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美评中国的人口贩卖]
郑恩宠
·香港公投开始我被传唤
·6.20港投票40万我被传唤
·港数千市民再围立法会抗议!
·香港已有70.7万人参加公投
·香港公投累计72.4万人(6月23日21时)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声明(6月23日)
·孙文广教授:声援港人反对假选举
·中国三公民赴港声援受阻港公投已78万人
·港导演黄秋生绝食声援占领中环!
·香港占领中环是否会提前?
·审计署揭人民日报社十大问题
·赞江天勇律师:你如何朋友多不孤独不孤立?
·香港法律界黑衣游行抗议中共白皮书
·港1800法律界人士游行抗议现场20人反对
·数十律师聚会郑州团结起来抗争!
·79万港人投票否决中央政府方案
·30律师聚会郑州团结抗争!
·中共公开点名我等七律师
·美国之音:中国点名我等7律师
·今上午我家被搜查因香港问题
·当局搜集我与港反对派的证据
·我将到北京告中国律师协会等
·中国公民香港真普选关注组建立
·近300香港大学教师声援学生!
·香港三泛民主派议员面临被起诉
·孙文广教授反对中共对港白皮书
·香港7.1游行5组织者被捕
·韩“第一夫人”是律师彭丽媛是歌星
·我的律师证从未被吊销
·我的中国律师证从未被吊销!
·我与上海访民作些交流
·祝入狱上海郑培培见到律师
·前上海市长镇压民众、法轮功、贪官大头目
·澳门仿效香港也发起公民公投
·我等15律师曾为家庭教会挺身而出
·太子党已经占领中环
·上海访民为什么是失败的?
·上海高院长升副书记访民大翻案?
·滕彪给全国律师协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失地农民联合会建立
·习近平难解北京危机/我的新作
·当局对我监控升级/自由亚洲
·祝张牧师三家人抵美获营救
·西藏的今天与香港的明/丁一夫
·胡佳被袭和上海访民反响?
·上海公民迟到进步也是进步!
·上海访民为何不声援胡佳?
·中国死磕派律师吹响集结号/牟传珩
·维权律师纷纷被捕罗织罪状/许行
·巡视组到上海维稳费大发?
·巡视组到上海维稳费大发?
·法官大批辞职和访民大骂法官
·上访是一条慢性自杀的死亡路。
·有种上海谣言当局不打压而鼓励
·全国访民苦难多唯有上海得解放?
·中国大陆几乎无一合格法官
·张思之:律师的老传统与新血脉
·我参加了千人联署呼吁保障工人权益
·上海李华平案7月30日在合肥开庭
·福建律师诉省司法厅、民政厅
·上海维权公民应支持香港民主运动
·侮辱胡佳或许是“自己人”?
·上海访民为何是失败的(一)
·上海王宗南被查直逼江泽民牵出韩正
·上海抛出经济大虎王宗南
·公布周永康转移对港视线?
·中国律师要求“废除律师年检”综述
·巡视组到上海访民大失败
·巡视组到上海访民大失败
·上海广播香港“反占中”消息
·中央巡视组拒见500北京访民的冷思
·谁是上海的维权英雄?
·27律师致吉林市政府公开信
·一个上海访民法律顾问的品格?
·中央巡视组拒见河北访民
·上海维权英雄李化平
·林保华:北京对香港政改食言
·韩正失宠!习空降反腐专家到上海!
·中央巡视组拒陕西访民
·浙江拆教堂抓牧师属习近平败笔
·上海蔡晓红被捕证明上访属死亡路
·台网民进党之父是法学博士、教授
·高智晟律师出狱将面对复杂局面
·贪官要抓反对派要关高智晟仍无自由
·高智晟出狱考量习近平与上海帮不同?
·四川访民找中央巡视组反被刑拘
·中共吊销七名律师证
·习近平会放高智晟出国?
·上海大妈们都在骂韩正、江泽民
·香港基督徒支持民主政改
·韩正是上海闵行违法征地的总后台
·上海官员联名信吁巡视组查4 法官嫖娼案黑幕
·中央巡视组进浙江杭州大拆十字架
·当局打压境外资金和民间法援
·广东律师王全平律师执业证被注销
·香港罢课占领中环可能提前
·香港将出动七千以上警察对付占领中环
·中联办与香港民主党议员会谈无果
·国企股东是十三亿中国人/新作
·入狱常伯阳律师45岁85年信上帝又一高智晟
·一个16岁孩子眼中的常伯阳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评中国的人口贩卖

    来源:自由亚洲
   
   
    美国国务院的报告指责中国是一个被贩卖人口的来源地、中转地和目的地
   2013-06-19


   
   
    报告说,中国境内两亿多流动人群中的人口贩卖情况很招摇。图为2005年1月福建福州市一个火车站,一群外来儿童与一个男子一同被拘留。警方声称人贩猖獗。(AFP)
    美国国务院星期三公布《2013年人口贩卖问题报告》。报告说,中国是一个被贩卖人口的来源地、中转地和目的地。
   
    美国国务院星期三公布《2013年人口贩卖问题报告》;报告的“中国部分”说,中国是被迫作工和从事性交易的男人、女人和儿童的来源地、中转地和目的地。
   
    据报道,来自缅甸、越南、老挝、新加坡、蒙古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等亚洲邻国以及俄罗斯、欧洲、非洲和美洲等地的妇女和儿童被贩卖到中国后,被迫从事商业性交易或作工。
   
