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思考中国
[主页]->[现实中国]->[思考中国]->[周恩来为何不敢与毛泽东决裂]
思考中国
·现代人权观念的普及是中国和平崛起的保障
·现代社会的核心价值是确立人权的中心地位
·中国完成社会转型的金钥匙
·马英九现象及大陆台湾香港民主发展的互动
·江泽民vs共和党,胡锦涛vs民主党??
·开放是中国完成社会转型的必然道路
·请让我们适应民主
·胡锦涛的三条思路
·信仰=心中的靠山??
·中国最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公民
· 支持“冰点”提起行政诉讼
·我偏偏要做一个不窝里斗的中国人
·中国社会转型的艰难
·呼吁执政当局理性对待维权人士
·开放和人权意识的普及,是中国平稳完成社会转型的基本道路
·我冷静我思考我读书我观察我奋斗
·选票是民众的授权信
·台湾在搞文革?笑话,还是好好反思自己(大陆)吧
·中国人权理事会应该向《人权观察》学习
·诺大的中国(大陆),居然容不下一个独立思考的头脑??
·教育,是中国社会转型的根本因素之一,农村教育,很可能是中国社会转型的瓶颈
·论坛既是志同道合者聚会的店堂,也是持针缝相对观点者碰撞的福地
·支持孙不二先生独立参选基层人大代表
·让我们不再默许不合理的执政行为
·怜悯他们,爱他们,启蒙他们,揭露他们
·一个民族要想强盛,没有几百年的功夫是不行的
·葛红兵先生的高论,使我忍不住又要说一说中日之间的问题
·人权观念的确立是中国社会转型的根本
·董仲舒可能是中国人创新思维的第一杀手等几则思考
· 社会一切皆处于关系(联系)之中
·自然界的能量守恒定律在社会中的体现就是公平正义
·外国人对中国的看法可能更接近于真实
·西方反华势力到底反对中国的什么? 到底对中国造成什么具体的伤害?
·不结盟和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坚持100年不动摇
·“你还有胆去中国吗”
·尝试分析日本法西斯南京大屠杀和德国纳粹对犹太人种族灭绝的思想基础
·人权观念的普及,是中国社会转型的头等大事
·给美国政府提建议
·度奶粉事件反思
· 读史偶感
·历史的恩爱情仇
·中国人的愚笨与聪明
·关于人生的选择与修养的几点思考
·中日的恩怨了结方式
·1949年中国人民站起来之后都干了些什么?
·让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
·持之以恒,必能提升生命价值
·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并没有巩固下来
·人权理念的普及是抵御极权和防止文革悲剧的最有力武器
·试论核心价值观
· 等待中国政府给予民主自由的人是在守株待兔
·认清世界情势,精准定位中国,扬弃中国传统文化,形成现代中国新文化
·方舟子打假的方法极为平常, 大家都可以使用
·由晓波先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引发的一些思考
·刘晓波不应该成为领袖,他是中国的一个现代公民
·昂山素季演讲全文
·昂山素姬答伊江编辑问
·我没有敌人 我的最后陈述
·龙应台:你可能不知道的台湾――观连宋访大陆有感
·非法拘禁陈光诚的山东地方临沂当局当事人似乎涉嫌犯了非法拘禁罪
·陈光诚能否成为中国的罗萨 帕克斯??!!!
·陈光诚才有点像中国反对党的样子
·真相--审判--忏悔--宽恕--民族和解
·温家宝和薄熙来都是人,都拥有做人的最低权利
·两岸官员的十大不同
·亲爱的同胞,请您做一个理性的爱国者
·我猜测的胡锦涛的辩解
·中国的改革者不要把自己弄得跟个怨妇似的
·爱,无条件的爱是中国社会完成平稳转型的粘合剂
·美国独立宣言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儿子是母亲最甜蜜的牵挂
·世界人权宣言
·华人首富李嘉诚先生谈民主自由及公民意识
·“内斗” 中华民族的“抽血机”
·台湾的道路是中国现代化的道路
·思考中国(z)
·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发表演讲(全文)
·昂山素季:缅甸之花
·马英九:英才继起 九思立身
·林 昭 啊 林昭
·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
·破解“江山思维”是实现官民良性互动的关键
·破解“江山思维”是实现官民良性互动的关键
·破解“江山思维”是实现官民良性互动的关键
·谁的文革?--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蒋经国为什么解除党禁,报禁?--大陆社会转型可以得到什么启示??
·瞿秋白的死和他的“多余的话”
·从雷震到施明德
·世界潮流中的中国
·中国人致命的缺陷
·人权理念的普及, 切中中国社会转型的要害
·昂山素季:每个人都应该为人权而战
·“中国梦”高于“宪政梦”????
·台湾为何能和平完成宪政转型?
