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郭国汀:批驳体制内文人俞可平严重误导国人的谬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民族英雄蒋介石》53、剿共匪--攘外必先安内
·《民族英雄蒋介石》54、55、56 “九一八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57 日本侵华与国联
·《民族英雄蒋介石》58 忍辱负重
·《民族英雄蒋介石》59、上海“一二八”抗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60、皮肉伤与心脏病
·《民族英雄蒋介石》61儒雅绅士 基督情怀
·《民族英雄蒋介石》62、国家危机和国内政治
·《民族英雄蒋介石》63、国家团结会议,蒋介石再辞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64日本攻占锦州,蒋介石复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65、国军上海一二八抗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66、伪满洲国成立
·《民族英雄蒋介石》67、心慈手软
·《民族英雄蒋介石》68、福建平叛
·《民族英雄蒋介石》69、剿匪
·《民族英雄蒋介石》70、西安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1、七七卢沟桥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2、沪淞会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3、悲壮的南京保卫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4.南京大屠杀
·《民族英雄蒋介石》75.血战台儿庄
·《民族英雄蒋介石》76 英勇的太原保卫战
***(33)《匪首毛泽东》郭国汀编译
·《匪首毛泽东》
·《匪首毛泽东》郭国汀编译
·《匪首毛泽东》2、毛泽东滥杀政敌
·《匪首毛泽东》3、共匪滥杀无辜,十万红军将士地方党干魂飞魄散
·《匪首毛泽东》5、冷血毛泽东为权力疯狂滥杀红军将士
·《匪首毛泽东》6、毛泽东周恩来诱骗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
·《匪首毛泽东》7、受苏联指令张治中挑起八一三上海抗战
·《匪首毛泽东》8、中共假抗日真勾结日寇,狠打抗日国军
·《匪首毛泽东》9、平型关战斗和百团大战
·《匪首毛泽东》10、宛南事变:毛为争权借刀杀项英
·《匪首毛泽东》11、延安洗脑运动中共种植贩卖毒品
· 《匪首毛泽东》12、发动国共内战的罪魁是毛泽东!
·《匪首毛泽东》19.极度无知而狂妄自大的毛泽东
***中国问题研究
***(34)《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本质》郭国汀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的变革
·论中国共产党极权暴政的滔天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之二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夺取政权以前的杀人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盗国窃政后的滥杀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谋杀性大饥荒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毛共文革罪孽深重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六四天安门屠城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统治西藏罪孽深重
·《郭律师论中共极权流氓暴政》郭国汀著
·共产党极权暴政为争权夺利党内自相残杀的罪恶
·论推翻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合法性
·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郭国汀
·驳中共政权合法论 郭国汀
·中共极权暴政是严重污染毁灭中国生态环境的罪魁祸首
·论中共政权新闻控制-----2008年《巴黎中国新闻媒体控制国际研讨会》专稿
·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全文)
·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宗教信仰自由(英文)
·中国共产党极权专制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中共政权是一个极权专制流氓暴政
·《郭国汀评论》第十九集:论中共暴政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集:论中共暴政(下)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超级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极权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流氓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是个犯罪组织
·论中共的骗子本能
·《郭国汀评论》第六集中共暴政与精神病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暴政体制性司法腐败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暴政体制性司法腐败(下)
·论逼良为娼的中共律师体制
·论逼良为娼的中共律师体制(下)
· 郭律师评价中共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三集: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
·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四集: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下)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六集中国共产党极权暴政的滔天罪行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七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行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九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一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二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三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四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五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大罪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六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七集:共产党极权暴政的缩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八集: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宿命(中)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九集: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宿命(下)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集:中共极权暴政摧残教育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的滥杀罪孽
·中共极权暴政的野蛮残暴杀人罪孽
·中共人为制造谋杀性大饥荒虐杀农民5000万
·中国反对派不能合作的根源何在?
·共产主义是好的,只是被共产党搞糟了?
·中共极权暴政下根本不可能存在法治
·今日中共还是共产党吗?
·推翻中共专制暴政是替天行道 郭国汀
·中共政权是吸血鬼暴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国汀:批驳体制内文人俞可平严重误导国人的谬论

   名声在外备受国内知识界推崇的著名政治学者居然宣称:“11届三中全会是中共发动的一场政治改革,那种认为中国政治体制基本未变的看法,是偏见和误解”。他还称“中国政治体制正在进行深刻的改革”。但他承认“中国政治改革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治理改革,不涉及基本政治框架的变动”,是“以政府治理,管理体制为重点的改革”。此君如果不是无知的党奴,必定是个假冒伪劣的学者,因为他利用其名声继续公然欺骗海内外公众,因此必须揭穿其骗局。中国自1978年以来到底有否政治改革?如果有的话,是政治体制改革还是支节皮毛变更?任由中共胡作非为下去,中国是否面临毁灭走向深渊还是渐渐实现实质性变革?每位国人有权知道真相。袁红冰教授多年前曾明确指出:中共暴政之所以能够苟延残喘,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在于大量无耻党用文人起了极为恶劣的作用。此君似乎正是此类党奴文人?!

