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高洪明
[主页]->[百家争鸣]->[高洪明]->[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一]
高洪明
·查建国:大年初一思念还在狱中的难友
·被扼杀的呐喊者-记为祭奠六四而入狱的高洪明先生
·行政起诉状
·被扼杀的呐喊者----记为祭奠六四而入狱的高洪明先生
·高洪明先生再次被抓的兩個真正原因
·我与胡石根、徐永海在一起学习圣经
·北京市民高洪明给奥巴马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耶稣基督来到中国引领我们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1)
·我和胡石根、贾建英一起学《圣经》
·家庭教会上的胡石根
· 中国自由不难,民主不难,转型不难!
·给中国海内外法轮功学员拜年啦!
·就安乐死问题致今年全国人大提案书
· 质疑: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
· 质疑: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
·要求北京市党政领导人为我主持公道
·胡石根:致香港特区政府和警方的公开信
·要求罢免鄂省李鸿忠的党政民职务书
·《国保重点监控人高洪明监控方案》大曝光
· 大家都去上海世博会,看世界好热闹!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 有感 诗二首
· 反对世博会,它限制了我人身自由
·我只能为六.四事件平反昭雪鼓与呼!
·京警告诫:不要让高洪明去上海世博会
·中国互联网状况:有无言论自由之解读
·足球颂:献给第十九届世界杯足球赛
·罢工浪潮迭起,中央应检讨劳资立场
·维权律师是中国正义底线的捍卫者
·支持新疆自治,维护祖国统一
·关于四川当局逮捕刘贤斌先生的声明
·中国网民万岁!万岁!!万万岁!!!
·取消义务兵役制,建设职业化军队
·向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先生致敬!
·美韩黄海军演-公海自由-中美关系
·《宗教蓝皮书》瞒报宗教信仰不自由
·中国何时能够哀悼死于人祸的人们?
·全人类的北极不能属于任何国家所有
·深圳特区香港化才是中国政改的春天
·中国捍卫并行使钓鱼岛主权,是时候啦!
·五星红旗遮不住的另册真实的中国
·就修改中国国籍法问题致信吴邦国
·儿歌谎言: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中美:愿景互不为敌,竞赛直到永远
·圆梦中国-为了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
·人权高于主权从来是伪命题
·中国要积极主动地行使我钓鱼岛主权!
·爱国,理性与血性哪个更重要?
·关于中国民间保钓反日活动之我见
·中日两国和平友好的前提条件是什么?
·中国保卫钓鱼岛主权非诉诸武力不可
· 保卫钓鱼岛主权PK保卫十八大安全
·实录:中国最牛的导游之导游词
·藏人为何自焚?中央应检讨藏区政策
·美国是个什么东西?
·中国反腐问计专家不如实行民主宪政
·批判《人民日报》的中国第一人
·"让“字改变中国,信不信由你!
·中国访民状况见闻报告
·老毛拉登谁厉害?谁厉害我他妈纹谁!
·中国政治反动派—我的原则立场
·给十二届全国人大全体代表提几个要求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自序
·中国民主党河北党部副主席刘金辞世!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
·也把中共及其特权关进宪法的笼子
· 要求中国最高法院公审薄熙来案并旁听
·今日博讯网,店大欺客也!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一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三
·给十二届全国人大全体代表拍拍砖灌灌水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四
·中国不可对朝鲜核试验采取绥靖政策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五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六
·党国体制反对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党国体制反对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中央七常委敢于面对胡星斗的文章吗?
·中国最没文化的博物馆:青海省博物馆
·合法不存,非法不在:为公民街头自由辩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七
·提醒法国总统:访华不要见利忘义!
