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满、蒙征服中国靠的是骑兵优势吗?]
曾节明文集
· 习近平狰狞毕露,高智晟呼之欲出
·由八宫卦的角度看历史:中共已到了游魂卦的阶段
·“重大改革措施20条”的可取与荒谬
·所有国企变私营不可取——论国企的优势
·万恶的胡锦涛式伪国企
· 秦二世,崇祯帝与习近平
·“港独”扬短避长,客观上是助共维稳
· 对《炎黄春秋》态度,印证了习近平比胡锦涛都不如的野蛮素质
·中共领导人为何拒绝越南式的政改?
· 金庸《射雕英雄传》的两大硬伤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朱婷现象的启示:计生扼杀天才降低人口素质
·计划生育理论的邪恶性与马克思主义相同
·也论为什么苏联解体模式在中国行不通?
·满洲成为中国领土,是满清封禁的必然结果
·辛亥革命中的各省“独立”与港独本质不同
·真正“港独”志士是慷慨支援大陆民主化者
·晚清同盟会式的暗杀将会再现
· 美国大选前瞻:孤立主义回归,世界剧变在即
· 黄兴国落马反映出王岐山别有用心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绿化”:另类的彻底的征服
·代发:南京抽茧剥丝严查,三名国民党(大陆)党员被抓!
·代发:体制内最新消息:王岐山、范长龙或发动政变
·红朝行将覆灭,但不是2017年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蒙征服中国靠的是骑兵优势吗?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满、蒙征服中国靠的是骑兵优势吗?
   
     异议人士中比较通晓历史的草虾认为:蒙古、满洲之所以能先后征服中国,靠的是蒙、满民族的骑兵优势。这是从纯军事角度的理解,这个观点看似有理,实则大谬不然。
     的确,以游牧为主的蒙古族和以狩猎为主的满洲(女真族),因其民族生存方式的需要,都整体地娴熟于骑射,满蒙子弟从小在马背上滚大,由蒙古牧民、满洲(女真)猎户组建的骑兵,比起由汉族农耕子弟组建的骑兵,其巨大的优势是不言而喻的。
     但正如古话说:“寸有所长,尺有所短”、“一物降一物”,汉族骑兵虽然天生劣势,但长期以来汉族军队通过运用战术,非常有效地克制了北方游猎民族的骑兵优势:


     东汉中期以前,车骑兵广泛应用,由于车骑兵比之骑兵的更大冲击力、精确打击能力和远征能力,中国军队对抗北方游猎民族的优势是明显的,秦帝国可以轻易“却匈奴八百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东汉初年中国军队更多次大败北匈奴,将匈奴人逐出中亚,迫使其西迁欧洲。汉帝国魏晋以后,中国战车技术逐步失传,令中国军队渐渐丧失对北方蛮族的进攻性优势和远征能力,从此汉族军队丧失了对北方蛮族骑兵的野战的优势,但抵御蛮族骑兵的能力是绰绰有余的。
     抵御的战术就是强弩和弩阵,还有高大的城墙。弩比弓威力大、精确度高、培训弩手比培训弓箭手来得容易,培训弩手更远比训练骑在马上开弓射箭容易,因此应用弩阵对付北方蛮族骑兵冲锋,远比以汉族农家子弟组建骑兵对抗要来得有效。故唐以后至蒙元之前,弩的战术受到广泛的应用,宋朝时弩机的技术登峰造极,宋军应用十多种弩机,威力最大的床弩,一发可以射出十支箭,但开弓却比明朝的脚蹬弩省力便捷,宋床弩有效射程达一千米,三菱形的箭头可以射穿敌方的锁子甲,床弩阵的打击效果,决不逊于现代军队的排枪射击,而且成本低廉,显然,此种防御对女真铁骑的打击是致命的。
     弩阵战术抵御骑兵的成效是斐然的:1004年秋,辽国萧太后亲统二十万契丹骑兵侵宋,攻澶城不下,又被宋军诱入弩阵埋伏圈,万弩齐发之下伤亡惨重,包括主帅萧鞑凛在内的三十多员辽国将领,全都中箭死于非命,原本踌躇满志要灭亡宋国的萧太后,进退不得之下,慌忙向宋真宗求和(至于宋真宗软弱签订进贡的和约,是另外一回事了),从此辽国再也不敢大举犯宋。抗辽战争中,宋军没有精锐的骑兵与契丹骑兵对抗,以步兵为主照样取得了胜利。
     宋、夏战争中,宋军也没有与西夏抗衡的骑兵,也是主要倚靠弩阵伏击和堡垒战术,多次打败西夏,北宋末年甚至打得西夏皇帝奉表称臣。
     强弩与高大的城墙结合起来,则成为蒙、满(女真)铁骑难以逾越的障碍。1125年冬,金国倾巢侵宋,金太宗完颜吾乞买充分运用女真骑兵的优势,狡猾地采取绕城不攻、长驱直入偷袭东京的战略,仅两个月就打到东京城下,但在主战派李纲的指挥下,宋军凭借开封城高大的城墙,以床弩将金兵射得尸横枕藉,“半日内折损数千”,以致金兵不敢攻城,各地勤王之师八面来援,金统帅干离不不得不撤兵北退(至于后来宋钦宗弱智地罢免李纲、自毁城防、遣散勤王军队和义军,以致东京被金军二次偷袭得手,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弩机和城墙是骑兵的克星,四川多山的地形、长江流域多水的特点,也是骑兵天然障碍。
     1140年兀术(完颜宗弼)统十万金军渡过长江,企图一举灭亡南宋,结果在江浙水乡,女真人铁骑优势根本发挥不出来,反而在水网野外接连遭到宋军弩阵的伏击,损失惨重,“横尸十五里”,在江南根本站不住脚,仓皇北退时又在长江遭到韩世忠水军的截击,被堵在黄天荡四十多天,差点全军覆没。
     蒙古攻宋时,之所以在合州(重庆)钓鱼城遭到特别沉重的打击,除了宋军弩机之外,就是钓鱼城三面环水一面倚山的地形,这种地形令蒙古骑兵完全无用。1259年蒙古帝国蒙哥汗携西征的余威,亲自督军猛攻钓鱼城,攻了五个月,伤亡近十万人都没有攻下来,最后连蒙哥汗都负伤,死于军中,蒙军不得不解围北去。此三十年,蒙古军直至占领了四川全地,独未能攻下钓鱼城,直到1279年崖山宋亡的消息传来,倚靠宋将王立献城投降,蒙古人才最终拿下钓鱼城。
     侵宋战争中最关键的襄阳争夺战,蒙古的取胜与骑兵根本无关。襄阳城同样是三面环水一面倚山的地形,令蒙古军的骑兵无所用长,自1267年蒙将阿术统大军进攻襄阳安阳滩开始,进攻屡遭挫败,损失惨重,直到1273年才倚靠新武器“回回炮”拿下此城。蒙古军为什么迟迟攻不下襄阳?说白了就是骑兵在襄阳之战中无用:南宋长期通过水军经汉水后勤支援襄、樊二城,而蒙军的水军又长期打不过宋军,在襄阳水网环境中,骑兵派不上用长,蒙军攻城又攻不下。直到忽必烈起用“色目人”(西方人)阿老瓦丁和亦思马制出了当时世界上的新式武器---“回回炮”(一种早期的前膛加农炮)后,才打破了僵局,蒙军先以大炮轰塌樊城城墙,将城中军民屠光;而后再以“回回炮”轰击襄阳城,一炮就轰塌了襄阳城的城楼,震憾之下,吕文焕在得到蒙军不屠城的保证之后,献城投降。吕文焕将军根本就不是《射雕英雄传》中描写的贪官逃将,他已尽了最大努力,虽降犹荣,他比只顾自己名节不顾百姓死活的史可法磊落得多。
     襄阳的失守,令南宋汉水、淮水门户两开,南宋的水网系统和长江天险都被打破,蒙军不仅拥有攻城利器加农炮,水军也已经练成,南宋的灭亡也就不可避免了。
     由以上可知,从纯军事角度看,蒙古之所以能征服中国,与骑兵优势关系不大,而是因为拥有了攻城利器和成熟的水军;而之前拥有巨大骑兵优势的金国之所以始终灭不了宋,正是因为缺乏这两样东西。
     
