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刘进成的博客
[主页]->[宗教信仰]->[刘进成的博客]->[探访镇江西津渡]
刘进成的博客
·埃及、突尼斯的民主变革。
·迦南美地与民主社会。
·迦南美地与民主社会。
·天崩地裂,人当何求?
·信耶稣能治病的铁证、优势、要点
·我的母亲还能得救吗?
·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
·祷告,何时能得着。
·从吴邦国的“五不”,到曾荫权的基督徒治港。
·“国之命在人心”――必须看到这句话的局限性!
·该怎样看待法英美联军武力打击利比亚政府军?
·地震,当然是天遣!
·靠信仰治病
·大爱,是民主的通行证。
·民主的道路
·治母亲的中风与治中国的专制
·怎样逃脱巨大痛苦
·本•拉登与恐怖主义的世界观
·从毛泽东的痛哭看中国民主的教训
·用什么信仰批评毛泽东和文革
·三峡大坝与心中大坝
·纪念六四
·焦头烂额 仍然坚持
·怎样能让刘晓波得自由
·耶稣愿人人得救,是指所有人,还是指部分人?
·俞正声的党课和上访户的怨声
·祈祷是最好的治疗方法
·毛泽东的思想和错误及纠正
·邓小平与毛泽东的比较
·圣经中的上帝歧视人吗?
·动车追尾的教训
·神迹的真实性
·钻“牛角尖”与“献燔祭”
·信仰自由与大爱领导
·恐怖主义的克服办法
·恐怖主义的克服办法
·生命权与人权
·生命权与人权
·自由的定义
·人的自由与神的自由
·辛亥革命的教训与台湾民主的经验
·耶稣大爱引导中国民主进程
·诚信与信仰
·稗子和种子的比喻
·小悦悦的死意味着什么?
·稗子与预定论
·天国与民主国
·信任怎样产生
·新论“不受制约的权力必然腐败”
·文革会再来吗
·传扬耶稣与不要骄傲
·医治身体与医治心灵
·基督教会与民主社会
·从台湾大选看人民素质与民主制度的关系
·水被意念变化与耶稣真理
·吃耶稣的肉?――圣经中的难题
·我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基督徒
·从韩寒《革命民主自由》博文看中国民主前途
·民主、君主、神主
·祷告的实质
·耶稣为什么叫地上动刀兵(一)
·耶稣为什么叫地上动刀兵(二)
·建立民主的大爱平台
·什么是《国富论》中看不见的手
·该给吴英留一条生路
·从星巴克咖啡店和三亚宰客店看诚信
·监狱与地狱
·大爱能度万重山
·归向大爱真理 才有民主自由
·修改刑法 保障人权 归向大爱
·民主国就是上帝国的预表
·和平实现民主,让中国和朱虞夫自由
·民主自由就是主耶稣行的神迹
·信仰耶稣与中国民主
·被骗的笨人与耶稣的真理
·我们都是犹大与犹大也能得救
·无恶不作与大爱善良
·归向大爱真理,中国才有平安
·耶稣常与我们同在的确实证据
·让耶稣大爱引导中国走进民主自由
·让大爱领导中国实现民主自由
·要依靠神迹奇事传扬耶稣基督
·解决南海争端当要用大爱原则
·耶稣今天仍在世上赶鬼
·共产主义的是与非
·柴玲的转变与受攻
·民主真的是南橘北枳
·爱是永不止息
·圣灵和新妇都说“来”
·中国不能再搞打砸抢的民主
·上帝在对中国革命和中国民主说话
·当人的想法与神的话语不合时
·人的素质与民主自由
·上帝是我们的避难所
·基督教为什么说人都是罪人
·民主的要害是接受耶稣大爱
·相信耶稣能够移山吗
·产生周克华的根本原因
·民主自由与信仰耶稣的关系
·世界和平与民主自由
·教授打人与民主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探访镇江西津渡

   探访镇江西津渡
   1,浩浩长江,必须把它镇住。如果让长江肆意横流,人们必要灾祸临头了!
   既要镇住长江,更要镇住人心的欲流,不能让人欲横流。怎样才能镇住人心的欲流呢?
   2,要渡过长江,就要藉着渡船。想要摸着石头过河,是永远不可能渡过这大江大河的。
   3,长江上有渡船,长江上也曾经有战船云集。


   在镇江的北固山公园,在这北固山上的甘露寺,就记载了当年孙权刘备与曹操在此大江上血腥征战的中国历史。
   战船是不能带来平安的,惟有载着大爱的船,才能给中国人民带来平安。
   4,我今年60多岁了,曾经到过镇江多次。记得在七――八年前,一次出差到镇江,因为时间充裕,就想把镇江好好的顽一下。可是,我看了金山寺后,就觉得兴味索然,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那金山寺景点离江甚远,不过有一些泥塑木雕的庙宇罢了,有什么好看好顽的?