·五一随想:民生总是政治正确的关切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九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八
·抗议逮铺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3公民!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一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二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三
·危险!无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
·中国新疆状况之我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四
·一张壹圆人民币纸币:法轮功宣传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五
·从许志永案看宪法虚设自由实为禁区
·莫管日本修宪,只管光复中国钓鱼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一


    高洪明
    死囚牢里我的的日月春秋
     我从1994年6月1日—1995年3月24日一直关押在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看守所的安全所里,一共长达297天。安全所即人们所说的死囚牢,我在安全所的一所、三所、四所都呆过,我在安四所呆的时间最长,足有280天之多,唯独二所没有呆过。
     我在死囚牢里度过了297个刻骨铭心的日日夜夜,熬过了冷暖自知的春夏秋冬;我在死囚牢里亲身体验了暗无天日的环境,亲自品尝了甜酸苦辣的艰难;我曾经和走马灯似的11个陪号打交道,感受了人心善恶;也曾经细心地观察过几个警察,看到了法律掩盖下的罪恶;这些都是我永生难忘的人生教科书,都是我踏平坎坷的动力加油站;总之,死囚牢考验了我的意志,历练了我的身体,拣选了我的未来,它让我在人间潇洒地走了一回。

     苦熬闷热
     我被关进看守所安四所时正值夏季,外面一天比一天热,牢房一天比一天闷:外面好歹还刮风,哪怕是热风,可牢房里没有自然风流动,可说是密不透风;外面再热人也可以找个凉快的地方呆一会儿,牢房里再闷热也没有地方可以躲避;外面说“快热死人了”的时候,那一定是夸张的说法,可牢房里的人说“快闷死人了”的时候,那真是把人闷热得头昏眼花,迷迷糊糊,半死半睡的样子了;最闷热的时候是吃饭的时候,这时我和狱友都是除了那块遮羞布之外基本全裸,热气腾腾的窝头和菜汤使得每个人,额头冒汗,四脖子汗流,浑身如同洗桑拿浴一般;吃完饭,狱友和我必定迫不及待地轮流用湿毛巾反复擦洗周身几遍,方能坐下或躺下休息;晚上睡觉更是苦事,一宿一宿的都是辗转反侧,翻来覆去,半醒半睡,汗流浃背,一会儿头朝里,一会儿头朝外,难受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一夜悄悄爬起擦洗周身都忘记了几遍;总之,我对夏天死囚牢里闷热的体会是:闷热得让我无法忘记,无法言说,再也不愿意那样闷热了。
     克服饥饿
     我被关进死囚牢之后,一下子还不适应一天只吃两顿饭,一顿只给四两窝头和半斤菜汤的伙食供应量,以致我头十几天里天天存在着难以忘怀的饥饿感。这种感觉是:刚刚吃了上午这顿饭就想着吃下午这顿饭,刚刚吃完下午这顿饭就想着吃明天上午这顿饭;两个窝头一碗菜汤吃喝起来飞快,三下五除二地几分钟就吃喝地干干净净,连点儿窝头渣都剩不下。挥之不去的饥饿感让我后悔自己不应该在奔赴天安门广场以前两个月减肥了,要不我会抗饿些;饥饿感让我的味觉口感失灵了,那种外面连猪狗都不吃的死囚牢伙食,我居然吃的有滋有味,吃了还想吃。刚刚关进死囚牢的头几天,我竟然饿的头昏眼花,坐立不安,真有点饿的眼睛发婪,真有饿不欲生之感;饥饿感让我听不得狱友们大讲生猛海鲜大吃大喝,我有时求他们别讲了,他们甩我一句话“听多了就不饿了”。饥饿感就是这样,饿惯了就不饿了,十几天后不饿了,我习惯了,但我知道我肯定瘦了很多了。我说句个人感受,上个世纪60年代三年大饥荒我都没有这种饥饿感,这种饥饿感我是永生难忘的。