     从纯军事角度看,满洲之所以能征服中国,靠的主要也不是骑兵的优势。其实,满洲(女真)骑兵的局限性,早在奴尔哈赤攻宁远时就暴露出来了,1626年正月,奴尔哈赤亲统的十三万八旗劲旅围攻宁远,竟被袁崇焕部两万人以十一门葡萄牙大炮(实为英国制造的加农炮)轰得人仰马翻,死伤逾万,奴儿哈赤也伤重身死;其后皇太极再攻宁远,又被打得尸横枕藉;直至满清入关前,八旗军都没有攻下宁远、山海关(这两地都由明军投降或放弃取得)。这也说明,清军攻坚能力很有限,在攻城战中,骑兵的优势派不上用场。
     再看满清入关征服的重要战役,骑兵能够起到何种作用:仅山海关战役以骑兵突袭打败了李自成,北京和河北地区是李自成逃跑后丢下的真空地带,不战而下;而同年秋清军攻打太原,打了一个多月,使用了“红衣大炮”(即红夷大炮、袁崇焕使用的英式加农炮)才得攻入;清军多铎部攻潼关时打了二十二昼夜,死伤累累,直到“红衣炮队”抵达,轰缺城墙,才得以破城;多铎部再攻扬州,打了七昼夜,也是直到“红衣炮队”抵达,轰塌城墙,才得攻入;从1651年开始,清军进攻桂林,三次被都被明朝守将瞿式耜以西洋炮轰退...多铎部进军江南,清军水军很差,但南明根本组织不起有效抵抗,但在福建,“水师赢弱”的清军多次被郑成功打得丧师失地,以致产生了“畏惧东南”的心理障碍,在四川云贵,清军的骑兵优势难以发挥,多次被李定国部打败,甚至逐出四川。满清用了十五年以上的时间才拿下西南和东南两地,其中思明洲(厦门和金门),还是郑成功(错误地)主动放弃的。
     
     可见,从军事角度看,满洲征服中国,其主要作用的是西洋大炮,而非骑兵;因为明朝最精锐部队——尚可喜、祖大寿、吴三桂部等辽西军的投降,令满清获得了大批西洋大炮。
     其实中国遭满洲征服的更大原因,是政治原因而非军事原因——李自成、张献忠的叛乱造成大片地区沦为政治真空地区,元气损耗严重,因此无法象北宋末年那样形成组织抵抗;崇祯帝在没有部署后事的情况下,愚蠢地自寻短见,导致全国抗清力量群龙无首,最终被满洲人各个击破。历史的教训不可谓不深矣!但这是明帝国科举制度和大一统中央集权的体制造成的,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
   
   曾节明 写于 2013年五月十九日下午于暮春纽约州  
     
(2013/05/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