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央集权制是中国抵抗北方蛮族能力不断退化的政体原因]
曾节明文集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央集权制是中国抵抗北方蛮族能力不断退化的政体原因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中央集权制是中国抵抗北方蛮族能力不断退化的政体原因
   
     比较中国历史和欧洲历史,可以发觉两个有趣的现象:一是中国历史上两次被外族彻底征服——分别为蒙古征服和满洲征服,而幅员与中国相近的欧洲大陆却从未被外族彻底征服过——欧洲历史上先后遭匈奴人、阿拉伯人、蒙古人、土耳其人大入侵,但被征服的只是东欧、南欧等部分地区,欧洲从未被整体征服过;二是中国抵御外族入侵的能力不断退化,欧洲抵御外族入侵的能力不断增强,最后以守为攻,从海路(以英国为代表)和陆路(以俄国为代表)两路对外扩张。
     中国从先秦开始,就遭遇当时亚洲最强大的游猎民族——匈奴的威胁,但匈奴在轻松击败中亚和北亚各民族的时候,却未能对南面华夏的战国的对抗中诸国占得便宜,更何况,当时战国还是处于混战的时期;从西周一直到“五胡乱华”之前一千一百年里,北方蛮族都未能入主黄河流域;“五胡乱华”期间五个北方蛮族虽然先后入主黄河流域,但东晋的势力仍达淮北、豫南、渭南,长期对中原保持进攻姿态;宋朝以降,对外武功弱势,以守代攻,但在对北方蛮族仍保有顽强的抵抗精神:
     史载,靖康二年(1127年)金军攻破东京城时,不愿投降的宋朝官吏打开武器库号召巷战,有三十万市民自发到武器库领取器甲,奋勇围攻入城金军,“来者如云”、“其势蜂拥”,金军本想屠城,猝不及防之下,反倒被打得退守城上,金军害怕夜间被武装老百姓赶下城,急忙在城上构筑防御工事;随后的日子,东京人民大批逃亡,商贾奔散,百业凋敝,许多汉民烧屋而逃,城内火光冲天,金统帅干离不眼见在东京根本过不下去,遂气急败坏地将北宋皇宫掳掠一空,挟持着钦徽二帝和大批宫人、财物,仓皇北去......


     到了明朝末年,则连这点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了,1645年五月多尔衮“薙发令”下达之前,中国各路人马、士大夫衮衮诸公、南明头面人物,下至小老百姓,竟全无宋末反抗的气概,争先恐后投敌——马士英、阮大铖、刘良佐、侯方域等辈,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甚至箪食壶浆,把野蛮的外族入侵者当作“王师”来迎接,多铎部入南京时,南明士大夫们竟出城十五里鞠躬以候;及至多尔衮等满洲酋长们“薙发易服”声声令下时,方才羞愤难当,忍无可忍起来反抗,但此时贼鞑子们已窃据大半壁江山,大势去矣!
     明眼人不难发现,中国抵抗外族能力最强时期在周朝和先秦——也就是封建(分封制)社会时期,往后,随着封建属性的越来越弱,能力逐渐退化;汉唐时期,中国社会贵族气未尽,雄踞一方的军阀势力也很强,到了宋朝时期,贵族和军阀已完全为官僚所取代,中国进入成熟的中央集权制官僚时代;明朝朱棣篡位后,中国贵族气完全消失,成为高度集权而僵化的儒家中央集权制国家,中国抵抗外敌的能力跌倒谷底。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退化?独评为数不多的通晓历史者、草虾网友认为,这全都是因为腐败,但是凡有权力的地方都有腐败,越专制越腐败,宪政民主到来之前,天涯何处不腐败?欧洲的国王和贵族生活就不腐败?多尔衮之流夜夜新欢,更是腐败得不得了(哪有崇祯那样廉洁?),他们如此腐败,为什么反而崛起?而崇祯洁身勤政,却反而输得最惨。这说明腐败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面对挑战(或机遇),统治者能不能振作起来。
   
