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刘进成的博客
[主页]->[宗教信仰]->[刘进成的博客]->[互害社会与大爱国度]
刘进成的博客
·什么是公民意识
·民主,其实是一种关系。
·叫人归主的“迷惑”与“明白”
·从南非民主,看大爱根基,解六四死结。
·信,是民主自由的实底。
·强烈呼吁用大爱信仰修正拆迁条例
·提倡大爱信仰,纠正拆迁条例。
·为民主坐牢的意义
·米奇尼克向中国人介绍的民主道路
·灾难,给中国人的教训。
·中国民主的和平之路
·应该提倡大公无私的社会吗?
·建议召开中国人的圆桌会议
·有十字架的民主和没有十字架的民主
·强拆自焚与大爱拯救
·宪政与大爱信仰
·这是天父世界
·气功治病与基督教信仰
·在今日中国传扬耶稣大爱信仰的不可能与可能
·诺贝尔和平奖鼓励中国人走和平大爱的民主道路
·自由与真理
·不受控制的权力
·大爆炸和进化论,更显明上帝存在。
·政治改革与耶稣大爱
·市场经济与耶稣大爱
·摸着石头过河与抬着约柜过河
·‘抗日必须念佛’与‘民主必须信耶稣’
·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
·透视皇帝新衣
·拆迁条例必须离开大恶归向大爱
·有大爱的民主,与无大爱的民主。
·大爱废除强拆,必有民主自由。
·一次未能完全又充满希望的力虹纪念会
·让子弹飞,还是让大爱飞!
·剖腹生子,与信心生子
·从拆迁条例的修改,看民主法治的前途。
·埃及、突尼斯的民主变革。
·迦南美地与民主社会。
·迦南美地与民主社会。
·天崩地裂,人当何求?
·信耶稣能治病的铁证、优势、要点
·我的母亲还能得救吗?
·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
·祷告,何时能得着。
·从吴邦国的“五不”,到曾荫权的基督徒治港。
·“国之命在人心”――必须看到这句话的局限性!
·该怎样看待法英美联军武力打击利比亚政府军?
·地震,当然是天遣!
·靠信仰治病
·大爱,是民主的通行证。
·民主的道路
·治母亲的中风与治中国的专制
·怎样逃脱巨大痛苦
·本•拉登与恐怖主义的世界观
·从毛泽东的痛哭看中国民主的教训
·用什么信仰批评毛泽东和文革
·三峡大坝与心中大坝
·纪念六四
·焦头烂额 仍然坚持
·怎样能让刘晓波得自由
·耶稣愿人人得救,是指所有人,还是指部分人?
·俞正声的党课和上访户的怨声
·祈祷是最好的治疗方法
·毛泽东的思想和错误及纠正
·邓小平与毛泽东的比较
·圣经中的上帝歧视人吗?
·动车追尾的教训
·神迹的真实性
·钻“牛角尖”与“献燔祭”
·信仰自由与大爱领导
·恐怖主义的克服办法
·恐怖主义的克服办法
·生命权与人权
·生命权与人权
·自由的定义
·人的自由与神的自由
·辛亥革命的教训与台湾民主的经验
·耶稣大爱引导中国民主进程
·诚信与信仰
·稗子和种子的比喻
·小悦悦的死意味着什么?
