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高洪明
[主页]->[百家争鸣]->[高洪明]->[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一]
高洪明
·科技高手,民间多有!
·誰挑衅中国南海九段线,誰就是中国潜在敌人!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是个政治大忽悠!
·中美经贸要互利要走好哦!
·不许妄议就是独裁,独裁就是违宪!
·中美经贸边走边吵好,边打边好妙!
·对藏族公民扎西文色“煽动分裂罪”一案之我见
·愿刘霞女士能借德国总理访华东风去国开始自由生活!
·六四纪实:我的目睹耳闻
·造核导易,弃核导难,半岛无核化走着瞧吧!
·折断三把刀,妇女解放,男女平等
·反对部分华人支持和声援中间道路声明的声明
·六四一日不平反,我就年年为六四平反呐喊!
·中国政治反对派越是敏感日子敏感话题越是说!
·人权理念魅力无限,人权现实磕磕绊绊
·忍看天安门母亲抱憾老去,党国人性人道何在?
·中国政府儿童节大礼包应是学前儿童义务教育
·六四事件今日中共仍欠人民一个真相追责赔偿!
·透明公民PK铁幕官员
·透明公民PK铁幕官员
·六四抗暴英雄群体,人民不会忘记你!
·高洪明三次重申与北京警方之关系及态度
·今日中国官方为啥不给六四事件平反?
·今年六四事件29周年有感
·LGBT的权利自由SV公民的权利自由
·中国税是国人没有公民权的物化版
·管见:上合青岛峰会,扰民伤财铺张浪费
·站在北京城远望上合青岛峰会
·党领导一切,不好挑肥拣瘦
·平心观光二会,激情支持罢工!
·中国政府对货运劳动者维权行动不可装聋作哑!
·美朝特金新加坡联合声明面面观
·特朗普总统—美国和世界的外交奇人牛人也!
·半岛无核化说说容易,分阶段且同步兑现艰难
·人权高于主权,在难民问题上不那么灵验
·大自然永远伟大光荣正确,不可抗拒!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中国直面应对贸易战
·中美贸易战之我见
·与其向俄罗斯讨水喝,不如遗训后人光复失地
·为美国准备起诉中国网络防火墙点赞!
·评传承红色基因及妄议党的领导
·向遭受地震灾难的大阪人民表示慰问!
·我看美国总统贸易战发飙
·支持中朝建立正常邻国关系,反对建立党国关系
·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之我见
·美国是中国人权的半个朋友,是中国统一的致命敌人
·土地公有制是产生强拆恶政暴政的温床
·为人民服务,你在哪里?中国怎么找不到你!
·中国一日不兑现法定自由就一日不是法治国家
·中国维权艰难症结之所在?
·坚决支持镇江退役军人依法维权行为!
·答朋友问:高洪明你这几个月干嘛去了?
·答朋友问:高洪明你这几个月干嘛去了?
·对近来国内热点或支持或反对或批评之我见
·与其人民学雷锋不如党和政府学雷锋
·政局臆测:中共二十大习近平铁定连选连任
·神州北极和华夏东极应在中国历史失地库页岛
·中国法律无良条款是权钱的奴婢乃草根的枷锁
·中国南海:自由航行随人便,犯我领海击沉它
·真真假假金正恩与特朗普二次会谈之前瞻
·中国如何应对美国狂妄精英逼迫中国为敌之目标
·走遍世界,一个北京低保户的愿望
·王全璋律师案佐证中国公检法或无能或枉法
·中国人权问题多多,症结在选择性依法治国
·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肢解事件向世界说明什么?
·要求中国政府宣布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原则
·中国工会姓工不姓党,维护劳工制衡资本
·中国传统优秀文化同是普世价值不可或缺构成
·捍卫宗教信仰自由 反对中国基督化叫嚣
·昨天中美不打不相识,今天中美再打再相识
·特朗普们真的反共不反华吗?兼谈中共与中国
·有感中国妇联十二大召开
·中国妇联十二大召开感言
·习近平与特朗普通话好,中美核心矛盾解决不了
·有感中国妇联十二大召开
·忠告司机:遇事停车兼评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
·说说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江棋生先生,祝你70周岁生日快乐!
