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深深怀念彭燕郊师/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官腔一例/丁朗父
·要改变社会,先改变自己/丁朗父整理
·永定河二首/丁朗父
·共产党改革的道与术/丁朗父
·秋月良宵(二首)/丁朗父
·冬雪感怀/老秦人
·大雪飘飘(岁末雅集开篇)/丁朗父
·俗人与雅人/周舵
·打工子弟学校校长赴任途中偶得/萧远
·咏雪/周建国
·向零八宪章致敬/丁朗父
·西山踏雪歌/老秦人
·刘昕,帮个忙吧/陈士胜
·世界末日的雪/丁朗父
·歌与江天唱/丁朗父
·慢慢地老歌/丁朗父
·雪歌集三章/丁朗父
·最大的忠孝就是弘扬福音/丁朗父整理
·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学生/朱红(丁朗父)
·元日碧云寺怀先贤歌/老秦人
·由萧何月下追韩信说起/丁朗父
·中国梦,宪政梦!——被枪毙的新年献辞
·和老秦人碧云寺怀先贤歌/Meihua Shen
·与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同吠/山狗
·怎样保护我们国家的女演员?/大寒喷嚏
·二零一三年病了/钟道
·宪政梦当从废除劳教开步/丁朗父
·谤不止于街头/丁朗父
·炸掉大坝,恢复河流/丁朗父
·最坏的加最坏的体制/塞鸿秋
·真实就是力量/丁朗父整理
·牢房的祝福/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续)/丁朗父
·岁月有感/曹思源
·不可动摇不容质疑的信(一)/丁朗父整理
·夜起迎新/陈天石
·癸巳年春节有感/余习广
·美式革命与俄式革命/丁朗父
·癸巳贺岁/陈宇彤
·致华夏匹夫、欧阳懿/胡石根
·不可动摇不容质疑的信仰(二)/丁朗父整理
·存敬畏之心/丁朗父整理
·清教徒与苦行僧/丁朗父
·清教徒与苦行僧/丁朗父
·阳光雨水/郭少坤
·一个城市女人在歌唱/丁朗父
·100万的美学/丁朗父
·观黄海/翔云
·观黄海/翔云
·紧急关注严正学诗友/丁朗父
·紧急关注严正学诗友/丁朗父
·北京基督徒呼吁营救孙文先牧师/莲稻
·祭奠行为艺术先驱大张/严正学
·陈炳焕(树藩)先生子侄/丁朗父
·自人归向神/沙裕光
·段振坤/伍立杨
·最大的根子在这些狗官不是百姓选的/我爱新浪网友
·清明游莽苍苍斋有感/丁朗父
·哀东南万户之膏血/丁朗父
·北京的两个教会/陈士胜
·一群坚定不移的人/陈士胜
·一个像古拉格那样恐怖的地方
·愿你家有株美丽的树/陈士胜
·请关注我们的孩子/一群反一党专制人士
·神对你们的拣选——写给赵常青太太/綦彦臣
·蝶恋花*人生再历练/曹思源
·穿过迷雾的兄弟/陈士胜
·人远心近/綦彦臣
·探访丁朗父/陈士胜
·深深怀念彭燕郊师/丁朗父
·关于林昭的一些话/綦彦臣
·1989年5月4日阜成门桥/丁朗父(朱红)
·满江红·主复活/蔡卓华
·纪念五一有感/任铭
·歌颂赵红霞的三首诗歌/新浪网友
·忆我的小金鹿牌自行车/丁朗父
·向大家介绍一下我家小儿/赵常青
·綦彦臣:在国内流亡的情状——台湾版小说《绝育》后记之二
·誓约/老秦人
·第二十四(四首)/丁朗父
·干岸上的人/丁朗父
·一个馒头的权利/丁朗父
·张艺谋电影《活着》观后感/丁朗父
·沉默的石头/丁朗父
·小蜡烛/吴倩
·中原教会几幅珍贵照片/丁朗父
·六四二十四年所见/周舵
·六月四日夜雷雨大作连书六扇/丁朗父
·六四二十四年所见/周舵
·闵琦又住院啦/丁朗父、萧远
·六四爷雷雨声中连书六扇/丁朗父
·农民工/朗父先生
·歌唱沉默的石头/丁朗父
·《盲流记》之二/丁朗父
·问屈子/老秦人
·叩谢/曹思源
·端午感怀二首/胡石根
·胡石根2013端午感怀三首
·端午节狱中作/郭少坤
·赵常青哺儿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深深怀念彭燕郊师/丁朗父

   
   
   
   
   80年代,84、85年,到北京学习,住在白广路民政干校。


   当时燕郊师正在编《诗苑译林》,北京有许多事情要办,我帮他跑腿。
   一件是把校对后的《北欧现代诗选》交给北岛。一天休息,请假去送稿。按照地址找到百万庄的那个编辑部,一女士对里头喊了一声“小赵”,一高个子应声而出:北岛。交接完毕,到甘家口食堂午餐,下馆子,当时是高规格的招待了。彭师交待去办事的人里面,北岛最年轻,同一辈分,所以谈得也比较多,还到台基厂他那两间平房里的家里去过。那是高朋满座的地方。赵夫人是画家,北京画院的。当时的译者,用了一个另外的笔名“石默”。正是一帮权势文人在批“朦胧诗”时,北岛处境不好,这个笔名意为“石头的沉默”——一种诗人的抗议。后来批朦胧诗响应者寡,不了了之,气氛不那么紧张了,出版时又用了“北岛”的名字。
   另一件是胡风、梅志两先生家里,转达彭先生的问候。两先生年事已高,精神不比年轻人,坐了一会儿就走了。近日看到新出的梅先生与燕郊师82——92年年的通信集,竟有那么多,可见他们精神的活跃和感情的深厚。对比他们,我们这一代人可说是“木头”了。
   还去过牛汉先生和徐放先生处。牛先生未遇,把东西放下就走了。徐放先生是东北人,说话就像他的名字,豪放,谈得很痛快。
   以后交往最多的是陈敬容陈先生。她住在前门,从白广路坐公共汽车去她家很方便。每次去她家,都海阔天空大谈一气,多留饭。离开北京后,和陈先生还有书信往来。可惜的是我的流浪习气重,许多书信都散失了,包括陈先生的那些既精又美的信。陈先生是诗人,字写得极漂亮,真是才女啊。
   在彭师面前,多半很严肃,不大敢说话。有时说错了,或者什么事办得他不满意,就不理我们了。后来离开湖南,见面就少了,越来越少。因为见面少了,反倒亲热了。最后一次去看他,他一直把我送到湖南博物馆的大门口。走出很远回头,他还站在那里。大概他感觉到这是最后一次了。
(2013/05/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