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秦永敏:展望专制统治崩溃之后的艰难政局]
蔡楚作品选编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10批签名)(图)
·杨勤恒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图)
·冯正虎借钱的通报(三):借款完成
·闵良臣: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什么——2013新年到来前随想
·请联署声援《南方周末》
·巩胜利:国家《宪法》的衰朽与不朽
·荒原:拒不政改 革命必至
·潇湘军:从《南方周末》、《炎黄春秋》到《零八宪章》:宪政民主已成时代共
·冯正虎向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控诉非法拘禁
·牟传珩:习近平拒绝否定“毛左30年”——太子党魁吹响红色接班进军号
·野渡:晓波11年后才从监狱出来,是我们所坚持的理想的耻辱!
·借款赎身(六):冯正虎向债主致谢(图)
·桑普:改革共识倡议书的得与失
·黎建军:从同盟会到国民党——革命党失败的历史转型
·罗茜:论当前中国腐败的特点和危害
·杜光:2013:维宪欤?违宪欤?——关于南周、春秋事件的回顾与思考
·严家伟:缅甸民主转型之路是中国的他山之石
·金月花 刘红霞:中国黑暗信访现状(12)——析两会代表的漠视(多图)
·大陆再现卖儿卖女潮(图)
·牟传珩: “雾霾之祸”昭示“北京模式”制度之害——中国民主化转型迫在眉
·杨瀚之:暴力革命的心理、精神与理论准备是和平转型的基础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中国维权人士纪念“茉莉花”两周年
·中共镇压“茉莉花”的"215专案组“曝光
·付勇 :努力在中国创建新型的多党制
·天安门母亲:这是一个希望,但愿它不再成为一次绝望——致十二届全国人大全
·秦永年:飘摇于四大旋风中的政治钢丝秀——2013年中国政局潜在引爆点初探
·桑杰嘉:谁是“恐怖主义”?——中共对西藏实行的国家恐怖主义
·凤凰网披露邓小平短处
·巩胜利:只有终结专制和人治,中国才能成为文明国家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北明:达赖喇嘛对藏人自焚的反应——专访才嘉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从“广交友”一路走
·陈永苗:“新辛亥革命”大旗在升起
·杨瀚之:《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通向宪政民主的纲领和道路
·郭永丰:习五世元年:磨刀霍霍向何方?
·王书瑶:政党制度讨论——中共是一个被枪杆子指挥的政党
·付勇:建立中国的联邦制
·秦永敏:展望专制统治崩溃之后的艰难政局
·张柏涛:从政治发展的角度看军队国家化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牟传珩:中南海发起意识形态宣传战——习近平铁腕管制舆论遭民意掌掴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现实及其前景(上)
·乔新生: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何被异化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现实:挑战与机遇(中)
·年纪思: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 桑杰嘉:西藏母语作家谈藏人为什么自焚
·余杰:从毛泽东语录到习近平语录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前景:新战略构想(下)
·罗茜:论反宪政言论的罪恶实质
·罗茜:中国近期必将陷入全面性社会动荡之中
·朱欣欣:回望中国的七月——当邪恶降临大地
·曾伯炎:“中国特色”的谜底——社会转型未破的两块坚冰
·巩一献:探索苏共在中国私生的“儿党”走向自我终结的时间表
·乔新生:中国政坛为何揠苗助长
·楚寒:底层之子铸伟业——汉密尔顿政治生涯二三事
·王书瑶: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反对党
·王书瑶:中华民主联盟章程(草案)
·黎建军:暴力维稳与民变四起——满清王朝的最后十年
·郭永丰:中国民主转型的相关因素分析
·斯欣言:中共可能分裂 中国有望统一
·杨瀚之: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宪政又添新派、基督教宪政引热议(图片)
·清流浦:习近平的尴尬
·李对龙:为自由而革命,以自由立国,建构宪政共和国
·一周新闻聚焦:外媒、评论家、网友评说薄熙来庭审
·金鸽子奖授予北京维权律师莫少平(图)
·家庭教会首次在台湾发声 抵制基督教统战(多图)
·牟传珩:北京为何迟迟不能开启民主变革大门——中国正处于“等腰三角形”政
·关于王功权先生被传唤的紧急声明和112位联署签名
·反對中國再次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大簽名
·李昕艾第三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图)
·李昕艾第四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多图)
·杨瀚之:光复民国运动:大陆“蓝色新民族主义”运动的崛起
·上海市民代表120次向人大请愿,上海高院“动真格”(多图)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分析三中全会的《决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三中全会后各方继续关注中国政治动向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拘捕了吗?
·一周新闻聚焦:海外媒体报道和评论《许志永案起诉意见书》
·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正式调查”不是空穴来风
·南乐教案上访到全国两会(图)
·和尚愿意跨教为南乐教案维权(图)
·中国人权观察成立申请书
·古川:为“六四”25周年接力绝食感言(图)
·潘晴:论革命和改良——兼与韩连潮先生商榷
·徐琳:纪念南周事件一周年的日子里(图)
·一周新闻聚焦:“包子秀”惹来议论纷纷
·一周新闻聚焦:温家宝是否“干干净净”是个谜?
·古川:2013年中国十大公民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民间公祭耀邦紫阳和六四先烈,拉开纪念六四25周年序幕
·闵良臣:中国的问题到底在外部还是在内部—兼谈制度障碍是中国社会最大障碍
·笑蜀:郭飞雄人道救援呼吁书
·曾伯炎:一党专政与奴化教育导致中国人种退化
·吴庸:公民社会的形成及官民力量的博弈
·监禁中的自由心灵---公民许志永提讯审理的最后陈述(图)
·温克坚:论政治转型中的暴力
·郑小群:中共执政阵营的最后一张拼图
·清流浦:警惕军队由“效忠”转向纳粹化(图)
·余杰:镜与灯——从中国“公知”否定台湾“太阳花学运”看“他者的误读”和
·王德邦:2013年公民运动述评
·推动公民不合作的唐荆陵律师被广州国保刑拘(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秦永敏:展望专制统治崩溃之后的艰难政局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30/2013
   
