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诸葛先生
[主页]->[新会员区]->[诸葛先生]->[我所知道的王彤文与徐小明、封莉莉的故事]
诸葛先生
·遵循道德良知选择光明未来!
·只有三退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终将大白天下
·不要再被居心不良者有机可乘
·只有多学法才能走的正
·走好最后的正法修炼之路!
·读《再次提醒》有感
·心性和境界见证一切
·千万不要相信所谓的网上捐助
·踏踏实实的抓紧时间救人
·善恶有报分毫不差
·迫害修炼人罪恶极大必遭天谴!
·元凶江氏四面楚歌将受控告审判
·站在正义一方为自己创造美好未来
·中共的喉舌就是这样造假的!
·江氏一定会在全民起诉的浪潮中灭亡
·最终面临被彻底清算的下场
·善恶有报的天理谁也更改不了
·善恶有报的天理谁也更改不了
·一人做恶全家遭殃
·能全身而退才是聪明人
·迫害佛法者罪不可赦必遭天惩
·人类生命的真正幸福之路!
·中共难道不是自曝其恶吗?
·中共迫害走向了穷途末路
·最大的民意
·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
·千万别相信欺世谎言
·我不会有事我有师父
·讲真相有利法器使更多世人得救
·将江氏绳之以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迫害给他的家人带来极大的痛苦
·将迫害元凶江氏送上法律的审判台
·任你铁打的江山逃脱也是枉然
·从一个罪恶走向另一个罪恶
·不要因为处理不周影响法轮功的名誉
·那才是你将来最痛心的事!
·必将受到正义和法律的制裁
·江氏就与中共被定下要灭亡了
·诉江表现出了中国民众的勇气
·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才是上上策
·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才是上上策
·将江氏推上历史审判台势在必行
·这场悲剧不能再重演了!
·还人类一个公道
·让中华民族乃至全人类都获得拯救
·国际朝野齐发声:中共必须停止活摘
·推上历史的审判台
·呼吁政府切实采取行动制止这一罪恶
·这又能够说明什么呢?
·根本就没有那么回事太可恨了!
·生命就是受苦吃点苦算什么
·恢复精神信仰中华民族才会有希望
·我们帮助你们请继续努力
·把反活摘反迫害进行到底
·看看美国普通人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不要再做中共的陪葬品了
·正念对待一切
·中共完全站在了人类的对立面上了
·法轮功运动是现在人类最大的希望之一
·人们都应该来关注你们做的事情
·绳之以法还法轮大法公道
·抵赖也无法掩盖中共的罪恶
·历史将见证这一切
·应立法以便不助纣为虐
·请珍惜转瞬即逝的机缘!
·控告江氏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控告元凶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揭开中共“活摘”暴行的利器!
·罪魁祸首必将被绳之以法
·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赶紧停止逆天而行的迫害
·我们不接受中共的欺骗
·将这个迫害法轮功的首恶绳之以法
·热切盼望神韵更加发扬光大
·应当干预中共的国家恐怖行为
·迫害善良必遭天谴
·迫害善良必遭天谴
·迫害善良必遭天谴
·这是一台令人难以想像的舞台巨作
·中华儿女将永远记住这辉煌的一幕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法轮功很有感召力
·坚定相信师父不要再三乱法了!
·你们做的真好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
·谢谢您让我知道这件事
·要用行动来支持反对活摘器官
·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
·这是无法用人的头脑想象得出的罪恶
·看着你们就知道你们很好
·只有人心向善才会给人类带来希望
·我谴责中共的做法
·那只有听天由命了吗?!
·你们要坚持下去
·我要学法轮功
·这一日必将载入史册
·难以置信
·抗议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这种情况仍然持续进行中必须阻止
·不能让它再继续发生
·选择了美好光明的未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所知道的王彤文与徐小明、封莉莉的故事

我所知道的王彤文与徐小明、封莉莉的故事
   
   “自从二零零五年的第一天在时代广场的钟声中踏上纽约之土,王彤文的人间之旅开始变得充满戏剧色彩。她很希望有一天将她的两个孩子搂在怀中,一点点的将这几年来经历的种种人物故事,讲给他们听听。也一定会让许许多多对“王彤文”有各种议论的亲朋好友们,科学界的同事们,和在纽约结识的各社区的法 轮 功学员们和各路修炼人们为人生之精彩和法轮大法修炼之神奇,发出由衷的惊叹。
   
   在这部纽约的大戏中,和王彤文同台演出的就是徐小明女士了。在法拉盛的一个小小公寓里,徐小明女士开了一个催眠工作室。男男女女来了,走的时候生命的过去已悄悄的进入了他们的记忆中,并解答了他们所有的困惑,消除了他们所有的烦恼,生命的真正意义明白了。

   因为认识了徐小明女士,王彤文的头脑中经常有四个字,“轮回转世”。王彤文知道这四个字能让西方人明白为什么那万能的无所不在的大慈大悲的主不能让人类免去所有的苦难,从而不再抛弃对神的信仰而认为人是猴子变来的一种高级动物。徐小明的催眠术是全世界一流的,因为王彤文可以使人回忆起遥远的过去,生生世世,直至那灵魂来到地球上的第一站。神奇的是,许多的西方人记起他们曾在中国的某朝某代生活过:难怪老外都喜欢中国菜!
   