·中国特色人权标配:可以吃肉,不许骂娘
·常识之见:新疆安全必须放在第一位
·常识之见:新疆安全必须放在第一位
·中国互联网特色:扫黄打非佯攻,封杀妄议主打
·第一次世界大战与原子弹
·中国军队国家化PK党指挥枪
·中国南海属于中国
·中国南海属于中国
·中国南海属于中国
·中国南海属于中国
·火灾无情,人类必消防之
·台湾就是台湾,但台湾是中国的台湾!
·台湾自由选举PK大陆黑箱选举
·美国法官杠上美国总统!中国法官敢杠谁?
·台海两岸当下要和平发展,来日要中国统一
·就事论事中美关系阴转晴,若美摊牌中国何惧!
·基因编辑婴儿,好得很!但要国家管控
·公投,人民当家做主的一种制度性保障
·深圳官方为资本站台打压劳工是违宪的愚蠢的
·中美贸易战鸟瞰图
·法国黄背心运动告诉我们自由民主人权是什么?
·美国杠上中国是宿命,中国须挺起脊梁杠对杠!
·基督信仰不自由的新闻在中美两国都发生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一


    高洪明
    死囚牢里我的的日月春秋
     我从1994年6月1日—1995年3月24日一直关押在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看守所的安全所里,一共长达297天。安全所即人们所说的死囚牢,我在安全所的一所、三所、四所都呆过,我在安四所呆的时间最长,足有280天之多,唯独二所没有呆过。
     我在死囚牢里度过了297个刻骨铭心的日日夜夜,熬过了冷暖自知的春夏秋冬;我在死囚牢里亲身体验了暗无天日的环境,亲自品尝了甜酸苦辣的艰难;我曾经和走马灯似的11个陪号打交道,感受了人心善恶;也曾经细心地观察过几个警察,看到了法律掩盖下的罪恶;这些都是我永生难忘的人生教科书,都是我踏平坎坷的动力加油站;总之,死囚牢考验了我的意志,历练了我的身体,拣选了我的未来,它让我在人间潇洒地走了一回。

     苦熬闷热
     我被关进看守所安四所时正值夏季,外面一天比一天热,牢房一天比一天闷:外面好歹还刮风,哪怕是热风,可牢房里没有自然风流动,可说是密不透风;外面再热人也可以找个凉快的地方呆一会儿,牢房里再闷热也没有地方可以躲避;外面说“快热死人了”的时候,那一定是夸张的说法,可牢房里的人说“快闷死人了”的时候,那真是把人闷热得头昏眼花,迷迷糊糊,半死半睡的样子了;最闷热的时候是吃饭的时候,这时我和狱友都是除了那块遮羞布之外基本全裸,热气腾腾的窝头和菜汤使得每个人,额头冒汗,四脖子汗流,浑身如同洗桑拿浴一般;吃完饭,狱友和我必定迫不及待地轮流用湿毛巾反复擦洗周身几遍,方能坐下或躺下休息;晚上睡觉更是苦事,一宿一宿的都是辗转反侧,翻来覆去,半醒半睡,汗流浃背,一会儿头朝里,一会儿头朝外,难受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一夜悄悄爬起擦洗周身都忘记了几遍;总之,我对夏天死囚牢里闷热的体会是:闷热得让我无法忘记,无法言说,再也不愿意那样闷热了。
     克服饥饿
     我被关进死囚牢之后,一下子还不适应一天只吃两顿饭,一顿只给四两窝头和半斤菜汤的伙食供应量,以致我头十几天里天天存在着难以忘怀的饥饿感。这种感觉是:刚刚吃了上午这顿饭就想着吃下午这顿饭,刚刚吃完下午这顿饭就想着吃明天上午这顿饭;两个窝头一碗菜汤吃喝起来飞快,三下五除二地几分钟就吃喝地干干净净,连点儿窝头渣都剩不下。挥之不去的饥饿感让我后悔自己不应该在奔赴天安门广场以前两个月减肥了,要不我会抗饿些;饥饿感让我的味觉口感失灵了,那种外面连猪狗都不吃的死囚牢伙食,我居然吃的有滋有味,吃了还想吃。刚刚关进死囚牢的头几天,我竟然饿的头昏眼花,坐立不安,真有点饿的眼睛发婪,真有饿不欲生之感;饥饿感让我听不得狱友们大讲生猛海鲜大吃大喝,我有时求他们别讲了,他们甩我一句话“听多了就不饿了”。饥饿感就是这样,饿惯了就不饿了,十几天后不饿了,我习惯了,但我知道我肯定瘦了很多了。我说句个人感受,上个世纪60年代三年大饥荒我都没有这种饥饿感,这种饥饿感我是永生难忘的。
