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关于中共涉嫌构成“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法律意见书]
金光鸿文集
·《放手即是生路》续 --二零一四年春节前夕致习近平先生夫妇及全球华人
·告别中共宣言书
·从道德旨归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从信仰角度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我为温总计-告别中共宣言书
·经济改革是个伪概念
·点评《李敖十评毛泽东》 --写在毛泽东忌辰37周年
·告王歧山王大人书
·习近平,回家生儿子去吧--谨以此文献给二零一六年西洋愚人节
时评
·写在“六四”二十四周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坚守自己信念的人们
·写在“四二五事件”十四周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信奉真、善、忍的人们
·英雄乎? 犬彘乎? --二零一四年新年致习近平先生
·为自由而战--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中国网民很生气--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思考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从习近平王歧山之“正能量”说开去
·关于胡石根、高瑜、徐友渔、浦志强、刘荻等公民 被刑拘的严正声明
·我看习八条—从习近平之“正能量”说开去(二)
·全民争自由--致习近平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112人太少,只够组建一个国会上院
·让党媒姓它的党,我们不稀罕
·中国有个大爷村
·天厌之!天厌之!--对考拉事件的回应
·金光鸿律师致范将军书
·把江泽民、习近平送到俄罗斯去
·强烈抗议中俄南海军演
·国外没有更好地治疗,但国外有尊严
·只想自己好何过得好,不顾他人死活和尊严
·君子之争(二)--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谁也不能让博讯关掉
·消费者永远是正确的!
法律
·律师的职业精神
·律师的政治家品德
·关于联大违反《联合国宪章》侵犯中国民国人权的法律意见书
·我和杨澜女士谈幸福--兼论律师思维
·论律师的品格修养
·关于中共涉嫌构成“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法律意见书
·从法律的功能说开去--兼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简谈中共“八二宪法”的本质--兼谈五不搞七不讲的合(伪)宪性
·妨碍司法公正的四大毒瘤及其对治措施--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下篇
·关于中国法治现状的几点思考
·光荣乎?责任乎?
·含泪泣劝陈瑞华教授--谨以此文献给贵阳小河案的刑辩律师团队
·《集会游行示威法》违宪性问题之我见
·律师从来都不是一支破坏性的力量
·谁有资格审判薄熙来
·司法改革倡议书
·“死嗑派”律师是中国律师的典范
·为自由而战 --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我的司法改革路线图-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系列
·吁请国际刑事法院引渡李鹏、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声明
·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上篇-我的司法改革之道
·中国网民很生气 --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意见
·站台教授 --评王振民朱苏力关于“法治”的论述
·人权至上,疑罪从无
·马英九被判4个月徒刑…
·任何人不得被迫自证其罪
政治理念
·我来给马英九、习近平上堂历史课
·中国人“立”了吗?--浅析中共的外交政策
·再论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扶正袪邪:反腐乃不智之举续
·从习近平的《自述》看其治国理念和风格
·中国人为什么缺乏思考力和行动力--论领袖人物的个性与国民性
·民主不仅仅是一种理念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民强则国强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没有了你,祖国将什么都不是
·自由万岁--写在DC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抗议中共抓捕北京法轮功学
治国方略
·民强如何强?
·善政不如善教---谨以此文献给沦陷六十四周年的同胞
·把持枪权还给人民
·从持枪权说开去 --兼论起义和其它
·自由中国大宪章(草案)
·自由中国宣言书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守土有责
·圍棋十訣之戰術筆記
·民为军胆,民为军魂
·校长就是我了……
·戰爭是軍人的職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中共涉嫌构成“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法律意见书)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1999年7月19日,江泽民《在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负责同志会议上的讲话》 从程序上来讲,是《中国共产党章程》里规定的“下级组织服从上级组织”的一次程序性的会议,这次会议,江泽民就把他在中央政治局形成的中共中央的决定向中共在全国的地方组织宣布,剩下就是各省的地方组织再依这个原则去动员其下级党的组织,按程序来实施其迫害法轮功的决定,或者采取另外的行动。
   
    这个另外的行动就是:按《中国共产党章程》第十条之第一“党员个人服从党的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组织服从上级组织,全党各个组织和全体党员服从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和中央委员会。”根据这条规定,中共从程序上依然有可能挽回这个犯罪决定,那就是:
   
    第一、召开由全体中共1997年9月19日产生的中共第十五届193中央委员,191名候补委员参加的中央委员会来讨论决定,如果这次会议依然支持江泽民的决定,那么中共还有一个机会来推翻江泽民的决定,那就是
   