   作为一名分子生物学家,王彤文在分子的世界里遨游了十几年后,终于有一天明白了那里的世界和人间有着惊人的对应点。分子的生老病死的机制使王彤文明白了人的“轮回转世”在分子世界的对应现象。所以王彤文和徐小明经常在一起探讨生命现象,从宏观到微观。
   徐小明的世界是那么的庞大,因为整个人类的历史,在王彤文的眼里就像是一部大戏,王彤文在其中的进进出出,几千年的故事,就像是小菜一碟,端放在王彤文面前,还时时为王彤文斟上那一杯杯上好的绿茶。她们的友谊就在这里开始了。
   
   一个是传统的中国人,一个是只有中国人的长相但骨子里是个十足的犹太人。东西方文化的互补,在她们两之间是那么的和谐,如果徐小明没有那颗受了创伤的心:在中国的文革中,她的父亲受到的迫害,似乎让她对人不太容易信任。即使如此,她在过去的七年中一直默默的全心全意关心着王彤文。也许那就是一个“缘”字吧。
   所以,在看到王彤文在办的全象特许小学受阻时,她考虑再三,终于决定挂帅,打起“孔子曰特许学校”的大旗,希望让在美国的中国孩子们能够受益于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的浇灌而成为世界舞台上的出类拔萃的治国平天下的中西合璧的士大夫们,大丈夫们。而王彤文这个将中国人的血融进犹太人的系统中去的科学家妈妈的梦想是:将中国的神传文化象母奶一样喂养西方的孩子们,让他们记起他们的家园和回家的路。她知道这是王彤文的儿子王飞山和女儿王莲成的成长之路。
   
   在这么美好的愿望下,她们开始了办学之旅。在短短的几个月中,狂风暴雨般的种种戏剧性事件接二连三的发生了。”
   所有的事件围绕着一个主题:“王彤文”是何许人也。王彤文是“法 轮 功”学员吗?王彤文是“科学家”吗?王彤文是个合格的 “母亲”,“妻子”,“友人”,“妹妹”吗?王彤文配来办“孔子曰特许学校”吗?王彤文办的“全象学院”是另立山头破坏法 轮 功声誉吗?
   
   “王彤文”出生于江苏省无锡市。生日是全世界的年轻人都喜爱的日子,美其名曰,“情人节”,而其实是叫“圣凡伦丁日”,这些圣人们在这一天因为信耶稣基督而被打死。年代也很热闹:“红彤彤”的“文化大革命”。父母亲是中国政府直接领导的国营军工厂的高级工程师。为了“跟党走”,母亲在知道怀孕时决定做人工流产,还好有那“没文化的”江阴乡下的“信迷信”的外婆给保住了;似乎冥冥之中就和那“共产党”有你死我活的关系。
   
   “王彤文”出生在江阴县的一个小小村庄,叫包子圩,由外婆外公养到七岁,那时叫“包彤文”。因为那里的传统是独生女招女婿,孩子姓母亲的姓。据说包子圩的人是包公的后代,因为在地下挖出了家谱记录。后来,在无锡上小学时就被疼爱王彤文的父亲改了姓,成了王家的人。父母双亲都是热血青年,在那“共产主义”的美梦中彻底陶醉了,建立“人间天堂”的“崇高理想”让所有的中国人在“共产党的红旗”下生活,放弃一切私有财产,甚至时刻准备着为它献出生命。不知道那 “共产主义”的理念来自西方的一个“幽灵”,那里的第一面旗,是披着羊皮的狼。“人间天堂”的理念和人间所有的正教正信所传授的完全背道而驰。只有达尔文的“进化论”在被政治利用后成为“真理”了,才勉强让“共产主义”有了“科学依据”。
   
   这个在对 “共产主义”的“疯狂”追随者的家庭出生的孩子,在 “红彤彤的文化大革命”中度过了童年,却完全没有经历任何“革命”的风雨:相反,在王彤文的“伊甸园”中自由自在的正做着“牛郎织女”的梦;天天在大自然中玩耍;生活中是无花果,葡萄园,竹林,莲花池,水稻田,青山,绿水,蓝天,白云,农村人的婚礼葬礼春种秋收;在星星月亮下听外婆的故事,让心飞向远方。
   
   有一天,王彤文真的飞向遥远的地方,到了地球的对面,那时王彤文二十一岁。胸口有母亲缝在衣服里的三十美金,是借来的。一位哈佛大学的女教授,犹太人,在短短的电话交谈中决定录取王彤文进入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的解剖细胞生物系做博士论文。
   四年后,王彤文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论文答辩进入哈佛大学医学院开始博士后研究,进入生命科学的最前沿的领域,研究人体的形成在分子层面的现象和机理。
   