   
   作者: 秦永敏
   

   中国的政治反对派从四五运动发端,至今已经快四十个年头了,四十而不惑,到了这个岁数应该成熟起来,能够比较客观冷静的审视自己,审视社会,从而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能做什么了。从主观上说,我们当然希望中国的政治反对派能够承担起建构宪政的伟大历史使命,但是,时乖运厄,形格势禁,在赤党的长期的残酷打压下,中国的政治反对派并未能和市场经济同步成长,中国公民社会的成熟举步维艰,这样,今日中国就形成了一个十分特殊的局面,一方面是统治中国的赤党已经在走向风化,另一方面是中国的民主力量一时还无望领导社会前进。所以,中国民主力量实在是任重而道远。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征文
   
   
   前言
   
   中国的政治反对派从四五运动发端,至今已经快四十个年头了,四十而不惑,到了这个岁数应该成熟起来,能够比较客观冷静的审视自己,审视社会,从而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能做什么了。从主观上说,我们当然希望中国的政治反对派能够承担起建构宪政的伟大历史使命,但是,时乖运厄,形格势禁,在赤党的长期的残酷打压下,中国的政治反对派并未能和市场经济同步成长,中国公民社会的成熟举步维艰,这样,今日中国就形成了一个十分特殊的局面,一方面是统治中国的赤党已经在走向风化,另一方面是中国的民主力量一时无望领导社会前进。
   
   这样,我们中国的政治反对派力争承担起建构宪政的伟大历史使命的同时,不能不看到事实很可能和我们的良好愿望完全不同,那即是,我们大力推动的结束一党统治这个目标虽然很快就会实现,但与此同时,我们希望建立的宪政民主制却建立不起来,或者虽然形式上建立起来了,其实却是新瓶装旧酒,至少一时是换汤不换药。
   
   下面,不妨从今天的实际出发,推演一下不久之后中国可能出现的种种局面。这虽然只是些假设,作为一种前瞻性思考,应该能够有助于我们更好的推进民主人权事业。因为它使我们能预估到各种不同的局面,事前就考虑出一些不同的对策,尤其是使我们能做好最坏的打算,同时向最好的方向争取。
   