    第二、由全体截止1997年9月12日中共十五大会议开幕日的5900多万中共党员中产生的2048名代表来召开中共全国代表大会来讨论决定;
   
    但事实上我们看到,全体中共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没有行使《党章》赋予他们的权利,全体中共党员及其产生的代表也没有行使《党章》赋予他们的权利,从法律上来说,不作为也是一种犯罪,但中共是一个没有经过合法注册的政党,其《章程》也没有经由宪法和法律授权的行政机构的审核、认可,所以这个《章程》不具备法律上的效力,只具有契约性质的效力,也就是说所以加入这个中共组织的成员都要受这个《章程》契约的约束,对这个章程所界定的组织享有权利,承担义务,根据法律原则和契约精神,权利可以放弃,但义务不能放弃,所以江泽民把个人行为变成组织行为,全体中共组织成员都要承担法律上的责任,如果这个组织涉嫌犯罪,这个组织的成员还要依其作用大小由有独立审判权的法庭来裁决其有罪与否与承担的刑事责任的大小,并且得依民事法律由个人和组织共同对受害人承担无限连带民事赔偿责任,以国家公职身份实施犯罪行为的组织成员,除了由独立的有审判权的法庭裁决其有罪与否,得由国家对受害人承担相应的经济赔偿责任,这个组织的核心骨干成员及其首脑江泽民应对该组织全体成员无论其以国家公职身份与否实施的犯罪行为承担全部的刑事法律责任和无限连带的民事赔偿责任。那些公开声明退出中共组织的成员可以免除该组织及其成员从声明之日起实施的一切违法或犯罪行为的法律责任,但仍得对该组织在声明之日前所从事的一切行为及个人行为以及声明之日起以后的个人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1999年10月30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通过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中共把持的立法机构把中共这个非法组织的政党意志变成了国家意志,变成了国家法律。
   
    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以下简称《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仍然有宪法授权来纠正这个错误的决定,根据《宪法》
   
    “第五十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它的常设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第五十八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行使国家立法权。”
   
    “第六十二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行使下列职权:
     (十一)改变或者撤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不适当的决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 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于1998年3月5日至19日在北京举行。共有代表2980名,1998年,中国有近十三亿人口,这十三亿人口中产生的2980名代表依《宪法》是可以“改变”或“撤销”全国人大常委会的1999年10月30日的决定的,姑且不论这2980名代表产生的程序是否公开,是否代表民意,由于当时这2980名代表放弃行使他们在宪法上的权力,致使江泽民的个人意志经由中共组织变成了国家立法机构的法律,就为中共大规模地迫害法轮功修炼团体提供了宪法和法律上的依据,加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随后出台的几个司法解释,就把这个10月30日常委会的决定 进一步变成了可以实施和适用的司法解释,为中共把持的全国司法机构进一步迫害法轮功修炼团体提供了法律适用上的依据。这就等于说是全体十三亿中国人民中除法轮功修炼者之外的全体国民都在对法轮功修炼团体集体共同犯罪。
   
    据“明慧资料馆”(http://library.minghui.org/):中共在1999年7月-2013年4月,长达十三年共计165个月,对法轮功这一修炼团体中的成员迄今为止有据可查的实施精神和肉体迫害致使法轮功学员在身体上和精神上遭受严重伤害的共计有76760人,迫害致死共计3644人,其中肉体迫害类型有:闷刑、锥刑、铐刑、虫/兽刑、电刑、烧/烫/火刑、毒打、施药/注射刑、摧残性灌食、捆绑刑、折/压/碾刑、性侵害/性暴力、坐刑、吊刑、冻刑、体罚刑、关监刑、其它酷刑;精神迫害:精神病院迫害、洗脑班迫害(逼迫阅读、观看、收听中共官员指定的视听资料)、其它精神折磨如逼迫辱骂侮辱李洪志老师、“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场所悬挂、张贴宣扬法轮大法(法轮功)的条幅、图像、徽记和其他标识、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场合散发宣扬法轮大法(法轮功)的书刊、音像制品和其他宣传品、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场合聚众进行“会功”、“弘法”等宣扬法轮大法(法轮功)的活动。、禁止以静坐、上访等方式举行维护、宣扬法轮大法(法轮功)的集会、游行、示威活动”等,在公开场合阅读法轮功书籍、收听收看视听资料、炼法轮功都会招致中共警察的逮捕。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http://www.zhuichaguoji.org/)之调查报告和加拿大人权律师David Matas和David Kilgour之《BLOODY HARVEST》(中文翻译《血腥的活摘》http://organharvestinvestigation.net/)调查报告,中共对法轮功修炼团体这一群体实施的精神酷刑和肉体酷刑,计有:1、杀害该团体的成员;2、致使该团体的成员在身体上或精神上遭受严重伤害;3、故意使该团体处于某种生活状况下,毁灭其全部或局部的生命;而且从1999年7月至本法律意见书公布之日起长达165个月,其危害处于延续状态之中,符合《罗马规约》之第六条“灭绝种族罪”之构成要件,而且是现行犯,也就是正在发生的、还在持续进行的犯罪。
   
