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9]
秦永敏文集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就日本大地震致日本国会议员牧野盛修
·為刘贤斌在遂宁法院闪亮登场喝彩
·沉痛哀悼华叔(司徒华)逝世
·人权简訊:雁南飞获自由陈云飞也获自由 姚立法仍被严控
· 中国民运五“一”工程规划
· 中国工运的现状与展望
·民众威慑是民主政治的基石
·评江泽民哈佛讲话
·告全国工人同胞书
·祭高清明文告
·和平宪章
·铁打的牢房流水的囚犯
·美蒋特务朱锦泉
·搭档——囚犯与看守的故事
· 秦永敏就隐私权、通信权、私人住宅权一再横遭侵犯发出的
·铁打的牢房流水的囚犯
·论真理、谬误与片面性(二)
·论真理、谬误与片面性(三)
·权力至上的和谐对权利至上的和解
·秦永敏关于财务、金钱、转款的紧急声明
· 民运队伍宽容至上
·二律背反
· 湖北省汉阳监狱长期让犯人冒高污染从事毛织生产
· 漫谈《和平宪章》与《零八宪章》之同异
· 论真理、谬误与片面性(四)
·受邀新浪博客
·关于新疆问题的对话
·“7•20事件”与武汉的“造反派”和“保守派”
·和平转型系列之一 论中国和平转型的必然性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长篇小说 第一章)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 前言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论和平转型与革命和暴力的关系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三章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章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四- 论今日中国的和平演变现状
·吴乐宝遭到正式逮捕,蚌埠民运人士全力救援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五 论和平转型的领导力量
·秦永敏紧急通报
·北京公民参选团的历史意义
·北京市公民参选人参选新闻《号外》(1-8)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六-论和平转型的主体力量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七——论良性互动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长篇小说 第四章)
·怎 样 自 学 成 才
·怎 样 自 学 成 才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八-论将中国国家权力
· 前人民代表姚立法谈选举和被非法软禁情况
·廖祖笙在广场卖房被绑架拘留五天自感有生命危险
·吴丽红出狱又生波澜,没到时间就被旅游——起诉朝阳公安反被判行政拘留十五
·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之九(结束)充分条件是强大而稳健的反对派崛
·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在昆明被公安带走
·政治犯许万平受非法刁难,又没能见到探监的家人
·廖祖笙拘留五天释放,出狱后愤然陈词
·第二次选民小组会上野靖春再次受到当局压制
· 30网友探视陈光诚被“打个落花流水”
·北京第二公民参选团参选热况
·高阳劳教所找徐义顺谈判徐义顺拟明天上访司法部
·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受国宝威胁
·徐义顺上访司法部受阻 及 提名结束后陈西获释
·秦永敏 我们应该如何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主持人不择手段违法,参选人千方百计参选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 人在法院
·付月华反强拆报道之二
·湖南新化一中数学教师罗美华因煽动罪已经拘留十一天
· 2011.10.29快讯 7 则
·郑重转发胡石根先生关于救助王国齐的呼吁书
·2011.10.30简讯 3则
· 祭聂敏之文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 人被法院判行政拘留十五天
·2011.10.31简讯 3 则
·2011.11.1简讯 3 则
·秦永敏关于变更住址、电话以及电邮的通报
·刘萍探望陈光诚在沂南县双堠镇派出所的遭遇
·答 张三一对“论和平转型”的评注
·2011-11-7人权简讯 5 则
·廖祖笙拘留五天释放,出狱后愤然陈词
·关于有人冒充本人用电邮传播病毒的紧急通报
·2011-11-8人权快讯二则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五章《此情可待成追忆》
·角马抢渡马拉河 ——角马俱乐部负责人李宇探望陈光诚蒙难记
·民运女杰、“自由女仁”王译——程建萍出狱记
·2011-11-11人权简讯 三则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人被拘留十五天后出狱
·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在吴丽红家聚餐畅谈
·2011-11-12人权简讯 五则
·山西省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一宗国有土地的操作拍卖内幕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二)张小玉探访团被拦车并遣返至天津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 前言 (一)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
·李旺阳及其家人饱受迫害之惨况
·秦永敏门口再次被安装大量监控器 电脑受攻击电邮地址被黑
·江苏无锡吴世明因强拆本人致伤其父至死
·姚立法家被非法入侵 派出所拒绝立案
·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到国务院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二)
·选举办拒绝透露独立参选人野靖春得票数 何德普 秦永敏
·11.14快讯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到国务院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何德普/刘秀珍
·坐牢专业户第三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罗美华出狱后情况及、、、、、、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死伤
·南冠客诗集(1981-198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9

