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贵州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贵州公民论坛]->[吴玉琴——生命中难以承载之重——母爱如山]
贵州公民论坛
·陈德富简介
陈西部分文章
·我爱我的祖国,我害怕我的国家(上)
·我爱我的祖国,我害怕我的国家(下)
·为了人的尊严,我们继续抗争!
·一个狱中民运分子的自白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11字提案”:官员谈稳定者以国贼论罪
·“自由威胁论”还是“权力威胁论”
·致贵州的维权勇士
·蒲鲁东的先见之明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贵州民权活动
·中国最后一个反革命集团案刑事判决书
·zt李任科等《贵州民运一瞥》
·贵州第一把民主之火 陈西十年刑满获释
·贵州民权人士于“首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活动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贵州“国际人权”主题活动全接触
·中国现代文明社会的曙光──纪念《启蒙社》成立25周年
·贵州首次人权常识问卷调查活动 \方家华
·贵州首次人权常识问卷调查活动
·争取人权是通向幸福繁荣的唯一道路
·简评“贵州首届人权研讨会”
·“世界人权日”话人权
·向“自由大乌蒙”等国内朋友们致敬
·为人权、自由、民主而不懈努力
·强烈谴责贵州警方对陈西家庭的破坏
·开创“朝野对话”的新局面
·东海一枭:贵州民间人士悼念赵公落魔爪
·贵州民间悼念紫阳人士一度失踪之谜
·世纪初就国家政治体制改革致中国政府暨全体中国公民的公开信\全林志
·贵州民间悼念赵紫阳活动情况通报
·国民党和平破冰之旅
· 台湾是怎样被割让出去的!
· 孙中山是谁的“国父”
·专制政府的福利诱饵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 陈西出狱后与“国安”的和平对话
· 以人权理念为导向,把我市创建成政治体制改革先行特区
·TF:廖双元——社会矛盾加剧将会导致社会的总危机
·TF:廖双元——中国公民探索维权之路概述
· TF:廖双元——胡、温政府将再次刮出所谓的“和谐之风”
·TF:廖双元——警民之间难以调和的矛盾与冲突
·TF:莫建刚——浅述自由个体的人格价值
·TF:莫建刚——党权统治下的司法
·TF:莫建刚——公正的法律是民族解放及伟大复兴的保证
·TF:廖双元——中国民主党人在奋进中搏击
· TF:吴玉琴——从太石村村民罢免村官失败看中共所谓的民主选举
·TF:吴玉琴——专制暴政是滋生恐怖主义的温床
·TF:廖双元——无尽的哀思,深切的怀念!
·TF:全林志——关于促请批准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及启动政治体制改革进程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公开信
·TF: 廖双元——我们将持续不断地呼吁敦促废除劳教
·TF:廖双元——谴责极权政府判处李元龙先生两年徒刑的 严正声明
·TF:方家华——“六.四”事件与中国宪政
·TF:卢勇祥——九五年“六.四”行动简介
·TF:廖双元—— 天地正气——高智晟律师的本质
·TF:黄燕明——“夜狼”的长啸
·TF:莫建刚——捍卫人的尊严与权力,我们声援李元龙先生
·TF:吴玉琴——李元龙有功无罪
·曾宁:从温家宝们被“糊弄”说起——论中国的“糊弄”文化
·TF:廖双元——保护人权,天下自安 !
·TF:廖双元——尊重人权,天下自宁!
·TF:廖双元——平等人权,天下自谐!
·TF: 陈西——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
·TF:廖双元——中共抓捕高智晟律师是对人权的严重践踏
·TF:吴玉琴——立即释放高智晟律师是中国政府的明智之举
·TF:莫建刚——民众社会不平等之原由
·TF:吴玉琴——“一国两制”的法治对比
·TF:廖双元—— 驳宋祖英演唱的歌曲《今天是个好日子》
·历史将为中国民主党人正名
·TF:黄燕明——保障人权是“和谐社会”的首要前提
·TF:吴玉琴——陈树庆先生何罪之有?
·TF:陈西——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TF:吴玉琴——“六.四”十七周年使我想起的……
·TF:廖双元——历史决不能倒退
·TF:方家华——中国“热”
·TF:莫建刚——当代版本的中国“文字狱”
·TF:吴玉琴——告别人治
·TF:廖双元——刑事裁定书
·TF:廖双元——荒唐至极的《刑事裁定书》后记说明
·TF:黄燕明——天安门广场撒传单“十年祭” ──兼纪念胡耀邦先生
·TF:黄燕明——贵阳文化论坛《大国崛起》讨论会发言稿
·TF:方家华——“高”字大旗___欢呼高智晟出狱
·TF:吴玉琴——“人权日”的反思
·TF: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
·TF:吴玉琴——是谁在“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
·TF:方家华——签名活动的力量
·TF:廖双元—— 赵紫阳走后的新春
·TF:廖双元——悼紫阳
·TF:吴玉琴——公祭紫阳公,民心所向!
·TF:卢勇祥——评“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TF:方家华——中国新闻媒体的人权保障
·TF:吴玉琴——既然要“构建和谐社会”,为什么要使用暴力?
·TF:莫建刚——和谐社会应具有宽容的情怀
·TF:吴玉琴——生活在夹缝中的中国知识分子
·TF:吴玉琴——记者的良知和责任
·zt康成《民主党是个什么东西》
2007年贵州民权活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玉琴——生命中难以承载之重——母爱如山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14日 来稿)


