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公民同城圈论坛
[主页]->[现实中国]->[公民同城圈论坛]->[『同城策』“同城饭醉”用来干什么 陈永苗]
公民同城圈论坛
·李一平:公民同城圈的自我定位是什么?
·关于时局的几点意见和声明
·徐水良: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关于当前局势的意见及给同城同道的建议
·任人评说:许志勇狂批《变局策》
·徐水良:改革成本远远超过革命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
·度北:“同城公民圈结盟”决定中国大革命的成败
·六四黑衫行征文:当代宋教仁——略记查建国
·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东方安澜:我看六四
·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东方安澜:我看六四
·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胜仪:二次革命
· 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浴火凤凰:大策略
·何德普:纪念八九“六·四”血案二十四周年(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王策:公民主权大革命
·六四黑衫行徵文:历史在这里流泪 戚惠民
·『同城策』“同城饭醉”用来干什么 陈永苗
·『六四黑衫行』“六四”老人悼爱女 上海義工
·公民同城圈策略(修改版小圈子策略)
·『六四黑衫行』 中国责任与中国梦 作者 鞅子
·黑衫行征文『同城策』中国的出路,最强民主路线图
·“任人评说《变局策》”: 乱世奇书,革命良谋/罗浮子
·徐文立谈习近平最新反腐讲话 作者 艾米
·『同城策』新民主革命戰略 作者 Mafei Dai
·同城啟事
·『同城策』公民同城圈發展的思考 作者 劉俊君
·史上最佳互粉神答
·今日香港談愛國 作者 香港小妹
·不要忘记还在狱中的民主革命的先驱者王炳章博士
·网民白条:关于实名和马甲的几条参考意见
· 『同城策』最后的堡垒也将不能独善其身 劉俊君
·『同城策』建立网络正义军团 作者 公民同城
·『同城策』答墙内网友
·『同城策』再答墙内网友
·變局待何時? 作者 八月十五運動
·『同城策』團隊,團結及其他 作者 Fan Kong
·查建国:民主的阵痛吓不倒埃及人民
·革命路线图
·『同城策』''同城 ''社会实践的几点思考 作者 楊亮
·谴责习李政权倒行逆施 敦请民主同道注意策略
·重要消息:徐文立辭去民主黨主席職務
·观点争鸣:立新才能破旧——也说《变局策》
·海外民运第一人——王炳章
·我与许志永和新公民运动的关系的声明 李一平
·声援许志永,但不要走许志永的改良路线
·公民同城圈策略(网贴版)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上)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中)
·李一平/还要幻想良性互动吗?
·郭永丰/ 组建民主小圈子
·同城公民:茶叙
·“同城飯醉”用來干什麼
·孟渊沛:行动着的刘晓波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作者 曾节明
· 说说“良性互动”——与北京小左商榷 作者: 陈礼铭
· 说说“良性互动”——与北京小左商榷 作者: 陈礼铭
·《变局策》同城圈今后要做什么
·联合战线—《变局策》同城圈今后要做什么?孟渊沛/
·如何瓦解一党专政社会基础? 作者 张三一言
·新组织,新革命 作者 Changen Yuan
·推翻共产党是国人首要任务 作者 張三一言
·【击鼓鸣冤行动】通告
· 一种群众动员的方法:敲盆造势法
·俊峰之后莫谈改良!加紧组建小圈子团队,准备革命!
·同城攻略
·第十次研讨会
·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度北:聲援許志永 但絕不走他的改良路線!
·香港在中国民主革命中的作用
·第十次研讨会:群体性事件的动员机制与组织方法(二)
·公民社会发展和中国民主化座谈
·同城运动骨干流亡美国
·向泛蓝联盟的勇士致敬!
·『同城策』打好過渡期心理仗 作者 成斌麟
·為新時期民主革命正名 張三一言
·给河南民主同道的建议信
·刘澜昌:香港成为中国民主运动 的新焦点
·『同城策』:同城聚会的开展方式 作者:徐琳
·同城快訊:让中共无力对风出拳 多伦多大会报道组
·公民同城圈,应向女性纵深发展
·沈勇被杀了,下一个是你
·也谈同城饭醉
·转发Skype群关于沈勇案消息
·给各地同城同道的建议
·关于沈勇头七的几条建议
·《变局策》002
·《变局策》003
·《变局策》004
·争取民主转型的公民同城圈运动:发展的资源和技术
·《变局策》005:以圈子动员民众
·“宣传翻墙软件”+“热点事件”==》公民同城圈运动
·《变局策》006公民同城圈的四无和四有
·变局策007:合法低调分散-现阶段的同城三原则
·民主革命与社会变革 王衡庚
·《变局策》009:阿基米德的杠杆
·安志新:公民同城圈是推翻暴政的有效手段
·启动革命 我们现在该干些什么 洪 海
·公民同城圈运动,可向宗教纵深发展
·实现中国民主:组织资源和凝聚力
·“同城小圈子”的发展前景 李 志 友
·第十九次研讨会通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同城策』“同城饭醉”用来干什么 陈永苗

