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连载八)公道自在人心]
秦永敏文集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8)
·关于荣获《北京之春》自由先锋奖的答谢词
·中国民主化的模式辨析
·更正和道歉
·致郑酋午
·和平转型建言(总论)
·中国民主化的路径探讨
·在狱的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喜生贵子 需要帮助
·陈西关在兴义监狱,妻女朋友艰难探监
· 坐牢专业户第四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上twitter辞
·郭洲坝发生上万名退休工人大示威
·中国反腐联盟发起人-楼主马维权被拘已有十天一直下落不明
·中国民主化阶段论
·乌坎改变中国
·葛洲坝退休工人大示威持续四天
·和平转型建言之2 和平转型的体制内希望
·葛洲坝退休工人大示威在高压下停止
·异议人士石玉林在武汉受骚扰驱赶
·异议人士石玉林被宜昌国宝约谈 宜昌异议人士被广泛微妙警告
·宜昌在汉异议人士石玉林连接三天被约谈
·刘晓波是中国理性反对派的光辉旗帜
·坐牢专业户第五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王有才题字:看那秦永敏多混蛋(电邮三封)
·稳定社会的当务之急——土地私有化
·传奇女士野靖环
·通报
·秦永敏紧急声明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一)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一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二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三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四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五号)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上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中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下篇)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六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8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7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9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0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1号)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二)
·“美”的概念辨析(美学研究)
· 直面迫害,坚守神州
·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继续不给我们办结婚证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三
·秦永敏不自杀及委托律师的公开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3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4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5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6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7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8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9号)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1)
·王喜凤:高考黑幕及背后的根源浅析
·王喜凤文之三:恐惧轮罩下的婚礼和蜜月
·王喜凤文之四:离奇的蜜月之旅——“法制学习班”
·王喜凤:启蒙宣传、民运实践和维权运动的三位一体化整合
·王喜凤文之六:言论不自由之现状及公民应对之策
·王喜凤文之七:和平转型下的中国政治改革问题浅探
·王喜凤文之八:今天两次被当局找去的经过
·王喜凤文之九:就中国当局不仅不依法为秦永敏和我办理结婚证而且企图把本人
·王喜凤文之十:艰难的心旅
·王喜凤文十一:改革的式微与公共参与的契机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1)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2)
·秦永敏结婚失败谢罪书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0号)
·秦永敏反对浑源当局迫害王喜凤的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1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2号)
·关于我们的结婚契约和结婚誓词继续有效的共同声明_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
·秦永敏因王喜凤不能返回武汉履行诺言而被迫宣布解除结婚契约的最后声明^^^
·紫苏
·中共当局为阻止秦永敏获法国人权奖将其长期非法拘禁绝食54小时和国保瞿佑平
·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第39次被抓捕、非法拘禁44天归来后发表严正声明
·秦永敏关于被推荐法国人权奖和失踪期间受到大家关爱寻觅的
· 要求山西当局停止迫害王喜凤并且立即恢复其工作待遇和工资的声明
·秦永敏为被非法拘禁事致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检察院 控告书
·秦永敏向青山区人民检察院对青山区综治办等提出控告
·离岛前夕即景
·群英赞歌
·秦永敏晨跑长江大堤遇倒卧者
·检察院拒绝受理控告
·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简论社会正义(之一)社会生活的最高价值是正义
·简论社会正义(第二篇)二 正义的概念解说
·腊月28被当局找事的情况通报
·石玉林被宜昌国宝从秦永敏家中强行带走
·关于来客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的情况通报
·李化平等四名维权人士送赵海通到新沟桥派出所报案
·简论社会正义(第三篇)普遍正义和以社会制度确保每一个人随时随地的其所应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情况通报之一当局交涉的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二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三(
·秦永敏报警
· 就“两会”期间如何度过的协议告友人
· 正义与伦理、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的复杂关系——简论社会正义(第
·《茶花女》艺术特色浅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连载八)公道自在人心

 
   
   耄耋前驱
   ——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
   

   秦永敏(武汉)
   
    
   
   
     (汤戈旦两女儿找邓力群说明邓力群秘书不认账,中共官方的经济理论权威人物孙冶方出面给胡乔木作证毫无效果,患难之交钱宗仁四处奔走慷慨陈词却不幸早死,但时代毕竟不同了,虽然没有效果,为汤戈旦鸣不平者始终大有人在,铁的事实证明哪怕官府难容,公道自在人心!)
    
