫行征文『同城策』中国的出路,最强民主路线图
·“任人评说《变局策》”: 乱世奇书,革命良谋/罗浮子
·徐文立谈习近平最新反腐讲话 作者 艾米
·『同城策』新民主革命戰略 作者 Mafei Dai
·同城啟事
·『同城策』公民同城圈發展的思考 作者 劉俊君
·史上最佳互粉神答
·今日香港談愛國 作者 香港小妹
·不要忘记还在狱中的民主革命的先驱者王炳章博士
·网民白条:关于实名和马甲的几条参考意见
· 『同城策』最后的堡垒也将不能独善其身 劉俊君
·『同城策』建立网络正义军团 作者 公民同城
·『同城策』答墙内网友
·『同城策』再答墙内网友
·變局待何時? 作者 八月十五運動
·『同城策』團隊,團結及其他 作者 Fan Kong
·查建国:民主的阵痛吓不倒埃及人民
·革命路线图
·『同城策』''同城 ''社会实践的几点思考 作者 楊亮
·谴责习李政权倒行逆施 敦请民主同道注意策略
·重要消息:徐文立辭去民主黨主席職務
·观点争鸣:立新才能破旧——也说《变局策》
·海外民运第一人——王炳章
·我与许志永和新公民运动的关系的声明 李一平
·声援许志永,但不要走许志永的改良路线
·公民同城圈策略(网贴版)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上)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中)
·李一平/还要幻想良性互动吗?
·郭永丰/ 组建民主小圈子
·同城公民:茶叙
·“同城飯醉”用來干什麼
·孟渊沛:行动着的刘晓波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作者 曾节明
· 说说“良性互动”——与北京小左商榷 作者: 陈礼铭
· 说说“良性互动”——与北京小左商榷 作者: 陈礼铭
·《变局策》同城圈今后要做什么
·联合战线—《变局策》同城圈今后要做什么?孟渊沛/
·如何瓦解一党专政社会基础? 作者 张三一言
·新组织,新革命 作者 Changen Yuan
·推翻共产党是国人首要任务 作者 張三一言
·【击鼓鸣冤行动】通告
· 一种群众动员的方法:敲盆造势法
·俊峰之后莫谈改良!加紧组建小圈子团队,准备革命!
·同城攻略
·第十次研讨会
·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度北:聲援許志永 但絕不走他的改良路線!
·香港在中国民主革命中的作用
·第十次研讨会:群体性事件的动员机制与组织方法(二)
·公民社会发展和中国民主化座谈
·同城运动骨干流亡美国
·向泛蓝联盟的勇士致敬!
·『同城策』打好過渡期心理仗 作者 成斌麟
·為新時期民主革命正名 張三一言
·给河南民主同道的建议信
·刘澜昌:香港成为中国民主运动 的新焦点
·『同城策』:同城聚会的开展方式 作者:徐琳
·同城快訊:让中共无力对风出拳 多伦多大会报道组
·公民同城圈,应向女性纵深发展
·沈勇被杀了,下一个是你
·也谈同城饭醉
·转发Skype群关于沈勇案消息
·给各地同城同道的建议
·关于沈勇头七的几条建议
·《变局策》002
·《变局策》003
·《变局策》00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民同城圈策略(修改版小圈子策略)


   转型需要组织准备
   
   现在中国民间的有志之士正在形成一种共识:自上而下的改良道路已经被封死,中国的出路在于自下而上实现民主转型。不要再指望上层了,民间的有志之士要行动起来,登上历史舞台做主角。
   

   实现民主转型需要做很多准备功夫。其中三项准备功夫最为重要,按开展的时间顺序可以这样排列:思想启蒙和宣传,组织准备,战略和策略推广。
   
   思想启蒙是要在民间确立民主宪政这个共同目标。79年的民主墙,89年的学潮,2000年代风气云涌的维权,特别是互联网的普及,一步步摧垮了中共的意识形态体系,确立了民主自由普世价值。可以说,现在这项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一大半了。思想启蒙还要继续,但是不应当是重点。
   
   现在的重点应该是组织准备,为什么这么说呢?
   要实现民主转型,组织相当重要。哲学家说,整体大于部分之和,有组织人群的力量大于无组织的乌合之众。没有组织,人数再多也只是一盘散沙,一遇到打击就烟消云散。现在的中国到处都是反对共产党和专制制度的人,民主革命的潜力巨大。但是共产党还在统治,就是因为我们的反抗是没有组织的,每一起反抗事件都是独立的互不关联的。中共只要多投入点人力和物力,就可以控制住局势。没有组织,民间巨大的政治潜力就不能转化为实力,所以现在要把组织这件事提到议事日程上来。
   
   只有在组织形成之后,我们才可以进行第三种准备,就是基本战略和战术的产生和推广。这些战略和策略不是哪个人可以决定的,而是由集结起来的民间人士通过广泛的探讨,反复的修正,进而对怎样转型产生的共识。没有组织化基础,就没有战略战术和产生和推广。所以组织准备是现阶段的重点。
   
