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诸葛先生
[主页]->[新会员区]->[诸葛先生]->[我所知道的王彤文与徐小明、封莉莉的故事]
诸葛先生
·大 法将会救度各位众生的
·师父怎么了?
·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不辜负师父的谆谆教导
·谎言终究是谎言
·师父的背负弟子应如何面对
·李大勇的离去不是背叛而是圆满
·李大勇的离去不是背叛而是圆满
·呼吁所有弟子都来发正念抵制他们
·我们弟子该怎么办
·只有修行精進贡献大的执着者才能圆满的
·奉劝朋友们千万不要相信中共媒体的蛊惑
·生命可被剥夺信仰不能被改变
·用电话讲真相劝三退
·只有修行精進贡献大的执着者才能圆满的
·怎样理解救度众生与弟子自身修炼的关系
·这种污浊表演只能让民众厌恶
·抓紧讲真相劝三退跟着师父救人
·师父怎么这样看待李大勇啊
·中共的谎言不攻自破
·这也是在造福于中国人
·只有解体中共才能结束华夏民族之梦魇
·退出中共罪恶组织站在正义的行列
·民众将迎接光明的未来
·难道不也是一种报应吗?
·远离邪恶中共不要与狼共舞
·坚定者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信仰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退出邪党选择美好的未来!
·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
·原来是一个毁灭人类的恶魔
·何去何从机会尚存的人还等什么啊
·救度众生不留空白点不剩死角
·大瘟疫来临如何自救?
·让人明因果珍惜人的生命!
·不要给让众生失望!
·台湾旅游印象随感
·应当正确领悟师父的教诲
·天安门自焚是中共造出来的弥天大谎
·退出中共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一个无耻小人柯文哲的拙劣表演
·贼喊捉贼的跳梁小丑
·希望还台湾旅游一个和谐的环境!
·柯文哲你就站出来吧!
·一代歌王越发青春不减
·中共黑箱作业活摘器官是不容置疑的
·勇敢地走吧!你会看到光明
·“天安门自焚”案是假的
·所谓的“泄露党和国家机密”罪
·人类最应该感恩的是法轮大法
·希望参与迫害人的人好自为之
·朋友,你看清共产邪党的本质了吗?
·我认为“三退”是诚信的明智的勇敢的选择
·我认为“三退”是诚信的明智的勇敢的选择
·劝三退就是扶正您心中倾斜的天平
·中共的卑鄙残暴是令人发指的
·面对隆隆的天意赶快休手吧!
·勇敢地退出中共站在正义的一边才有未来
·千万不要相信所谓的专家的胡言乱语
·眼见得这个天定目标就要快实现了
·中共诬蔑法轮功是不遗余力的
·“男女双修”是中共对法轮功的污蔑
·中共污蔑法轮功已经是黔驴技穷了
·退出中共中国才有希望!
·中共邪教的真实写照
·上天的预警您听到了吗?
·中共残忍歹毒可见一斑
·原来这一切都是被安排好了的
·劝善朋友作唯一正确的抉择
·干脆直接搬起石头砸自己的头吧
·转师父新年祝辞
·我要为师父正名
·蛇蝎之心昭然若揭
·中国人静下心来想想吧
·这种纸就包不住火了
·一颗迷失的心找到了归途
·谎言欺世终难长久善良的人们不妨拭目以待
·人类最高精神的辉煌展现
·善良的人们不应再被欺骗了
·人类历史最光辉灿烂的一页
·中共导演的一出丑剧
·迫害正信都是短命的中共亦如此
·做得太过分时反倒自曝其蠢
·珍惜自己生命的未来吧
·人是要有点精神的
·揭露谎言制止邪恶
·善良的人们不应再被欺骗了
·“四•二五”是正义与良知的丰碑
·伸张正义的時候到了!
·善良的人会得到护佑带着希望面对未来
·神路上
·在神路上向内找在魔难中共同提高
·太着急了!和大家说说心里话啊!
·“不识时务”又将何为呢?
·读师父新经文《论语》有感
·由诉江事件谈信师信法
·要做的稳有序,这样效果才会好
·天理不公啊!
·中共又添上了血腥的一笔
·自焚动机到底是什么?
·为早日结束这场人间悲剧而尽一份力!
·全球掀起诉江潮将江氏推上历史的审判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所知道的王彤文与徐小明、封莉莉的故事