   
   八、公道自在人心
   
   
     汤戈旦先生以七十余岁高龄罹“文字狱”,当然无论如何也没法不让他的亲属不怨愤。何况,他的亲人——妻子杨洛芳和两个女儿最清楚他究竟是一个什么人。作为一个正统的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者,汤戈旦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及其执政党的态度,充其量只是“忠言直谏”,痛陈时弊而已。说到底,他心中最大的愿望,也不过是在潜意识中希望执政党采纳他的激进改革方案,而自己则一跃成为国师罢了。
   
     为了救他于危难,他那两个孝女真恨不得仿效“提萦救父”,一再写文章向党政各部门乃至最高领导介绍父亲的生平,将父亲的材料整理成小册子,写成“女儿代父向党哭诉”的“陈情书”四处奔走呼告,找一切可能的线索求情,千方百计地申诉。
   
     得知天津市公安局曾扬言,邓力群说“天津有个老反革命”,并因此才逮捕汤戈旦后,他女儿通过几层关系到北京找邓力群,结果,邓力群的秘书代答云:邓力群从来不知道天津有个汤戈旦,更没有说他是“反革命”。不过,汤戈旦之女将此言再告天津市公安局后,却既没有人坚持说邓力群曾有此言,也没有因为邓力群声称从不知道天津有个汤戈旦而作任何反应。
   
     这时,两姐妹又想起了其父的知音和笔友,中国官方的经济理论权威人物孙冶方。
   
     如前所述,汤戈旦多年来研究的主要方向是政治经济学,而且,列为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证的文章也基本上都是这方面的论文。本来,在法庭上汤靖姬就一再要求将这些文章交经济理论专家鉴定。法庭却拒不采纳,而汤戈旦的文章又都曾寄给孙冶方看过,并专门簦门拜访,与孙冶方进行过切磋,此外,孙冶方还亲自将其新作《中国社会主义经济若干理论问题》一书赠给汤戈旦,现在请孙冶方来鉴定,并说几句公道话,看看怎么样?
   
     孙冶方不愧是正直的知识分子,也没有白白被打成“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蒙冤受难多年。虽在病中,他仍两次亲切接见了汤戈旦的女儿,倾听她们的陈述,开导她们心胸宽阔一点,并且,在临去世之前,还亲笔致书中共中央主管意识形态的书证处书记胡乔木(此人正是决定用法律手段对付民办刊物的决策人之一)。
   
     乔木同志:
   
     上个月,我接到天津市汤靖姬、汤津姝来信,谈到她们父亲汤可燊(戈旦)因反革命煽动罪于今年一月被天津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她们和她们父亲均不服,要求申诉。汤戈旦从1979年开始,曾陆续给我寄他写的经济论文,前后约六、七篇。其中只有个别篇我曾看过,其余多数是由我的助手张卓元和林青松同志阅读的。就我读过的文章和我助手读过的文章看来,文中有一些偏激和错误观点和提法。但尚未发现有反革命的煽动宣传。至于汤本人其他情况,我并不了解。现将汤两位女儿的来信和他们的申诉材料,根据他们的要求转给你,请酌处。
   
     致
   
     敬礼!
   
