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宪政论争之我见/李銀河(1張圖)]
陈泱潮文集
·小溪的“等于”都是胡说!
●铁杖辖管宗坛恶霸小溪
·质问宗坛恶霸小溪为何故意颠倒黑白放毒造谣?
·铁杖辖管新法利赛人序列2
·扒下宗坛恶霸小溪所谓“理性讨论”的画皮
●纪念小溪
·祝福小溪先生安息(外一篇2006文:小溪难保不归海)
·ZT小溪先生:数学的美映出上帝的爱
·陈泱潮在天易网再用铁杖辖制和教训假耶稣张国堂
·违背《圣经》唯一真神原则的伪基督徒快悔改罢!
·我对小溪先生的过早辞世是真诚惋惜的!
▲耶穌授權轄管/牧養列國的人子,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5: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
·批驳假耶稣张国堂:人子的真实含义1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2
·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3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4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5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6
·时刻守望者必读之七:猖狂的假耶稣客观上正在为【末期】和【人子】作证
·陈泱潮(陈尔晋)作为匡扶者的来历和资格之一
·陈泱潮(陈尔晋)作为匡扶者的来历和资格之二
·陈泱潮(陈尔晋)作为匡扶者的来历和资格之三
·时刻守望者必读之八: 在2009汉堡国际大会上致耶和华见证人中央长老团D.splac长老的信
▲耶穌授權轄管/牧養列國的人子,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6:
●對妄言“废除旧约”者的批判
聖經新约是对舊约的繼承、更新、发展与升华,是一脉相承,不是废除
·旧约乃是圣经根本,不可持“旧约早已废了”的说法
·旧约是新约的根据,不可言废;圣经必须发展(多图)
·新约对旧约的更新和发展,是继承不是废除
·“废除旧约”是十足的撒但魔鬼论调
·劝告顽固妄言“废除旧约”者的短语通讯摘录
·悔改吧!不可再胡言乱语“废除旧约”!
▲耶穌授權轄管/牧養列國的人子,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7:
●對瘋狂假冒紫薇聖人的宣昶玮的挑戰和勸告
·对宣昶玮等所有假冒紫薇圣人者的挑战和告示
·宣昶玮,一條新的上馬凳!
·假冒紫薇聖人的宣李鬼活畫像
·陳泱潮對宣李鬼等所有假冒紫薇聖人者的再次挑戰和告示
·瘋狂冒充紫薇聖人的宣昶玮,不過是一個爭名奪利的無良歹徒!
·勸告頑固以假亂真冒充紫薇聖人的宣昶玮
◎◎◎◎◎
▲政治救世部
▲专著:铁幕惊雷——特权论
·《特权论》目录及作者与之相关的文字和实践简介
·[《特权论》第一篇 历史性] 第一章 修正主义
·[《特权论》第一篇 历史性]第二章 反修防修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第三章 根源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第四章 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第五章 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 第六章 官僚垄断特权阶级的崛起
·[《特权论》第二篇 现实性] 第七章 危机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 第八章 无产阶级民主革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九章 基本方针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章 无产阶级民主制度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一章 无产阶级专政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二章 政策与权衡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三章 马克思主义共产党纲领
·[《特权论》第四篇 合理性] 第十四章 扬弃论
●有关《特权论》说明
·《特權論》當之無愧是馬克思主義巔峰的經典著作
·陈泱潮《特权论》(中国民主化第一方案)介绍
·就《特权论》写作时代背景等若干问题答研究者
·尼克松破冰之旅与我的《特权论》——尼克松首次访华30周年纪念
·四五论坛编辑部(1979年):《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出版序言
·陈泱潮(陈尔晋):《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重印前言
·陈泱潮(2002-8-26):《特权论·重印前言》上网按语
·关于特权论的几则通讯
·陈泱潮:论中共社会制度之本质
·《特权论》判定中共罪加一等
·《特权论》英文版《CHINA:CROSSROADS SOCIALISM》说明
·致《特权论》英译者等国际友人献词及注(7个附件[图])
·陳泱潮與《特權論》英文翻譯者ROBIN MUNRO先生合影
·6.4血案是抗拒和抹杀《特权论》的必然结果
·《特权论》的真理性和影响将日益彰显!
·《特權論》寫作于極端恐怖的時代
●基调与高峰:中西方人士评述《特权论》的历史地位和意义(1)
·杰克.格雷:陈尔晋的主张实际上成了民主墙运动的基调
·陈尔晋的《特权论》是文革中青年的社会批判思潮的高峰
·郭国汀:彻底揭露批判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奇书──简评陈泱潮《特权论》
●1979民主墙人士有关《特权论》的部分回顾和评述
·刘青:陈尔晋——民主墙前南飞雁
·牟传珩79民运回忆录中的陈泱潮(陈尔晋)
·刘山青79民主运动回忆录文摘:鮮明的印象
·陈尔晋和他的《特权论》/胡平
·ZT:陈尔晋的《特权论》和「九号文件」
●网络民主墙时代对《特权论》的部分评述和介绍
·郭国汀: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张伟国:奇士奇书---陈泱潮和他的《特权论》
·ZT郭国汀:论公推中国民运政治领袖的必要性
·ZT;陈泱潮先生在当代中国思想史上的地位
·烈雷:从良心救国到智慧救国——诚挚推荐陈泱潮先生著作兼论立宪精神
·共产极权专制暴政的典型特征——郭国汀二评陈泱潮的《特权论》
·论共产极权专制政权的本质—— 郭国汀三评陈泱潮天才著作《特权论》
·何谓“无产阶级专政”——郭国汀四评《特权论》
·论初级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五评《特权论》
·陈泱潮论改良主义/郭国汀六评《特权论》
·极权专制暴政的根源/郭国汀七评《特权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宪政论争之我见/李銀河(1張圖)

