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一(完)、留取丹心照汗青]
秦永敏文集
·“中国梦”不是百姓梦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一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二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三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四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五
·展开朝野对话,确保和平转型——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答陈树庆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二、“是顽砾,还是真金”?
·为对话时代到来铺路搭桥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三、新思潮中的老学者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初步反馈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第二部分
·对《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反馈第三部分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四
·为官民对话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
·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连载四)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五
·神州将成垃圾场,宪政民主救中国(上)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成立宪法法院,确保司法独立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七
·今日中国与民主政治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八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五、哭笑不得的“知音”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九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十
·群聊记录晨览书愤三首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六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2
·强烈谴责某强力机构非法断网的卑劣行径
·秦永敏呼吁习近平释放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公民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刘本琦在狱中坚贞不屈,断然拒绝律师帮助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七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二版,429人次签名——汇总有重复)
·人权简讯(2013.4.23)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3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八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430——537名录)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九批签署人名录(第157——211位)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4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538——689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六、锻炼周纳有传人
·中国电信非法断网情况通报
·祭林昭文
·赏玉照三首献给云端雪梅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七、神州何处有青天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转型期国家元首的首要职责是保护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690——772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连载八)公道自在人心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批签署人名录(第212——227)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6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773——955名录)
·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2)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一批签署人名录(230——255)
· 致潘露亲人的一封公开信
· 千年名校团委书记,春风得意中共党员 一朝自由思想即为“精神病”,难道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中国第十二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7
· 潘露老师归来,将发表理性声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8
·郑江华因签署《开展政治对话》“被喝茶”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9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0
·秦永敏致美国神韵艺术团的一封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五批签署人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九、浩气文章千古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老去英雄斗室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一(完)、留取丹心照汗青
·关于眼下的同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四重新评价“六四” 开启转型进程
· 民主斗士刘本琦已经于6.5开庭
·再次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2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六批签署人名录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七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3
·民主墙时代非暴力抗争原则的确立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4
· 致姚小光
·答姚晓光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八批签署人名录
·公民的街头政治诉求会以更大的规模再次兴起
·支持曹顺利团队参与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庄严声明
·答问几则
· 骂倒与骂不倒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5
·强烈谴责云南省昆明市嵩明县国家安全保卫局 无理强夺干明杨qq
· 关于曹顺利团队要求参加国家人权报告编撰在外交
·Cdp人士对《对话》的反应
·无稽之谈,立此存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一(完)、留取丹心照汗青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
   
   
                 耄耋前驱
           

                   ——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
                         秦永敏 著
   
     
     
     (以一生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的坎坷人生认识中共的本质,实在可悲;至死仍是共产主义者则是理想主义的体现,未可厚非。民主墙人士主持的追悼会却像是纯粹的官方仪式,可见至此一党专政还多么沉重的压在国民头上。在人类社会发展中没有不可取代的人物却有着不可缺少的精神,汤戈旦先生无疑是崇高献身精神的丰碑!)
     
     
     
     
              十一(完)、留取丹心照汗青
     
     笔者与汤戈旦的文字交往始于1980年,当时,看到他气势磅礴的学术论文,便由然而生敬意,结成忘年的笔友。略知他的生平后,便提议他赶紧准备材料写自传。无疑,他传奇式的经历与精湛深刻的思想,是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极好号召书。不久,中共“81·9”文件下来,彼此相隔几千里,他“赴《明夷》之会”,我成了南冠之客,就这样天各一方坐牢下狱,一晃十余年不通音讯。直到1992年,才得知老先生尚还健在,忙去信请安,于是又开始了鸿雁传书的文字交流。有感于神交已久却未谋面,一心想早日赴津亲睹容颜为快,却心为形骸所驱,暂定93年夏再前往拜见。讵料汤老毕竟年事已高,不久便突然无疾而终仙游八方之外,就这样终于缘悭一面。
     1992年11月20日,汤戈旦给笔者来信谈自己一生治学情况,并附上他的“|原旨马克思主义理论”“人(人性)自我异化的历史过程”图示及说明。事后方知,这是他一生中成百上千件论文式书信的最后一封,也是他亲笔(信由他本人口述吕洪来代笔,事后又经过他修改,图示及说明则是他本人所写)留下的最后一份文字材料。
     