   传统组织方式的局限
   
   我们知道组织的重要性,中共也知道。所以他们只要看见政治组织的苗头,就会拼命打压。在这里介绍一下89年后国内民间政治组织发展的几个案例。
   
   90年代在北京有一批志同道合的人,以北京的知识分子为主体,成立了中国自由民主党,是个秘密组织,很快组织就被破获和镇压。
   
   第二个案例是98年的中国民主党,是个公开的组织。在那种风雨如晦,白色恐怖的年代,几百个人同时站出来,想为中国民间力量的组织化找到一条道路,最后大部分都进了监狱。
   
   第三个案例是松散的政治联盟。在湖北湖南四川一带,从2004年开始,一批人自称是国民党的精神党员,三民主义的信徒,组成了泛蓝联盟。大概是在2007年,也受到了镇压。
   
   第四个案例是非政党社团。94年一批法律工作者和民运人士主动到府部门去登记,想成为非政党社团,名为“劳动者权利保障同盟”,要为劳动者争取合法权利,包括成立工会和农会的权利。最后也被镇压了。
   
   这四种方法,都走不通。我们需要组织,中共不让组织。如何走出这个困境呢?我们现在摸索出一条道路,最初叫小圈子策略,现在正式定名为公民同城圈策略。
   
   公民同城圈策略简介
   
   公民同城圈策略就是我们在实践中总结出来的一种新的组织策略。它的基本内容是:
   
   1,通过互联网寻找志同道合者;
   2,通过合法低调的社交活动和公益活动把同一城市或地区的志同道合者组成小型的社交圈,即公民同城圈;
   3,再在同城圈之间建立的多渠道的联络,进而形成具备社会动员能力和组织能力的同城圈联络网。
   
   公民同城圈无组织之形式:没有章程,机构,领袖,甚至没有名称。
   但是有组织之实质:成员之间有共同的目标,走共同的道路,相互分工合作,具有社会动员和组织的能力。
   
   在变局开始之前,它可以安全地,大规模地联络人员,积累实力;在变局开始之后,会互相呼应,在各地动员民众投入抗争,在全国进行民众总动员,形成全民革命的势态,再以强大的民意动摇军心,赢得军队的中立或支持,最终终结专制统治。
   
   三项基本原则:合法,低调,分散
   
   合法就是不违反现行的刑法,即使是明显的恶法,我们也暂暂时不要去挑战它。在变局开始以前,任何民间实力与当局相比都微不足道。办同城圈是为了积累实力,而不是为显示实力。过早挑战体制的做法,一定会招致镇压。
   中共是不尊重法律的政权,所以仅仅合法还不能完全保证安全,我们还必须低调,在没有力量的时候不要引起敌方的关注。商朝的时候,纣王是个暴君,周文王想推翻他,姜太公就给他讲了一套方法,后来编成书叫“六韬”。其中有一句是这样的:发之以其阴,会之以其阳。就是说开始积蓄力量的时候要低调,等到运用力量的时候要高调。积蓄力量的时候低调,就会有更多的发展空间,开始反抗的时候要高调,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要让所有反抗的人都汇集到我们这里来。
   当然,这么大一个中国,任何时候都要有些人站出来抗争,即使这种抗争并不能直接推翻中共,但是至少也有激励民间士气的作用。对这样的人我们要持支持肯定的态度。但是也要明白,不能所有的先行者都去抗争,必须有一批人沉潜下去,做好基础的组织工作。要想战胜专制,少数人的抗争是不行的,一定要有充分的民众动员能力,只有有组织的团队才可行有这种能力。
   
   分散就是指公民同城圈没有统一的组织架构,也没有全国性的最高领导机构,更没有领袖人物。以多中心网络状结构组织取代传统的金字塔结构的组织,就是公民同城圈策略的基本命题。因此我们应当反对任何人和组织把自己凌驾于各地同城圈之上的做法,因为这种做法既使不是出于私心和派性,实际效果上对这个运动造成损害:当局更容易确定各地的圈子成员,更容易实施打压和监控,也更容易通过渗透掌控最高领导机构来误导整个运动。
   
   我们的策略就是以分散换取安全。分包括组织上的分散性,也包括活动形式的多样性。分散就易隐蔽,中心越多,就越不容易被打压,活动形式越多,活动的空间就越大。因此我们不应当把全国各地的公民同城圈的活动都搞成一个样子,比如各地都在同一时间举行饭醉活动。这样的做法就等于向当局下战书,而在大变局正式开始之前,任何有心积累实力的人和团队,都不应当做这类挑战性的举动。
   