   
   
    吴玉琴更多文章请看吴玉琴专栏
   
   吴玉琴——生命中难以承载之重——母爱如山

   
   吴玉琴——生命中难以承载之重——母爱如山

   
   吴玉琴——生命中难以承载之重——母爱如山

   
    作者夫妇与母亲被软禁在度假村
   
   
   
    今天是母亲节,也是我老母离世半月余的日子。我一直对我的母亲有着一份非常强烈的愧疚和亏欠感,不管在她病中我是如何的侍奉她,都难以让我的心灵得到片刻的安宁。想着一个80多岁高龄的母亲在了解自己女儿、女婿为了中国的民主大业而始终被现政权长年累月的打压、监控、跟踪、软禁时,这位坚强的母亲居然选择了与女儿、女婿一道被软禁。目的就是要“保护”自己的孩子。
   
    母亲走了,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数着渐行渐远的日子,我的心如刀绞般的痛如骨髓。
   
    2013年4月27日是我善良而坚强的母亲临终的日子,从她去年9月6日与我们被软禁时突然大吐血而被送医院抢救治疗到现在,由于对我们万分的牵挂和担忧,她是死了无数次又活了过来,这期间她与病魔抗争了7个多月,而我也在这一段时间里不厌其烦、反反复复的告诉她不要再为我们担忧,我们所追求和投身做的事是正义的,我们的目标终将会实现!临终前的最后几天,她分别要她的儿女们抱一抱她,要抱得紧紧的。当她如愿以偿后,安详地离去。
   
    母亲走了,可是她留给我的却是我一生都无以回报的沉甸甸的爱。母亲是严母,我从小没少挨她的打,可是她却教会了我太多的谋生手段。当我的父亲在1979年初离世时,我才21岁多点,我是家里的长女,母亲没有工作,父亲临终前对我说:“孩子,当我不能顶起这个家时,我希望你能为我撑起这个家,因为你母亲没有工作,你兄弟又太老实,本来我知道你是外面的客,我不该这样要求你,但我知道你是一个有责任心的好孩子,你会答应我的要求的,为我照管好这个家,照顾好你的母亲。”我哭着答应了父亲的嘱托,从此,我与母亲一道相互扶持,相互依靠的维系着这个家。
   
    母亲虽然没有文化,但却非常的识大体,她生的是3个女儿,一个儿子,可是我们在结婚时,尽管我们家很穷,但她却不会因为我们家穷而要求对方家里拿彩礼或什么的。她说,她只要我们婚后幸福就好。当她与我们一道被软禁,有时我心情非常的气愤难耐,想找人吵架时,她就会劝解我说:“人在困难的时候,一定要调整好心态,别让眼前的处境和困难吓倒,这样才不会影响自己的身体。”生活中随处都可以体验到母亲对我们的爱,尽管是如此的与众不同,但我们却是深深的感受到了。它就象那满天美丽的繁星,播撒在我们的天空。
   
    就是这样一个随时用棍棒教育我们的母亲,当她生命的最后几个月,她时而糊涂,时而清醒,但她却始终温柔及了,她笑时会笑得你感觉到她非常的害羞。她用几个月的时间诠释了她一生对我们最伟大而了不起的爱,她也让我们懂得了什么是爱,该怎么去爱。我爱您,母亲,愿您在九泉之下安息!
   