    尽管中国大多数人口贩卖活动发生在其境内,但也有报道表明,可能也有中国男人、女人和儿童在世界其它地方沦落到被迫从事性交易和被迫作工的境遇。一些技能低下或技能平平的中国工人出于自愿去到其它国家,在煤矿、美容店、建筑工地或住宅区等地方务工,其中一些人后来陷入被迫打工者的困境,诸如被没收护照、限制迁徙、拿不到工资、遭受肉体的、性的虐待或威胁。招募非法移民的费用有时高达每人7万美元,这就使这些中国移民越发不堪其债奴地位。
   
    报告说,中国境内两亿多流动人群中的人口贩卖情况很招摇。在砖窑厂、煤矿、工厂,被迫作工仍是个大问题;这些窑厂、煤矿和工厂有些是非法经营,劳工权益监督很马虎。
   
    2012年,中国各地发生了被迫作工、成人和儿童被迫乞讨的情况。媒体报道了一些雇用童工的证据,但是政府公布的情况却不甚了了。
   
    在本报告所涵盖的时间段里,被收进地方政府所资助的工读项目的儿童被迫在农场和工厂作工。
   
    2012年,警方从天津一个洗车行里救出11个智力残障者,这些人在洗车行遭到殴打,一分钱工钱也拿不到。
   
    据报道,西藏自治区的一些女孩被贩卖到中国其它地方,或在人家家中作苦役,或被迫嫁人。
   
    报告说,由国家所支持的强迫劳动是所谓劳动教养制度的一部分。据报道,政府会从中牟利。在至少320个这种劳教场所里,对许多劳动教养所的囚犯和被拘禁者来说,干活是任务,而且经常分文不取。被囚禁者有时因完成不了工作量而遭殴打。
   
    据非政府组织报道,政府办的一些戒毒中心也存在强迫作工问题。中国当局继续对朝鲜人口贩卖受害者实行拘禁和强行遣返;这些被遣返的人回到朝鲜之后,也许会面临严厉惩罚,包括死刑;而他们所犯的“罪行”有时是自己被贩卖的遭遇直接造成的。
   
    报告还说,中国的妇女和女孩也会沦为中国境内以性交易为目的的人口贩卖受害者;他们经常是被从农村地区召来后就运送到城里。中国也是被贩卖的邻国妇女和女孩的目的地;这些妇女和女孩到了中国后,有时落得被迫嫁人、被迫卖淫的命运。在中国妇女和女孩被贩卖到国外、外国妇女和女孩被贩卖到中国的活动中,组织严密的国际犯罪集团和地方黑帮团伙起到关键作用。
   
    根据媒体的报道,中国全国城市的性交易活动受害者中有大量未成年女孩。2012年7月,八个不到14岁的女孩遭绑架并被迫卖淫。对这些女孩实行商业性压榨而被捕的5人当中有地方官员和商人。
   
    报告说,中国仍然是在世界上沦为被迫卖淫的妇女和女孩的一个大来源地。
   
   报告说,中国政府未能完全遵守消除人口贩卖的最低标准,过去连续9年在被监视名单中被划在第二个等级。
   
    本台记者方雷克星期二上午采访了美国国务院监视、打击人口贩卖办公室主任司德巴卡大使;司德巴卡大使表示,在今年的报告中,中国降到了第三个等级。
   
    “在今年的人口贩卖问题报告中,中国在监视名单上降到了第三等级。之所以是这个结果,主要是因为美国2008年出台的一部法律规定,一个国家被划为第二等级的年数是有限的。我们当然非常希望中国取得进步。中国出台了反对人口贩卖的五年行动计划;这个计划今年早些时候—4月-- 付诸实施。我们希望这个计划的实施所产生的结果会使我们看到中国政府在打击人口贩卖方面取得进步。”
   
    在被问到中国的降级是否会导致对中国的制裁的时候,司德巴卡大使表示:“从法律上说,对处在第三等级的国家是可以施加制裁的。这是总统今后90天左右要加以审视的事情。我们将参照两国关系等因素,向总统提出建议。然后,奥巴马总统将根据他对国家利益所作的权衡,来决定是否对中国施加制裁。”
   
    美国国务院的报告说,在引渡涉嫌贩卖人口的罪犯、将受害者送回原地这两个方面,中国政府与外国政府展开了更多合作。近些年来,政府通过社会媒体使得全国公众对于人口贩卖问题的知晓度增加了。
   
    尽管有迹象表明,中国政府对于推行反人口贩卖改革有了点兴趣,中国政府在采取综合举措以禁止和惩罚一切形式的人口贩卖、将人口贩卖罪犯绳之以法等方面,并没有作出很大努力。
   
    报告最后说,尽管在该报告所涵盖的时间段里,中国政府加大了防止人口贩卖的力度,但是没有采取措施来解决其计划生育政策所导致的出生人口性别不平衡、从而为人口贩卖提供了土壤的问题。此外,中国政府驻海外维和部队没有接受过打击人口贩卖的训练,政府也没有采取任何打压商业性交易要求的措施。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综合报道。
(2013/06/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