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事实与反思(四)]
郑恩宠
·政府危机还能赔多少冤错案?
·赞唐吉田律师2天获30万医疗费捐款
·挺起中国律师的脊梁!
·维权律师和乌合之众谁得人心?
·上海张培鸿律师为十字架辩护
·宝钢崔健倒台牵出多少上海官员?
·宝钢“地震”牵吴邦国炮击上海帮
·上海访民谁请不起律师名单列出来!
·欢迎各界参加《公民监督书》联署
·祝上海访民程玉兰获得自由!
·支持皱丽惠律师撤销中华律师协会
·学新加坡还不如学台湾
·反腐不放开户口仍不得人心
·中美律师联手为区伯提供法律服务
·千人请愿呼吁释放五女权人士
·上海高调访民有几个获难民资格?
·中共收购香港亚电视台告破产
·中共重视律师和上海维权对策?
·黄可洪律师参加广东家乡马栅村维权抗暴
·律师回乡参加广东万人抗暴
·刘晓源律师已介入广东村民万人抗暴案
·李光耀铲除共党与美结盟经济起飞
·真相是炸弹将谎言炸得粉碎
·祝杨继绳获自由写作奖
·靠大妈大爷为主的维权将结束
·舒向新律师敲诈政府案拖4年将宣判
·上海入狱访民没律师第一时间服务?
·江泽民生父系汉奸铁证如山
·李威达律师为辽宁访民服务上海访民呢?
·广东万人抗暴告别大妈式维权
·上海自贸区换主任江泽民失势
·长平:从厦门抗议到古雷爆炸
·自贸区设双主任上海第一虎是谁?
·李光耀学蒋介石1927年取缔共产党
·中共高度重视法律人维权者如何对策?
·上海又一国企贪官李军倒台
·江泽民是韩正后台兼答上海访民
·韩正旧部上海化工医药王李军倒台
·倒台的李军系上海共青团干部出身
·蔡瑛律师被关87天给访民的启示
·女权人士谢律师丢饭碗来营救
·习近平迫不及待法官收入为什么?
·上海副秘书长被抓江泽民在上海
·希拉里律师参选总统给中国人的启示
·美国为何要中国律师而不要贪官?
·女律师崔慧被北京法官打伤
·我和百余律师谴责北京法官殴打女律师
·五姐妹获释谢中国律师勇士们
·法庭上唱国际歌还称反共英雄?
·女儿美国遇滕彪谈维权年青化
·德国作家当年营救中国作家
·高层定调继续加大打压访民
·中国法官为何在罢工和怠工?
·北京法院就殴打女律师进行调查
·北京法院殴打女律师崔慧经过
·王健被拘十天见律师上海访民无此福气?
·蔡瑛律师冤案政府不赔万千民众何时获赔?
·我加入四百多位律师联署抗议殴打律师
·北京京润律师所发生爆炸案
·顾志坚弟兄安息
·敢为颠覆政权案辩护的刘正清律师
·鲍彤:修炼法轮功无错
·香港律师关注组就大陆律师屡次被打声明
·众律师声明指衡阳警方歪曲事实
·谢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一)
·2.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
·3.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
·五省30律师谴责河南法院声明
·香港4.25集会游行看人心向背
·警惕有访民或许比中共更腐败
·律师法庭上批江泽民为法轮功学员辩护
·赞徐显明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
·数律师与警方决战济南街头
·数律师与警方决战济南街头
·香港真假普选涉13亿人的人权问题
·全国拆迁居民应声援舒向新律师
·习近平何时会解决上海的访民问题?
·鲍彤谈时局
·祝贺陈建刚律师维权团成立
·法轮功是最敬重律师的团队之一
·民运高度重视来自国内律师
·中国“良心犯的孩子”组织将成立
·冤民祭奠林昭要破除领袖依赖症
·香港支持假普选方案不足一半
·人心向背和二亿人三退数字真实
·中共信访砸烂公检法访民太傻
·信访砸烂公检法访民太傻(二)
·祝中国政治犯、良心犯后代组织成立
·到中纪委上访的后果
·援救陈光武律师行动将展开
·广东反恐将拆迁户当演练对象
·学香港争民主现年青化、知识化
·朱立伦访复旦为何打青年牌
·亲属被抓如何请律师?
·两岸关系不是权贵、国共关系
·余文生律师被拘99天律协不作为
·上海干部经商规定出台与人亡政息
·6省14律师聚江苏法院斥法官违法
·崔慧律师起诉北京通州公安局不作为
·习近平拿多少钱搞法律援助?
·强拆十字架属开历史倒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事实与反思(四)

事实与反思(四)∕郑恩宠
    (博讯2011年12月28日发表)
   