·稗子与预定论
·天国与民主国
·信任怎样产生
·新论“不受制约的权力必然腐败”
·文革会再来吗
·传扬耶稣与不要骄傲
·医治身体与医治心灵
·基督教会与民主社会
·从台湾大选看人民素质与民主制度的关系
·水被意念变化与耶稣真理
·吃耶稣的肉?――圣经中的难题
·我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基督徒
·从韩寒《革命民主自由》博文看中国民主前途
·民主、君主、神主
·祷告的实质
·耶稣为什么叫地上动刀兵(一)
·耶稣为什么叫地上动刀兵(二)
·建立民主的大爱平台
·什么是《国富论》中看不见的手
·该给吴英留一条生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互害社会与大爱国度

互害社会与大爱国度
   一,磐石教堂的十架与拳打脚踢的母亲
   昨天,骑车去看位于杭州下沙的基督教磐石堂。
   沿着钱塘江边的沿江大道骑过去,穿过刚刚建成的九堡大桥,我仔细地向钱江北岸的建筑群中,寻找磐石教堂的踪影。
   在一片高悬的建筑立吊群中,我突然看到空中有一个影像,似乎是十字架。

   我停下车,仔细观看。那果然是一个十字架!虽然夹在吊车丛中,很不起眼,然而,祂却不是塔吊和其他建筑,祂就是耶稣基督的十字架。
   我掏出相机拍照。
   心里说;这就是了。磐石教堂,原来就在这里。
   进了磐石教堂,里里外外的观瞻一遍。
   我又见到一个大饭厅,许多人正在凭就餐卷吃中饭。
   我也想在此吃一餐饭。便走到取饭的窗前,问:“可以用钱买饭吃吗?”
   窗内的姊妹很明确地摇头说:“不可以。”
   我默然退出。心中暗想,这磐石教堂的建筑,教会几次通知我们自愿奉献。
   我恐怕至少奉献有五千元以上吧,怎么如今连个快餐也不给我吃吗!
   当然,我这样一想,马上就明白,我这种心思意念太可笑了!
   一个基督徒怎么可以这样看问题呢!当然不能。
   我出了教堂,又骑车在磐石堂周围整整绕行一周。
   来到教堂东边,离教堂的磐石状礼拜堂仅几十米远,就有好几家小吃饭店。
   我选了一家有凉粉又有热面菜的店,走进去吃中饭。
   店里有一个小男孩,约十二三岁吧。他先得到大人同意,在店里的电视机前,很投入地顽电脑游戏。后来,不知是什么事情,好像是没有完全听从他母亲的话,他的母亲,便突然对他拳打脚踢,教训他。
   那孩子眼里流着眼泪,想哭又不敢哭,非常害怕的看着他母亲。
   他母亲是一个约20几岁30岁不到的农村妇女。她刚刚招呼我们客人进店点菜,还是很和气,热情周到。没想到一转眼,就会对自己的小孩,凶到这个程度!
   狠狠地打小孩巴掌,又一脚把孩子踹倒在店门前。
   我看在眼里,心中紧抽起来。
   我想说这个母亲,但是见她这种架势,却又不敢说出口;
   终于,当那个母亲出到门外,门内只有年青的父亲在时,我严肃地对他说:“你们不可以这样打小孩的!怎么可以这样!”
   他回答说:“小孩不听话啊。”
   我马上说:“不听话也不可以这样打他!他将来大起来,也会这样凶的对别人!他已经这么大了,他也是有人权的!”
   我用重重的语气说他。他笑了笑,有一些接受的样子。
   没想到那位母亲,她虽然人在门外,我们在里面说话,她恐怕是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她便马上发起火来。她不好对我来,却是对她那丈夫,十分凶狠的吼了一句什么话!
   以致她丈夫马上回了她一声:“你干吗这么凶?”
   她们说的家乡话,我基本上听不懂,大约是四川重庆湖北一带的方言。
   我心里知道,她的凶,是对着我来的。我想,我再不好对她说什么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便很客气地对她说:“请给我打个包。”
   我点的面菜是多了,又见她如此地打小孩,被激动气忿,实在是吃不下去了。
   她听到我的话,就赶忙答应,给我打好包。
   我们便很客气地相互道别,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走出店门,在回程的路上,我又想起一件往事。
   大约在十几年前,我有一次出差到重庆。走在街上,突然,看到一个男子,当街打一个妇女。
   他们看起来像是夫妻。
   他把女子打到在烂泥地里。
   女子爬起来,他再把她打倒在泥地里,在泥里打滚。
   旁边围了一圈人。那女子被打,却不发一声,也没有人上去拉劝。
   我一看到,心就紧缩起来,一时真是热血沸腾,几次想冲上前去,阻止那疯狂打人的男子。
   然而,我却镊于当时的那种情势,始终未敢采取行动。
   我心里激烈地思想斗争着。
   心想,我是个外来人,偶然经过,怎能多管闲事泥?