按語:之所以推薦陳永苗先生的這篇文章,是因為該文給予我們很多思考的切入點,給我們每一位有志於同城建設與改善中國社會人文土壤的先行者很多的思考空間。在《變局策》一文中我們重點強調了戰略與戰術的關係,同時,也專門發表過公民同城圈的作用與定位。陳永苗先生用另一種視角在此文中對同城建設進行了一種細化與解讀,非常值得有識之士閱讀與思考。如果說,我們過去的一些論述偏重於策略與理論,不夠具體,那麼,我們從陳永苗先生的文章裡可以尋找到一些現實的與具體的線索進行思考與解剖,相信在第一線的先行者們能通過這篇文章結合自己的實際情況找到更好的切入點。
   
    成斌麟 推薦 2013年6月15日
   
    很早以前我对著名诗人叶匡政说,网络时代由于海量文字,诗歌和文章很难不朽,能够成为跨越当下与将来的,是作为公众人物的个体。由于打击,我相信瓦解之前绝大部分的抗争,其正面价值就在于积累抗争精英。我们干的成为攒人的江湖事业。我推崇给愿意的人背书,扩大当局的黑名单,以求突破。

   
    近年来依托于微博推特而兴起的“同城饭醉”就是这样一种攒人的江湖事业。当没有政治影响的时候,就如荒草萋萋,当有政治影响力的时候,当局就开始打压。如上海,北京和合肥的同城聚会就遭受打压。公民同城的确已经进入了警方的视野。
   
    进入警方的视野,甚至遭受打压并不可怕,我们需要探索如何才能不可遏制的生长。
   
   从海外民运到国内维权,是一次下沉,但目前民众维权还是在水底没浮上来,浮在水面的还是夹在中间的维权表演。十年来我总要求维权运动向下向底层传导,而不是攒了一点人脉就向上组织化,一次又一次消耗。搞维权,积累干柴,冷视舞台上的维权秀。一路向下沉潜,十年砍柴,不急烧火。
   
    组织化和上街还是赌徒攒了一点就乱花糟蹋的倾向。我们努力方向的条件所达成,都是靠天吃饭,任性任意而行,偶然性在支配。当你是亿万富翁,随便你怎么胡乱花钱,怎么糟蹋,怎么实验,都不伤元气,且失败也能成为成功之母。当你是一个没多少钱的赌徒,就不能攒了一点就乱花糟蹋又赌掉。如果底盘非常大,那么组织化运作成为必然,轻而易举,也成为可能。
   
   反过来,幻想通过组织化来带动形成底盘,召唤社会根基,还是觉得自己天然有着代表权的专制基因,屡屡失败也证明不可行。
   
   参加民主运动过程中,不要有一种错觉:就像读武侠小说和人物传记主人公角色代入那样,不是讨论了越宏大叙事,作用就越大。这是自我神话的巫术。不是从真理感上身,而要从结果讨论功劳大小。这是十年前我与海外人士争论是否维权优先时阐发的。看疗效不看广告。
   
    同城饭醉积累的人脉,拿来干什么,是像赌徒一样上街挥霍掉,还是下沉集体协同作底层民众利益的维权,用来异地监督围殴地方政府官员?。
   
    新浪微博“夫子戆”说,同城凝聚的人脉基础很薄弱,很多人的自由民主的政治理论水平仅仅萌芽阶段。此时上街效果只能克服个人恐惧,上街宣传的内容又直指特权阶层与特务机关,势必招致强烈打压。结果只有两个:1、害了基层觉醒民众。2、试探、激怒、只会提高特务机关的防范能力,导致更凝固的社会!
   