     孙冶方
   
     1982年4月6日
   
     无疑,病危中的孙冶方以这封信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至于胡乔木如何处理这封信,就不得而知了,或者说,可想而知,他是不会有什么反应的。
   
     1984年,汤戈旦案引起了两位敢于仗义直言的传媒人物——天津法制报记者赵淳、刘林山的重视。他们感到此案大有文章可做,立刻四处奔走,调查取证,做了许多深入细致的工作,并写出了一份极具新闻价值和道义力量的《调查报告》。
   
     我们在本书第二章里,已经引用了该报告的序言和介绍汤戈旦历史的第一部分,现在,让我们看看,这两位有着侠肝义胆的记者在牢房里见到汤戈旦时,留下的深刻印象。
   
     “他形如槁木,但目光矍砾,虽已耄耋老态,却仍是赤子童心。他一生当了五次‘反革命’,两次坐国民党的牢,两次入共产党的狱,历经坎坷磨难,却又始终倔强自信。这就使他七十四年的漫长生涯充满了传奇色彩。”
   
     两位记者越熟悉汤戈旦的经历,心情就越起伏不平,越深入了解汤戈旦的案情,就越为他的精神感动。于是,开始奋笔疾书,向执政党、政府和社会各界慷慨陈词:
   
     “从历史上看,汤戈旦不论是在我党部门工作时期,还是在国民党军队工作的年月,他始终做着有益于党和国家、有益于人民的事情。他性格耿直,襟怀磊落,尊重事实,尊重科学,信念坚定,追求执着。他关心国家兴衰,社会变革,数十年如一日,刻苦攻读,著书立说,是一位长期以来为祖国的社会科学事业不倦探索奋斗的知识分子,是一个激进的经济改革理论先驱者,他一生有‘泽畔之吟’‘请缨之志’,‘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他一生完成了大量的理论著述,应该留给后人作为精神财富。”
   
     “我们真诚地恳切地呼吁,对于这样的有用人才应当慎重对待,全面考核,对于汤的文章应全部移交有关社会科学部门进行专门复写和科学分析。如此则冤狱得平,深冤得昭,国家幸甚!个人幸甚!”
   
     然而,这份《调查报告》一问世,立刻受到司法方面的严厉追究,他们严令一切新闻媒介不得刊载发表,否则当予以重惩。就这样,这份只要公布于社会,就必然引起强烈反响的优秀报导,便被窒息扼杀于无形之中。
   
     接着,又有一位曾名噪一时,且怀满腔热血的人,闻讯后做了大量工作。这就是《人民日报》记者孟晓云借以成名的《胡杨泪》一文的主人公,险遭埋没的钱宗仁。
   
     说起来,汤戈旦与钱宗仁的交往,真是一曲凄婉悲壮、相濡以沫的友谊之歌,兹将其大致脉络概述如下。
   
     一九六五年,尚处于中国史无前例的“大革文化命”前夜。其时,汤戈旦正“赋闲”在家,忽然心血来潮,便回江西老家一游。这天,他正悠闲自在地垂钓于双溪之侧,乡卫生所的罗立医生找来,拿出三首七言绝句给他看:
   
     “山林深处有奇才,李杏桃梅次第开。
   
     更问参天栋梁树,几时留种几时栽?”
   
     “学诗描画总关情,绿水青山笔墨成。
   
     莫道等闲农子技,敢将心迹比公卿。”
   
     “也感分离更惜时,一天宾主十年如。
   
     临行记取山村礼,春雨蓓蕾采一枝。”
   
     汤戈旦细细一品味,这三首诗意境不错,诗艺也颇具功力。便信口询问,这是谁的作品?罗医生答道,是一个叫钱宗仁的湖南青年伐木工刻在深山大树上的。汤戈旦吃了一惊,他想就是中老年人,能写旧体诗词的也不多,青少年而擅此道,当属凤毛麟角,何况从诗意中流露出的格调与志趣看,此人必非庸碌之辈。爱才如命且同病相怜的汤戈旦忙打听道,这个人现在在哪里?罗医生告诉他,不知道又流浪到什么地方去了,不过,我这里有他原籍湘乡的通讯处。
   