·人权民主自由宪政法制宽容和解是一种生活方式
·陈光诚先生应该自谋生路
·刘霞一怒发三诉
·周恩来为何不敢与毛泽东决裂
·“有趣”的陈光诚
·爱和黑暗的故事-刘晓波文学及人权人生
·真正的进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恩来为何不敢与毛泽东决裂

   
   周恩来的选择也许是对的??
   我们应该认真思考梳理前代人走过的道路,看看对今人有什么启示,对我们的社会转型有什么启示。 整个民族是如何走向歧途的??当走在歧途上时,如何苏醒?
   我们的春天
   


   
   
   毛、周早已作古,离我们也已渐行渐远。但人们总还在问一个问题:面对毛的错误指责,周恩来为什么不翻脸?年轻人问得最多,而如季羡林先生这样阅世甚深的百岁老人,也爱问这个问题。可见,这是国人心中解不开的一个结。
   
   1974年5月29日周恩来与毛泽东最后一次握手
   在中国现代政治史上毛泽东和周恩来两个伟人,是一种很特殊的合作关系。两人才华出众又风格各异,长期合作,又和而不同。毛大气磅礴,开天辟地;周缜密严谨,滴水不漏。毛于党于国,功比天高,但难免霸气逼人;周为国为民,竭尽绵薄,总是隐忍负重。
   于是在长期的斗争与合作中,就有一种怪现象,党外朋友与毛拍案相争者有之,如马寅初、梁漱溟;党内高干与毛据理相抗者有之,如彭德怀、张闻天。而自遵义会议之后,周作为毛长期的实际上的第一助手,无论毛如何行事,都唯命是从,逆来顺受。毛、周早已作古,离我们也已渐行渐远。但人们总还在问一个问题:面对毛的错误指责,周恩来为什么不翻脸?年轻人问得最多,而如季羡林先生这样阅世甚深的百岁老人,也爱问这个问题。我们多次见面,总不离这个话题。可见,这是国人心中解不开的一个结。
   事实上这里有作风、性格、策略、政治智慧诸多因素,而且这也不只是毛周之间特有的现象,古今中外的政治史上大有其例,也都离不开这种组合。
   一、翻脸要有条件和资格
   一般老百姓所说的“翻脸”之事,大都是指中共建国之后现已被历史证实了的毛错周对的事情,如经济方针之争,“文化大革命”之争。但其时,周虽手握真理却无实权,已失去与毛翻脸力争的条件和资格。
   如一个小孩子对父亲,要翻脸就不大容易。虽事有所悖,理所不容,甚至到了恩断情绝的程度,但一个孩子既不能改变家长的错误,又不能离家独立生存,翻了以后又将如何?只有隐忍。
   毛泽东是开国领袖,是共和国的国父。中共建国后他在全党全国的地位如一家之长。这个地位和势态是历史形成的。政治者,势也。如军事大势,经济大势,又如山洪、海潮等自然之势。事物凡一成势,任何个人之力都难挽回。而且往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时很难看清、说清,更不用说坚持和反对了。
   当中共建国之时,毛泽东走过万水千山,经历千难万险,已被全党接受为列宁据称的“领袖”。他所以能力排众雄,越过陈独秀、瞿秋白、王明、周恩来、张闻天,一路大踏步走来,独领风骚,只因一条:就是实践检验,在无数次的流血、失败中,只有他的意见屡屡正确,一试就灵。从具体的战斗、战役到与国民党斗法、与美国人斗法、与斯大林斗法,都无不铩其羽,而扬我威。
   我曾问过一位追随毛从延安到西柏坡又到北京的老人,我说:“周恩来不是长期专管军事吗?转战陕北彭德怀不是打了几个大胜仗吗?”他直摇头道:“他们和毛还是不能比,不能比,相差太远。
   关键胜局都是毛亲自下手指挥。”逢毛必胜,有毛就灵,毛已成神,这是从1921年到1949年28年间血火炼成的信条,已成中共建国初期周恩来这一班副手们和全党全民的习惯思维。
   周从来没有想去挑战毛,历史上,周曾是毛的上级,在遵义会议前一直领导毛。而历史证明其时的中央,包括周都错了,而毛对了;遵义会议之后毛更是得心应手,战无不胜,直至最后摧枯拉朽,如风吹落叶般在中国大地上抹去蒋家王朝。这中间,虽还有一个张闻天是名义上的总负责人,但毛都是实际上的决策人。
   中共建国之后,周与毛和而不同,表示自己的反对意见主要有两次,结果,周只是尽职责之守小提建议,就惹来毛的大翻脸。当时周连翻脸资格都没有了。
   二、翻脸要计算成本和效果
   现在回头看,周的经济思想和对“文化大革命”的抵制都是对的。也许我们会说,梁漱溟不是在国务会议上因农村政策和毛拍桌子翻脸了吗?马寅初不是因人口政策与毛公开翻脸了吗?彭德怀不是因“大跃进”问题和毛在庐山吵架公开翻脸了吗?他们都落得一个铮铮铁骨的好名声。