    公民饭醉团伙可以对地方违法事件维权或者腐败案件进行围殴,一窝蜂涌上去,对付地方政府剿灭官员,我们还是有话语权的,一个我们极为需要胜利来证明自己,尤其在民众面前表现是强者,一只可以坚固弱者的手,否定悲剧扩大影响模式。另外这是一个地方包围中央路径,这与抗争形成的联邦制再造吻合。
   
    惯用罪名从煽动分裂罪下降为非法集会罪,这是冲着同城饭醉聚会去的,吓唬吓唬。零八宪章运动动了刘一个,就镇住了好几年。一打压就趴下去了,要好一阵子才能露头。
   
    新浪微博“月皓心迟”说,我不反对有人进行街头抗争。但光有这种抗争是完全不够的,必须和一会斗争,吴庄斗争相配合。否则很难成功。另外财产公开的诉求为什么没有出现大量群众挺身支持?因为这一诉求的着眼点就是错误的,和光大群众的切身利益无关,和小群体的政治理想相连。而什邡,启东则完全不同。
   
   2006年3月06日我在 《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提出,不要做只顾自己们的维权英雄。我说,维权运动一产生之出,就被赋予克服“心中没有人民”的缺陷,从2003年开始,我就致力于解决这个问题,提出知识分子和民众的结盟。眼中只有自己没有人民的思维,不仅在海外,在国内也颇为盛行,而且渗透进入了维权运动,让维权运动陷入危机。维权的目的,是为了维护人民的权利,而不是为了造就几个政治领袖。所以不要轻易把维权运动政治化,不管这种政治化是为了人民,还是为了维权者本身。不要轻易地说,只有维权人士本身的权利得得到保证了,才能维护人民的权利。维权人士与人民的权利一样受到损害,等到维权人士的权利得到保护了再回头维护人民的权利,一切都太晚了。
   
    2012年7月2日我在《维权运动仅有道义英雄不够》中说,如我的《2004年维权人物》中,我所选择的维权人物,都是关注大规模群体的,也就是人数众多的民众,当年或者之前杰出维权人士,致力于个体或者极端特殊的个体维权的,被我挡在我的视界之外。为民众利益受损的,尤其是付出生命代价的群体性维权,这样就能建立起底层抗争精英,与国内贤达以及海外支持力量之间的联系。为个体自由牺牲的维权,顶多能激动知识分子,而没有更动员民众的能力。
   
    我在《呼吁关注筹办民主聚会判14年的警察王登朝》中说,民间公共舆论的分配,存在地域性不公。好几年来,我一直鼓吹维权的主要战场是二三线城市,把民间政治的主要资源,下放到下面去。与中共的北京上海等用权力手段集中绝大部分资源,相伴生得势民间政治的主要资源也集中在北京上海等核心地带。这是一种被迫的困境,然而并不是好事,如此没有加以改善,实现民间政治主要资源的向下转移,我们的力量注定很小。当下重点之一,就是往二三线城市转移,由核心地带北京上海往地方转移,由关注知识分子的自由,往关注民众的民生幸福。很多人南下广东深圳,去做农民工的工作,就是这样一种历史方向正确的暗流。
   
   对体制性问题,任何来自官方和民间的思潮,舆论和推动,都是零蛋或者负数。甚至形成政治局决议写入党章还是“政令不出中南海”。所以真的要另起炉灶了,上街喊喊财产公开,对民众没有直接利益,同样没有启蒙意义。不要活在自己的想当然,真理感上升和公知范自我感动里面。对民国政府说话作用更大。
   
   如北京四君子之侯欣是国民党精神党员,见过一两面。民国政府与政党无法或者不愿意给大陆人民提供政治参与的渠道,故侯欣一介入,就直奔公知开拓的路径去了。我必须提醒,与其对专制无物之阵喊话,不如对民国政府喊话,曲径更能通幽效果更好,对专制看起来很猛,但对方通过打击更巩固。
   
    我观察到的民间的抗争需要争议和对立,冲突,才能把事件各个维度彰显出来,做到发酵影响最大,参与最多,颇为奇妙的是,民间冲突再多也不影响大是大非,舆论效果更大,因为都受制于官民矛盾的磁场。
   