       【人权法治、平等对话、拯救中国】
   
    致习近平公开信系列: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9


    (2013.5.19)
   1,
   
   沈建明
   刚刚吴山同城饭醉回来。故友新知交换信息、观点、意见——亦提及你的“对话”行为艺术。许多人陷入“字面理解”。茶说:“对话”的最大意义在于提出“思路”供受众站在公民思维和梳理社会主脉络角度去“举一反三”,认真思考“新公民运动”现实可操作性、策略性和终极目标相结合——亦在“公盟”中人发起的“加盟【社会公义】义工”举措上达成一些共识。常言道:有心栽花花不发;无意插柳柳成荫嘛。其余海内外信息动态不一一列举了。“最大化公民体”正在各层面、各种表现形式,抛弃成见结集着。。。公民思维、地球村民概念正在改变、提升国人整体素质过程中。而“宝塔形社会模式,亦在迅速趋向全球化的扁平社会模式”过程中。天价特色维稳进入“维持会”期……保重
   2,
   
   佚名
   
   秦先生:您好!
       我是您的QQ好友,有幸认识您很高兴。因您平时很忙,难以在Q群里与您详谈,故拟写了这么一篇文字,与您交流一下观点。
       首先我做个自我介绍。我是一名公务员,也是一名中共党员(当然,这些并没有引以为傲之处),八十年代初的大学本科毕业生,年龄已有五十。
       虽然我是一名中共党员,但这并不妨碍我向往民主、人权和言论自由,因为这些都是社会文明的基本标志和社会进步的基本要素。况且,共产党从其老祖宗马克思时代开始就没有否定过民主和言论自由,反过来,假设当年当权者对马克思、恩格斯严厉禁言,能有《资本论》和《共产党宣言》吗?共产党的成长确实经历过血雨腥风,但这些并不能成为共产党执政后禁言的理由,相反应该更懂得言论自由的可贵。
       我不想在此长篇大论地谈论什么,相信以后我们会有这样的机会,我只想先简单地谈谈我个人对推动中国政改的想法。
       我觉得,首先我们要避免大规模的流血革命。回顾以往,无论是辛亥革命还是所谓的新民主主义革命,都是流血的革命,虽然最终都夺取了政权,但付出的代价巨大,以至今日仍在持续付出有关联的代价。因此我们作为后人是不是应该进行反思并摸索出一条更好的革新模式。
       我曾经听过一位北大老教授的讲座,他主张中国一定要进行实质的政治体制改革,不如此死路一条,但他强调政改的前提是不能推翻共产党,最好的模式是由中共主导的政改。我非常赞同这一观点。其实按照我的理解,这是一种新版的君主立宪式的变革模式。其实君主立宪式的改革并没有什么不好,起码它可以避免大规模的生灵涂炭,而且假如是真正的君主立宪式的变革,它会是一种绅士的、精英主导的、高效有序的变革,英国、德国、日本等国家都走过类似的道路,并且证明是有效的。很明显,当今的中国,如果彻底否定并推翻中共的执政,势必会造成长时间的动乱,极易造成失控局面。
       不可否认,当今的权利腐败问题非常严重,严重到了随时可以官逼民反的地步。但同时我也相信,即使是中共党内,也存在着一种要求变革的力量。中共经过几十年的经营,切切实实地掌控了国家的方方面面,也确实吸收了很多精英。如果出现一种彻底否定中共的暴力变故,会是一种资源的极大浪费。
       因此,我认为,如今各种致力于推动中国民主改革的努力固然很可贵,但优先选项应该是致力推动由中共主导的真正的政改,如果无望,再作他算也不晚。
       上述如有愚妄之处,敬请赐教。
   
