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事实与反思(九)]
郑恩宠
·上海应对环保游行对访民不屑一顾
·江天勇律师:访民必须讨论的问题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上海人民公园关闭警力大批集结待命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我与471律师质疑《刑法修正案(9)》
·国际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保护律师
·4万港人参与七一游行
·法官辞职律师维权不利访民
·司法部:法律援助是律师义务劳动
·不与恶法妥协的五百律师
·11律师声明谴责当局拆十字架
·王宇律师被强行拖出法院
·信访干部是替罪羊访民处误区
·访民死亡路骂法官、律师
·有民众支持人权律师信心大增
·赞为真正困难维权勇士募集律师费
·将个人维权英雄化与民主无关
·上海教授:大陆世相百态
·四律师代理徐纯合案行政复议
·执政党六大危机
·538残障人联署释放公益人士
·我和同学潘维明先后得罪江泽民
·山东临沂300多访民静坐政府办公楼前
·上海访民律师连行政、民事案都不清
·维权律师如履薄冰
·北京律协《律师法庭豁免权》建议书
·上海红色恐怖乔忠令被关精神病院
·王宇律师凌晨被20多警察带走
·我和百余律师就王宇被带走声明
·李和平等9律师突然被抓
·对律师“大围剿”我在上海公园旅游
·余杰:中国进入美丽岛时代
·传唤11小时被威胁判刑无期徒刑
·美教授:镇压律师成世界笑柄
·台湾人权律师团声援中国维权律师
·王全平捐10万元成立“710律师辩护团”
·郭宝胜:当局抓捕律师为哪般?
·美国政府谴责中国拘捕百名律师
·翟明磊:抓捕律师决策者?浑水摸鱼者?
·全国抓捕律师击退上海访民的上访梦
·战友高洪明:维权律师崛起
·林保华:抓捕律师暴力救党
·陈泰和教授律师被刑拘
·维权律师展开反击
·三律师绝不屈服抗争到底
·谢港大律师发起全球声援维权律师
·王宇律师16岁儿子留学被阻
·孙大午感恩律师出10万元辩护费
·死磕律师是将法律一条条落实
·人权律师捍卫人权最重要力量
·做访民为耻,当公民为荣
·台湾三百律师声援中国律师
·鲍彤:评当局围剿律师
·台湾律师退而律师进而从政
·妻子眼中的李和平律师
·16万4千德国律师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4国际组织谴责中国镇压维权律师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谴责抓捕律师
·“人道中国”专项救助被捕律师及家人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唐荆陵律师是真正政治犯
·唐荆陵律师法庭自我辩护词
·李和平律师母亲:儿子为何不来电?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日本律师协会谴责中国逮捕维权律师
·纽约时报:维权律师办公条件差很贫困
·章小舟:前赴后继的维权律师们
·上海四访民率先声援被捕律师人生大进步
·程星:打压律师激起民愤
·马英九:抓捕律师中国大陆政治不稳定
·陈光诚:谴责抓捕律师从捍卫物权到捍卫人权
·被捕24岁赵威是李和平律师助理
·被捕47岁律师隋牧青自掏腰包办政治案
·上海城投总裁换人牵出江绵康
·浦志强律师坚持不认罪
·天主教温州教区向全国呼吁信
·抓捕律师后温州抓牧师
·燕新律师:公民有权不合作为唐荆陵辩护
·郭宝胜:基督徒捍卫十字架的抗争
·中国70冤案和上海冤案走向
·一个信徒一个兵人人都是十字军
·浙江多名牧师遭传唤多座十字架被拆
·谢阳律师被拘押在长沙
·隋牧青律师拼命三郎
·温州梧田教会请律师维权
·被捕王全章律师扔铁碗帮访民
·股灾.抓律师.拆十字架
·李嘉诚抛售上海200亿元房产
·夏钧律师谈中国的“死磕律师”
·“有案必立”真相
·《争鸣》:对“新黑五类”的全面专政
·张镇强:为周世锋律师们辩护
·上海有访民给习近平响亮耳光
·李春富律师被警方带走
·50多国2.4万律师声援中国被捕律师
·浙江泰顺拆十字架警方传唤牧师
·港团体明信片签署声援维权律师
·上海英雄李化平将出狱
·李和平律师妻诉九大官媒
·“习法治国”向维权律师亮剑/《争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事实与反思(九)

事实与反思(九)∕郑恩宠
    (博讯2012年01月31日发表)
   
   
    2010年12月15日,中国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在网上公布了“新拆迁条例”(二稿)征求意见,已引起广泛争议。之前,中共刚“渡过”诺奖授予刘晓波的风波;之后,胡锦涛于2011年1月18日—21日访美,与奥巴马总统谈汇率、贸易、人权和朝鲜问题。土地财政引发的征地、拆迁冲突是当今中国大陆最重要的人权和内政问题,中美关系并非直接影响,但也或多或少间接地影响这些问题。中美关系即非牢固也非虚弱,在经济方面,更多的像似朋友,在地缘政治领域,更多的是对手。在全球战略、意识形态、社会制度诸多方面永不会成为朋友,不发生全面和较大的冲突,已是幸事。