   自媒体如何改造革命
   
    2012年7月5日我在推特上说,向下再向下再向下,把道义资源或者已有的民间资源,往下分享,才是出路。往上即使通往美国,都不是出路。大部分人是处在黑暗中植物,需要漏一些阳光给他们。
   
    五四运动之后,民国知识界兴起下乡的思潮,要求 五四运动精神与与底层民众相结合。如今的语境,与民初当年到民众中间的民粹主义宣传时期差不多。只是我们已经有了把民粹改造为民权的条件。
   
    向下传导偶然幸运的由微博承担任务。这样才有根基,微博提供了一个坐在电脑前就可以不用上山下乡的可能。网上舆论场作为线下政治运动扩大发酵超处,需要一种民间主体性,也就是认清我们和他们,我们想干什么,他们想干什么。
   
   中国如果要有阿拉伯之春革命,那么知识分子与改革派官员,以及民主人士,要投入维权,而且要放弃仅仅以精英受害维权为全部维权的维权。
   
   我看到一些赞同这个方向的精英关心推动底层的问题,如环境污染等等,就会觉得主义与方向感的不同,立场的不同,变为无关紧要,而且未来到底如何发生,是下赌注,紧紧强调自己的方向正确排斥别人也不能让自己掌握未来能力增之一分减之一分。共同行动先于共识。靠维权而不是强调自己的方向才能增强自己能力。
   
    从高校到论坛到微博,公共舆论载体的性质,会决定和影响民间的凝聚程度,由主义向维权过渡,新闻事件和底层维权逐渐成为中心和重心,重组我们的方向感,重组知识分子的话语权与民众之间的关系,在微博时代,一个事件本身因为微博技术带来的影响力,是一个主义理论的几百万倍。如此使共同行动先于共识。
   
   如此是撤到腹地,在中央地方矛盾关系中建立根据地。维权不是无效的空气震动!对官方讲话那才是。 而是可以利用这种矛盾,建立一个不那么稳固的维权根据地,把民众和精英联系起来,混成一体。如网络或者微博的存在,就是这样一种结果。自媒体的张力,产生一种替代过去革命所需要的知识分子下乡的能力。
   
   互联网确实与媒体比较起来,带有媒体精英舆论和广场政治的交互混合。过去在传统媒体与民众中塑造的关系,已经不足说明什么了。现在自媒体算进一步超越,有多大的席卷力,这在阿拉伯之春革命中得到证实。 现在能上媒体的东西,都是被阉割过滤过,很次要的东西。而野生野长的,一部分人可以在网络上存在的,才是最为重要的。
   
    法广记者雅尼克2011年2月2日发表文章《后共产主义革命的相通性》说,同东欧后共产主义革命一样,茉莉花革命是没有政党,没有领袖,没有组织,没有预谋的革命。当然,二者也存在着区别。目前我们所处的时代是网络时代。茉莉花革命是网络时代的革命,网络革命无须阵地,甚至无须筹备。信息技术的潜在空间,冲破了国家暴力的钳制。民主自由普世价值共识的扩大,公民社会通过网络的传播与表达,可以迅速化为冲破专制的海啸。
   
    埃及革命没有任何政党或政治领袖能算得上是示威抗议的领导者。第一个反对派“穆斯林兄弟”组织发言人默罕默德.默勒斯在组织网站上称,他们并不想领导示威,但是最后还是决定参与到示威中去。
   
   依托于微博,“同城饭醉”已经有了较大规模,有了一定的话语权。要有自己设置话题,能主导控制专制者被迫应对的能力,不能老是专制发牌,我们应牌。例如民间维权发牌,官方维稳应牌。维稳逼迫了军费般的维稳,发动了一场无硝烟的全面站,可见主动发牌的重要性。启蒙与改革派一个非常臭的方面就是,在专制的磁场和所设置的谎言话题中迷失,那都是专制故意的猫玩老鼠。
   
    网络维权运动是一个蓄水池。泛政治化的维权,是一个很小的,其发展扩大取决于偶然的技术条件,例如网络和专制的迫害范围。被动应牌,政治性地被塑造。法律性维权门槛低范围广,是一个广泛的统一战线,除了五百家太子党之外的都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