   “俞可平,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德国杜伊斯堡大学名誉博士,哲学政治学又科博导;中共中央编译局付局长,比较政治与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北大中国政府创新研究中心主任;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建设工程”基本观点研究“课题首席专家;中国地方政府改革创新研究与奖励计划总负责人;兼任北大,清华,人大,北师大,复旦,淅大,上海交大,吉大,南开,厦大,四川大,哈工大,台湾东华大学,美国杜克大学,德国自由大学客座教授”。

   

   从俞氏一大堆头衔析此君,不应当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然而其上文中显示出极强烈的严重误导公众的倾向。由于此人名声在外,极具欺骗性,连刘晓波也对此人极为推崇,不知是由于无知还是另有原因?!

   俞可平到底是极度无知还是别有用心?!

   

   俞可平声称“按多党制,普选和分权制衡的标准,认为中国的改革主要是经济体制改革,而政治体制基本未变,这是偏见和误解”。他举例说:“从一元至多元治理,从集权到分权;从人治到法治;从管制政府到服务政府,从党内民主到社会民主”,中国政治改革取得了很大成就! 他宣称:“在邓小平领导下,党政渐渐开始适度分离,1980年代,中央相继决定政社和政企分开”。1997年15大政治报告首次提出“建立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不久入宪。1979年至年2005年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通过了400件法律和决定,国务院制定了650件行政法规,地方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了7500件地方性法规”。据此俞氏似乎要证明中国已经走向“法治”?!

   

   “中共拒绝走西方的民主道路,坚持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道路”俞说,而所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即:“共产党一党领导多党合作的政治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共党与民主党派及各界人民团体的政治协商制度,以村委和居民委员会制度为主的社区自治制度,以企业职工代表大会制的职业自治制度,以民族自治的区域自治制度”。

   

   俞氏宣称:“中共渐立了中国式民主的根本目标,理想即‘实现党的领导,人民当家做主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中国民主政治的形式即人大制,人民选举代表,组成各级国家权力机关,行使当家做主的权利。民主政治建设重点是基层民主。16大提出发展党内民主带动社会民主。1979年人大恢复,开始行使宪法规定的权力;1980年代县级以下人民代表开始直选;并开始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试行干部任期制和党代表常任制;村民自治的居民自治渐渐推行。1990年代,乡镇党政领导的公推公选试点,保护人权条款入宪;2000年后,共产党开始试行党内监督条例,重大事务党委票决制;党政领导干部竞争上岗制在更大范围推广;《各级人大常务委员会监督法》通过学实施;重大立法和政策听证制,开始推行政府信息公开制。17大首次将发展基层民主当作“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基础工程”。

   

   俞氏还称:“30年改革使贫困人口由近三亿降到了2000多万;城乡开始初步建立最低生活保障线。2008年财政用于教育支出五年累计2。34万亿元,比前五年增1。26倍。“由于长期双轨制,资源垄断,法制不健全,传统文化的影响,官员腐败和特权现象一直极其严重”。他不得不承认:中共“掌握国家全部重要立法行政和司法权力”。

   

   俞肉麻当有趣地说:“社会政治稳定是经济发展的前提条件,因此‘稳定压倒一切’是中国治理变革的基本原则。必须采取‘渐进改革’和‘增量改革’之途。共党是推动中国治理变革的核心,渐渐从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从夺取政权转变为维护政权。中共最大的理论创新是渐渐建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体系,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有力地推动了中国民主政治的进步。人权,法治,治理,善治,善政,宪政,合法性,以人为本,公民社会,和谐社会,政治文明,政府创新,增量民主,透明政府,责任政府,服务政府,效益政府”。

   

   俞氏辩称:“中国正在形成特殊治理模式,既不同于社会主义,也不同于资本主义,尚未定型,主要特征开始显现:以人为本的治理理念,党内民主带动社会民主的民主发展途径,公民社会在公共治理中的作用相当微弱,公共治理中的腐败相当严重”。

   

   俞氏售之所谓增量民主即基于路径依赖之上的增量改革道路。政治改革是基于‘存量’之上的渐时的增量,实质即在不损害不剥夺人们已有合法利益的前提下(即保证当权共产党官僚特权阶层的既得利益的条件下),增加新的利益总量,使人们在改革中获得更多的好处!

   

   俞氏不余遗力地辩称:“以党为主导的多元治理结构,以党领政的治理结构。党委是权力核心,是最高决策权之所在;中共有300多万个各级组织”。条块结合的治理格局。中央通过垂直与平行两个权力系统实施对国家的治理。“稳定压倒一切的核心价值。没有社会政治的稳定,就没有经济的迅速发展和人民的安居乐业。即社会稳定为主要含义的政权稳定和现状的不变”。

   

   俞氏终于忍不住露出真面目:“法治与人治同时起重要作用的治理方式在任何公共治理中,制度因素与人的因素都必然发生重要作用。中国是有两千多年人治传统的国家,建设法治国是个相当漫长的过程。人治仍将发挥重要作用。在许多治理活动中,人治的作用会继续重于法治,党政文件,政策,指示,领导讲话,报告,批示,政治潜规则在实际治理中仍起巨大作用。”

   

   “有远见的中国领导人,治理改革目标已清楚:即民主,法治,公平,责任,透明,高效,和谐”。

   

   以上即是中共所谓首席智囊的政治智慧集中表述,如此博导能博出什么玩艺?