   3,
   
   对话几则
   刘: (y)顶住当局的压力。支持并参与秦老师为中国仁泉、皿煮、自由所作的努力!
   于: 郑,山东大汉! (y)
   晓东北京: 目前中国是极左和极右尖锐对立
   中间偏右的都比较自私,形成不了政治力量
   晓东北京: 中间偏左的,代表广大人民利益的,将是未来主流政治
   于: 哦,很有见地! (y)
   晓东北京: 极左和极右尖锐对立,他们是两败俱伤
   都没前途
   秦老师主张温和民主,主张对话,是中间偏左的正确路线
   于: 不断地积极从各个方面各个层面对话,是非常现实的路径!
   4,
   廖兴元利川 8:38:30
   当前中国推动民主进程的精英有激进与渐进之别,两派都是不可缺失的!应当互补互助。缺了激进派就缺了压力,专制者就失去紧迫感;缺了渐进派就缺了民众基础。我一生混迹于基层,长期在农村工作。县、乡、村大量民众,包括文化人在内,知道“民主”的人很少,敢于为民主呼喊的人更少!我教了几十年书,学生中不乏高、中层文化人,同事更多,但愿与我交流的人确实很少,很多人回避,把我当洪水猛兽者也有。我不是孤僻的人,爱好交友。我觉得六十年的洗脑铸、铸脑十分成功。“知之不讲,不知不问”,“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事关自己,也不提起”仍是文人做人信条。渐进方能动员民众,积聚力量。古松秦先生选择一条唤起民众,推动中国民主进程的道路,这是一条务实可行之路。任何国家由专制转型民主,必须是精英与民众相结合,缺一不可。古松
   5,
   吴志勇
    这两类人的相同之处,是他们都打着为民主、自由、民族平等的旗帜在奋斗,不同的是,独裁者死后,千夫所指,不论是当初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都一起倒戈。而真正的民主战士,却契合了不同年龄、地域、种族、文化间的鸿沟,真正的改写了世界文明的历史。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精神领袖?马丁·路德·金1968年去世,时隔40年,美国选举出黑人总统。在人类文明的进程中,在走向真正的民主和自由的途中。像昂山素季这样的精神领袖所起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同样,一个国家的转型或进步,是无法离开精神领袖的 因为精神领袖就如同灯塔,孤独地矗立在无边黑暗之中,持久地经受风吹雨打,指引着那些不知道方向的人们。中国社会之所以无法产生甘地、马丁·路德·金、曼德拉、昂山素季这样获得社会普遍认同的精神领袖,是因为中国人对于世界的认识仍然还是那么肤浅。在世界和平已成定局的情况下,中国人仍然找不到社会正义的底线。应该相信,在当今这个文明成为强势的世界上,所有的专权者都活在恐惧中,他们知道丛林法则越来越玩不转了,都不愿走到萨达姆和卡扎菲那样的绝境。不过由于各自心怀侥幸,还在做困兽 犹斗,以为会时来运转而已。可是昂山素季一类人物的存在,不容他们拖延,逼着他们尽快做出最后的选择!这就是昂山素季这类人物存在的伟大意义和巨大威力! 就如同马丁·路德·金的儿子对第三对参加纪念活动的人群说:“我知道我父亲的作用远远超过了一个梦想。”其实中国更缺乏像昂山素季这样执着的信仰者,也缺乏这样有节制力的民间意见领袖,更加缺乏能够宽容对话的当权者。这种启蒙最要紧的事情是摆脱恐惧:一是对权力本身的恐惧;二是更大的恐惧,即由于害怕失去权力而产生的恐惧。而要完成这种 启蒙教育,不是“等、靠、要”,让别人来成就自己。因为中国人真正的站起来,不只是对外来的帝国主义者站起来,而且是民众和官员在人格上都取得平等地位。 在一个否认基本人权存在的制度内,恐惧往往成为了一种时尚――害怕坐牢,害怕拷打,害怕死亡,害怕失去朋友、家庭、财产或谋生的手段,害怕贫穷,害怕孤独,害怕失败。
   
   
   6,
   
   李铮然
   
   同城圈搞了几年了,前面搞得很好,搞个全国统 一的,不是在末成形之时,公然和专制叫板吗, 这不把同城圈饭醉搞死了,不要再自作聪明,把 自己当成了自我的领导,放下自我,放低自我, 就当自己是一个刚入门的新人,全新学习,全新 的溶入到新时代互联网变革来,虚心,谦让,理 性,冷静,(不针对任何人,只是发表我个人观 点,请别误会)群发的,同时也请多给些批评, 指导,谢谢
   
   ,观念更新,形式更新,和时代接轨,我们要在 平等,公正的基础上,同盟,没有首脑,更没有 随听从随,随腿从随,不分老新,不论资历,只 要有心,推进民主进程,都是平等对待,俱乐部 形式,人人平等,机会平等,不管新人,老民 运,一视平等,老民运更不要摆架子,以老资格 自居,前辈更应和年轻一代交流,多些批评,指 点,轮流模式当主持人,都有机会平等学习,有 的只是少数服从多数,在新形势的严峻条件下, 我们要摆脱那种传统的金字塔模式,用全新的更 有活力的俱乐部模式,兄弟如手足,同道骨肉 情,这深厚的生死情谊,比什么都重要,轮流模 式,散而不松,有影无型,做水,上善若水,水 深能沉石,就算是一滴水,也可穿石过
   
   
   
   签名,要以下内容:1姓名2性别3年龄4职业5地址<邮编>6身份证号7手机号8电邮地址gmail)
   签名处:
   联系人1,:秦永敏
   手机:13986183138 15807162153  
    skype:qinyongmin98 
   腾讯qq:秦永敏大号:1791402619秦永敏二2532858370 秦永敏三 1982338435.
   
   电邮[email protected]
   
   联系人2:赵元丕
   手机18999380297,
   电邮[email protected]
    qq 975935871
    
   
   联系人3:陈建芳
   手机:15026516445
   电邮[email protected]
   
   联系人4:张素珍、女、河南省洛阳市、嵩县田湖镇滕王沟村3组电话;13381455236.
   
   
    
(2013/05/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