   周当时为什么就不能也来个拍案而起、分道扬镳呢?省得后人一再议论,背一个逆来顺受或更有不理解者曰之为“虚伪”的骂名。周不是一个普通人,是一国总理,背负着一个国家,八亿人口。他要考虑后果。如果硬来也行,但那将是两种可以预见的结果。第一,毛以绝对权威,像对刘少奇那样将周当即彻底打倒,甚至进行人身迫害。这样周那一点点仅有的合法身份和权力将被剥夺干净。人民、国家将会受到更大的痛苦和灾难。而且事实证明,前面所举梁、马、彭等人的翻脸,除留下人格的光环和对后人的启发之外,当时于事并无大补。他们个人的牺牲是起到了揭露错误,倡导民主,改进党风,启迪历史的作用,殊可尊敬。但周恩来不行,他是一国总理,他首先考虑的是国家利益,是当时翻脸之后这个摊子怎么收场。政治需要妥协。
   第二,周可以将自己的不同政见公布于社会,并说服一部分高级干部和群众追随自己,用票决的办法逼毛表态。以周的威信和能力也是能拉起一股力量,形成一派甚至一党的。但这样的结果就是中国共产党的分裂,接着是国家政权的分裂。两派、两党甚至是两个政权长期的对峙斗争。
   因为,全国全民要从乱而后再治,重新统一到一种思想、一个方针,产生一个领袖,以中国这样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度,没有半个世纪到一百年的争斗,甚至流血是不可能的。中国历史上多次大的分裂就是明证。汉之后经三国两晋五胡十六国南北朝的分裂到隋的重新统一经过了361年,唐之后经五代十国之乱到宋的统一,经过了半个多世纪年。元明清是基本上做到了大一统的。进入民国从1911年辛亥革命到1949年中共建国,用了近40年。历史的教训,每一次大分裂都要经过一个相当长的整合周期,才能出现新的平衡统一,这中间人民将遭受无穷的灾难。
   生命的摧残,经济的倒退,生产力的破坏,山河的破碎,历史上屡见不鲜。如果再有外敌乘机入侵,插手内斗,寻找代理人,就更加复杂。所以,我们可以设想,当时周如果真的大翻脸,一个刚建国十年左右的共和国又将蹈入四分五裂,民众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这不只是一种设想,事实上,有人曾问过总理,你为什么不站出来公开反对?周说那将会使党分裂,后果更坏。据说刘少奇也说过同样意思的话:在那种情况下只有积极建议,争取把错误降到最小,如果意见不能被采纳,就只能跟着走,一起犯错误,将来再一起改正。这比分裂的损失要小得多。
   相信,当时的周、刘等一批革命家是认真考虑过翻脸的成本的。不翻脸,是两害相权取其轻,是不得已而为之。
   三、隐忍克己,为国为民
   有话不能说,或说出来无人听,只能忍,忍在肚子里。这在普通人已是一种煎熬,而一国总理,大任在肩,大责在心,忍则牺牲民利,眼看国事受损;争则得罪领袖,造成党的分裂。这种煎熬就比下油锅还难了。于是只有争中有忍、忍中有争;言语谦恭、行事务实。我们这一代人还清楚地记得“文化大革命”中周的形象,一身藏青色朴素庄重的中山服,胸前总是别着一枚毛泽东手迹“为人民服务”纪念章。
   他四处灭火,大讲要听毛主席的话,抓革命,促生产。这种复杂两难的心理可想而知。他只掌握一个原则:牺牲自己,保全国家。在“文化大革命”中周恩来有一句发自肺腑的名言最能体现他当时的心态: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现在回头看,在总理忍气吞声、克己为国的心态下确实为党为民族干了许多大事。举其要者,1958年“大跃进”后,他主持三年调整,医治狂热后遗症,拯救了国民经济。“文化大革命”中,他亲自指挥,处理林彪叛逃事件;他抓革命促生产,维持了国民经济最起码的运转,并且还有一些较大突破,如大庆油田的开发等;他抓科技的进步,原子弹、氢弹、卫星实验成功;他抓外交的突破,“文化大革命”中中日、中美建交;等等。
   还有一项更大的成功是在召开四届全国人大时,他促成了邓小平的复出和一大批老干部的重新起用,为以后打倒“四人帮”,实行改革开放,奠定了基础。这些都是总理在忍着一口气,没有闹翻脸的情况下,一点一点艰难地争取来的。
   我们设想,如果1958年总理翻脸,甩手而去,也许三年困难时期那一道坎国家就迈不过去。而在“文化大革命”之乱中,如果总理翻脸而去,就正合林彪、江青之意,他们会更加大行其乱。等到人民已经觉悟,再重新组织力量,产生领袖,扭转乾坤,大约又要经过民国那样的大乱,没有三五十年,不会重归太平。那时中国与世界的差距早不知又落下多远了。
(2013/06/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