   永敏:
     来信收悉,你把我列入你所崇敬的三大人物(另二人是梁启超、陈独秀——笔者注)之一,至少在目前是惭不敢当,因名不称实也。当然我也并不过谦,要是我的理论体系一旦能够公诸于世,能够一鸣惊人,我也自信在学术史上会做出一个划时代的贡献。有一点要回答你的,我的观点和政见并不是旧瓶装新酒,可以说,它乃是重新挖出来的无与伦比的香醇陈年窖,我很理解并赞赏许多青年思想家和一般的思想倾向,但是就我所知,无论是中外学者,可以说我所探索的问题,他们还都没有探索过,所以,他们的观点实际上还是比较陈旧的,浅近的,并无划时代的创造思想。例如在经济学上凯恩斯学派、货币主义、供应学派、新自由主义以至于计量经济学等等,多半都是一些应用经济学,即便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也是在经济对策上,和某一部分实际经济的分析上有优越的成就,但是在基本理论上,迄今尚未有象古典经济学家亚丹·斯密、李嘉图,以及马克思那样做出过划时代的突破,而自由、民主、人权等政治学说,虽则仍是全球(特别是东方和第三世界)人们所追求的要完成的历史使命,但是这些学派仍然是法国启蒙大师卢梭、孟德斯鸠等人的思想的继续和发展,也并无划时代的突破,所有这些经济学领域、政治学领域、哲学领域,还没有出现一个新的光辉的日出,这至少还不能够满足人类追求更理想的、更崇高的真理和正义的愿望。我本人所揭示的[原旨马克思主义]就是试图更上一层楼,达到这么一个理论的新高度,并且作为实践运动的一个新的灯塔、一面新的旗帜。这是不仅在东方而且也适用于西方的独树一帜的东西,所以我的这个理论体系是继往开来的既密切联系实际,通俗平易的而又是很高深的,不是那么容易理解的。
     来信说,我给你们的印象有道骨之感,这里我想顺便告诉你,我确有理学心功养生之道,我历经穷困磨难,仍能活到这把年纪,身心尚健,脑力特强,和我善养吾浩然之气,是有密切关系的。昔曾入华山,辟谷面壁旬日,华山道士惊为陈抟(希夷)老祖复生。这种心功同有气功疗养之效,但它无神秘迷信之嫌,无走火入魔之弊,故心功不同于气功,高于气功。我们以往的文字交往,从来也没有谈到这点,我常常感叹,许多青壮年,贪嗔痴爱伤神,喜怒哀乐失调,导致百病丛生,英年早逝,常令人有耄年哭壮年之痛。身体是巨大的青山本钱,以后有机会我很愿意传授你们这种养生之道。再说,我虽专攻经济学,但实际上,我最大的创造性的东西是哲学,黑格尔的辩证法,马克思的辩证唯物论还是不完善的,因为它还没有与人的主观思维副为一体或合二为一,即知行不合一。我的一个雄心,就是把辩证唯物论和中国的古哲学东西合璧起来。我曾花一生的研究,花二三年的时间动手写成一部书,题为《王阳明学说阐微》。不幸我仅存的一部孤稿,竟在劫难中被没收。我但愿不至于焚毁,要是仍存在档案中,将来有朝一日能够取回;不然的话,那又成一个文化浩劫。
     附上一份记者的调查报告,让你先了解一点我的简历。至于写自传,材料聚集了很多,但是由我自己写,已感力不从心了,所以你提议由你来写,我非常欢迎和感谢,同时还有几位朋友也同样提过这种建议,所以将来你们这些有心的朋友可以通力合作。如果时来运转,我还活着,可以口述许多传奇性的细节,此事待面晤时再商议。
     再附上一份人类自我异化,先供参考,再面谈详细。
     祝近好!
     