    经多年“血征”、“血拆”,2010年,中国大陆一位县长称:“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一位市长称:“赴京非正常上访,一次罚款、二次拘留、三次劳教”。这种官场“雷人雷语”,虽是错误,但属实话,应给予“言论自由奖”,有助于人们了解这种拆迁制度,以便废除恶法,出台良法。 (博讯 boxun.com)
   
   
    “拆迁修法”回顾
    2009年11月13日,面对强拆的成都私营业主唐福珍在自家楼顶自焚,16天后不治身亡,引发民众对“血拆”的抗议。之后八天,12月7日北大五学者姜明安、沈岿、王锡锌、钱明星和陈端洪向全国人大递交对《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审查的建议,官方仅采纳20%许。2010年1月29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布《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征求意见稿),原定当年春节前完成征求意见。
    然而,春节过后,却杳无音信。各地政府反对修法并与“拆迁变法”赛跑,导致拆迁、征地纠纷冲突事件不降反增。从9月江西宜黄的自焚,到10月广西北海强拆,从11月哈尔滨父子抗拆自焚,再到12月浙江乐清血案,与拆迁相关的“乱局”层出不穷。“恶法”授予的强权,以一种“抢搭未班车”的心态高歌猛进,尤其是浙江、福建、上海、河南和辽宁等地“血征”、“血拆”案,官媒不断曝光,有人认为中共高层是在防今后习近平、李克强等对前任“恶法”可能的清算。同李鹏曝光《日记》-六•四血案一样,包括胡锦涛等人在内的高层人人有份,属出自同一思维。
    一种制度,若不断导致民众以惨烈的方式来抗议,除了废除,再不应有别的选择。时隔近一年,国务院法制办就“新拆迁法”再次征求意见,在“立法史”上首开先河。
   
    “新拆迁条例”是“市长法”
    “新拆迁条例”是“政府自己制定文件,授权给自己征收”,是方便“市长强拆”的法,中国大陆城市中心城区的土地属国有,而广阔农村,包括城镇郊区在内的土地属集体所有。沿袭多年的征、拆行为,80%以上发生在集体土地上。“新条例”回避了农民的权益,为今后沿续“血征”“血拆”留下空间。上位法《土地管理法》不作修改,下位法“新条例”将是一纸空文。
    过去30年的改革,始终伴随着歧视农民的理念,在政府主导城市化及支持这一模式的强拆中,当局一再为土地财政辩护,不仅认为这是改革的必要举措,甚至认为这体现了为发展目的正义,以至荒唐自称为创新和善政。
   
    在“新条例”(一稿)中,将“为改善城市居民的居住条件,由政府组织实施的危旧房改造”列入“公共利益”。为防止政府滥用“危旧房”的定义,将决定权交给被拆迁人,明确规定需经90%被拆迁人的同意,补偿方案需征得三分之二以上被拆迁人的同意;补偿协议签约率达三分之二以上方可生效。而“二稿”将其删除,全面否定被拆迁人的抗辩权,只要认为“危旧房地区”搞商业开发,都可以用“公共利益”进行拆迁。今后哪怕是绝大多数人反对,政府都可以一拆了之。
    “新条例”是政府实施强拆的保护法、批准法。什么是旧房、旧城?这个定义弹性太大,旧房就一定不值钱?新房的价值就一定超过旧房?只要一个新领导上任,前任留下的建筑都可成旧物,“新条例”变成官员政绩法、 升迁和暴富法。2001年起,长沙市开福区实行一整套拆迁“五招三十六法”并扩散至其他各区,区级干部强拆有功,很快升至市级领导……
    “二稿”将“由政府依照城乡规划法有关规定组织实施的危房集中、基础设施落后等地段进行旧城区改建的需要”,界定为“公共利益”,从而可以征收房屋。
    什么是“基础设施落后”?怎么界定,有谁界定?若根据这一条,各级政府以此籍口,不仅可拆旧房,也可拆新房。各地政府都可以任指一个区域的能源、给排水、交通、环境、邮电、防灾等设施为落后设施,只要是政府需要都属“公共利益”和合法行为。政府强调的“依法给予拆迁补偿”,100万就是依法,1000万就是不依法,法在哪里?现实中的所谓“依法执行强迁”在法律上根本就是一个自相矛盾的概念。
   