   1,赤党行将崩溃
   
   今日中国,无论从哪种角度看,赤党的崩溃都已经为时不远。在这里,本文只从中国传统文化观念略作解说。
   
   管子《牧民》曰:“国有四维,一维绝则倾,二维绝则危,三维绝则覆,四维绝则灭。何谓四维?一曰礼,二曰义,三曰廉,四曰耻。礼不逾节,义不自进,廉不蔽恶,耻不从枉。”也就是说:国家政权的大厦有四根绳子拉住,缺一根就失去平衡,缺两根就会面临危难,缺三根就会颠覆,缺四根就会灭亡。礼就是不超越规范制度,义就是不会为私利钻谋,廉就是不掩饰过错,耻就是不走歪门邪道。
   
   赤党政权从产生之日起,就以全面控制一切公共传媒和所有文字工具的办法,千方百计掩饰其空前绝后的过恶,这就使它本来就没有平衡可言,因为它只能掩天下人口于一时,到言禁稍开之时,就大白于天下了,何况又逢互联网问世?
   
   更为严重的是,此前,它还可以用一元化政治控制强制其大小官员按其统一指挥行事,自从搞了市场经济,所有官员都个人利益至上并且无所不为,公然走出一条吃祖宗饭,断子孙粮的不归路。他们不惜耗尽不可再生资源、全面污染环境、肆意破坏生态平衡、彻底剥夺每一个中国人的土地,以杀人放火手段在全国范围内强拆民房强占民田的办法获取巨额财富。
   
   大小官员为了一己之私,将他们自己制定的全部制度、法律破坏殆尽,公然官、商、黑三位一体狼狈为奸,实行黑社会治国,整个国家机器公然包庇那些为官员充当凶手的黑社会打手,如此一来,其政权哪还有政治上的合法性?这样,它的其他三维也早已断绝,完全靠非分的利益链条维持,如此一来,当然难免覆灭无日。如此靠镇压机器维持其政权绝不可能长久,何况由于是制度性的全面腐败,它已经没有了自我纠错的能力,因此只能一条道走到黑,这样,在顽固不化中突然崩溃也就是其无法逃避的命运。
   
   2,今日中共官员对中国的统治还会延续
   
   但是,必须强调,赤党作为一个以共产主义为理想的政党统治中国六七十年后走向崩溃,绝不意味着今天统治着中国的官僚群体会随之而树倒猢狲散!
   
   正好相反,赤党统治虽然注定要在不久的将来崩溃,却不仅不影响今日中国统治群体继续对中国的统治,而且,很大程度上正是他们根据自己的利益,看出民众已经对赤党这个邪恶团伙深恶痛绝无法维持以后,会相对主动的做出的抉择。
   
   因为今日中共官僚已经没有一个还有什么“实现共产主义、解放全人类的崇高理想”,相反绝大部分都是脑满肠肥的官僚资产阶级,这样,除了极少几个太子党以外,对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来说,保住自己的官位和财富比维持“共产党”这个招牌重要万倍。
   
   甚至可以这样说,对他们中的很多人而言,“共产党”本身就应该抛弃,因为“共产党”本来是穷人党,其理念是为穷人服务的。通过夺取政权掠夺财富,这个党已经演变为富人党,演变为富人支配的党。作为富人集团,它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已经对其“革命历史”毫无感情,尽管他们是这个“革命历史”之“成果”的获取者。作为暴发起来的巨富之徒,他们怎么可能不看着该党早年的那些纲领口号就倒胃口?何况这个党一路走来犯下了那么多反人类罪,他们这些新贵谁愿意为赤党的历史罪恶买单?所以,从情理上说,赤党高官大部分也早已厌倦了这个只能给他们带来沉重的历史罪恶的包袱,真恨不得早点扔掉为快!顺便补充一句,近一二十年来,和我本人打交道的官方人员很大一部分私下也直截了当的表明了这种态度。这种情况,就决定了打着赤党牌子对中国进行统治的时间已经不会很长了,只要严重的经济危机导致大规模的社会动荡,他们就会毫不可惜的抛弃这个包袱,就像“资本运作”中抽逃资金后让空壳公司破产一样。因为这么一来,他们不仅逃脱了成为众矢之的的标靶,而且还可以找出些理由以中共的受害者自居,或者因为反戈一击有功而捞取到新的政治资本。这样,就像满清王朝覆灭后前满清政府的地方官员摇身一变照样统治各地的情况一样,就算赤党崩溃,赤党的统治结束,统治中国的,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却还是今日统治中国的这些人!
   