我所知道的王彤文与徐小明、封莉莉的故事
   
   “自从二零零五年的第一天在时代广场的钟声中踏上纽约之土,王彤文的人间之旅开始变得充满戏剧色彩。她很希望有一天将她的两个孩子搂在怀中,一点点的将这几年来经历的种种人物故事,讲给他们听听。也一定会让许许多多对“王彤文”有各种议论的亲朋好友们,科学界的同事们,和在纽约结识的各社区的法 轮 功学员们和各路修炼人们为人生之精彩和法轮大法修炼之神奇,发出由衷的惊叹。
   
   在这部纽约的大戏中,和王彤文同台演出的就是徐小明女士了。在法拉盛的一个小小公寓里,徐小明女士开了一个催眠工作室。男男女女来了,走的时候生命的过去已悄悄的进入了他们的记忆中,并解答了他们所有的困惑,消除了他们所有的烦恼,生命的真正意义明白了。

   因为认识了徐小明女士,王彤文的头脑中经常有四个字,“轮回转世”。王彤文知道这四个字能让西方人明白为什么那万能的无所不在的大慈大悲的主不能让人类免去所有的苦难,从而不再抛弃对神的信仰而认为人是猴子变来的一种高级动物。徐小明的催眠术是全世界一流的,因为王彤文可以使人回忆起遥远的过去,生生世世,直至那灵魂来到地球上的第一站。神奇的是,许多的西方人记起他们曾在中国的某朝某代生活过:难怪老外都喜欢中国菜!
   
   作为一名分子生物学家,王彤文在分子的世界里遨游了十几年后,终于有一天明白了那里的世界和人间有着惊人的对应点。分子的生老病死的机制使王彤文明白了人的“轮回转世”在分子世界的对应现象。所以王彤文和徐小明经常在一起探讨生命现象,从宏观到微观。
   徐小明的世界是那么的庞大,因为整个人类的历史,在王彤文的眼里就像是一部大戏,王彤文在其中的进进出出,几千年的故事,就像是小菜一碟,端放在王彤文面前,还时时为王彤文斟上那一杯杯上好的绿茶。她们的友谊就在这里开始了。
   
   一个是传统的中国人,一个是只有中国人的长相但骨子里是个十足的犹太人。东西方文化的互补,在她们两之间是那么的和谐,如果徐小明没有那颗受了创伤的心:在中国的文革中,她的父亲受到的迫害,似乎让她对人不太容易信任。即使如此,她在过去的七年中一直默默的全心全意关心着王彤文。也许那就是一个“缘”字吧。
   所以,在看到王彤文在办的全象特许小学受阻时,她考虑再三,终于决定挂帅,打起“孔子曰特许学校”的大旗,希望让在美国的中国孩子们能够受益于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的浇灌而成为世界舞台上的出类拔萃的治国平天下的中西合璧的士大夫们,大丈夫们。而王彤文这个将中国人的血融进犹太人的系统中去的科学家妈妈的梦想是:将中国的神传文化象母奶一样喂养西方的孩子们,让他们记起他们的家园和回家的路。她知道这是王彤文的儿子王飞山和女儿王莲成的成长之路。
   
   在这么美好的愿望下,她们开始了办学之旅。在短短的几个月中,狂风暴雨般的种种戏剧性事件接二连三的发生了。”
   所有的事件围绕着一个主题:“王彤文”是何许人也。王彤文是“法 轮 功”学员吗?王彤文是“科学家”吗?王彤文是个合格的 “母亲”,“妻子”,“友人”,“妹妹”吗?王彤文配来办“孔子曰特许学校”吗?王彤文办的“全象学院”是另立山头破坏法 轮 功声誉吗?
   