     在分封制社会里(封建社会),各封建主都是各自领地的世袭统治者,类似于一个个小国的皇帝,而一旦自己的领地被外族统治者征服,原封建主保住贵族地位的希望就渺茫了,因为即使投降外族入侵者,自己原先领有的地盘也几乎无可避免地被夺走成为外族贵族的领地。历史上成功侵占中原的女真人、蒙古人、满洲人,入主后无不大肆圈占土地房产:满清入关后,满洲贵族不仅在河北圈占大片良田,还将居住于北京内城的明朝公卿将相士大夫统统赶出,将抢来的宅邸分给满洲权贵居住。
     丢了领地,也就丧失了世袭特权这样巨大的既得利益,为了捍卫自己的世袭特权,封建主就天然具有抵抗外族入侵的巨大驱动力,他们会为保自己的地盘而拼死抵御外寇;他们很清楚:有地盘才有自己的贵族地位,一旦地盘丢了,自己什么也不是。
     因此周朝列国和先秦的战国七雄,尽管相互之间争战不休,对北方的胡人都有着强劲的抵抗力,北方的诸侯国早在秦始皇统一之前,各自都在统治境内修了长城。那个时代华夏民族抵御外患的凝聚力非常强,孔子就提出:“尊王攘夷”;那个时代华夏民族对外族有着很强的自信和优越感,孔子说:“狄夷之有君,不如诸夏之无!”
     欧洲在近代以前一直处于分封之下,期间各国国王、贵族、封建领主之间虽然经常争战,但面对外族的入侵,也是无一例外地猛烈抵御,抵御的能量非常大。
     中国的周朝和先秦时期和历史上的欧洲,为什么抵抗外敌的能量强大?就是因为各个封建主有着抵抗外族入侵的巨大驱动力。
     虽然,分封制下封建主抵御外敌入寇,有各自为战的弊端,因而存在被外敌各个击破的危险,但它却不会发生多米诺般的雪崩效应。由于每个封建主对入侵外敌的拼力抵御,就能够有效地消减化外蛮族入侵的冲击力,以致于入侵的蛮族每每在征服了几块地区之后,便因为实力的损耗而无以为继。
     因此,历史上多次遭到化外游猎蛮族大规模入侵的欧洲,从未被蛮族彻底征服过;历史上最强大的游猎民族蒙古人,也只是征服了东欧的部分地区。
     与之相应的是:在秦统一之前的八百年分封制期间,北方的胡人甚至从来未能入主中国的黄河流域。
     正因为分封制有利于抵御外敌,1215年以后,遭蒙古军大举压境危机日深的金国,就取分封制应急:金宣宗下令在金蒙边境地区废除了深受汉人痛恨的猛克谋安制度、并破天荒地册封了一批当地汉族士人豪绅为“世侯”,授予其领地的军政全权,其中包括张弘范父子,这一政策果然有效,这批受封汉族贵族,立即为保富贵成为抗蒙的中坚势力,迸发不菲的战斗力,虽然由于力量悬殊,最终被蒙古所败,但“世侯”的顽强抗蒙,把金国灭亡的时间推迟了近二十年。
     
     而中央集权制下的地方官僚,就完全没有分封领主们抵抗外敌的动力和士气了。因为在中央集权制下,地方官吏都是由中央委派的“公务员”,他们对任职的地盘没有所有权,他们的权力仅在任职期间,他们更没有世袭权,其利益也不与任职的地方捆绑,因为异地为官或升迁等诸多原因,他们的任职地区时常变动,他们基本上也不是任职地区的人,对任职地区也缺乏封建领主对自己地盘那种情感...综合起来可知:中央集权制下的地方官僚,其利益在于官职而不在于地盘,至于做本国的官,还是做异族入侵者的官,并没有多大得分别。所以,中央集权制下的地方官吏,很难有诸侯领主那种抵御外敌的奋勇气概。
     也因此,腐败的中央集权制国家,在遭到强大外敌入侵的时候,往往抵抗力低下,甚至出现全局雪崩的情况;如果中央集权制国家腐败而又内乱,而外敌又采取招降纳叛的政策,则会发生大面积投敌、甚至各级官僚争先恐后投敌的怪现象,满清入关前后的中国,就是这种情形的典型。
     由这个道理可以理解,为什么当年宣布独立的美国,在其民兵为主的部队几个人合用一条步枪的艰苦条件下,对英国远征军会有那样顽强的抵抗力。因为当年的北美十三州犹如十三个诸侯国,每个州的统治者虽不是世袭贵族,但都是各州州民选举出来的真正家乡父母官,他们的农产、田地、庄园、家产俱在本州,抗英的成败,关乎他们的政治生命(选票),唯有击败英国人,才能得到选民的拥戴。普通的州民更是如此,他们在为他们的家园而战,英国有句谚语:“没有财产,就没有自由”,对新大陆人来说,有家园才有他们珍视的自由。
     美利坚民族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大杂烩,恍若乌合之众,为何具有那样强的战斗力,以致于率先打败了日不落帝国的军队?就是因为联邦制和宪政民主这两样东西。
     
     中国在秦以后,“治乱”循环却了无进步的恶性循环历史表明:中央集权制在大国是行不通的。长期的中央集权制加上落后鄙劣异族的殖民统治,导致中国人一盘散沙、昔日礼仪之邦如今竟以内讧闻名于世,中国人要想重获凝聚力,非得有联邦制和宪政民主这两样东西不可。
   
     曾节明 成稿于2013年五月二十一日于初夏纽约州
(2013/05/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