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蜀汉的战略一开始就错了,中国民运第一步走对了吗?]
曾节明文集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看球论剑:2018年世界杯的新变化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特朗普授予了中共反民主的时髦新方式——反“白左”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的是为了围堵中共吗?
·德国队空前惨败的启示:学习他人切忌丧失自我
·中共已进入政变期
·特疯子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最薄弱环节
·中共国的问题不是制度升级的问题,而是共产党必须退出历史舞台的问题
·彭佩奥间接承认“川金会”愚蠢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善本)
·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特疯子的贸易战,客观上帮了习近平复辟毛共的大忙
·计划生育必导致“计划死亡”
·形势急转直下,特疯子只剩最后的翻盘机会
·谁是中国的敌、友?中国反对派应具备的国际政治常识
·紧急提醒旅泰中国难民,注意策略,勿进圈套!
· 刘海龙案是中共意识形态破产后的必然产物
· 疲游北美第一高塔
·穷游卡萨罗马城堡
·两天的加拿大游,就象一场梦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定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应对瑞典方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中方当怎么做?
·与网友分享:普通人买什么车好?
·习近平为什么有胆将对美贸易战打到底?
·忠告旅泰难友:当前形势下,需冷静踏实,切忌投机取巧
·泰国梁山桥老先生健康恶化,生命垂危!
·特疯子靠吹牛造假保中期选举
·特朗普不是极权奴隶的解放者,而是自由世界的崩盘手
·再次挫败政变,习近平的新极权进入收宫阶段
·习近平狂刮共产风,特疯子对华贸易战难奏凯
·中美贸易战前瞻
· 中美贸易战胜负如何?提纲式解析
·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本质
·美国为什么不愿意中共垮台?
·卡舒吉惨案对海外中国异议人士的警示
·“双重标准”酿恶果:卡舒吉惨案重创美国的道义形象
·比起共产党,沙特王室堪称憨厚老实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凌迟死刑简史(善本)
·英国的本质就是一个见利忘义的毒贩子
·特疯子两年一塌糊涂,共和党中期选举必惨败
·特疯子或引爆朝核战争和台海战争
·中共反对普世价值的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政治正确”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善本)
·评重庆两起“大妈惨案”:中共要的就是道德败坏
·要终结共产党,就必须打倒邓小平
·中南海内斗高潮再起,变天离不开外斗与内斗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打压CNN记者开危险先例,美国的自由遭前所未有威胁
·美国记者“勇气”何来?川普非生助者而是打压者
·存在“噪音”虽为开明标志,打压“噪音”却是危险开端
·贼鞑子伪咸丰是毛泽东的老师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蜀汉的战略一开始就错了,中国民运第一步走对了吗?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蜀汉的战略一开始就错了,中国民运第一步走对了吗?
   
     经过通俗小说《三国演义》的广泛影响,诸葛亮在中国文化中早已成为一切方面最高智慧的化身,有文化且有头脑的人找来《三国志》、《魏书》进行还原才知道,诸葛亮的聪明才智被严重地夸大了,鲁迅尝讥讽《三国演义》道:“诸葛亮之多智而近妖”。事实上,即便是在三国时代,诸葛亮也未必是最有才华的人物,周瑜、庞统、马谡、魏延的军事才能都不在他之下,而司马懿、司马昭父子的政治、军事才干显然在他之上。
   
     无可否认,诸葛亮是超一流的发明家、军事理论家、一流的政治家、战术家,却是位三流的战略家。诸葛亮虽然看出“天下三分”的大势,却为刘备制定了完全错误的建政战略,他开出的方子是:主力入川,以巴蜀为中心建政,偏师(关羽集团)留守荆州,从巴蜀(西南)和荆州(正南)两个方向夹攻曹魏,兴汉灭曹、继而降服东吴。


     但巴蜀地势封闭险峻崎岖、且偏处西南一隅,远离曹魏统治中心,此种地理特点仅适合割据偏安、并不适合进取,反倒是荆州四通八达、回旋余地广阔、且有长江之险,水陆两路北进襄樊,即可直接对曹魏心脏——河南许昌构成威胁;从进取考虑,荆州显然比巴蜀更具战略地理优势。
   
     诸葛亮既要对曹魏采取战略进攻姿态,却又把建政的重心移到不适合进取的巴蜀之地,此种南辕北辙无疑是战略上的大败着。而且荆州前线与巴蜀前线相隔至少两千里之遥,在当时的交通条件下根本不可能首尾相顾、互相协调,随着刘备集团主力西移四川,只有关羽偏师驻守的荆州,顿时暴露于曹魏和孙吴的优势力量夹击当中,从长远来看很难守得住。表面上看,丢失荆州是因为关羽的骄傲和大意,实际上,是诸葛亮的错误建政战略,种下了丢失荆州的祸根。
   
     本来,赤壁之战大败后,曹魏集团士气低落,曹操由于身后北方军阀的频频反叛,四处救火,自顾不暇,无法集中力量反击刘备、孙权,拥有荆州的刘备集团,于217年又夺得巴蜀,对曹作战一度节节胜利、士气亢旺、刘备集团形势一度在三国中最优,此时刘备、诸葛亮等人如果建政荆州,亲自坐镇防范东吴,让孙权无隙可乘,委派魏延坐镇巴蜀、再伺机大举北伐的话,未尝没有打垮曹魏的可能、降服东吴的可能。
   
     但复兴汉室的此种有利形势,随着诸葛亮极端保守的建政巴蜀战略而付诸东流了。随着刘备集团主力入川,荆州迅即在两年内丢失,丢失广阔富饶“九省通衢”的荆州之后,蜀汉遂永远失去了制胜吴、魏的优势。蜀汉成也孔明,败也孔明,“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诸葛亮的兴汉战略一开始就大错了,让我们联系实际反思一下,中国民运是否从1989年开始就大错了呢?
   
   中国社民党副秘书长、文宣部部长 曾节明 写于2013年五月二日凌晨于春暖纽约州家中
     
(2013/05/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