   
    中共在2011年7月1日高调庆建党90年后,官方舆论大为降温,但经济、政治、社会危机和压力始终伴随着执政党。同年6月29日,北京市气象局发出预报,7月1日至2日,将再次降雨,北京防汛指挥部发布了紧急通知。一周前的6月23日一场大雨,导致半个北京瘫痪,这并非是个案,中共建政62年来,始终违反城市建设“先地下、后地上”的铁律。大雨暴露出中共“经济神话和模式”的破灭,这不仅是政策问题,也是体制问题。面对海内外压力,中共近期也作出了一些姿态,给了我等律师和异见人士,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理的“安全的警卫待遇”,可从另个角度观察中共“十八”大前的一些动向。

    (博讯 boxun.com)
   
    一场有准备的暴雨
    2011年6月23日16时许,北京下了一场暴雨,使得整个城市积水严重,半个北京处于瘫痪之中。全市地面公交车有76条线路受到影响,其中34条停运,3条地铁受到影响并停运,至少三人在雨中丧失。到当晚18时,北京机场延误了航班66架次,进出港航班取消了95架次。从当晚18时起至24时,有60多条道路拥堵,有市民在傍晚17时乘出租车,短短6公里行驶了两个小时,比步行还要慢------
    事实证明,当日雨量并不大。据气象局数字,6月23日14时至24日8时,北京平均降水量50毫米,城区为23毫米。北京气候中心短期预报科科长陈大刚告诉记者,北京每个夏季降雨量日超100毫米的情况过去多次出现,降雨量日50毫米,更算不得什么。
    2004年7月,北京10个城区降雨强度80毫米∕每小时,2006年7月31日首都机场降雨强度105毫米∕每小时,但交通瘫痪的程度远低于这次。6月23日北京的东北、西北、东南部地区降雨更少,分别为平均32毫米、43毫米、52毫米,比较大的西南区甚至为 1毫米。在本次暴雨前,北京市已提前一天向市民预报,但人算不如天算,北京排水集团公司的专家谭乃秦告诉记者,本次出现部分地区内涝与本年度的初次降雨有关。原先的排水口往往有些垃圾和树叶等物质,这些在凉水河、通惠河、清河出现大量的垃圾阻塞了雨水快速排除。一般北京降雨量在50毫米以下,是可以应付的,但局部地区超过100毫米,甚至在200毫米左右,排水系统可能暂时跟不上,如果按照200毫米的降水量来设计,地下管线的投资成本会急剧增加。
    中国城镇供水排水协会副秘书长王岗告诉记者,北京的核心问题是排水的设计能力低下,大部分是以2年一遇的排水的能力来设计的,仅在天安门地区,是以5年一遇的能力设计。据了解,北京目前地下还有大量中共建政前所修建的地下排水管道,其中还有100公里是四百年前的明朝皇帝时所建。6月23日后,官方称降雨量超过百年一遇标准,但从北京气象局公开资料显示,从100年来的北京日降水数据看,当日暴雨,并无特别之处。
    据《北京气象志》,截止1995年前的百年,雨量每小时超过100毫米有13次,其中“文革”期间的1969年8月出现过每小时132毫米的大雨,1976年7月出现过每小时150毫米的大雨。而在2004年7月10日,北京的一场暴雨也曾使全城几乎瘫痪,最大降雨量在天安门为每小时106毫米。2006年7月31日上午10时许,降雨量为105毫米,机场高速路积水严重,出现十年来最大的一次堵车,长达15公里以上。
   
    城市地上像欧洲,地下还不如非洲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有人认为中国大陆的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这也是前上海市市长、中国工程院院长徐匡迪院士的论点。但这完全是假象,可以认为城市仅地上像欧洲,地下还不如非洲。徐1959年毕业于北京钢铁学院,上海工业大学冶金专业教授,先当市长后被“选”为院士,一当上官就将邓小平吹捧为“中国之父”,深受朱镕基和温家宝的重用。徐一当上官,两个女儿和两个女婿到美国当博士一去不归。我的大姨夫和徐是同校同级不同班的校友,徐在“文革”之后的1982年才加入中共,而大姨夫认为自己入党条件还不够,就没有赶上六十年代毕业的知识分子在“文革后”的入党潮,退休前仍未评上副教授,未得福利分房。“上访”十年无果,近日靠本人和二个儿子共三个家庭凑了20多万元,才在上海郊区付了一处住宅的首付款。“文革”后,邓小平所谓重用六十年代的大学生,若未加入中共,其命运和普通工薪阶层一样。一场大雨,为何大厦将倾?中共为何大面积失去人心,人们不难找出答案。
    不独北京如此,例如6月份的武汉出现三次强降雨,20小时内每小时达192毫米,相当15个“东湖”的水倾泻在武汉大地,城内多处成“汪洋”。7月11-12日,南京迎来一场暴雨,桥北地区成了“汪洋泽国”,市区不少道路和大学校园出现大面积的积涝,刚通车才使用十来天的京沪高铁南京南站,地基出现下沉。去年5月,广东三次强降雨也暴露出同一问题。中共在改革开放的三十年,城市建设在地面上做足面子,因地下工程人们看不见,地下工程往往让位于地上工程。以2011年武汉建设投资计划为例,在725.82亿元的投资中,水务基础设施项目仅为43.452亿元。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宋迎昌对记者表示:“地下工程与地上工程同等重要,甚至更为重要,但近年来很多城市快速发展和注重外观形象,而忽略了看不见的地下工程,这个欠账是要还得”。
    按各国惯例,城市排水系统主要有两部分,一部分是污水排放系统,一部分是雨水排放系统,先进国家不会混起来,而北京等中国大陆各个城市基本达不到。城市建设地上与地下投资往往是一比一,中共要在今后三十年将所有的城市投资放在地下,方能达到平衡。中共所鼓吹的经济成就和“中国模式和道路”只是误国、误民的假象,当今仍有不少人被此种自吹自擂而引入误区。
   