   似乎这里就是镇江最好的风景游览地!真是太扫兴。于是带着失望的心情离开。
   5,后来,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镇江还有一个西津渡,是古时侯人们过长江,必须经过的通向渡口码头的一条小街。当年是非常的繁华热闹。
   这西津渡小街,有石板铺路,上上下下,直通到长江边的渡口码头,沿街还有许多十分出名的古建筑。
   有古塔,有当时的英国领事馆,等等。
   这条小街,实在就是一个风情万种、鲜龙活现、昔日长江边繁华热闹无比的时代窗口。
   这就勾引我心中产生十二万分的兴趣,真是常常念念不忘,耿耿于怀,要再去一游。
   6,今年五一,在扬州的四姨娘过80岁生日,我要去参加。
   因此,我便早早地定好计划。我要骑山地车,从杭州到扬州。
   途中要经过镇江,我要到镇江好好看看这心仪已久的西津渡。
   7,4月27日早晨5:30,我从杭州出发,一鼓作气,下午5:30分,骑到金坛。一天骑行210公里。
   第二天再骑60公里,便很轻松地于中午时分,到达了镇江。
   住镇江火车站对面的远方饭店,108元一天的房间,很满意。
   这天是礼拜天,我便先去找镇江的基督教堂,准备晚上在此参加主日崇拜。
   因为我已经于2008年7月6日正式受洗成为基督徒。礼拜耶稣基督,对我是头等大事,游玩则是其次的事。
   8,我从火车站门前骑自行车,按镇江地图的标示找过去,很快便找到了大西路福音堂。
   这大西路福音堂,原来是很有纪念意义的一座教堂。
   在教堂里面,有戴德生牧师的安葬纪念亭。
   纪念堂里面,有戴德生牧师的名言,醒目地写在墙上:
   “假如我有千万英镑,不留一元不给中国;假如我有千条生命,不留一条不给中国。”
   戴德生牧师是在大约1882年时来华传教。他立定如此心志,要为上帝的大爱事业,为中国人民服务,贡献他的一切。
   他真的这样作到了。他真的是我们的好兄弟,他真的是耶稣的好门徒。
   9,出了大西路福音堂,向西一拐,我的自行车,很快就不经意地骑到了西津渡的街头。
   果然如画册上所展示的,这是一条大石铺就的窄马路,沿一座小山坡的东侧,蜿蜒而上。
   过了小街的门界,就见到比肩连接的各种店铺,又有许多的石刻雕塑的、佛像观音之类的建筑。
   其中包括那一座最最著名的过街佛塔。好像是什么藏传的宝塔,是与众不同的。跨座在小街上。
   还有一座曾经的英国领事馆的小楼,约在街顶的西边小山坡上,看起来仍然很有现代化的味道。
   上到小街的坡顶,再蜿蜒拾级而下,应该就是昔日的长江渡口码头了。
   然而,如今的长江,已经退后到2-3公里以外。出了西津渡街,不见长江,只见到宽阔的长江路。
   昔日的渡口码头,早已不见了踪影。
   10,我出了西津渡,便沿着长江路向东骑,约5站路,就到了长江边的北固山公园。
   这里要买门票,我凭60岁以上的身份证,可享受半票30元。
   我进了公园,登上山顶的北固楼最高层,向北眺望。
   在这里见不到长江东流的雄姿,只能看到一片与长江隔断的沙洲水面。
   这沙洲的东西两头,就是所谓的金焦在望的金山和焦山。沙洲外侧的长江主航道,这里是一点也看不到。
   塔楼的翘角上,悬挂着铜铃档,在风声中轻轻地摇摆叩响,倒是别有一种风味,进入到游人心头。
   塔搂的旁边,就是甘露寺,里面挂着一幅当年刘备到东吴招亲的图画。
   画中的刘备,低眉顺眼,刻意染黑的胡须,一付忍气吞声,谦卑顺从的姿态,似乎太过了一点。
   在甘露寺旁边,又有一个祭江亭,碑刻上写的是:当年招亲嫁给刘备的孙夫人,在此投江自尽。
   原来,甘露寺招亲,孙刘结亲,后来的故事却是,刘备的义弟关羽为东吴所杀,刘备为报关羽被杀之仇,亲自领兵攻打孙权。结果刘备大败而归,死在白帝城。孙妇人听闻刘备死讯,便在此处投长江自尽。因此,此处被称为祭江亭。
   原来如此!