     入狱随俗
     俗话说入乡随俗,我适应能力很强,几天我就入狱随俗了。夏天死囚牢里闷热,狱友经常全裸,我也敢全裸,自己没有了“羞耻感”;狱友排除大小便非常精准地直排蹲便坑的圆形孔道,我练了几天之后也能准确地直排蹲便坑圆形孔道了,当然学费是自己担当了几天蹲便坑的清洗工;狱友穷极无聊津津乐道男男女女苟且之事时,我也不反感了,我理解了什么叫性饥饿;很快我也适应了死囚牢内每个狱友声情并茂的演说,我大体可以做到“两耳不闻牢房事,一心只读‘菜根谭’了。当然我最大的适应是基本上适应了狱友的人格秉性,大体可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体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大体可以“充耳不闻熟视无睹”,大体可以“小不忍则乱大谋”了。我的体会是:入狱随俗才能过好牢房每一天,才能把牢底坐穿,否则坐牢会格格不入,会度日如年。
     让人眼馋
     我被关进死囚牢四个月了,看守所不允许我跟家人通信,我无法得到家人的救助,我一无钱二无秋冬的衣服,我只能在早晚凉气逼人的仲秋还穿着夏天的衬衣制裤,还披着囚被苦熬御凉。对我来说,眼馋是挡不住的诱惑:狱友有钱买来火腿肠吃,人家吃得津津有味,我有时馋的垂涎三尺咽进肚里;半夜狱友干吃方便面充饥,我只能聆听人家令人流口水的咀嚼声,我不愿意看到人家用手捧着方便面闷头吃的样子;有个别狱友神通广大托管教花高价买来油饼(5元一个)吃的时候,眼馋得真想张口和人家要一点吃,但都被个人尊严挡住了。我说心里话:馋是挡不住的诱惑;自己可以不吃,狱友给吃自己婉拒不吃,这是我的个人尊严和个人意志所致;但眼馋我是抑制不住的。
     狱友帮助
     我关进死囚牢后,天气越来越热,每天周身大汗淋漓,起初我是光着膀子穿裤衩度日,三五天我就穿制裤洗裤衩;后来牢房闷热得不行,非天天换裤衩不可,但裤衩潮湿洗了一时半会干不了,穿制裤过不了多一会儿也被汗水浸透,不洗穿着也难受;如此一来我经常要全裸,如遇吃饭不成体统。一个狱友(因他在死囚牢呆得时间不长,忘了他姓什么)送我两条裤衩让我倒换着穿,从此我才有了替换的裤衩,不用动不动就全裸了。入秋以后,天气渐凉,我除了吃饭外差不多总是披个囚被保暖;一个因在别的牢房与他人斗殴而暂时关进死囚牢的狱友,看我没有秋装难以度秋,他好心地送我一件混纺料的夹克和一条制裤,我穿上它好多了,可以再坚持些日子了。我真的感谢这两个我忘了他俩姓名的狱友,是他俩给了我温暖,至今我一想起此事,心里仍然是热乎乎的。
     闲言碎语
     我关进死囚牢四个月了,连中秋节和国庆节都过去了,10月3日W管教才通知我写个明信片给家里,让家人给我送钱送御寒的衣服来。我向狱友要了一张明信片和半截圆珠笔芯,急急忙忙写好向家里要的钱物,从打饭窗口递给了管教,求他尽快寄出。三四天过去了,没有见到家人的动静,我焦急得很,我烦躁得很,我真的坐立不安了。这时,Q陪号没有了对我的同情心,而是对我嘲笑讽刺了。他说你家里把你忘了,你把家人得罪苦了,没有人管你了等等伤我人心的话。我沉默不语,无言答对,因为我家里确实没人来,怨不得人家。其实,死囚牢里的人都有这种势利眼,谁没有家里人救助,谁就让人看不起,谁就活得没有尊严,这也是非人的环境产生的势利眼,也怪不得人家说闲话。说真的,我不爱听闲言碎语,我理解闲言碎语,我不在乎闲言碎语,我是不听也得听闲言碎语。
     家人救助
     10月8日刚刚吃完早饭,我仍然独自披着囚被默默坐在没有卷起的囚褥上想着自己的心事,我眼巴巴地盼望着家人送钱送御寒的衣服来。C陪号蹲着移步凑到我的跟前,用同情的口气对我说,下次他让他的家人多送一些御寒衣服送给我;我向他表示感谢,我对他说我的家人不可能把我忘记,过几天一定会来的,我坚信我坚守着。