   或许,是因为那女子有什么奸淫败坏的行为吧?•••
   我终于十分不安的走开!心里掩藏着懦弱的羞耻。
   这种羞耻不安,十几年来,真是常常浮现在我心头,有时甚至会格外强烈。真像鲁迅说过的那样。
   这件事,我真的始终不能忘怀。那被打滚在泥地中的妇女,常常出现在我的眼前,令我揪心难过。
   我后来曾想,我当时应该打110报警!
   约五年前,我搬到现在的塘河新村居住。有一次我听见在前面一个单元楼有夫妻吵架。有女子大声哭诉被打的声音。
   我听了心里难受,就真的马上打110报警。
   后来,警察果然来处理了。我不知道具体的处理结果,但是看起来报警还是可以的。
   这一回,见到这母亲如此打小孩,我想,我是不是也可以报110,叫警察来处理这明显的家庭暴力呢?
   我甚至可以明确地责备她们:“你们这样的打小孩,按照法律,是可以叫你们坐牢的!”
   因为在西方先进的法治国家里,就是有这样的法律规定的。
   中国也已经在提倡法治国家,也已经把保护人权写进宪法。
   但是,如果真的这样一来,是不是会把事情搞得太大了呢?
   因此,我心中又想到,这终究是一个基本信仰问题!光靠法律硬行管治,终究不能解决问题,必须首先要改变信仰人心。
   没有基督的大爱真理,人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人人从自己的经验和道理出发,那文明的法治的社会,终究不可能建成。因为在根本上没有基础。
   这一切,是不可能靠我们的抗争反对,靠我们学习民主制度和法律规定,来建成的。
   民主政治、法律规定、宪法宪政,都还是表面的外在的东西;人的思想、耶稣大爱,才是人类社会进步的根本原因。
   所谓“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内因比外因更重要,”这个道理是可以在此说明这个根本问题的。
   那磐石教堂上高举的十字架,才是区别于这个世界,改变这个世界,唯一标志,唯一道路,唯一真理。
   惟有这十字架的真理能根本改变人心。
   二,互害社会和大爱国度
   从最近发生在中国的“毒生姜事件”中,有人看到了一个互害社会的模型。
   这个看到,其实就已经接近揭示出中国社会的根本关键问题。
   这是一个全民信仰的问题,而不仅仅是一个民主变革的问题。
   人人为自己的信仰,人人为自己的社会,求民主改革没有用。
   因为,在这种人心基础上的民主改革,只可能产生少数人害多数人的社会,或者多数人害少数人的社会,只能在这两种互害的社会形态之间,转圈打滚。
   而绝不可能产生一个相互保障人权自由的真民主社会。
   真民主不是少数人压迫多数人。
   真民主也绝对不是多数人压迫少数人。
   这两种社会都是人压迫人的恶社会,都绝对不是保障人权自由的真民主社会
   因此,我们就必须归到耶稣基督的大爱真理里。这样,我们才能建立一个大爱统治的国度。
   这个被大爱统治的国度,是靠大爱在人们心里作主作王,来实现。
   民主制度,宪政法治,人权自由,都要依靠大爱为王的人心基础,才能够被可靠维护,正常运行。
   倘若是人的利益为王、人的欲望为王,在这种人心之下,一切民主制度、宪法法律、人权自由,都只能成为人自私作恶的工具。只能助长人们,为了利益和满足欲望,互相争斗,互相残害。
   而人的欲望,人对物质利益的追求,永远都没有满足的时侯。
   只会越来越高涨,越来越贪婪。
   少数人是如此,多数人同样是如此。全体人也都是如此。
   让人的利益欲望为王,人类一定会走向互害的罪恶社会。
   惟有以普世大爱为王。
   以普世大爱,压倒所有人的欲望和利益。惟有这样,才能够产生保障人权自由的民主法治社会。
   建一个互相保护的社会,不是一个互相残害的社会。
   这不是梦想,这不是设想,这乃是实实在在的事实。
   因为,世界上几乎所有真正的先进的民主自由国家,都是以基督教信仰为主要信仰或重要信仰的国家。
   因为,前苏联今日的俄罗斯,如今已经走上这条归向耶稣大爱的正确的道路。
   此前,习近平首访俄罗斯,普京还没有回访,先来访问的,却是东正教的牧首。
   习近平亲自正式地接见了这位来自俄罗斯的东正教的基督教大主教。
   这位东正教的大主教,代表了什么?不就是耶稣基督的大爱真理吗!