   这也是因为,由于中共政权本来就把中国的民间社会毁灭殆尽,现在又还在千方百计的阻碍公民和公民共同体的成长,这样,迄今为止,中国的公民力量仍然微小脆弱得不堪一提。这样,就像六四事件所标明的那样,哪怕全民反抗暴政的规模再大,只要一镇压下去,就烟熄火熄。即使到时候允许公民自由组党,在目前这种硬性资源分配状况下,民间力量的组织也步履维艰,难成气候。因此,就算全民反抗使统治集团被迫瓦解赤党,他们也会以其他马甲重新面世,他们可以用现成的强大组织体系,加以对国民经济和其他各种硬性资源的垄断,在政治多元化格局下,把没有任何硬性资源,没法凝聚成强大的政治团队、因为分散而疲软乏力的公民共同体打压下去。所以,哪怕有朝一日赤党突然崩溃,健康的民间力量多半还是无法凝聚到足以和由赤党脱胎出来的官方势力和权贵势力相抗衡的规模!
   
   总之,由于缺乏足够强大的凝聚点,缺乏必要的硬实力,无论作为这个国家政治进步的动力的反对派怎么努力,怎么幸运,在中共走向崩溃的过程中,和赤党的蜕变团伙相比较,恐怕都很难做大到和台湾民进党与国民党的相对实力相当的水平,而且,相互之间会有极大差距,这样,以上局面几乎是无法改变的。
   
   当然,赤党崩溃以后,中国的政治势力绝对不会只有赤党的蜕变团伙,我在其他文章中分析过的各种政治势力,比如由台湾国民党和大陆民革以及泛蓝联盟整合的新势力,由几个花瓶党整合的新势力,由民间大资产阶级整合的势力,以及我们民间民主运动力量,都会依其软硬实力的大小而跑马圈地,但是,由于硬实力的难以改变性,从目前的筹码来看,这些力量的总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恐怕还是难以和赤党的蜕变团伙势均力敌。所以,我们就不能不充分估计到,在赤党崩溃后,会形成顶多是几个头面人物为其陪葬,它的绝大部分有力人物仍然继续控制中国政局的局面,而且,这种局面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延续。应该说,正是因为这种局面很难改变,所以,整体上说目前的当局才有恃无恐,不在乎拖下去会是个什么结果。
   
   这样,面对现实,中国的民主力量也不能不充分考虑在这种情况下应该采取的各种应对方略。
   
   3,中国的宪政之路会如何走
   
   以上情况决定了即使赤党统治结束,中国走向宪政的道路也还会十分漫长。那么,中国的宪政之路将会怎么走?
   
   当然,首先我们要明确,中共统治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逆流,因为它从建政第一天开始就在开历史倒车,把中国本已经初具雏形的宪政体系和市场经济毁灭殆尽,并使几千万人无辜遇害,邓小平虽复辟了资本主义,却仍然反对宪政体系,而且由此把中国推向了生态失衡环境污染的绝境,这样,这个政权的历史地位只能是很快就钉在耻辱柱上。与此同时,它对中国历史的恶劣影响却不会轻易消失。撇开其对自然环境的毁灭性破坏不论,仅从社会生态来说,就足以至少还遗毒半个世纪。原因在于,一方面它造就了一个没有任何价值观、没有任何信仰和追求、没有任何道德和法律观念的上层社会,这个上层社会不仅包括军政官员,资本集团,各界名流,尤其是还包括本来应该承担建设中国人精神家园的文化精英、知识精英、科学精英,而这样的一个上层社会,会把中国引向何处自然不言而喻。
   
   要使中国的这样一个上流社会转化成为真诚信奉普世价值、勇于承担社会责任、能够建构符合当今世界的观念体系的真正的社会精英主导的上流社会,绝不是几年十几年能有结果的,这就像一个源头已经遭到严重污染的河流不知要多长时间才可能恢复良好状态一样,指望下游迅速干净起来,也就是指望异日中国的政治生态迅速正常起来,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由于这样一个上层社会还将从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和社会上长期统治中国,而作为中国社会清流的政治反对派则即使在赤党统治崩溃后也还可能长期处于边缘化地位,甚至被消解,可想而知,那时中国社会很长时间内的恶浊也不会在今日之下。
   
   中国政治反对派由于主客观原因一直无法和民众的利害关系紧密结合起来也绝不是它的长处,正因此它才始终无法成长壮大,虽然这方面责任不在自己,但是我们却不能不从这一现实出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