     入狱随俗
     俗话说入乡随俗,我适应能力很强,几天我就入狱随俗了。夏天死囚牢里闷热,狱友经常全裸,我也敢全裸,自己没有了“羞耻感”;狱友排除大小便非常精准地直排蹲便坑的圆形孔道,我练了几天之后也能准确地直排蹲便坑圆形孔道了,当然学费是自己担当了几天蹲便坑的清洗工;狱友穷极无聊津津乐道男男女女苟且之事时,我也不反感了,我理解了什么叫性饥饿;很快我也适应了死囚牢内每个狱友声情并茂的演说,我大体可以做到“两耳不闻牢房事,一心只读‘菜根谭’了。当然我最大的适应是基本上适应了狱友的人格秉性,大体可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体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大体可以“充耳不闻熟视无睹”,大体可以“小不忍则乱大谋”了。我的体会是:入狱随俗才能过好牢房每一天,才能把牢底坐穿,否则坐牢会格格不入,会度日如年。
     让人眼馋
     我被关进死囚牢四个月了,看守所不允许我跟家人通信,我无法得到家人的救助,我一无钱二无秋冬的衣服,我只能在早晚凉气逼人的仲秋还穿着夏天的衬衣制裤,还披着囚被苦熬御凉。对我来说,眼馋是挡不住的诱惑:狱友有钱买来火腿肠吃,人家吃得津津有味,我有时馋的垂涎三尺咽进肚里;半夜狱友干吃方便面充饥,我只能聆听人家令人流口水的咀嚼声,我不愿意看到人家用手捧着方便面闷头吃的样子;有个别狱友神通广大托管教花高价买来油饼(5元一个)吃的时候,眼馋得真想张口和人家要一点吃,但都被个人尊严挡住了。我说心里话:馋是挡不住的诱惑;自己可以不吃,狱友给吃自己婉拒不吃,这是我的个人尊严和个人意志所致;但眼馋我是抑制不住的。
     狱友帮助
     我关进死囚牢后,天气越来越热,每天周身大汗淋漓,起初我是光着膀子穿裤衩度日,三五天我就穿制裤洗裤衩;后来牢房闷热得不行,非天天换裤衩不可,但裤衩潮湿洗了一时半会干不了,穿制裤过不了多一会儿也被汗水浸透,不洗穿着也难受;如此一来我经常要全裸,如遇吃饭不成体统。一个狱友(因他在死囚牢呆得时间不长,忘了他姓什么)送我两条裤衩让我倒换着穿,从此我才有了替换的裤衩,不用动不动就全裸了。入秋以后,天气渐凉,我除了吃饭外差不多总是披个囚被保暖;一个因在别的牢房与他人斗殴而暂时关进死囚牢的狱友,看我没有秋装难以度秋,他好心地送我一件混纺料的夹克和一条制裤,我穿上它好多了,可以再坚持些日子了。我真的感谢这两个我忘了他俩姓名的狱友,是他俩给了我温暖,至今我一想起此事,心里仍然是热乎乎的。
     闲言碎语
     我关进死囚牢四个月了,连中秋节和国庆节都过去了,10月3日W管教才通知我写个明信片给家里,让家人给我送钱送御寒的衣服来。我向狱友要了一张明信片和半截圆珠笔芯,急急忙忙写好向家里要的钱物,从打饭窗口递给了管教,求他尽快寄出。三四天过去了,没有见到家人的动静,我焦急得很,我烦躁得很,我真的坐立不安了。这时,Q陪号没有了对我的同情心,而是对我嘲笑讽刺了。他说你家里把你忘了,你把家人得罪苦了,没有人管你了等等伤我人心的话。我沉默不语,无言答对,因为我家里确实没人来,怨不得人家。其实,死囚牢里的人都有这种势利眼,谁没有家里人救助,谁就让人看不起,谁就活得没有尊严,这也是非人的环境产生的势利眼,也怪不得人家说闲话。说真的,我不爱听闲言碎语,我理解闲言碎语,我不在乎闲言碎语,我是不听也得听闲言碎语。
     家人救助
     10月8日刚刚吃完早饭,我仍然独自披着囚被默默坐在没有卷起的囚褥上想着自己的心事,我眼巴巴地盼望着家人送钱送御寒的衣服来。C陪号蹲着移步凑到我的跟前,用同情的口气对我说,下次他让他的家人多送一些御寒衣服送给我;我向他表示感谢,我对他说我的家人不可能把我忘记,过几天一定会来的,我坚信我坚守着。