    就是如此平凡而善良的一位老人仙逝,却招来贵阳国保种种的阻挠和骚扰。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的许多同仁都是在我母亲的灵堂前被国保或派出所的人强行带走的,陶玉平、陈德富、莫建刚、马玲丽、雍志明、朱正元,而卢勇祥、杜和平、吴郁是被监控的人跟着来的。更莫名其妙的是李任科因为我打电话给他,由于电话被窃听,致使他被多人强冲进家里,扯断电脑线,抢走他的手机,将两部手机砸烂。不仅如此,国保们还把贵州人权研讨会所有的人或带旅游、或控制在家里,使得大家无法相聚。张重发被堵在外地不准他回到贵阳。所有这些作为,本来我是要向这些没有人性的公安人员提出抗议和与之争辩的,可是想着为了让已逝的母亲心能够得到安宁,我强压住怒火,忍了。
   
    被强堵在家里,不能亲自来的全林志先生,居然让看守他的人把礼带来了,此人一到就说他是全老师的学生,全老师不能来,他给全老师带礼来了。全林志先生随礼金还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小吴、双元:老人仙逝,兄深感悲切!但又不得亲至灵堂叩悼慰唁,心实不安!望妹子兄弟节哀保重。老全 4、28、”看着这张字条,寥寥数言,却让我悲从中来,泪如雨下。黄燕明本人被控不能来,是其女朋友代其问候来的,糜崇标先生被强行带走旅游,临走前嘱咐儿子一定要代他将问候带到。母亲的葬礼持续3天,而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所有人员也同时失去了3天的自由!
   
    陈西的母亲比我的老母亲先走百日,当时国保也是将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所有人或被软禁、或被旅游、或将其堵在家里。那时我们想国保可能是怕我们见到陈西,才这样做的,现如今看来,其实国保真正的用意就是害怕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的同仁们大家聚到一起。
   
    两个善良老人的仙逝,严格说来她们都是80多岁高龄的寿终正寝,理应得到人们的尊重和敬仰。而贵阳国保的大动干戈和如临大敌毫无人性的做法,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全体同仁在此表示抗议和谴责!
   
    母亲节回忆母亲,心中油然对天下许多的母亲表示敬意!特别是作为一个民主异议人士的母亲,在今天现实的中国,她所经历的担惊受怕和牵挂,如果没有一份勇气及坚实而强有力的母爱,她是很难支撑着自己与儿女共进退的。
   
    陈西的母亲一生与儿子聚少离多,她随时挂在嘴边的话就是:“不知我能不能活着等到我的儿子回家来?”最终在她离世时,她唯一的儿子就没能为她送终,连见她的遗容一面陈西还被脚镣手铐的铐了5个多小时。
   
    卢勇祥的母亲在1995年卢勇祥被捕开庭时,曾经来到法庭,当卢勇祥面临审判坐牢时,这位母亲没有丝毫的责怪和埋怨儿子。她抚摸着我的手说:“儿大不由娘,儿子大了有他自己的路要走,做母亲的只能支持,不能干涉。”因为她也坚信她的儿子是最优秀和正确的。这位老母亲也是在今年年初仙逝的。
   
    黄燕明也有一个非常了不起善良的母亲,他的父亲是在“文革”时被批斗迫害逼疯的,可是他的母亲宋阿姨一生守护着他的父亲,不离不弃。黄燕明在95年坐牢时,他家里的一应事情就全部落在了他母亲一人肩上。这个瘦弱但却坚强的母亲,这个逢人就夸自己大儿子优秀有才华的母亲,也是与我们一起为了黄燕明他们一案的事四处奔走,回到家后,还能把家里的各种事务料理好。
   
    今日在网上看到“博讯”创办人韦石的母亲仙逝,由于韦石先生流亡海外,中共当局也是不让他回家见自己的母亲最后一面,使他不能亲临祭拜自己的母亲。这也完全暴露了中共那所谓的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是假的,毫无人性的本质才是真的。对于投身于中国民主运动所有人士,不管是海内还是海外的,中共当局始终是以一种敌对的姿态来打压和摧残。在此,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全体人员对韦石先生的母亲表示深切的哀悼和缅怀!我们也是老母亲的儿女,愿老人在天之灵体谅韦石先生的“不孝”,望老人的灵魂在九泉之下得到安息!
   
   
    母亲节特发此文,愿天下所有善良的母亲快乐,健康长寿!
   
   
   
    2012年5月12日(母亲节)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13/5/14) (博讯 boxun.com)
   
(2013/05/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