   “王彤文”出生于江苏省无锡市。生日是全世界的年轻人都喜爱的日子,美其名曰,“情人节”,而其实是叫“圣凡伦丁日”,这些圣人们在这一天因为信耶稣基督而被打死。年代也很热闹:“红彤彤”的“文化大革命”。父母亲是中国政府直接领导的国营军工厂的高级工程师。为了“跟党走”,母亲在知道怀孕时决定做人工流产,还好有那“没文化的”江阴乡下的“信迷信”的外婆给保住了;似乎冥冥之中就和那“共产党”有你死我活的关系。
   
   “王彤文”出生在江阴县的一个小小村庄,叫包子圩,由外婆外公养到七岁,那时叫“包彤文”。因为那里的传统是独生女招女婿,孩子姓母亲的姓。据说包子圩的人是包公的后代,因为在地下挖出了家谱记录。后来,在无锡上小学时就被疼爱王彤文的父亲改了姓,成了王家的人。父母双亲都是热血青年,在那“共产主义”的美梦中彻底陶醉了,建立“人间天堂”的“崇高理想”让所有的中国人在“共产党的红旗”下生活,放弃一切私有财产,甚至时刻准备着为它献出生命。不知道那 “共产主义”的理念来自西方的一个“幽灵”,那里的第一面旗,是披着羊皮的狼。“人间天堂”的理念和人间所有的正教正信所传授的完全背道而驰。只有达尔文的“进化论”在被政治利用后成为“真理”了,才勉强让“共产主义”有了“科学依据”。
   
   这个在对 “共产主义”的“疯狂”追随者的家庭出生的孩子,在 “红彤彤的文化大革命”中度过了童年,却完全没有经历任何“革命”的风雨:相反,在王彤文的“伊甸园”中自由自在的正做着“牛郎织女”的梦;天天在大自然中玩耍;生活中是无花果,葡萄园,竹林,莲花池,水稻田,青山,绿水,蓝天,白云,农村人的婚礼葬礼春种秋收;在星星月亮下听外婆的故事,让心飞向远方。
   
   有一天,王彤文真的飞向遥远的地方,到了地球的对面,那时王彤文二十一岁。胸口有母亲缝在衣服里的三十美金,是借来的。一位哈佛大学的女教授,犹太人,在短短的电话交谈中决定录取王彤文进入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的解剖细胞生物系做博士论文。
   四年后,王彤文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论文答辩进入哈佛大学医学院开始博士后研究,进入生命科学的最前沿的领域,研究人体的形成在分子层面的现象和机理。
   
   实证科学的方法在二十一世纪发展到了它最辉煌的阶段:人类对生命现象的认识,第一次突破了这个人类的肉眼可以看到的宏观世界,进入了分子这层微观世界;分子生物学家们将 “分子社会”的精彩探查的“清清楚楚”。“分子社会”的井然有序,完美无缺,精巧设计,让这领域的科学家们入迷陶醉。
   王彤文在短短的三年内,发表了三篇《科学》杂志的论文,一下子成为哈佛大学医学院的明星科学家,得到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助理教授职位。王彤文的研究领域直接在解决人类对生命的生老病死现象的分子层次的机理性的认识。
   
   王彤文在以后的六年中,开始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所有的分子在调控细胞生老病死时都和一个庞大的系统有关,那系统就是分子层次的“黑洞”。在癌症细胞中,有大量的“黑洞”。在因为节食而长寿的小鼠细胞中,“黑洞”降低。但最神奇的细胞,是一群修炼人的白血球细胞。
   那时王彤文已经将实验室搬出哈佛大学,为了“独立”。王彤文正坐在宽敞明亮的崭新的大实验室的办公室,面对着一组科学数据;王彤文的心似乎突然打开了一扇门,王彤文走进去,看到了一个全新的宇宙。那种感觉,就像陶渊明的“柳暗花明有一村”的豁然。在王彤文面前,她看到了一个生命的奇迹:人的不老不死,不再是神话或梦想,而是实实在在的科学可以验证的事实。
   