   05月30日 07:04
   
   原文網址李銀河的博客:http://liyinheblog.i.sohu.com/blog/view/265707795.htm
   
   宪政论争之我见/李銀河(1張圖)


   
    最近看到《环球时报》社评《“宪政”是兜圈子否定中国发展之路》一文,对其观点不敢苟同。
   
    第一个问题是:宪政是不是共产党的初衷?毛泽东在1940年发表的《新民主主义的宪政》一文中给宪政下了一个定义:“宪政是什么呢?就是民主的政治”。共产党要建立的政权是一个民主政权,而不是独裁政权,这是共产党的初衷,是真诚的。无数革命先烈反抗国民党的独裁统治,为建立民主政权流血牺牲,他们是为民主的理想献身的,不是为了在革命成功之后建立一个不民主的政权,实行不民主的政治。如果放弃宪政主张,就违背了共产党的初衷,而且陷共产党于不仁不义:当初提出宪政只是一个虚假的政治口号,是欺骗大众争取民心的政治策略,等到成了执政党之后就放弃民主。共产党是这样的政党吗?难道共产党是说一套做一套挂羊头卖狗肉的政党吗?烈士的鲜血是白流的吗?为民主流过血的共产党人不仅包括解放前为共产党夺取政权牺牲的志士仁人,还应当包括解放后被违反民主政治程序迫害致死的共产党人,比如刘少奇、邓拓、吴晗这样的人。放弃宪政就是让烈士的鲜血白流,就是政治上的大倒退,就是回归帝制,是当代中国人绝对不能容许的。
   
    第二个问题是:提宪政是不是否定中国现行政治制度?文章认为中国现在实行的就是宪政,再提宪政就是别有用心,就是要否定中国现行政治制度,是“用新说法提出中国接受西方政治制度的老要求”,是“改变中国的发展道路”,是“国家断不可接受的”。这一论点的错误在于,宪政并不是一个新说法,而是一个老说法,是共产党在上世纪40年代就提出来的说法。人们还在继续提宪政梦,就是因为它还没有实现,或者说没有完全实现。中国已经有了宪法,国人的宪政梦已经部分实现。大家之所以还要继续提这个老说法,是因为宪法在许多方面还没落实,比如公民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出版自由、新闻自由等宪法权利还常常被侵害,被剥夺,违宪的事情还常常发生,没有得到制裁。反右、文化革命中发生的事情就都是典型的违宪的极端事件,现在情况大大改观,但是不那么极端的违宪事件、做法还时有发生。宪政和民主的口号当然要常常提,甚至应当成立宪法法庭,使公民在宪法权利被侵犯的时候有地方讨公道。
   
    第三个问题是:宪政是一个东西还是两个东西?文章认为宪政是两个不同的东西,一个是西方的多党竞选、三权鼎立、两院制,另一个是中国的一党独大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世界上现存的政治制度的确是有差异的,有些差异是文化传统和社会结构不同造成的。一个国家最可能拥有的政治制度还是它历史上存在过的制度,其现行政治制度由于这些文化传统的差异也会有不同特色。比如英国保留了王室,法国就没有保留;朝鲜保留了最高领导人的世袭制,中国就没有保留。然而,所谓宪政和民主政治制度只有一个,就是根据宪法来运行的民主政治制度。根据中国宪法,公民有结社的自由,也就是有组党的自由,如果没有做到,那就没有实现宪政民主,尽管已经有了宪法。所以不能说多党制是民主宪政,一党制也是民主宪政,那无异于说,民主是民主,不民主也是民主。那就是强词夺理了。
   
    总而言之,民主宪政是百年来国人的改革之梦,进步之梦,强国之梦,也是真正的共产党人坚定不移的政治主张。我们已经制定了相当好的一部宪法,下面要做的就是把宪法的条文一条一条付诸实施,待宪法条文全部做到之时,中国人的宪政梦想就实现了。
(2013/05/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