   

   现代政治的实质乃权力和权利的公平竞争,最重要的是由谁,何时,及如何作出决策决定和实施。北大政治学博士出身的俞可平不可能不知道政治学基本原理,然而却睁着眼睛说瞎话,抛开谁有权力作出决策决定最根本的政治原则不谈,却在如何治理上玩弄文字游戏以蒙骗国人:“中国正在进行深入的政治改革”!

   “以党为主导的多元治理结构,以党领政的治理结构。党委是权力核心,是最高决策权之所在”,此乃俞氏民主论的实质所在!而刘晓波对此人推崇备致,正因为南郭公开批评刘晓波在此问题上的极度无知,导致刘恼羞成怒公然宣称:“决不与郭国汀为伍”如果刘晓波仅仅是由于无知而高度赞颂俞可平,那问题还不大,如果刘晓波明知俞氏本质而盛赞俞氏则性质全变了。经初步研读俞氏几篇文章基本可以断定,俞氏乃无耻的党奴文人,亦即重罪犯。

   俞氏兜售之所谓“增量民主”即基于“路径依赖”之上的‘增量改革’道路。政治改革是基于‘存量’之上的渐时的增量,实质是在不损害不剥夺人们已有合法利益的前提下,增加新的利益总量,使人们在改革中获得更多的好处!

   

   从上述俞氏不打自招的坦白,明显可见,俞氏乃标准的党奴,其公开承认他的所谓增量民主,增量改革的实质是在不损害不剥夺人们已有合法利益的前提下(即承认共产党官僚特权当权罪犯利益集团利用职权权钱交易先暴“富起来”而获得的超级非法暴利,在维持现行列宁式党国政治体制不变的前提下,过去的一切一概不加追究),仍由共产党极权暴政独裁掌控一切国家权力的基础上,在增加新的利益总量分配上寻求,俞氏所为“正在深入政治改革”的好处!如此政治学博士,博导,教授!

   “有远见的中国领导人,治理改革目标已清楚:即民主,法治,公平,责任,透明,高效,和谐。”俞氏如是说。

   

   没有政治自由,没有独立司法,没有独立传媒,没有独立自治的公民社会,而且在党控一切的前提下,如何可能会有所谓“民主,法治,公平,责任,透明,高效,和谐”?!因为俞氏的“民主,法治”皆有特定内涵。俞氏民主即基层民主,亦即村民和居委员的民主!而100多年前腐败无能的满清晚期政府权力仅及于县级,县以下的乡镇村完全是地方绅士自治!台湾在日本殖民当局时代早在1935年便已实现县议会直选,且台湾人当选议员达1610人,而日本人仅当选131人!共党独裁极权专制63年后,北大政治学博士,哲学政治学双博导,数十所著名大学的兼职教授俞氏的所谓民主居然仅是村民自治!而俞氏所谓法治则是:“法治与人治同时起重要作用的治理方式在任何公共治理中,制度因素与人的因素都必然发生重要作用。中国是有两千多年人治传统的国家,建设法治国是个相当漫长的过程。人治仍将发挥重要作用。在许多治理活动中,人治的作用会继续重于法治,党政文件,政策,指示,领导讲话,报告,批示,政治潜规则在实际治理中仍起巨大作用”。此论足证俞氏根本不懂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法治 。因为俞氏承认:“以党为主导的多元治理结构,以党领政的治理结构。党委是权力核心,是最高决策权之所在”;在此种政治结构下,根本没有法治生存的余地。

   俞氏鼓吹的所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即:“共产党一党领导多党合作的政治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共党与民主党派及各界人民团体的政治协商制度,以村委和居民委员会制度为主的社区自治制度,以企业职工代表大会制的职业自治制度,以民族自治的区域自治制度”。共党领导其他‘民主党派’的多党合作,实质上公然强暴儿子党的自由意志;人民代表大会不过是共党抄自苏联旨在愚弄公众的伪人民代表制,因为共党完全撑控侯选人提名及选举程序;所谓政治协商制度是建立在党禁前提下,由八个花瓶儿子党作戏;至于村民及居民自治,估且不论其自欺欺人,远比腐败无能的晚清政治体制落后百倍,村民委员会及居民委员会事实上亦由共党操控,并不存在任何真正意义上的村民自治或居民自治;此外,工会,妇联,共青团,律协,法官协会之类的所谓群众组织或职业协会,统统操控在共党手中;而虚假的民族区域自治制从西藏新疆的实际现时即可见其纯属骗人的把戏。简言之,作为政治学博士与博导和教授的俞氏绝对不可能不知道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罪孽与实质,然而此君长期以来公然欺骗海内外公众粉饰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不遗余力,实属与中共暴政犯罪集团同罪的罪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