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1989年5月4日阜成门桥/丁朗父(朱红)]
北京周末诗会
·守望者群像之宋旭民/丁朗父
·六四一代今日送别宋大哥/明霞、袁跃、元新、林青、智英、朗父
·燕赵男儿宋旭民/李智英
·雨夜抒怀/李启光
·试问千古月,何日映长江/何非
·无月多雨的中秋/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哀沈阳/塞鸿秋
·献给为生存权牺牲的夏俊峰/丁朗父
·再哀沈阳/塞鸿秋
·将适塞北/欧阳懿
·击鼓/丁朗父
·在这没有星光的长夜/丁朗父
·校长要打油/欧阳懿
·寒夜、猪场生涯/丁朗父
·我所经历的文革(一)/梁北岳
·重阳/老秦人
·我所经历的文革(二)/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三)/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四)/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五)/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六)/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七)/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八)/梁北岳
·贺友人受洗/郭少坤
·老毛疙瘩路记/欧阳懿
·霜晨故园秋/丁朗父
·兴安岭上四个小站/丁朗父
·车过松嫩平原/丁朗父
·秋红/丁朗父
·丁二郎的旗帜/丁朗父
·陇头歌/北朝民歌
·民主夜话/丁朗父
·中国最好的宪法——四六宪法/勇敢的心(南京)
·四六宪法中的人权/甲午
·民国宪法的联邦主义精神/司徒一
·老莫绝食图
·秦人祝祷辞/老秦人、胡石根
·湖南少年歌/杨度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谭嗣同的最后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纲要/民国复兴运动
·北京最勇敢的基督徒群体/于中原
·没有了徐永海后的清静/于中原
·关于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关于1995年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民国复兴运动歌曲选
·日拱一卒图
·致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优雅深沉的民国歌曲/民国复兴运动
·青年之声:心底的中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文化解读/丁朗父
·最新政治笑话(绝密)/新衣
·辛亥革命第一枪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成立到辛亥革命爆发/丁朗父
·遙望孙先生的背影/民国复兴运动辑
·台湾民主的品质与中国的出路/丁朗父
·一个大骗局,百年专制史/塞鸿秋
·国家/孫儀词 劉家昌曲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5年/丁朗父
·死磕派律师如何死磕/钱杨
·张家瑞等在北京要求注册中国人权观察
·台北不是天安门/直言
·恍若隔世又见向阳花/老知青
·文革风气一览/老知青
·面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陈炳焕不做大官做大事/丁朗父
·丁朗父观念设计作品之一
·我们的旗帜/丁朗父
·一黨專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坏的制度/(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观念设计作品之三、丁朗父
·什么是觀念藝術/丁朗父
·观念艺术的典范作品/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领导人介绍
·留在大陆的中华民国/丁朗父
·我的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我的耐力訓練之“夏”/(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高洪明:献给母亲的祭奠
·民国复兴运动问答
·我的耐力訓練之冬篇/(民國複興運動)丁朗父
·赵紫阳晚年认为应当学蒋经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國復興運動問答
·律师声明/Hu Blog
·记忆中的那张血盆大口/(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叶老大的新作/秋雨摄影
·琉璃厂的牌匾/(民国复兴运动)朗父先生辑
·一个维吾尔人的家庭史
·北京市井人物/(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鸣谢/无秘密学会
·北京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徐文立:『六四』国殇廿五载感言
·二二八与六四本质上完全相反/天涯牧晨
·为了我们的25年我件将绝食三天/韩燕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989年5月4日阜成门桥/丁朗父(朱红)

   
   我的血一下子涌上来。
   我生命中的六四开始了。
   我的人生从这一刻开始完全改变了。
   


   
   那年四月,老邹带我到东北、山东、江苏采访。老邹是《社会保障报》编委兼《中国民政》杂志编辑部主任,我刚刚被宣布为《中国民政》“编辑部负责人”。这个负责人的称呼,是部里的正式任命下来之前的临时称呼。老邹在我的进京和“使用”上,都出了很大的力。老邹是宜兴人,他把我当作“接班人”介绍给江苏民政厅的老乡们,很亲热,也有点动情。那天,我刚从江苏采访回来。
   我住在永定路北头五孔桥。上班,先骑自行车到部里(东华门民政部)去办事。办完事往回走,过了白塔寺,就见人们纷纷往阜成门桥那儿赶。我刚从外地回来,对北京的情况不是太了解,见这情形多少有点奇怪。
   骑着车,不紧不慢地往西走。到了阜成门桥,见许多人站在桥上往北边望。我下了车,问旁边的一个年青人出什么事了。年青人兴奋地说,八大学院的学生,游行过来了!
   桥中间已经挤不上去了。我把自行车找了一个地方停下来,挤到人群里。
   阜成门桥下是二环路。二环路是拆了北京城墙,在城墙遗址上建的,双向六车道,中间有植物隔离带,两侧各有自行车道和林荫人行道,是当时北京最宽的马路。
   有人在喊:“来啦!”我挤到前面,游行的队伍已经能看见了。宽阔的马路上全是游行的学生,像潮水一样涌过来。
   潮水很快地过来了。在最前面的,走得很整齐,像是一支真正的队伍。他们每个人手里拿着一个写着大字的牌子。字很大,老远就能看见,人们看到的游行队伍,第一眼见到的就是这些大字。
   我挤到前面时,潮水般的队伍已经很近了。我先看到的,就是这些写着大字的牌子。这些被潮水般的游行队伍举在最前面打牌子上写的是
   
   五四的先驱们我们走来了
   
   我的血一下子涌上来。
   我生命中的六四开始了。
   我的人生从这一刻开始完全改变了。
(2013/05/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