     话音未落,外面一个劳动号趴在死囚牢门打饭窗口上朝里问道,那个是高洪明,家属给送东西来了;我应声而起,扔了囚被跳到打饭窗口前蹲着答应着,眼睛余光看见劳动号后边还有一个警察,我只是看到了他的绿色警裤。劳动号把一堆衣物从打饭窗口给我塞了进来,我连忙扔在地床上,小心翼翼地向劳动号打听我的家人给没给我送钱,是谁给我送来的。那个我不见尊荣的警察不耐烦地说道,你姐姐给你送来的,还有900块钱你找你们管教要;你少啰嗦,你先把这张收据签了。劳动号顺手递给我一张粉红色的只有豆腐干大小的收据;我把收据垫在牢门打饭窗口旁边,死囚牢昏黄的灯光洒在收据上,我看不清上面写的是什么,只是遵命用劳动号递给我的圆珠笔签了高洪明三个字递了出去;劳动号接了收据就跟那个警察走了。狱友告诉我,那个警察是专门负责接收关押在看守所犯罪嫌疑人的家属送钱送物的,他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
     我蹲在地床上清点了家人送来的衣物;有:裤衩、背心、裤子、上衣、秋裤、毛衣、棉大衣、棉背心、枕巾、枕套、袜子、鞋子、肥皂、香皂、牙膏、卫生纸等等,都是双份的;够我用了,我心里踏实了,我穿上秋裤毛衣周身暖和了,不用再披囚被御寒了。此时我的心头热乎乎的,我的眼睛湿润了,热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我失声哭泣着,我不能自控了。两个陪号过来劝我别哭了,我说我是高兴地,我真的控制不住了。这时我体会最深的是:人生亲情最宝贵,落难援手更可靠。
     转过天来W管教当班,刚吃完早饭我就急不可待地自己蹲在打饭窗口边,向外面大喊报告我要求见W管教。听到我的喊声,走过来一个筒道值班警察朝我嚷了一句,呵斥我小声点,他让我等着。一会儿W管教来了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我家人给我送钱来了,我要买200元食品。管教回答得很爽快,对我说明天这时候给你送来,我说谢谢您了,他走了。
     第二天刚吃过早饭W管教就来了,他打开牢门,我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劳动号缓缓地推着一辆车轮不大又低又平的送货板车,上面装着给我买的食品。W管教一边命令那个劳动号把板车上的食品手递手地交给我,一边负责任地告诉我让我仔细过过数,让我好好看看送货单,算算这些食品够不够200元钱。我在牢门口里一手接一手放在地床上,200元的食品两三分钟就接完了,然后我蹲在地床上一样一样地数了数,又一项一项地对了对单子,抬起头告诉管教,食品够200元钱。W管教又提醒我让我保管好食品,他就把牢门关上带着劳动号走了。
     地床上的食品我没顾得上收起来,就赶紧打开一袋火腿肠,两个陪号一人三根,我自己四根,我告诉他俩今天咱们开开荤,我四个多月没沾荤腥了。四根火腿肠,风卷残云般地填进了我的肚子,我甚至没有吃出火腿肠的滋味,真是做到了狼吞虎咽。尽管我吃的感觉不过瘾,但我还是忍住了火腿肠的诱惑,把其它食品收敛起来放在我被褥垛后边,像往常一样坐在被褥上,安静地反复翻看《菜根谭》了。
     书读一本
     我呆的死囚牢里只有一本书,就是《菜根谭》。这本书是明朝一个叫洪应明的道士写的,讲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儒佛道三教的为人处世的道理,讲的是士农工商的经典人生经验,是中国传统社会生活的一本教科书,是非常耐人寻味的。
     这本书从第一段的第一句“栖守道德者,寂寞一时;依阿权势者,凄凉万古。”,到这本书的最后一段的最后一句“盖世路茫茫,一念求全则万绪紛起,随遇而安,则无入不得矣。”,这本书我读得滚瓜烂熟,当时几乎能够背诵;当然时过境迁,现在我几乎忘干净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