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薛明德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7)(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9)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0)(1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2)_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4)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3)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5)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6)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55
·评艾中信谈新中国油画
·你们已经去了天堂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2)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3)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4)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5)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6)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7)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8)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9)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10)
·xuemingde
·xuemingde
·xuemingde 谈艺术与美
·说《《作品是检验的最好标准》》是错误的
·绘画艺术的特色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70
·与刘仕奇对话
·与刘再复对你
·评徐悲鸿精神的当代意义
·我与中国劳教---薛明德(美)
·我与中国劳教(10-2)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3)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4)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5)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6)
·我与中国劳教(10-7) 薛明德
·中国当代艺术史不是娼妓,不容嫖客任意打伴
·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9) 薛明德
·与吴楚宴对话---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讨伐靳尚谊《《艺术商品》
·对n个问题之我见
·中国当代艺术的普世价值一一薛明德发表:2014-01-24 12:36阅读:114
·关于中国油画民族风 --薛明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批驳《中国当代艺术文化为何断了气》发表:2013-05-16 22:18阅读:70
   批驳《中国当代艺术文化为何断了气》
   
   ---薛明德发表:2013-05-15 14:37阅读:105
   


   
   
   
   
   
     1评
   
      为了驳斥邓平祥,撕开他伪装的(正统)马列主义,毛泽东文艺思想的外衣,看看此人包藏的是些什么肮脏的垃圾,毒害中国先锋文化艺术,置于死地的祸心,我不得不全文逐字逐句逐段抄录,给予驳斥"思索和询问''.
   
   他有他的理由,我有我的道理,不怕不识物,只怕货比货.我们需要的实事求是,之前我就与此人较量过,他做不到,有胆的,请站出来.
   
     此人的标题用了三个不祥的字--"断了气''.他阻咒中国先锋文化艺术死了,已经寿终正寝,已经被历史前进的滚滚车轮碾得粉碎,已经被以邓平祥为首的大大小小的美协主席,院长,院士,教授们以及叫好者所唾弃.
   
     下面开始摘录.
   
     开篇就写"新世纪伊始,中国现当代艺术走向了它的顶(应是鼎)盛时期,而由国外资本引领的中国现当代艺术的市场奇绩(应是迹),更使中国的先锋艺术达到辉煌的境地.接着是体制对中国现当代艺术的戏剧性接纳和加冕--至此,中国的先锋艺术和现当代艺术可谓占尽风光.
   
     然而使人不解的是,先锋艺术家现当代艺术却在此时出现颓势,人们看到中国先锋艺术和现当代艺术的代表人物们失去了活力和锐气.想当年他们的那一股批判精神,在圆明园,宋庄时期的那种不屈不绕(应是挠)的闯劲,都似乎成为‘革命回忆录中的英雄史话.原因何在?是盛极而衰的老子式宿命,还是哲学的悖论--这都是颇能使人思索和寻问的''.
   
   以上摘录前2段,有好些个错别字,还有艺术文化,文法不通的造句(应是文化艺术才通)
   
     甚么叫新世纪?我们的教科书告诉我们,公元2013年前的今天,是新世纪伊始.还可以是,比如2000年1月1日是新世纪伊始.也可以这么说,邓小平思想的改革开放是中国新世纪伊始,但已经被文学性人格化了,成为了诗的句子.可惜邓平祥不是诗人,在这里装腔作势.
   
     我可以断言,中国先锋,现,当代文化艺术并没有到达鼎盛时期,才起步30多年,与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的各行各业同时起步,也有先后不同程度,不仅有外国资本,还有管理,高科技,当然也有普世价值的平等,自由,博爱及各样先锋文艺,中国的今天虽然成了经济强国,我们必须承认问题堆积成山,就是先锋艺术领域问题同样如此.
   
     比如中国现当代艺术的市场奇绩(应是迹),我们很冷静地看待这样暴发似的,违反艺术市场价值规律等等骗局.
   