     尽管素愚昧平生,一回天津,汤戈旦便将自己以前写的诗词等照址寄去,不料却杳无回音,只好将此事暂且放在一旁。
   
     岂料十余年后,汤戈旦又听人说,针宗仁已流落到新疆某地当木工,便立刻再次去信道明前事,并和诗三首寄他:
   
     “才宠诗书书宠才,从今此道为君开。
   
     但看华夏栋梁树,处处春风处处栽。”
   
     “学舟苦海奈何情,奇迹常从厄运成。
   
     奋斗休当一人事,神州多少我和卿!”
   
     “山林劫难已多时,草木荣枯应自知。
   
     莫学春花怨夏雨,只期秋果满冬枝。”
   
     这时,钱宗仁正处于极度贫困之中,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打临工做木活为生,但亦“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一见汤戈旦充满热情的来信与饱含哲理的诗句,难免感慨万端,心热气促,以为汤不是高级干部便是学生教授,便尽情将自己的坎坷身世一一告诉了汤戈旦。原来,他本是文革前湘乡县立高中的高才生,多次考试、竞赛均为全县“状元”,但因解放时家庭成份被当道者挟嫌报复,将一贫如洗的钱家打成了富农。为此,在那“山欲雨来风满楼”的文革前夕,竟剥夺了他考大学的权利。而此时,虽已三十多岁,且受家庭贫困之累,钱宗仁仍准备自学高等数学,并求汤戈旦替他代寻教科书和英语词典。此时,汤戈旦也才从下放江西返回天津不久,并仍然在家里没有工作。加上文革浩劫刚过,任何科技书都买不到,英语词典更不必说。汤戈旦还是克服了一切困难,尽快弄到了他所需要的书,并立即寄去。
   
     钱宗仁生性聪颖,学力与日俱进,求师中又增得一位教授相助,不久便调到中学任教,继而进大学当研究生。在此前后,《人民日报》记者孟晓云以人才遭埋没为主是,将他做主人公写出了一篇报导《胡杨泪》。恰逢文革刚结束的彼时全国此类事甚多,又正值需要人才之际,中宣部副部长李锐遂将此文大力推荐。一时,《胡杨泪》一文及钱宗仁和人才问题成了全国性的热门话题。当事者自然苦尽甘来,成为风云人物后,钱宗仁接到全国各地成千封来信,诉说与他类似的苦衷。有感于此,钱宗仁放弃了大学的数学研究,经中宣部副部长李锐关说,调入《人民日报》当见习记者。
   
     成名后,钱宗仁不忘患难之交,专程赶到天津看望汤戈旦。直到此时,他才惊讶地得知,汤戈旦的生平比自己更艰难坎坷,而且,此时还因文字狱获罪,正“处明夷之令”(汤戈旦后来为钱宗仁写的悼文中自谑其坐牢)!
   
     想到汤戈旦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发布前后给自己的来信中,大力称颂中国共产党从今将走上康庄大道,英明务实的邓小平必将给中国带来政治清明的伟大时代等等,钱宗仁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这样一生耿直,人格高尚,思想深邃并且衷心拥护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的老布尔塞维克,竟会在这“拨乱反正”的时代打成“反革命”!毫无疑问,不是贼人陷害,便是错官误判。他立刻义愤填膺地主动“请缨”,当即留在天津,帮汤戈旦家属整理出一份“陈情书”。
   
     《陈情书》中内容本书大都已经介绍过,在这里,只录其能表达他心情的两段话:
   
     “不知则已,知者莫不义愤!认为此案颠倒了是非,凌辱了国家刑法,践踏了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和统一战线政策。好人受冤屈已足令人怜惜,考虑到党和国家政策的影响,更使人不能无动于衷。故将此人情况及案件原因简单向党中央陈情于下,以期引起调查核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