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1]
秦永敏文集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2号)
·关于我们的结婚契约和结婚誓词继续有效的共同声明_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
·秦永敏因王喜凤不能返回武汉履行诺言而被迫宣布解除结婚契约的最后声明^^^
·紫苏
·中共当局为阻止秦永敏获法国人权奖将其长期非法拘禁绝食54小时和国保瞿佑平
·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第39次被抓捕、非法拘禁44天归来后发表严正声明
·秦永敏关于被推荐法国人权奖和失踪期间受到大家关爱寻觅的
· 要求山西当局停止迫害王喜凤并且立即恢复其工作待遇和工资的声明
·秦永敏为被非法拘禁事致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检察院 控告书
·秦永敏向青山区人民检察院对青山区综治办等提出控告
·离岛前夕即景
·群英赞歌
·秦永敏晨跑长江大堤遇倒卧者
·检察院拒绝受理控告
·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简论社会正义(之一)社会生活的最高价值是正义
·简论社会正义(第二篇)二 正义的概念解说
·腊月28被当局找事的情况通报
·石玉林被宜昌国宝从秦永敏家中强行带走
·关于来客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的情况通报
·李化平等四名维权人士送赵海通到新沟桥派出所报案
·简论社会正义(第三篇)普遍正义和以社会制度确保每一个人随时随地的其所应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情况通报之一当局交涉的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二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三(
·秦永敏报警
· 就“两会”期间如何度过的协议告友人
· 正义与伦理、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的复杂关系——简论社会正义(第
·《茶花女》艺术特色浅析
·正义观念体系的范式更替——简论社会正义(第五篇)
·八仙岛记
·“中国梦”不是百姓梦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一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二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三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四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五
·展开朝野对话,确保和平转型——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答陈树庆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二、“是顽砾,还是真金”?
·为对话时代到来铺路搭桥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三、新思潮中的老学者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初步反馈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第二部分
·对《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反馈第三部分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四
·为官民对话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
·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连载四)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五
·神州将成垃圾场,宪政民主救中国(上)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成立宪法法院,确保司法独立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七
·今日中国与民主政治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八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五、哭笑不得的“知音”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九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十
·群聊记录晨览书愤三首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六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2
·强烈谴责某强力机构非法断网的卑劣行径
·秦永敏呼吁习近平释放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公民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刘本琦在狱中坚贞不屈,断然拒绝律师帮助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七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二版,429人次签名——汇总有重复)
·人权简讯(2013.4.23)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3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八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430——537名录)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九批签署人名录(第157——211位)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4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538——689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六、锻炼周纳有传人
·中国电信非法断网情况通报
·祭林昭文
·赏玉照三首献给云端雪梅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七、神州何处有青天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转型期国家元首的首要职责是保护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690——772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连载八)公道自在人心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批签署人名录(第212——227)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6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773——955名录)
·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2)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一批签署人名录(230——255)
· 致潘露亲人的一封公开信
· 千年名校团委书记,春风得意中共党员 一朝自由思想即为“精神病”,难道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中国第十二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7
· 潘露老师归来,将发表理性声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8
·郑江华因签署《开展政治对话》“被喝茶”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1

反馈21
   
       
       
       

       【人权法治、平等对话、拯救中国】
   
    致习近平公开信系列: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1
   
   1,
   
   黄塑芹(1165297251) 14:17:32
   坐了几十年牢的秦永敏,要发起《中国公民致习近平的公开信》以和平演变手段达到颠覆中共执政地位运动,以再次玩四一二政变,好大肆屠杀共产党人,以达到亡党亡国目的,以实现国家财富私有化世袭化邪恶化!这种痴心妄想者也不回看历史,蒋家王朝是怎么覆亡的?也太把中共高层当小儿科了吧,也太不把13亿祖国同胞放在眼里了吧,也太低估习近平智商了吧
   (秦永敏 14:27:11哈哈哈这些人太落后于时代还处在敌对思维的小农文化中我们的责任正是要引导这些人走向现代化请你把原话复制给我,我作为反馈发出。太原-张军 14:29:37是啊 公民运动只是推动政府改革 向前发展 )
   
   
   2,
   
    文/彭承仙
   
   
    通往自由之路
   
                       
                       
    一 引语
    无论在网络上,还是现实中,常有人说,你说极权专制不好,自由民主更合理,你说的一切我都知道,但如何才能实现自由、民主与法治?更有甚者会愤怨地说,你把我叫醒却不明确地告诉我路在何方,那你还不如让我沉睡在新闻联播里,起码我不会如此痛苦。当然,我可以用一句“不要问自由民主何时来临,要问你自己为自由民主做了什么?”来搪塞,也可以用“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名言警句来鼓劲。但这毕竟还是没有回答问题的实质,如何实现民主与自由?
   