                              汤戈旦口述
                              吕洪来代书
                              1992年11月20日
     [原旨马克思主义]
     人(人性)自我异化的历史过程
     
     
     (五条马克思语录略)
     剩余价值学说,历史唯物主义,人的自我异化学说是马克思主义的三大组成部分。异化学说是最高的哲学,是鼓舞人追求真理正义的不断前进的战鼓。
     
     以上汤戈旦先生最后的遗笔似乎表明,汤戈旦对自己的学术贡献估价或许大大超过了客观情况。他似乎认为,自己在经济理论上做出了李嘉图、马克思之后的“第三个划时代的贡献”,在政治学说方面继启蒙学者卢梭、孟德斯鸠之后创造了“又一个新的光辉的日出”,而且,“我最大的创造性的东西是哲学”,将黑格尔、马克思的辩证法“与人的主观思维融为一体或合二为一”,即使之“知行合一”。这些说法,恐怕不仅太不现实了,而且本身就将政治、经济、哲学的数百年发展历史纳入了斯大林主义的认识框架。
     不过,作为一个几十年里没有任何收入,在艰难岁月里,以作学问为生存价值和精神支柱的人,有这种近似疯狂的信念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里,应当谈谈汤戈旦所信奉的“人性复归”即资本主义必然灭亡与共产主义实现的问题。《残生遗笔》里有这样两段话:“资本主义的生长、发展是历史必然,是不可避免的,但它不是长生不死,不是永恒的。……它终归灭亡是它本身的发展规律所决定了的。”“我确信,马克思科学共产主义理想迟早是要取代资本主义而实现。”
     当然,汤戈旦的确是在马克思主义的原旨上理解共产主义的,就是说“共产主义对我们说来不是应当确立的状态,不是现实应当与之相适应的理想。我们称为共产主义的是那种消灭现实状态的运动。”(《德意志意识形态》第一卷第一章)“共产主义是最近将来的必然的形式和能动的原则。但是,共产主义本身并不是人类发展的目标——人的社会的形式。”(《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私有财产和共产主义])
     资本主义是否会进化到一个更高的社会形态?
     这个问题与人类是否会进化成一种更高级的智慧生物类似。
     迄今为止,科学只能从比较中认识低级生物进化成高级生物的方方面面,绝不可能推理出一种生物进化成更高级生物的情况来,至于杂交和遗传工程那是另一回事。很清楚,无论是资本主义的灭亡,新社会形态的形成,还是人类进化成更高级的智慧生物,在今天来说充其量只具有科学幻想意义,没有必要也不可能认真对待。
     如果用有生必有死来说资本主义,那么,既然有生便有死,共产主义后又会产生一种新的什么社会?
     而这种社会是否又有生有死?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可见这种说法没有多少道理。
     按马克思的原意和汤戈旦的理解,共产主义将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而自发的结果(中晚年马克思似乎认为可借助暴力与专政,那是题外话在此不谈),也就具有非操作性,这就更没什么可争议的,如此一来,只剩下信仰问题,信仰共产主义也就如信仰基督教一样,因此,这些信仰除了精神寄托外没有什么现实意义。
     人类认识史上一个显著特点是,无论基本理论看起来多么荒唐,有神论也好,客观唯心论也好,甚至主观唯心主义也罢,都不妨碍学者们建立起大大有益于社会文明进化的知识大厦。同样的,每一个学者都不会不敬仰马克思对人类知识宝库的卓越贡献,汤戈旦的共产主义信念对他的学术成就恐怕也大有裨益。
     事实上,笔者作为“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新一代理论探索者,也同样在很多年里走不出共产主义信仰的教区,汤戈旦作为一个青年时代选择了这一信仰,并为之奋斗了六十多年的人,将原原本本的马克思主义当做一种“教旨”当然是可以理解的。
     汤戈旦在生命的最后几年,结识了几位十分崇拜他的青年。
     这些年轻人曾经非常热衷于宣传他的“原旨马克思主义”,主动提出要成立“原旨马克思主义学会”。这在十多年前,曾是他求之不得的事。然而,历经磨难,深知中国当前的法律价值之后,他已不再作此“授人以柄”的事。
     1989年元月二十日,他在给某博士生的信中,饱含辛酸地说:
     “来信提到搞原旨学会事,我首先表示:作为一个学派的思路体系,原旨马克思主义已活在人们心中,令人十分欣慰。我学海苦耕数十载,总算没有白费。也可以说,因有了你们这些学友,我活着才有生趣,而对你的热忱勇毅壮志,我既表钦佩,也分享骄傲。不过此事不可操之过急,宜待三五年后再说。因我国宪法上虽写着公民有结社自由等,但凭老经验,那不过是空头支票。现在中国上空虽也响了政治改革的雷,实际都不下雨,人民也尚无力人工致雨。相反,老百姓头上还悬着一柄达摩克利斯剑的,目前无必要效暴虎冯河之勇。我们能作学术通信,也就感比较开放点天恩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