   记得普京在初掌国权时,亲自去国外拜访东正教大主教,请他回国。
   普京真诚地向他表示,“我就是你的信众,是基督的门徒”。
   普京公开表达了,要依靠东正教的耶稣大爱信仰,团结俄罗斯人民,走向未来,克服困境的主张。
   苏联的昨天,就是我们的今天;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这样的一种中国传统思路,诚然是有它的内在道理和客观规律。
   习近平要向普京学习,不能向金正恩学习,这才是众望所归的。
   三,该怎样看待共产党?该怎样看待毛泽东?
   沿着阶级斗争的道路走下去,一定不行。这样的梦想,与朝鲜金正恩的主张和那个朝鲜青年人的梦想一样,是绝对绝对没有出路的。
   把共产党毛泽东视为仇敌,认为只要推翻共产党的一党专制,实现多党竞选,就能实现真民主,这也是一定不行的,也是一定不可能成功。
   要知道,民主人士要追求正义公平,难道共产党毛泽东当年不是为了追求正义公平和民主自由?
   今天的民主人士,当年的共产党人,都是为了追求正义公平,这是事实,不要不顾基本的事实。
   根本的问题,是在于,公平正义的社会,到底怎样才能实现?为什么中国到今天始终不能实现?
   根本原因在那里?
   原因何在?道理何在?出路何在?
   我们都不要凭设想,我们都要凭实实在在的事实。
   共产党人要如此,民主人士也要如此。
   请问,世界上那里有一个信仰无神论的主张革命造反的真民主国家?连一个也没有!
   苏联、台湾、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欧洲国家,所有这些国家和地区,不都是已经实实在在建成了有人权自由的真民主社会吗?
   他们不都是尊重基督教信仰的国家和地方吗?
   他们的领导人,不都是基督徒吗?
   普京、马英九、奥巴马、默克尔,所有这些国家和地区的领导人,不是几乎都是和完全都是奉耶稣基督为救主的基督信徒吗?
   难道他们是在搞迷信吗?
   难道不正是坚持无神论的人,是把人当神的人,才是真真实实的搞迷信吗?
   我们都要实事求是。我们更必须在根本信仰的问题上,坚持提倡事实求是。
   难道在所有这些已经实际成功的真民主社会里,没有一个真正的“是”吗?
   难道在那事实上无一成功的假民主社会里,没有一个根本性的“不是”吗?
   这个根本的“不是”,正是无神论的信仰,正是物质至上的根本错误的信仰。
   正是由于这个错误的信仰,才使我们中国始终陷在互害的社会里,不能自拔。
   我们不要离开对正义的追求。
   我们不要离开对公平的追求。
   离开将更没有出路,中国将会更加黑暗!
   坚持追求公平和正义,坚持共产党人和民主人士的正确理想和正确追求,再把这种对公平正义的执着追求,归到顺服世界的根本规律上去。如此,公平正义,就必能成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