     不是体制的接纳和加冕,而是先锋文化艺术推动,启发,参予了体制在宪法的框架下逐步完善.
   
   新近在聚艺厅暴露出来的原浙江美院开除2同学的史料,就是抵制和打压先锋艺术的活证据.有许多这样为了中国现当代文化艺术向前发展,不倔不挠(不是绕).可歌可泣的艺术家,到现在他们仍在被打压,现在宋庄的郭盖先生就是,还有很多,很多.
   
   占尽了风光的不就是你吗--好象是甚么美协主席的邓平祥先生.
   
     先锋艺术从来也没有鼎盛时期,也不会出见颓势.所谓鼎盛,应是中国人民大多数都能接受先锋艺术,那才叫做鼎盛时期,先锋艺术家们正在努力去完成这样的历史使命.我刚来聚艺厅不足2月,发现不少优秀的先锋艺术家。
   
   比如,最近在聚艺厅这里,暴露出来的原淅江美院,(现中国美院)被开除的2位同学,他们是查立,林琳.他们为了中国的先锋艺术事业,遭受到无情的排斥和打压的史实,令我们冷齿.
   
   就是现在这股恶势力,画界的恶霸们仍在穷凶恶极的排挤异端,那个邓平祥不就是泼妇在街头骂街,或者成了刑场上的法警一样,无耻地宣布“断了气”.这些先锋艺术家们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视为中国改革开放中的阶级异己分子,忘图置于死无葬身之地.
   
   央央大国容不下众多的先锋艺术家,他们不得不流亡海外,不少这样的人在海外,为中华民族挣得了荣誉,他们被邓平祥诅咒"断了气'',然而他们的灵魂却要光照九洲大地.
   
   这些做官当老爷的从来也没有给先锋艺术好脸色看,邓平祥主席大人却说,现"体制对中国现,当代艺术的戏剧性接纳和加冕''.
   
   占尽了风光的不正是邓平祥大人,好象是甚么美协主席,这还不够风光?在中国油画院开讲座讲得全是屁话,你在这儿又来骂街"断了气”够风光了吧,被加冕的是你呀,忘了自己姓甚么了吧.
   
   我们的人民需要先锋艺术,先锋艺术实现了把文化艺术交还给了人民的愿景,而不是邓平祥少数士大夫把玩的专利或朝庭贡品.
   
   在过去的60年间,毛的文艺思想统治全体中国人民,我们不知道先锋艺术为何物,视为洪水猛兽,把国门关了起来,我们被教导为统一思想,统一指挥,统一行动,就连宣传画也一个样,千人一面.
   
   比如,<<毛主席挥手我前进>>,到处都是这样的画.我们从小长到大因而缺少了美育,我们还生长在闭关锁国,妄自尊大的世界中心,不知现,当代文化艺术为何物.正是这样的可悲,往事历历在目,是血与泪在交织,是种种不同运命的个人,盲从与独立人格的碰撞,这里没有对,错,只有悲,喜的历史流程.
   
   先锋艺术是个体劳动者,他们不依附在体制内成为衍生物,从何来的代表人物,这里没有代表会议中的活力与锐气,他们有的是一股批判精神,批判是为了艺术之光重现,之前曾被在强权之下熄灭.
   
   我写了先锋艺术回记录,我在1979年1月28日在重庆,后来在北京举办私人先锋油画艺术展,我为此多次赴狱,妻离子散,拜邓平祥推举为英雄史话,却又扫兴说盛极而衰,我从来也不曾盛极,只是在做自己心里想要做的事,绘画的权力和热情,作为理想主义者,虽然途经刑场的恐惧,我坚持下来了,我告诉你,邓平祥大人,先锋艺术正如日中天,蒸蒸日上,断了气的只能是那些腐朽的东西,而不属于中国现,当代文化艺术事业.
   
   我在你丑恶的脸嘴面前站了出来,这是以此表明不是衰败之象!发抖吧,邓平祥,谁断了气,谁该断气.
(2013/05/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