    中共经济发展的“良心”
    在中共高调庆建党90年之际,中国大陆不少城市“逢雨必涝,逢雨必瘫”和“重地上,轻地下”的反常现象,海内外各界将这现象做了许多总结式的展示,尤如电视大赛,给了执政党的政绩举起了一个“最低分”的牌子,国内网民编出一系例的妙语嘲弄最高当局,如“大雨淹北京”、“北京只是地上城市,落后先进国家100年”------
    台湾作家龙应台曾说,只要一场暴雨,就能看出一个城市的真面目,因为“发展中国家或许有钱建造高楼大厦,却还没有心力去发展下水道。最好来一场倾盆大雨,足足下它3个小时,如果你撑着伞溜达了一阵,发觉裤脚虽湿却不肮脏,交通虽慢却不堵塞,街道虽滑却不积水,这大概就是个先进国家”.。雨果在其《悲惨世界》中,把下水道比作“城市良心”,现在看来,中国大陆有几个“城市良心”经得起暴雨考验?100年前,德国人占领青岛17年,但留下了一套百年后依然在发挥作用的排水系统,至今被视为中国城市建设教科书的工程。德国人所带来的,是富有远见的设计理念,以及对工程严谨的态度,有一点可以证实的是,该工程是由中国工人一手修建的。一百多年过去了,人们见到更多的是“开膛破肚”式的马路施工及一个个中共政绩式的短命工程。
    看到泡在水中的城市,看到被水围困的百姓,看到那些浮在水面上的垃圾,执政者必须承担责任,城市地面上不能只有欧洲式的“繁荣”,地下更应有“百年一遇”的基础。否则不仅成不了“万岁党”,恐怕也难成“百岁党”。去年8月,中国城市国家形象调查推出的结果显示,200多个城市中有183个正在建设国际大都市。我认为北京、上海等今后有可能成为亚洲的大都市,183个城市要建设国际大都市,这无异是中共领导人在痴人说梦。
   
    中共安排一个班“警卫”我家
    2011年4月1日,中共中央巡视组到上海,24日我给巡视组写了一封信,问起每日派12个警方人员轮流驻扎我家门外,这是中共上海市委的决定,还是公安部或中共中央政法委的决定?至6月底,同期给巡视组去信的市民基本上有了回复,而我在6月底前得到当局的非正式口复,叫我看一下7月1日前,新华社旗下《瞭望东方周刊》中的《纪登奎之子回忆中南海往事》。
    作为历史学、法律学家的前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常务副总理纪登奎长子纪坡民,已在中国社科院退休,但仍住在当年华国锋任副总理时的住宅。纪坡民回忆:“在安全保卫方面,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级别比较特殊。政治局委员家里住一个警卫班,我家是这种情况,常委和副主席以上家里是住一个警卫排,像小平那时候的家里”。
    2011年6月20日下午,俞正声为上海交通大学五千名师生上党课时谈到:“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灾难,这不光是毛泽东的个人错误,也是党的错误,是党给人民造成灾难”。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等认为,文革是“四人帮”利用毛泽东晚年错误,中共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
    在俞正声讲话前4天的2011年6月16日,我在海外博讯网站上发文认为:“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在庆祝九十年历史时,不仅要高调自我赞美,也应对自己的失误、失败进行反思,认错、认罪、向13亿国民赔礼道歉”。当局曾派员转告,希望本人成为不在编的政府参事室人员,所写文章只向政府提供,不对外发表。2007年5月起,美国驻华外交官就提出,本人已列入中美秘密谈判所关注的名单之例。日前,上海公安局闸北分局北站派出所所长给我家门外的警方人员布置任务:“我所抓了100个盗窃贼和破了100个刑案,都不及郑恩宠这儿出一点差错……”。现蒋美丽每天外出购物,保安人员增至两名,生怕有人制造安全、伤害事故,给中共在海内外造成负面影响,是几千万元都挽回不了的损失。这一代领导人比毛泽东、邓小平聪明的多。在海内外的压力下,中共不得不暂对部份异见人士采取“保护”的姿态,观察中国事务的各界,不应错过这一新动态。
    北京一场大雨,给了中共高调者一个响亮的耳光,中国大陆不仅部分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但只是地上像欧洲,地下还不如非洲。一场大雨后,若不采取政策和体制上的补救措施,或许大厦将倾。
    本文原发表于2011年8月号香港《开放杂志》(动态网),现作些补充、修改发表。 [博讯来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