    五、危害人类罪
   
    根据《罗马规约》之第七条之规定,危害人类罪是指在广泛或有系统地针对任何平民人口进行的攻击中,在明知这一攻击的情况下,作为攻击的一部分而实施的下列任何一种行为:
   
    1、谋杀;2、灭绝;3、奴役;4、驱逐出境或强行迁移人口;5、违反国际法基本规则,监禁或以其他方式严重剥夺人身自由;6、酷刑;7、强奸、性奴役、强迫卖淫、强迫怀孕、强迫绝育或严重程度相当的任何其他形式的性暴力;8、基于政治、种族、民族、族裔、文化、宗教、第三款所界定的性别,或根据公认为国际法不容的其他理由,对任何可以识别的团体或集体进行迫害,而且与任何一种本款提及的行为或任何一种本法院管辖权内的犯罪结合发生;9、强迫人员失踪;10、种族隔离罪;11、故意造成重大痛苦,或对人体或身心健康造成严重伤害的其他性质相同的不人道行为。
   
    其中:
   
    1“针对任何平民人口进行的攻击”是指根据国家或组织攻击平民人口的政策,或为了推行这种政策,针对任何平民人口多次实施第一款所述行为的行为过程;
   
    2. “灭绝”包括故意施加某种生活状况,如断绝粮食和药品来源,目的是毁灭部分的人口;
   
    3. “奴役”是指对一人行使附属于所有权的任何或一切权力,包括在贩卖人口,特别是贩卖妇女和儿童的过程中行使这种权力;
   
    4. “驱逐出境或强行迁移人口”是指在缺乏国际法容许的理由的情况下,以驱逐或其他胁迫行为,强迫有关的人迁离其合法留在的地区;
   
    5. “酷刑”是指故意致使在被告人羁押或控制下的人的身体或精神遭受重大痛苦;但酷刑不应包括纯因合法制裁而引起的,或这种制裁所固有或附带的痛苦;
   
    6. “强迫怀孕”是指以影响任何人口的族裔构成的目的,或以进行其他严重违反国际法的行为的目的,非法禁闭被强迫怀孕的妇女。本定义不得以任何方式解释为影响国内关于妊娠的法律;
   
    7. “迫害”是指违反国际法规定,针对某一团体或集体的特性,故意和严重地剥夺基本权利;
   
    8. “种族隔离罪”是指一个种族团体对任何其他一个或多个种族团体,在一个有计划地实行压迫和统治的体制化制度下,实施性质与第一款所述行为相同的不人道行为,目的是维持该制度的存在;
   
    9. “强迫人员失踪”是指国家或政治组织直接地,或在其同意、支持或默许下,逮捕、羁押或绑架人员,继而拒绝承认这种剥夺自由的行为,或拒绝透露有关人员的命运或下落,目的是将其长期置于法律保护之外。
   
    1950年3月,中共中央发布《关于严厉镇压反革命分子活动的指示》,毛泽东在批示中说“在农村,杀反革命,一般应超过人口比例千分之一……在城市一般应少于千分之一。”1951年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分子条例》,对国民党旧官僚和土地所有者这两类平民人口实行群体灭绝政策,到1952年底,有数百万人之多死于各类谋杀。
    1951年12月开始的“三反”即”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和“五反”,即“反行贿、反偷税漏税、反盗窃国家财产、反偷工减料、反盗窃国家经济情报”,掠夺工商业主的财产,数十万人受牵年,被判死刑的有两万多人,数千人自杀或失踪。
   
    1957年,中共将55万名知识分子划为“右派分子”,数十万人被关进劳改农场或迁往农村。
    并且成为所谓的黑五类“地、富、反、坏、右”之一,长期在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肉体上和精神上受虐待、受歧视。
   
    1994年2月红旗出版社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纪实》一文中说:“1959年至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人口数,大约在4千万人左右。……中国人口减少4千万,这可能是本世纪内世界最大的饥荒。”实际上海内外学者对饿死人数的估计在3千万到4千5百万之间。大饥荒发生时,为了防止饥民外逃,派武装人员封锁路口,致命许多村庄人口几近死绝。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