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散文] 故乡浮影]
罗列
· 帘卷西风[176——185]
·想起龙应台
·袁伟时:教育、历史、新左派和当前的改革
·辑录一封几年前的信
·晓波兄,有良知的中国人会为你骄傲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 游庐山记
·我也想谈一下艾未未
·帘卷西风[186——190]
· 马英九:2011年元旦贺词
·买《1984》记
·2011年十月散记
·《少数与多数》
·蔡英文总统大选第四阶段结论性讲话
·从孔教授的骂人谈一点我眼中的中国知识界
·哈维尔:我们每个人都是极权机器的共同建造者
·马英九元旦祝词:为下个世代点亮蜡烛
·春节前街头观察有感
·[散文] 五妹
·七律• 答友人《夜闻》①
·游滕王阁记
·遥祭方励之先生
·方励之:中国的失望和希望
·(奇文存档)新史记-薄公子熙来列传
·《非梦非烟》序
·如果我是总统
· 非梦非烟[1——20]
·一首诗在我记忆中的变迁
·买《历史决定论的贫困》记
·由《旧制度与大革命》想到的
·S
·也谈保钓反日浪潮
·非梦非烟[21——30]
· 非梦非烟[31——40]
·2012年10月德国之声关于中印战争50年征文
· 一个人给妻子的信
·非梦非烟[41——60]
· 非梦飞烟[61——90]
·记事散文:买菜
·非梦非烟[91——120]
·非梦非烟[121——140]
· 我眼中的十件2012年中国大事
· 非梦非烟[141——160]
· 非梦非烟[161——180]
· 夜读书之一——由章诒和女士父亲的建议想到的
·2012年11月中下旬的两封信
· 非梦非烟[181——200]
· 夜读书之二——历史与良心
· 非梦非烟[201——220]
·给T先生的一封信(2013年春)
·【小说 】那女人
· 罗列:对我雅虎邮箱几份邮件的备份
·【 小说】 那女人
· [随笔]谈一点张之洞
·[散文] 故乡浮影
·我与《红楼梦》
·(随笔) 家事
·[散文] 艾老师
· 松花江岸观水记
·转载徐文立、余杰、何清涟、包遵信的文章
· 由胡平对王蒙《中国天机》评析想到的
·非梦非烟[221——240]
· F城浮世绘之一——街上算卦的女子
· 写在林希翎女士去世后
·F城浮世绘之二——巷路上趟着的老人
· 亲情剪影
·F城浮世绘之三——嫂子
·[如是我闻]时间的碎片(两则)
·《史记•高玉伦列传》
·幼稚的英国BBC
· 福摩萨
·观余英时时先生在香港新亚书院成立65年的讲话
· 脱离恐惧的人是幸福的
· 风花雪月之一 ——荷
·《老生》常谈了吗?
·散文: H 庄
·【仿五四白话诗】孔子与毛泽东
·大选举中的小人物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一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二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三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四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五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六
·祭奠
·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七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八
· 散文: 光阴的一段横截面
·F城浮世绘之四——宋大夫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九
· F城浮世绘之五——仲秋早市剪影
·孤独的天才,幸运的出走,想走就能走吗?
·肖建华与王丹
·马克龙的蝴蝶效应微弱地吹到我身边
·你说刚刚开始,其实戏早就演了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夏虫与井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散文] 故乡浮影

罗列

    那天读《老子》,见三十章有,“师之所处,荆棘生焉”句——读到这里,蓦地想起故乡。

    故乡在鲁南一个偏僻的乡村,三县交界之处,印象中小时候家家都很穷,吃的是黑黑的地瓜干窝窝头,住的是用黄土掺上麦秆垒的土房,屋子里耗子洞到处都是。那时候除了冬天,我们下午放学后,几乎是每家的孩子都挎着土篮去挖草,然后用这草喂猪、养羊和兔,——那个地方,盐碱地似乎很多,跨国垄垄白色的沟渠,我们能找到各种青草。

    有时下过雨后,往往在田野里冲刷出人的股骨——长辈们说,那里国民党和共产党曾经进行一场恶战,打完后双方又都匆匆撤走了,当地乡贤组织老百姓将他们埋了,所以那些骨头一下雨就常常露出来!

    “为什么不烧掉呢?”我曾经问过他们!

    其实现在我知道我这个问题问得实在愚蠢——那里是平原,人多地少是自古以来的事,平原好不容易长成一棵树,早有多少人就想着用它盖房,老百姓又没有柴油汽油,最好的方法当然是就地埋掉了!

    今年7月我回故乡,那里真令我有沧海桑田的感觉——村南的那条小河流淌的是浓浓的黑水,散发出扑鼻的臭味,乡亲们说是临镇的一家皮革企业排放的,他们反应,也没人管;村北的那条曾挖出一些古棺木的小河由于淤塞,连一丁点水也没有了,那里新修了一条柏油马路,并不是太宽,从临县通往地级市,经常有几家客车的主户为了争夺客源相互吵架甚至大打出手!想儿时,我曾经一丝不挂地在这两条河里抓过鱼哪!

    村庄往四周伸开许多,新盖的房子虽然高大但里面内容较少——使我吃惊的是,村庄七八百户人家,目前拥有彩电的人家居然几乎了了,一个村庄只有三家人家用上互联网,我一打听才知道,他们都是上公家班的,而且他们三家用一个资源。在村东头碰到一起读过初中的联合,他正在建设猪圈,他的话多少给了我释疑,“你亏得走出去了,现在这里的农村没啥意思!地不多,出产的东西又不值钱,一家两三个孩子,你得攒钱为他们结婚,攒的钱还不如物价长的快!你不攒还不行,家家屋里,四十岁以上的,你去看看,除了一台破电视,其余什么都没有……”

    我不得不承认,故乡依然十分贫穷,无论在精神上还是物质上!我这次在故乡呆了整整十天,在那里,村庄和邻村信教的兄弟姐妹之间发生了一场命案,一家与我同姓人家的远房族弟的媳妇将另一家人家的孩子杀死了,故乡人说,那时情杀,我并未打听出确因。还有一件在当地比较著名,一个爷爷用电动三轮带两个孙子去赶集,中途碰到卖玩具的小孙子要,爷爷停下车去买,忘了锁电源,孙子无意中拧了车把,车子往前走动,路边恰是池塘,那车一下子驰进,造成悲剧,据传,事出后,老头的儿子将老头打一顿,老头就失踪了……

    其余的呢?想想,生产关系的变化还是有的,我明显感到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已经浸入农村,正在瓦解着淳朴的乡村生产关系,邻居家的帮忙也逐渐被货币整合了,一家一户已不在自己院子里圈养鸡鸭牛马,他们说养不合适,耕地已用机器,倒不如去市场买便宜,周围已出现资本主义性质的规模化养殖场和各类加工厂!

    七月末八月初,那里天真是热得够呛!桃子正在成熟,很甜,这是我儿时所未经历的——这或恐是我感到些微安慰的!

   

    ——写于12月23日2012年

    ——修改于5月7日2013年

(2013/05/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