   实证科学的方法在二十一世纪发展到了它最辉煌的阶段:人类对生命现象的认识,第一次突破了这个人类的肉眼可以看到的宏观世界,进入了分子这层微观世界;分子生物学家们将 “分子社会”的精彩探查的“清清楚楚”。“分子社会”的井然有序,完美无缺,精巧设计,让这领域的科学家们入迷陶醉。
   王彤文在短短的三年内,发表了三篇《科学》杂志的论文,一下子成为哈佛大学医学院的明星科学家,得到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助理教授职位。王彤文的研究领域直接在解决人类对生命的生老病死现象的分子层次的机理性的认识。
   
   王彤文在以后的六年中,开始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所有的分子在调控细胞生老病死时都和一个庞大的系统有关,那系统就是分子层次的“黑洞”。在癌症细胞中,有大量的“黑洞”。在因为节食而长寿的小鼠细胞中,“黑洞”降低。但最神奇的细胞,是一群修炼人的白血球细胞。
   那时王彤文已经将实验室搬出哈佛大学,为了“独立”。王彤文正坐在宽敞明亮的崭新的大实验室的办公室,面对着一组科学数据;王彤文的心似乎突然打开了一扇门,王彤文走进去,看到了一个全新的宇宙。那种感觉,就像陶渊明的“柳暗花明有一村”的豁然。在王彤文面前,她看到了一个生命的奇迹:人的不老不死,不再是神话或梦想,而是实实在在的科学可以验证的事实。
   
   这组数据揭示了一个天机,而揭示这个天机的手段,是人类实证科学的精华的聚焦,分子生物学中的一种最前沿的技术,可以将微观世界中的分子这一层展开来看。提供这组数据的科学家就是贝勒医学院的封莉莉教授,王彤文与“封莉莉”的故事由此开始。
   
   那组数据的来源,是一群修炼人,王彤文们在人间被自己的国家的统治者打成,“邪教徒”,“卖国贼”,“精神病”,要 “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跨,肉体上消灭”。
   当这组数据开始被写成科学论文时,“王彤文” 和 “封莉莉”立即被一个无形而庞大的黑势力定为“迫害”的对象。这黑势力有计划有系统的把封莉莉的肉体夺走,并在人间演了一场“癌症”的“悲剧”;又将这“悲剧”的“祸首”指向“法 轮 功”,让实证科学界的中国精英们产生对“法 轮 功”的憎恶。
   
   这个黑势力同时也有系统的将王彤文推向另一幕 “悲剧”:犹太人丈夫在三藩市中领馆的洗脑下将“法 轮 功”当作“邪教”来打的美国家庭协会的煽动下,开始了“离婚夺子”的戏;“王彤文”开始了孤独悲苦长期失眠理智不清精神崩溃自毁自卑绝望自毁的戏。王彤文的父母兄长开始了做家庭监狱强制转化不服就将王彤文送精神病院的戏。最后,在“王彤文”“逃离”西雅图家来到纽约后,又有王彤文兄长假造精神病诊断书剥夺王彤文所有私有财产和一切人权的“监护人”的戏。王彤文的科学家的头衔又由华盛顿州的州长,“骆家辉”派代表施压的研究所所长来关王彤文的实验室的门来了结。人间的大戏再演下去,则是让王彤文被带回中国放进精神病院“医治无效”,“发狂自杀而死”。
   
   这样,“法 轮 功”的两个大科学家,一个因为“不相信吃药死于癌症”;一个因为“不听亲人劝告走火入魔死于发狂自杀”。“法 轮 功”的“科研成果”有谁相信?“法 轮 功”不就被全社会全科学界定为“邪教“了吗?王彤文和“封莉莉”不都在这黑势力“共产党”的“十字架”上“钉死”了吗?
   可是,王彤文在按着剧本表演到2003年春天时,没有走向“十字架”;在五月十三日法轮大法日,突然从旧的剧本中开了一辆绿色的小甲壳虫车离开了。
   
   那是因为王彤文在痛不欲生中没有放下那本书,叫《转 法 轮 》。王彤文将那书紧紧的贴在王彤文的心口,在反覆读这本书后发现一个新的生命在王彤文体内诞生了。那新的生命象破水而出的莲花,也象那火中飞出的凤凰。
   王彤文因此而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在那里,剧本完全变了:王彤文不再是“悲剧”的主角;而是走在了 “成王之路”;就像韩剧中的“善德女王”。王彤文的名字叫,“Lotus King Weiss”.
   那是因为王彤文体内的小莲花在2005年来到了人间,叫王莲成 (英文名:Lotus Blossom Weiss).
   王彤文在长岛的海边城的家里出生,来人间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是李 洪 志先生的《广州讲法》;
   王彤文在四天时,参加了纽约的全世界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王彤文在七天时进入了大学的教室;
   王彤文在七月时就去小学,中学,高中弘扬中国传统文化;
   王彤文在九月时就去了纽约林肯中心看《神韵》的《圣诞奇观》;
   王彤文在一岁时就有了自己的办公室,在法拉盛购物中心,到处跑着帮妈妈做洪法劝三退。
   王彤文说的第一个字是,“停”,满脸严肃,在看完迫害法 轮 功的光盘后,妈妈问:“停止迫害?” 王彤文庄重的点点头;
   
   王彤文两岁的时候就在法拉盛图书馆前被围攻,因汶川地震引发的法拉盛事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