   但是公民同城圈也不是一盘散沙,而是形散神不散。形散就可以安全有效的发展各地圈子,神不散是指各地同城圈的目标是一致的,就是实现民主宪政,而不仅仅是打乱现有的秩序;自我定位是一样的,就是成为未来社会变革动员这和组织者,因此主要工作不是唤醒大众,而是把已经清醒地人聚集起来;基本原则是一样的,即合法、低调、分散。
   
   这几项原则都是现阶段的行动原则,是在恶劣政治环境下生存与发展所必需遵守的原则;将来大变局开始之后,公民同城圈就要反其道而行之,就要公开反对当局,高调举行抗争,全国迅速联合。
   
   小圈子,办大事
   
   中共势力太大,公民同城圈人数太少,全部圈子成员上街去抗争,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所以同城圈的战略不仅仅是自己去抗争,而是要动员组织广大民众去一起抗争。动员的威力不可限量。
   
   讲两个实例。88年北京大学有个十几二十人的学生小圈子,在89年胡耀邦逝世的时候,动员了北大两万多人上街,进而带动全国大学生上街。以这个圈子为核心在运动中发展成一个更大的圈子,在当年5月运动陷于低潮的时候,以绝食这种形式重新激起了学生和市民的热情,把运动再次推向高潮。小圈子具有巨大的社会动员能力。虽然运动失败了,但是我们要记住,64是中国最大的一场民主启蒙运动,它把民主自由的理念传遍了全国各地。
   
   第二个例子是去年发生在埃及的革命。在革命之前,埃及的年轻人通过推特,脸书这样一些互联网工具,形成很多社交圈。当突尼斯革命开始之后,他们在互联网上约定1月25动员全国人一起上街。穆巴拉克政权拼命到处阻拦,但是因为圈子的动员能力太强大了,所以一下子老百姓就全都上街了,只用了17天,穆巴拉克就垮台了。
   
   无论在什么地方,公民同城圈都会起作用。比如说,我们在一个几千上万人的企业,就可以建立一个十几二十人的小圈子。将来一旦将来全国形势出现突破口,就可以把你所在的企业动员起来,十几二十人足以动员几千上万人。
   
   我们即使没有工作,也都有个地方住。如果能在我们居住的社区形成一个公民同城圈,将来就可以把全社区的人动员上街。
   
   在小乡镇,如果有十几二十人的圈子,就可以发挥这样的功能;在一个县城如果有三十人的圈子,就可以发挥动员能力;在一个百万人口的中等城市,一个100人的圈子足够可以动员和组织民众上街了。关于动员和组织的技巧策略,我们在后面的章节在详细论述。
   
   安全性
   
   孙子兵法说: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做组织工作的人,首先要考虑到让自己的组织立于不败之地,不要有被敌人彻底打垮的可能性,再耐心地等待时机,当敌方现出纰漏,一举战胜敌人。所以说,安全性应该是所有组织者的第一考量。如果不能保证安全性,那就不是在搞组织工作,而是在搞赌博活动。
   
   安全性有两层含义,组织的安全和成员的安全。政治组织策略的设计要达到两个安全标准:
   
   第一个标准,也是底线标准,组织不能被消灭。从事反抗性的政治活动总是要面对风险的,尤其是组织者会面临比一般成员大的多的风险。但是只要组织不会被消灭,组织者和成员所承受的痛苦和牺牲就不会白费,有时甚至转化为推动组织和运动前行的动力。南非的曼德拉坐了27年牢,他的很多同志也经受了那样的磨难,但是南非国大党并没有被消灭,反而日渐强盛,最终结束了白人的统治。曼德拉能够胜利,因为他的组织达到了这个底线标准。
   
   第二个标准是上线标准,那就是个体成员所承受的安全风险越小越好。
   
   以这两个标准来看,公民同城圈策略是在当前环境下最安全的组织策略。为什么这样说呢?
   
   公民同城圈因为完全没有组织形式,只是社交圈,没有章程,没有机构,没有领袖,没有名字,所以中共很难用法律和制度来禁止它,更难对它实行镇压。从法律的角度来看,它根本就不是组织。中共再霸道,也不能打压不存在的东西!
   
   同城圈表面上与普通社交圈没有区别,都是一群人在一起聊天,喝茶,吃饭,郊游,互助。真正的区别在于同城圈的成员有共同的目标,以及对怎样达到目标有基本共识。而这些目标和共识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思想,而以现阶段中共的统治能力,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像毛时代的中共一样以思想定罪。
   
   所以总体来说,同城圈非常安全,不仅仅团体不会被消灭,不能被禁止;成员也并不比其他普通中国人承受太多的风险。但是大家也要记住,暴政之下,我们没有绝对的安全。所以任何人都应当有最坏的打算。如果某同城圈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尽管我们没有越法律的雷池一步,他们仍然可能法外施“恶”,对有些成员进行监视,骚扰,积极的参与者甚至有可能被喝茶,被传讯。不能面对这个程度的风险的人,就不要参与同城圈的活动,只需要等待专制统治的垮台的时候,再出来和大家一起开庆祝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