   这组数据揭示了一个天机,而揭示这个天机的手段,是人类实证科学的精华的聚焦,分子生物学中的一种最前沿的技术,可以将微观世界中的分子这一层展开来看。提供这组数据的科学家就是贝勒医学院的封莉莉教授,王彤文与“封莉莉”的故事由此开始。
   
   那组数据的来源,是一群修炼人,王彤文们在人间被自己的国家的统治者打成,“邪教徒”,“卖国贼”,“精神病”,要 “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跨,肉体上消灭”。
   当这组数据开始被写成科学论文时,“王彤文” 和 “封莉莉”立即被一个无形而庞大的黑势力定为“迫害”的对象。这黑势力有计划有系统的把封莉莉的肉体夺走,并在人间演了一场“癌症”的“悲剧”;又将这“悲剧”的“祸首”指向“法 轮 功”,让实证科学界的中国精英们产生对“法 轮 功”的憎恶。
   
   这个黑势力同时也有系统的将王彤文推向另一幕 “悲剧”:犹太人丈夫在三藩市中领馆的洗脑下将“法 轮 功”当作“邪教”来打的美国家庭协会的煽动下,开始了“离婚夺子”的戏;“王彤文”开始了孤独悲苦长期失眠理智不清精神崩溃自毁自卑绝望自毁的戏。王彤文的父母兄长开始了做家庭监狱强制转化不服就将王彤文送精神病院的戏。最后,在“王彤文”“逃离”西雅图家来到纽约后,又有王彤文兄长假造精神病诊断书剥夺王彤文所有私有财产和一切人权的“监护人”的戏。王彤文的科学家的头衔又由华盛顿州的州长,“骆家辉”派代表施压的研究所所长来关王彤文的实验室的门来了结。人间的大戏再演下去,则是让王彤文被带回中国放进精神病院“医治无效”,“发狂自杀而死”。
   
   这样,“法 轮 功”的两个大科学家,一个因为“不相信吃药死于癌症”;一个因为“不听亲人劝告走火入魔死于发狂自杀”。“法 轮 功”的“科研成果”有谁相信?“法 轮 功”不就被全社会全科学界定为“邪教“了吗?王彤文和“封莉莉”不都在这黑势力“共产党”的“十字架”上“钉死”了吗?
   可是,王彤文在按着剧本表演到2003年春天时,没有走向“十字架”;在五月十三日法轮大法日,突然从旧的剧本中开了一辆绿色的小甲壳虫车离开了。
   
   那是因为王彤文在痛不欲生中没有放下那本书,叫《转 法 轮 》。王彤文将那书紧紧的贴在王彤文的心口,在反覆读这本书后发现一个新的生命在王彤文体内诞生了。那新的生命象破水而出的莲花,也象那火中飞出的凤凰。
   王彤文因此而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在那里,剧本完全变了:王彤文不再是“悲剧”的主角;而是走在了 “成王之路”;就像韩剧中的“善德女王”。王彤文的名字叫,“Lotus King Weiss”.
   那是因为王彤文体内的小莲花在2005年来到了人间,叫王莲成 (英文名:Lotus Blossom Weiss).
   王彤文在长岛的海边城的家里出生,来人间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是李 洪 志先生的《广州讲法》;
   王彤文在四天时,参加了纽约的全世界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王彤文在七天时进入了大学的教室;
   王彤文在七月时就去小学,中学,高中弘扬中国传统文化;
   王彤文在九月时就去了纽约林肯中心看《神韵》的《圣诞奇观》;
   王彤文在一岁时就有了自己的办公室,在法拉盛购物中心,到处跑着帮妈妈做洪法劝三退。
   王彤文说的第一个字是,“停”,满脸严肃,在看完迫害法 轮 功的光盘后,妈妈问:“停止迫害?” 王彤文庄重的点点头;
   
   王彤文两岁的时候就在法拉盛图书馆前被围攻,因汶川地震引发的法拉盛事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