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忆我的小金鹿牌自行车/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人民冷漠因为不是自己的政府/王小华
·国企是最坏的社会主义加最坏的资本主义/甄理
·我孤独地写诗的老师/丁朗父
·国企人事腐败严重堪称邪恶/啄木鸟
·为什么“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子明
·以色列是个好国家/周孝正
·关于中国的常识/网友讨论会
·穿过这寒雾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不会做蛋糕的左派如何分蛋糕?/wutu(网民讨论会)
·血统论沉渣泛起只因政治倒行逆施/wutu(网民讨论会)
·关于“血统论”的严肃讨论/网民讨论会
·时代先声张少杰——访谈王自强/楚延庆
·社科院奉献本年贺岁大片/网民拉拉队
·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才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一)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二)
·就才女——给胥继红一诗致新浪的说明/丁朗父(朱红)
·与毛左谈毛时代农民生活/长津英豪
·青年了解毛时代的线索/网民讨论会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恶魔扮天使的共党面临三大危险/张三一言
·看见地狱后中国网民的反应/网民讨论会
·去他妈的“中国模式”/胡赛萌(qiangnei)
·我为什么给艾未未捐款/王小华
·没有人性的党性会是什么东西/王小华(公民通讯)
·中国绝不能和美国对抗/丁朗父
·我保卫祖国谁保卫我父亲?/寒江月(网文)
·冬夜守望旷野/丁朗父
·人权大于政权/张三一言
·孩子被撞死大人被稳控网友怒了!/挖粪涂墙、它要完蛋了等
·中国家庭必备转基因食品清单/业内良心人士
·特警对付兰州悼念人群之后/集结号
·不争民主我们猪狗不如,孩子/王小华等
·星星一样的眼泪/丁朗父
·孩子,我们向你保证/网友讨论会
·守望者的旷野/楚延庆
·专制是社会矛盾的根/陆祀
·我关于民主的系统观点/王希哲
·司马南大败于90后有感/独自看电影
·一个工程师的社会理想/侯工
·这是大凉山的孩子(图)
·中共"特供"揭秘/张宝昌
·众媒体揭华西村老底重庆怒了/中华网等
·让你乐得打喷嚏的反三俗段子/cct、李启光等
·习近平将开始党内民主竞争时代/王希哲
·寒月依稀/丁朗父
·怀念三唱/丁朗父
·大清国皇家电视台新闻联播/loving life 李启光推荐
·国家不是任人抢夺的商品/王小华
·毛左语言特点/老大人
·“共产主义”与“民主”/王希哲
·民主就是一人一票!/ 守拙就赢(网文)
·争一人一票从今天开始!/守拙就赢等
·各民族联合推进民主化/费良勇
·凯迪删主张一人一票民主热贴/网友讨论会
·民权天赋不是任何人的私产/王小华
·人权高于主权和民族权/费良勇
·自由属于人民—我的法国生活/王小华
·华国锋陵墓建成有感/张洞生等
·军中右派炼钢记/陈挺(郭堡回忆录)
·李逵的板斧与希哲的共产/崔晟
·司马南马甲出游当头一片板转/网友讨论会
·杨支柱微博短评/朗父先生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法国的爱心食堂和爱心旅店/思源、王小华
·香山红叶凄然落/高源
·牵挂(四首)/丁朗父
·毛泽东: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深圳大学独立候选人自我介绍/庞璀驰、凌嘉一
·拉土车为啥有草菅人命权/朗父哥们
·一人一票选举可维护中国利益/丁朗父
·致有良知的三年大饥荒幸存者/塞鸿秋
·党内民主派的三大特点/显扬
·“战争叫嚣”和民族主义/显扬
·西方领先五百年的六种秘密武器/雅尼克
·打江山坐江山是原始社会法则/王小华
·为什么我们只能看不能干?/丁朗父
·黑五类之家的大饥荒/ 依娃
·翻墙史——东德28年/东野长峥([email protected])
·东德翻墙28年史/东野长峥
·途径大运河(四首)/吴倩
·被两岸抛弃的抗日英雄黄绍甫
·富人忙移民穷人忙过冬我心凉透/winstonwang
·自由的歌/丁朗父
·世界人权日遭软禁有感/沙砾
·最新出炉名人名言录/喷嚏文摘
·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王小华(公民通讯)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中国视界)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
·评王小华“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丁朗父(公民通讯)
·我当了三次‘右派’/张英敏
·应当重视内地劳工维权/王小华
·寂寥帐下谁谈兵/戴旭(午夜新诗)
·旧作戏答年轻网友/丁朗父
·都想当将军谁来当士兵?/ 王小华(公民通讯)
·民运需要各种工作/王小华(通讯)
·新皇帝的新衣/陆祀
·一个哈萨克学者眼中的中国/М. ШАХАНОВ(网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忆我的小金鹿牌自行车/丁朗父