    自由主义大师哈耶克和波普尔等人只是告诉人们什么样的思潮和制度是通向奴役之路,是开放社会的敌人;但他们从未告诉世界,处于极权统治之下的人们如何挣脱专制的枷锁,奔向自由与光明?活跃在当今中国网络舆论战线上的一线公知们,在传播民主自由理念方面功不可没,引经据典头头是道,但在如何实现民主自由方面也是少有论述。宏观大论正确,但缺乏可操作性的战略战术和路线图,那么我们始终无法说服人们加入追求自由民主的队伍。除了极少数理想主义者,谁会跟看似永远也打不倒的风车进行大战?本文就如何撕开专制的铁幕打开通往自由民主的大门进行简单阐述。以下是我个人的观察和思考的结果,不说有什么价值,只是抛砖引玉,希望引来更多关注中国前途命运的人士一起来思考这个命题,并在看清方向认清道路后以愚公移山之志,日拱一卒,朝目标稳步推进。
    二 民主革命的模式
    到目前为止,人类已经进行过四次民主革命,通过一次次的民主革命浪潮,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确立了宪政民主体制,还在坚持专制独裁或变相独裁体制的国家寥寥无几。在这一次次的民主革命浪潮中,经过各国爱好自由的人民的反复摸索,结合本国的实际情况探索出来几条道路来,我来简单总结一下。
    一, 明君伟人式。专制政权的末期,出现了一位伟大的独裁者,该独裁者意识到独裁统治不可能持久,所以主导了改革,主动革掉了自己的权位,把选择的权力还给国民。如不丹的吉格梅·辛格·旺楚克,如中国台湾的蒋经国,如前苏联的戈尔巴乔夫,如西班牙的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
    二,民众抗议式。独裁统治之下的国民联合起来,通过大规模的游行示威,迫使独裁者放下权杖,结束独裁专制。其中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如罗马尼亚的独裁狂人齐奥塞斯库,自己并不甘心下台,但众叛亲离,军队拒绝执行命令,自己不得不仓惶出逃,最终被愤怒的罗马尼亚人民草草枪决。第二种情况,愤怒的民众发动抗议集会后独裁者镇压不住,独裁者只好出逃到他国或在第三方的调节下避难他国,如突尼斯的本·阿里,如菲利宾的马科斯,如也门独裁者萨利赫。
    三,武装斗争式。在人民群众聚会抗议无效,并招致独裁者残酷镇压的情况下,民众武装起来并可能在外部文明世界的帮助下,开始与独裁者进行武装斗争。这种模式的典型例子就是去年的利比亚。利比亚人民一开始并没有进行武装革命,而是和平地进行集会抗议。但卡扎菲用飞机大炮镇压抗议人群,反独裁的利比亚人民别无选择,只能武装起来跟卡氏独裁政权死磕到底。最终勇敢的利比亚人民在北约的帮助下推翻了卡扎菲的独裁统治,卡扎菲自己也落得被刺刀鸡奸命丧下水道的悲惨结局。
      四,外力植入式。该国的国民尚处于愚昧之中,或觉醒者的力量弱小得还不足于对独裁者造成任何影响,完全由外部力量主导,推翻独裁者,为该国植入民主制度。二战后的日本,菲利宾,近期的如伊拉克,阿富汗等。植入上层建筑的结果由于各国的经济基础的不同而大为不同。譬如日本,战后由美国植入民主制度替代了实权君主立宪制,结果使得日本焕然一新,迈入了文明国家的队伍;而同样由美国植入民主的菲利宾,后来却遭遇了马科斯独裁政权复辟,以至于菲利宾人民不得不在八十年代重新走上街头争取民主权利。伊拉克几经恐怖活动干扰后终于稳定下来,国民经济政治生活开始步入正轨;而阿富汗民选政权已经建立多年,却依然在部落政治和恐怖活动的牵制下举步维艰。
   