   什么千古风流,什么盖世英雄,说到最后,其实都是有苦说不出。
   都是如此的被斩尽杀绝,人,常常要被逼到死路一条的悲惨绝境。
   这祭江亭,看起来虽然不显眼,其实道出了中国历史的实际归宿。
   11,第二天一早,我又骑车飞驰到焦山公园的古渡口,渡船到焦山。
   在江边等船的时侯,突然见到对面靠近焦山的江面上,有一条“江猪”游在水面,划出很大的波浪水流。
   人们甚至依稀还能看到那在水中游戏的大江豚的矫健的身型。
   在满岸侯船人们“江猪!江猪!”的惊呼声中,我急忙掏出相机,要拍下这活泼游动的江猪。
   可惜,跟踪拍了好几张,终于是没能拍到它的声影,只是拍到几道浪花而已。
   12,在焦山公园的焦山顶上,有一座万佛塔,堪称雄伟高大,而且佛像众多。
   显然,这就是中国千百以来,人们希望避免各种灾难,希望得到美好未来,希望能得到这些神佛的保佑。
   信佛,这是中国人极重要的精神支柱,也是中国人心目中的一种崇高信仰。
   可是这信仰,不纯然是一种清清楚楚的愚昧和迷信吗?有哪一个国家能通过信佛、信道教、信儒教,实现现代的民主自由社会呢?实在是一个也没有。菩萨保佑和民主自由,实在是毫不相干的两码事。
   在游览中,我还看到一幅照片,是刚卸任的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他在一座道教的庙宇,与几个道士站在一起,双手合拢,向道教的图腾敬拜。在照片里旁边还有游客,十分好奇地看着敬拜佛道的前人大委员长。
   12,游览了西津渡北固山焦山,进到戴德生牧师传过道的大西路福音堂,周日晚上又在此听一位姐妹查经,查的是《罗马书》关于“口里承认,心里相信,就必得救”的经文。
   我的心思,不能不浮想联翩,连在一线。
   从儒家、道教、佛教,到共产主义;从迷信人造的神佛,到相信无神论的民主自由,中国人不懈地追求,要渡江过海,要脱离专制压迫社会,要进到民主自由社会,要脱离苦海,要渡过迷津。
   今天,我们中国人找到渡过苦海、实现真民主的道路了吗?
   坚持共产主义能实现真民主社会吗?
   只要坚决革命推翻专制政权实现民主选举就能得到民主自由吗?
   明明白白,这两者都是绝对不可能的。
   13,为什么?因为有两个清楚的事实和一个清楚的根本道理,可以证明这两种都是不可能。
   14,这两个事实就是:
   第一,世界上所有真正实现先进的有人权自由的真民主国家,几乎都是以基督教信仰为主要信仰和或重要信仰的国家。
   第二,世界上没有一个被无神论主导的主张革命斗争的国家,能实现真正的民主自由,连一个也没有!
   15,还有一个很清楚的根本道理就是:惟有真正的完全的爱心,才能让社会和平共处,才能使人民民主自由。
   人心不改变提升,什么社会进步都是绝对不可能实现。
   物欲横流,自私自利,是永远不可能实现和谐社会的。
   16,如此说来,为什么基督教早在唐朝就传到中国,戴德生早在民国之前就进入中国传教,孙中山的辛亥革命的团队里,也有许多人是基督徒。实在说起来,洪秀全也是打着上帝耶稣的旗号的。
   为什么基督的福音这么久不能在中国扎根,生出民主自由人权宪政的果实呢?
   这是什么道理呢?
   17,我仔细思考。
   上帝的大爱使我明白,这一切,都是上帝的美好的按排,要最终成就祂的美好旨意。
   这美好旨意就是:要照祂所按排的,要在日期满足的时侯,要使我们都在耶稣基督的大爱里,同归于一,成为一家人。
   这就是渡过迷津的道路,真理,生命。
   就是要我们心里都充满耶稣基督的爱。
   当我们何穷尽了人间的道路,归向那天上的真理,我们就必能得着真正的民主自由,我们就必能得着永远的人生幸福。
   18,大江大流,何以能镇?惟有大爱。
   大江大海,如何能渡?惟有大爱之舟。
    刘进成 2013-5-4
(2013/05/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