   
   
   
   
   


   80年代的北京,是自行车的世界。能活动的,基本上是每人一辆。特别是上下班时,自行车多得像海里的水,骑车的人就像是在海里游的鱼。
   自行车多,主要是它用处大,一辆自行车,就可以跑遍北京城了。那时的北京,不像现在这么让人受不了地大。北三环,路南还有庄稼地。中关村,已经被弄成水泥森林了,那时候的大马路上,天蓝蓝的,杨树高大,时而跑过一辆马车,还有点田园风味呢。城里,除了家里单位,就是那么几个去处:西单、王府井、北京站,买书上王府井新华书店,打长途电话上电报大楼。晚上10点以后,想到外面吃点东西,全北京城只有两个小吃店还开着:一家在北京站,一家在新街口。当时单位里的年轻人,上了班一块儿干活,下了班还粘在一块儿,今天你家,明天我家,后天她家,差不多和每个同事家的祖宗八代都熟悉。到了谁家,翻箱倒柜,吃,喝,聊,神侃,玩儿完了,打地铺就在那家睡了。早上起来,胡同口上每人两个油饼一碗豆浆,吃完,骑上车,并着排上班去了。
   那时的北京,没有这么多人,除了上下班时的马路和星期天的百货商店,街上看不到什么人,就像现在偏远地方的县城。有一个80年代学车的熟人说,他们学车时,常常开着大卡车,从长安街的这头,轰轰隆隆,一会功夫就开到了那头。环线地铁通车时,没什么人坐。一天下班以后,没事儿干,我和刚从北大分来的同事汪力坐地铁玩儿,躺在坐椅上睡着了,差点被拉到车库里去。
   我刚到北京时,住在单位里,没有买车。出去。要么坐人家的后座,要么坐公共汽车,如果不远,就坐11号——走路了。后来,前妻到北大读研究生,单位在金沟河仪仗队大院里给租了一间房,上下班就得有辆车了。当时买自行车已经不要票了,但是没有多少可以挑选的。我去买时,那个店里就买一种青岛产的“金鹿”牌自行车。金鹿有两个规格,大金鹿是“二八”架子,小金鹿是“二六”架子。人们愿意买二八的,因为可以多驮东西——当时的自行车还有载物的任务,甚至娶亲时会用二八车子把新娘子驮回来。我买的时候,大金鹿已经卖完了,只有小金鹿。
   这是我的第一辆车。骑上满城乱跑,公私兼顾,按下不表。
   买了车以后不久,就赶上六四了。这辆小金鹿,就派上大用场了。我当时的单位在公主坟南什坊院,家住在永定路北头,前妻在北大上学。当时有两个跟六四很有关系的两个朋友,吴仁华和陈小平,住在蓟门桥政法大学的南平房。前妻在国政系的国际文化研究生班读书,是富布赖特基金会派来的“老魏”的学生,和郭海峰同班,和张智勇同师从老魏。她游行从北大走到天安门半夜又走回北大,把鞋都走掉了。那时我几乎每天都在永定路、公主坟、北大、政法大学、天安门走一圈。
   临近六四的那几天,气氛紧张,我几乎都不着家了。三号下午,我先和一个天津医科大学的研究生在前门大街抬隔离墩子,后来有几个女生一起劝说坐在急救中心大门旁待命的军人们。子弹划破夜空,女生问士兵“这是什么”。士兵笑笑,没有回答。
   这是急救中心开始有三轮车送来在长安街被打伤的学生和市民,人群开始激动起来。我找到了我的小金鹿骑上就往广场跑。可能是蹬得太急了,刚刚拐到在大会堂南路,小金鹿的链条格噔一声就断了。我停下车,手忙脚乱地把链子鼓捣好,到了广场,士兵已经一步一个,端着刺刀封锁了广场。
   6月4日早晨,我骑着这辆小金鹿顺着长安街回到了永定路家中。院子里的大人都一夜未眠。前妻看到我,说你昨晚上要是回不来,我就跟共产党没完了。
   这辆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的小金鹿,我现在还有时会想起它来。
(2013/05/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