    法院强拆给政府免责
    “新条例”将强拆权由政府移交法院,同时将政府违法行为抽象化。“一稿”对县级以上政府、房屋征收部门及其工作人员违法行为,列举了“非因公共利益需要征收房屋”、“非按照房屋征收决定确定的征收范围实施征收”等14种,“二稿”将其全部删除,取而代之的是“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抽象表述,达到为政府强拆免责的目的。
    将政府强拆改为法院强拆,似乎是法制进步?但今天大陆法院是政府的下属部门,经费由政府划拨,政府能够决定法官头顶上的乌纱帽,法官哪有公正可言?政府强拆,当事人还可以到法院诉讼,虽胜诉不多,但在庭审中,还可“出出气”?法院强拆,当事人到哪儿去告状?法院是先诉讼还是先强拆?若强拆在前,诉讼还有何意义?
    2010年12月15日上午,离征求意见结束尚有五天,浙江乐清市蒲岐赛桥村的民选村主任钱云会,被一辆工程车撞倒“死亡”。2004年来,钱云会一直带领村民上访抗议违法征地,曾多次坐牢。钱云会的死是被人故意杀害,还是一起交通事故?据《乐清日报》,乐清市规划建设部门2010年已查处违法用地411宗,涉及土地面积598.9亩,土地部门已查处违法用地案件232宗,涉及土地面积231.2亩。
    一位浙江省政府法制办官员认为:“类似的征地纠纷案件已占了我们日常工作的三分之二”。国务院法制办是“新拆迁条例”的起草者、制定者,又是行政复议的裁判官,这种集立法者和裁判官一体的政府部门,有何公正可言?
    2000年后,中国大陆每年举行全国新任律师、法官、检察官统一司法考试,但对司法官是个大漏网,从国务院法制办、司法部到各级政府法制办、司法厅(局)的干部,都无需经法学院毕业和司法考试,均可当上司法官。
    若一个医生的任职须医学院毕业资格,而医院院长、卫生局及国务院卫生部部长就无需当过一天医生的人来担当,那是多么可怕的结果?大陆现今每年有十多万法学院毕业生找不到工作而改行,若让那么多非法律素养的“医生”给人看病,有理由担心,“新拆迁条例”将是一纸空文。
   
    是废法而非修法
    2000年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8条规定,征收非国有财产必须由法律规定。2001年出台的《拆迁条例》涉及对个人、公司财产征收,涉及农村集体土地上非国有财产征收,本身就是违背法律。法律是全国人大通过的规范性文件,而《拆迁条例》是国务院通过的行政法规,是《立法法》、《物权法》、《土地管理法》的下位法。下位法须服从上位法,上位法未修改且相当不公平的状态下,单修《拆迁条例》这部下位法,是一种玩弄法律的文字游戏。当务之急是废除2001年出台的《拆迁条例》,而不是违法“修改”。
    对“修法”北大五学者是内行讲了外行话,学者讲“违心”话,国人应谅解他们是也要“养家糊口”的常人。五学者之一沈岿近日说:“单是《条例修改稿》本身,对驯服野蛮拆迁还远远不够,还需要从根本上改变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否则《条例修改稿》很容易变为一纸空文”。无新的财政体制代替土地财政,“强拆血征”就不会停止。
    沈岿是一位上海人,比我年轻20岁,现任北大法学院副院长。他现今的许多论点与我15年前在法庭上的言论相似,或许我们这代律师“生不逢时”。沈岿与滕彪于2003年,就孙志刚案上书,促使温家宝修法。沈岿与当局关系融洽,而滕彪成为维权律师后,不断被当局打压,不能说明滕彪也“生不逢时”。
    中国大陆法律实质是什么?不仅是有宪法无宪政;有法律无法治,而且规范政府与公民的权利、义务的关系绝不平等。设定政府权力又多、又细、又无边又无界、又可操作,设定政府责任与义务又少、又抽象、又不可操作。给予公民权利又少、又抽象、又不可操作,而规定公民义务又多、又细、又滥、又可操作。此种状态下任何废法或修法行为都很难不是一种“文字表演秀”,往往良法出台不多,恶法到处横行。
    在中国大陆,根本没有什么私人的“不动产”,因自古以来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至今仍是“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马克思在100多年前就说过:“不存在土地私有制是了解东方天国的一把真正的钥匙” ,中共从不会用“马列主义”来约束自己,仅是用来统治人民,打击别人的武器。马克思真正的学历是法学博士,他的父亲是德国的一位律师,列宁毕业于莫斯科大学法律系。毛泽东、刘少奇、邓小平、周恩来、江泽民、李鹏、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哪个毕业于大学法学院?台湾的连站、马英九、蔡英文、陈水扁、李登辉均毕业于大学法学院,大都是法学博士、法学教授。
    苏联共产党亡党之后,戈尔巴乔夫、叶利钦、普京、梅德韦杰夫四任总统,除叶利钦之外都毕业于大学法学院。影响印度当代历史的甘地和尼赫鲁 两大家族,甘地是律师,尼赫鲁的父亲是律师。德国总理默克尔原是东德的一位大学讲师、基督徒,她的父亲是一位德国的牧师。无论如何,中国大陆的领导人并不符合普世价值的基本要求。
    2009年中国政府土地出让金收入为人民币1.6万亿元。2010年,中共高调宣布是土地反腐整顿年,但土地出让金飙升74.4%,为2.7万亿元。2011年,又高调宣布建1000万套保障房来解决民生,需投资1.7万亿元。国务院只规定从土地出让金中各提取10%建保障房和修水利。2700亿资金如何完成1.7亿万元保障房的投资?官方公布,2010年政府财政收入为8万亿元,赤字为1万个亿。人们可以认为,政府财政收入8万亿元而支出9万亿元。一个寅吃卯粮的政府,为平衡收支很难不继续维持土地财政的强拆政策。2011年,“新拆迁条例”出台后,事实证明在中国大陆“血征”、“血拆”并不是变得无影无踪。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