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荷兰在线:北京宋庄糖厂艺术区强拆:中国艺术先锋的沦陷?(组图)]
王藏文集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荷兰在线:北京宋庄糖厂艺术区强拆:中国艺术先锋的沦陷?(组图)

   北京宋庄糖厂艺术区强拆:中国艺术先锋的沦陷?(组图)
   
荷兰在线:北京宋庄糖厂艺术区强拆:中国艺术先锋的沦陷?(组图)

   
   发表于 : 25 March 2013 - 3:51pm | By 荷兰在线 编辑部 (图片:王藏授权使用)
   参阅同类文章: 中国 艺术


   五十几户人家目前仅剩零星几户,北京宋庄糖厂区的艺术家为“配合”宋庄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的建设而遭遇强拆。诗人王藏在接受荷兰在线的采访时感叹道:“糖厂的失守,将是艺术生态更加恶化的开始;而宋庄几千名艺术家在强拆面前自扫门前雪的懦弱,是宋庄本身的沦陷。”
   
   从圆明园开始,如圆明园结束?
   
   北京宋庄糖厂艺术区自2010年秋天就遭遇拆迁之困,如今,糖厂原住的五十几户艺术之家相继搬离,仅剩四、五位艺术家住在一片拆迁后的废墟之间。宋庄的出现,是1995年圆明园画家村被取缔后的再次延续,然而在诗人王藏的眼中,宋庄已然是下一个圆明园画家村。
   
   在荷兰在线的采访中,王藏坦言从圆明园画家村到宋庄,表面上艺术家的生存环境在改善,但其实“个性”和官方题材的难以融合并没有改变。“相比圆明园画家村,宋庄艺术家们的居住环境有所改善,网络让一些画家建立了自己的名声,让作品传播开来,这是当年的画家村做不到的,”王藏说道,“但没变的是‘只允许一种声音’的大环境,宋庄的大部分艺术家是默默无闻的,而其中探寻自由独立精神的艺术家处境多半艰难,所谓的‘百家争鸣’是虚伪的。”
   
   糖厂的艺术家在守什么?
   
   王藏向荷兰在线记者透露,由于近期一些民众和艺术家的声援,开发商强拆的态度稍有缓和,目前在和糖厂内仅存的几位艺术家商谈可能的解决方案。“这些艺术家反对强拆的想法很简单,拆迁总要赔偿已交的房租,艺术家才能再租另一间工作室以维持起码的工作和生活,”王藏解释道,“但开发商和当地官员结成利益圈,认为‘什么都可以摆平’,所以强拆时并不理会艺术家的诉求。”
   
   然而赔偿诉求外,艺术家们苦守的糖厂不仅是一席栖身之地,还是宋庄多元的创作生态。“如果艺术家们轻易妥协,以后其他艺术家面临的生态环境会更加恶劣,”王藏感慨道,“所谓的文化创意产业园在政治的威慑和商业的渗透下,只能做装点门面之用,宋庄的艺术性已经在一点点消解,而独立自由的创作精神也在沦陷。”
   
   糖厂抗争时孤军奋战的悲凉?
   
   王藏等人在网络平台上发起的声援宋庄糖厂艺术区强拆的活动得到了不少人的响应,然而王藏却自叹悲凉。“真正参与到声援中的艺术家仅有包含张海鹰、邝老五、吕上、吴玉仁、刘毅、周永阳、郭盖、追魂以及我自己在内的十来个人,其他人都是有过类似遭遇的强拆户和访民等,有一百人左右。” 王藏告诉荷兰在线记者:“我和几个艺术家站在那里,觉得单薄而悲凉,艺术家自己的事儿,支持的民众中,艺术家的比例却最小。”
   
   王藏告诉记者称,宋庄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的建设不会因为糖厂的拆迁结束而停止,其他的艺术家相继还会受到影响:“但大家都抱着‘自扫门前雪’的态度,没能跨过那些懦弱的东西。”在王藏看来,这些自私和懦弱的成分同样存在于当代中国艺术界:“艺术家之间没有整体性的抗争意识。宋庄已经是中国最大且还算先锋的艺术区了,但在五千到一万个艺术家中,没有几个愿意参与到声援中。宋庄其实是有野性的,如果在宋庄都没有几个艺术家能站出来,还能指望哪儿呢?”
   
   艺术家把自己放在何处?
   
   王藏向荷兰在线记者举了个例子:“如果说中国当代艺术圈中有几百个人,关切现实的有几十个,而真正坚守独立自由精神的有十几个。”王藏并不否认中国存在有着自由精神而名声远扬的艺术家比如艾未未。在他的眼中,目前中国很多名利双收的艺术家们大多在现有的体制下或粉饰太平、或打着“小骂帮大忙”的擦边球:“这些艺术家技巧性地表现小而扭曲的社会现实,但却缺乏真正的批判精神,无法冲破一元化的语境。”
   
   艺术家张义旺认为,宋庄的意义所在是艺术阵地而不是疗养院:“宋庄的包容性强是它的最大优点,但‘先锋艺术阵地’的价值不该改变。而宋庄如今已渐渐从‘先锋艺术阵地’变为生活之地和寻找买画机会的地方,在一片浮躁的、急迫的和甚至群情踊跃的推动下,宋庄的价值观难免会崩塌。”
   
   画家王秋人执笔的《圆明园艺术村自由艺术家宣言》中,曾有这样一段话:“黎明前地平线上的曙光已慢慢升起,照耀在我们的精神之路上。一种新的生存形式已在华夏大地上的古老而残败的园林上确立。”而王藏在采访最后表示:“如果艺术家精神存在,一个人就应有社会担当,在绝望的境地中,能摒弃知识分子的弊病,团结在一起。”
   
   
   
   

此文于2013年11月2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