     话音未落,外面一个劳动号趴在死囚牢门打饭窗口上朝里问道,那个是高洪明,家属给送东西来了;我应声而起,扔了囚被跳到打饭窗口前蹲着答应着,眼睛余光看见劳动号后边还有一个警察,我只是看到了他的绿色警裤。劳动号把一堆衣物从打饭窗口给我塞了进来,我连忙扔在地床上,小心翼翼地向劳动号打听我的家人给没给我送钱,是谁给我送来的。那个我不见尊荣的警察不耐烦地说道,你姐姐给你送来的,还有900块钱你找你们管教要;你少啰嗦,你先把这张收据签了。劳动号顺手递给我一张粉红色的只有豆腐干大小的收据;我把收据垫在牢门打饭窗口旁边,死囚牢昏黄的灯光洒在收据上,我看不清上面写的是什么,只是遵命用劳动号递给我的圆珠笔签了高洪明三个字递了出去;劳动号接了收据就跟那个警察走了。狱友告诉我,那个警察是专门负责接收关押在看守所犯罪嫌疑人的家属送钱送物的,他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
     我蹲在地床上清点了家人送来的衣物;有:裤衩、背心、裤子、上衣、秋裤、毛衣、棉大衣、棉背心、枕巾、枕套、袜子、鞋子、肥皂、香皂、牙膏、卫生纸等等,都是双份的;够我用了,我心里踏实了,我穿上秋裤毛衣周身暖和了,不用再披囚被御寒了。此时我的心头热乎乎的,我的眼睛湿润了,热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我失声哭泣着,我不能自控了。两个陪号过来劝我别哭了,我说我是高兴地,我真的控制不住了。这时我体会最深的是:人生亲情最宝贵,落难援手更可靠。
     转过天来W管教当班,刚吃完早饭我就急不可待地自己蹲在打饭窗口边,向外面大喊报告我要求见W管教。听到我的喊声,走过来一个筒道值班警察朝我嚷了一句,呵斥我小声点,他让我等着。一会儿W管教来了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我家人给我送钱来了,我要买200元食品。管教回答得很爽快,对我说明天这时候给你送来,我说谢谢您了,他走了。
     第二天刚吃过早饭W管教就来了,他打开牢门,我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劳动号缓缓地推着一辆车轮不大又低又平的送货板车,上面装着给我买的食品。W管教一边命令那个劳动号把板车上的食品手递手地交给我,一边负责任地告诉我让我仔细过过数,让我好好看看送货单,算算这些食品够不够200元钱。我在牢门口里一手接一手放在地床上,200元的食品两三分钟就接完了,然后我蹲在地床上一样一样地数了数,又一项一项地对了对单子,抬起头告诉管教,食品够200元钱。W管教又提醒我让我保管好食品,他就把牢门关上带着劳动号走了。
     地床上的食品我没顾得上收起来,就赶紧打开一袋火腿肠,两个陪号一人三根,我自己四根,我告诉他俩今天咱们开开荤,我四个多月没沾荤腥了。四根火腿肠,风卷残云般地填进了我的肚子,我甚至没有吃出火腿肠的滋味,真是做到了狼吞虎咽。尽管我吃的感觉不过瘾,但我还是忍住了火腿肠的诱惑,把其它食品收敛起来放在我被褥垛后边,像往常一样坐在被褥上,安静地反复翻看《菜根谭》了。
     书读一本
     我呆的死囚牢里只有一本书,就是《菜根谭》。这本书是明朝一个叫洪应明的道士写的,讲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儒佛道三教的为人处世的道理,讲的是士农工商的经典人生经验,是中国传统社会生活的一本教科书,是非常耐人寻味的。
     这本书从第一段的第一句“栖守道德者,寂寞一时;依阿权势者,凄凉万古。”,到这本书的最后一段的最后一句“盖世路茫茫,一念求全则万绪紛起,随遇而安,则无入不得矣。”,这本书我读得滚瓜烂熟,当时几乎能够背诵;当然时过境迁,现在我几乎忘干净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