    三 四种模式与中国现实
    首先从以上这四种由极权专制走向民主自由的模式,结合当今世界各国的政治经济形势和中国的实际情况来看,外力植入式对中国而言不太可能。为什么这么说?当今世界自由民主的主导力量美英等国有两面性,一个是经济层面上,一个是道德的层面上的。经济层面上的发达国家想赚更多的钱,让国民过上更舒适的生活;道德层面上的发达国家想给全世界带去民主与自由,维护世界的公平和正义,同时也减少一些国家和地区因政治混乱经济萧条对自由世界的威胁。发达国家的两面性也是人性两面性的集中体现,既想要正直的精神生活,安全的社会生活,也想要舒适的物质生活。但现实中两种目标很难一致,时常冲突,斗争,博弈,彼此妥协。因为全球化,中国与美英法等发达民主国家的经济紧密相连,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所占的经济当量远非伊拉克、利比亚、突尼斯、叙利亚、埃及可比。经济制裁会使得这些国家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用飞机大炮给中国植入民主就更不可能。战争一起,十三亿难民涌向世界,绝对是世界各国的灾难,是这些国家不可承受之重。况且美英等国为解决阿富汗和伊拉克已经把国库掏空,债台高筑,如果要攻打中国,给中国植入民主,他们得准备多大的牺牲?这代价是只想过自己好日子的美英普通民众所不能接受的。这些政府都是民选的,无论是制裁还是战争,当为给中国带去民主和自由而使得自己身陷困顿时,经济利益的考量一定会战胜道德的高度,政府离下台也就为时不远啦。哪一位国家领导人决策时会不顾民意及自己的位子而与中国政权为敌呢?起码在中国国内没有足够的反对独裁专制力量的时候,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是绝对不会牺牲自己国民的利益对中国动手的。甚至有时候,他们还以此要挟中共政权,对这些国家在经济方面作出些让步,以便他们的经济组织挣钱,“两房债券”蹊跷地由中国接盘就是一典型例证。所以,完全指望外部力量来替中国植入民主是不现实的。
   
    接下来再说第一种模式明君伟人式,这也是当今主流舆论界最期待的一种模式。但如何才能出现明君伟人呢?我承认有的人是天生的具有悲天悯人的伟大情怀,如不丹的吉格梅·辛格·旺楚克。他在自己的国民还很愚昧的时候,主动革除自己的王位,说服国民接受民主,推行民主政治。但更多和平转型的国家和地区是在外部世界的外交压力和内部国民的政治压力或经济压力下不得不开启的变革,如前苏联和台湾。这个专制体制让他难以为继,虽然还可以撑一阵子,但他需要更多的人力、物力、财力去面对此起彼伏的问题,所以主动改革以化解国内矛盾和仇恨。苏联当时的高层都知道戈尔巴乔夫是个改革派,上来必然推动改革,动极权的奶酪,但他们别无选择。庞大臃肿的极权官僚体制已经无法处理各加盟共和国层出不穷的问题和矛盾,也无法挽救持续下滑的经济形势,唯有推动体制改革以适应国民政治经济生活的需要,尽管最初包括戈氏自己在内也并未想到一定要彻底终结极权体制,是时势造就了共产极权苏联的坍塌。但也正因为是苏共自己主导了改革,所以苏联虽然解体了,共产党并未因此遭到清算,而是获得了人民的谅解,到现在俄共依然是合法政党,在国家杜马有少许席位,延续了该党的祚命。台湾跟苏联有相似之处,这里我并不是要贬低蒋经国的丰功伟绩,而是事实求实地评价一下,如果台湾不是外部有盟友美国施加的压力,岛内有此起彼伏的民权运动,如“美丽岛”事件引发的抗争等等,蒋先生是不是会顺水推舟解除戒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也是未可知的。同样开放党禁后,国民党并未遭到清算,相反,在一度失去政权之后,马英九带领国民党通过竞选又重回执政党宝座。
   
    那么这种模式有没有在当今中国进行复制的可能性?有,但可能性不大。明君伟人主导下的政治转型模式,除极少数案例外,多是政治、经济与国际舆论压力下,民众抗争与极权者妥协的良性互动的结果。为什么说这种模式在中国成功复制的可能性不大?原因在于当今中国大陆与台湾及前苏联都有显著区别。一,当今中国没有像蒋经国一样的独裁强人,不可能用独裁的方式结束独裁。当今中国的政治格局准确地说是集体独裁,是以几百个家族为基础几十个人为核心的集体独裁。他们彼此牵制,谁都没有一言九鼎一锤定音的能力。任何危及此小团体利益的人都可能被其他人联合踢出局,哪怕是贵为主席或总书记。二,中国进行了经济体制的市场化改革,单兵突进式改革的结果为各大家族积累了惊人的财富,这些财富细究起来可能都不太干净。这样一来,他们拥有庞大的既得利益之后害怕失去,更害怕政治转型后遭到清算,因此对可能损害他们既得利益的实质性政治体制改革没什么兴趣。而前苏联没有此类问题,他们在开启改革前还是计划经济体制,他们的高官个人或家庭物质上虽然比普通人丰富得多,但基本上仍属于由权力计划分配得来的“合法”财产,无需担心被清算,除了权力也没有什么可失去的。由以上两点区别决定了抛开民众的抗争不谈,任由由中共高层自行运转的话,中国无论谁当政,都只能在不危及几百个权贵家族集体利益的边缘进行修修补补,而很难由中共自己主导大刀阔斧的政治体制改革。除非这几百个家族和他们的七个代理人中的绝大部分都良心发现,为国家民族的长远利益计,勇于革除自己权和利。这种可能性有多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