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越南政府不该过度屈从中国]
藏人主张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诗祭起义
·伤心九月 (旧诗)
·诗祭六四
东赛对话录
·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仁波切访谈录
·香萨仁波切访谈录
·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女士访谈录
·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女士访谈录
·中国维权律师答东赛
·留德博士谈藏汉交流
·國際藏學界致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請願書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南政府不该过度屈从中国

   越南政府不该过度屈从中国
   
   2013年06月08日《纽约时报》
   
   越南胡志明市——上月,越南法庭将两名爱国学生判以重刑。这两名青年二十出头,罪名是“恶毒言语攻击中国”。这些罪名触及越南国民神经的最敏感之处——我们的爱国主义及民族主义精神——并将越南政府与外国侵略者的阴谋勾结昭著于世。


   
   越南最大的悲剧在于,政府以共产主义共同信仰的假象为掩护,允许中国扩张主义肆虐泛滥,并遏制民主,审查、压制信息,在心理上恐吓自己的国民。本周早些时候,河内警察制止了一场反华游行,并将组织者投入监狱。
   数千年来,尽管越南处境艰难,而且强邻中国从未放弃吞并越南的扩张野心,但我们越南人一直在建设并捍卫自己的国家,我们有充分理由为之自豪。我们忍受了1000年的中国占领。在那漫长痛苦的黑夜里,中国不断试图同化越南人,但他们失败了。
   
   越南在13世纪打退了入侵的蒙古人,并在15世纪、18世纪及20世纪击败了其他外国入侵者。这些英勇抗争塑造了我们的民族性格。然而,如今中国藐视国际法,践踏原则及道德,将领土主张延伸到南海,像一头蛮牛伸出舌头,要吞噬这片海底深处储藏大量石油的水域,以支撑亟需能源的中国经济,实现中国获取超级大国地位的野心。这片海域也是中国实现野心所需的重要海上通道。
   
   作为对中国所作所为的回应,知识分子及城市青年愤怒的脚步声回响在越南街头。他们团结起来,进行抗议。农民也加入了抗议,因为政府打着全民所有制的旗号,没收了农民的土地,却并不提供足够的补偿,使得农民陷入贫困。同时,互联网上的交流网络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表现了无视一切压迫的爱国主义精神。
   
   就在民众的怒火日益炙烈之时,越南领导人却表现得怯懦软弱。反华阵营与更加恪守教条的保守势力之间的内部派系斗争一直很激烈,而且日趋白热化。
   
   越南领导人现在所说的“以社会主义为导向的市场经济”模糊不清。他们正试图紧紧抓住一种已经过时的政治制度。如果不是上世纪80年代的市场改革,中央计划经济可能已经让越南走向了经济崩溃的边缘。然而,那些经济改革陷入了停滞,因为没有相应的政治改革。我们的领导人从来没有建设一个拥有真正的公民社会的法制国家。
   
   上世纪70年代,在打败美国后,越南赢得了全世界热爱和平的人民的同情、尊重和称赞。但因为我们的领导人坚持要保留僵化的政治制度和教条主义的意识形态,越南的经济状况逐渐恶化,我们的政府也因镇压民主和侵犯人权而成了国际社会批评的对象。
   
   越南领导人变得过于屈从中国,脱离了民主轨道,远远落后于世界其他地区。如今,越南极度需要融入这个世界,这样它才能发展壮大。
   
   中国领导人在很久以前就放弃了社会主义,转而采用了无节制的右派资本主义制度,这一制度滋养了该国祖辈从未放弃过的扩张主义梦想。而越南领导人却正在用两国共有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这一烟幕弹来保护自己对权力的控制。他们那些虚伪的友好邻邦言论只是一场闹剧。
   
   为了保护一个小型政治精英团体和既得利益集团,我们的领导人已经背离了人民。为了确保宪法保护人权,并让它成为真正的民主宪法,包括我在内的一些知识分子已经发出了一系列请愿书。然而,在政府控制的报纸上,我们的提议迎来的只有侮辱和诽谤。
   
   我们的领导人必须意识到,爱国者对外国侵略的反对和对民主与人权的呼声已经汇聚在一起,而这将引发无法预测的变化。越南政府越是动用暴力、进行镇压,它就越多地显露了自己不人道的一面。
   
   一位切实了解这种新局势、能对人民的意志快速做出反应并把国家利益放在最高位置上的领导人,将会受到广泛的支持,同时也会得到越南的外国朋友的同情。
   
   然而,如果我们的领导人为了紧紧抓住日渐瓦解的权力宝座而背离人民,如果他们藏匿于一种落后的意识形态信条之后,固守一种过时的反民主治理模式,并把我们的国家引向一条死胡同,他们将不可避免地走向灭亡。
   
   
   
   社会学家将来(Tuong Lai),又名阮福祥(Nguyen Phuoc Tuong)。1991年到2006年,他曾为两位越南总理担任顾问。本文由《纽约时报》从越南语翻译成英语。
(2013/06/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