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张成觉文集
·血淚凝結的一株奇葩---評新版《尋找家園》
·金庸何樂入作協
·批毛應力求言之有據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上)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中)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下)
·從《四手聯彈》“讚”汪精衛說起
·“鳳兮鳳兮,何德之衰!”---有感於錢偉長逝世
·切爾西不請奧巴馬
·由克林頓送酒說開去
·汪洋恣肆 痛快淋漓---喜讀康正果批汪暉文
·請正確評述“黑五類”---與焦國標教授商榷
·“四清運動”和“黨的基本路線”
·大膽的陳述 可貴的反思---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一)
·多看一遍行嗎?
·大膽的陳述 可貴的反思---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二)
·從文明到野蠻再到恐怖---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三)
·利用韓戰機會 定下比例殺人---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四)
·“中國的變局即在眼前”嗎?---與姜維平先生商榷
·“老虎”苛政試比高---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五)
·罪惡的“百分比”---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六)
·誰還在乎“球籍”?---中國經濟總量坐亞望冠的思考
·農轉非、戶籍改革及其他
·“观点开放”谈何易?——简评《中华人民共和国史》(1949-1981 )
·皮涅拉總統沒向中國稱“謝”
·韓戰謊言何時了?
·“改正”還需待何時
·“這個國家為作家做了什麼?”
·批毛批共宜側重政治經濟角度
·致某知名文化人
·手民之誤
·重複否定等於肯定
·談“57反右”宜細不宜粗---與沈志華教授商榷(之一)
·中共“八大”是解開反右之謎的重要鑰匙---與沈志華教授商榷(之二)
·文學與我
·文學與我
·喜看“民主小販”上攤位---楊恆均《家國天下》上市有感
·“你改悔吧!田華。”--讀《田華感言》想到的
·毛時代“社會上沒有階級”?---與李怡、余華二位商榷
·包產到戶”導致毛、劉分裂---丁抒教授縱談文革緣起
·李默評論兩則
·蔣愛珍槍下亡靈該死嗎?---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一)
·评:蔣愛珍槍下亡靈該死嗎?---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一)
·蔣愛珍的“生存形態”---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二)
·角度獨到 扣人心弦---評楊恆均《家國天下》
·“生存形態”與“含金量”---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三)
·《歸去來兮》(長篇小說連載)
·“五識”兼備呼民主---評博訊“公共知識分子”榜
·轉貼李墨《歸去來兮》第一章(之2、之3)-張成覺
·轉貼:李墨評論《由小說形象想到家國形象》
·致巴雅古特先生
·一篇文情並茂的佳作----楊恆均新作點評
·天安門絕非解放廣場---也談埃及巨變与中國
·埃及能,中國還不能!---再談埃及巨變與中國
·南天健筆 正氣如虹---讀何與懷博士作品感言
·蕭默的”笑談”與笑話---評點《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一)
·自編自導 故弄玄虛---評蕭默《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二
·欺世盗名 破绽百出---評點《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三
·變色龍與受害者---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一)
·誰是真正的受害者?---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二)
·”用筆桿子殺人”---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三)
·誰令下馬出京華---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四)
·“檢查”/揭發=告密?---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五)
·“黑老貓”的尊容---評點《有感於高爾泰、蕭默兩先生的爭執》
·“假作真時真亦假”---評蕭默《一葉一菩提》
·醜陋的“中國人”和大寫的日本人
·中华之耻,人类之悲---读《有良心的日本人》有感
·似是而非的“冷靜思考”---評點《面對有關地震的爭論國人應冷靜思考停止爭吵!》
·中华之耻咎在“党国”--读杨恒均网文有感
·中日的“国民素质”与“国家素质”
·阴谋论的标本---评点《求真相》
·毛就是打算傳位給江青毛遠新--與胡平兄商榷
·《七絕.力挺譚冉劉》-原韻奉和萬潤南
·七绝.力挺谭冉刘(之二)
·匪夷所思的“阴谋论”
·喜闻恒均“无恙”---打油诗两首
·巴蜀男儿冉云飞
·“面包会有的”,“民主会有的”---杨恒均“被失踪”随想
·民主离我们还很远!
·微博三则
·微博四则
·微博兩則
·微博:周海嬰;趙連海
·高瑛.國共
·天塌一齊扛?/未未命真好
·明哲保身/自由尚遠
·吳晗與未未
·因果報應話吳晗
·侵犯主權?胡可留任?
·羅孚新著/文集面世
·雞蛋不宜碰石頭
·遇羅克
·五七反右面面觀---五十四年後的思考
·電盈優
·清華與葉企孫/錯怪黎老闆
·艾未未案/良心底線
·快樂無價/世紀盛事
·溫馨佳話/“平衡”樣板
·《北京十年》/心中透亮
·力挺茅于軾(七絕二首)
·聲勢不再/惡有惡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今年大陸“兩會”剛剛落下帷幕,傳媒關注的與會明星中,有一位陳思思,是十二屆政協委員。筆者錯以為乃半世紀前的“長城三公主”之一、電影 <三笑>主角秋香飾演者。豈知大謬不然。該員為現任二炮文工團副團長,師級大校。而同名同姓的香港影星則生於1938年12月28日,比前者年長整整38歲,2007年10月7日香消玉殞。
   
   記得陳思思的港人,大概對當年“新中國”的一些著名影星也不陌生。這裡從1962年“出爐”的22大明星講起,發思古之幽情,以饗讀者。
   
   話說五十一年前,全國各城市的電影院和工人文化宮裏,人們突然看到大廳裏懸掛著22位電影演員的大幅照片,按所屬四大廠的順序是:


   
   北京電影製片廠7人:崔嵬,謝添,陳強,張平,于洋,于藍,謝芳;
   上海電影製片廠7人:趙丹,孫道臨,白楊,張瑞芳,秦怡,上官雲珠,王丹鳳,祝希娟
   長春電影製片廠4人:李亞林,龐學勤,張圓,金迪;
   八一電影製片廠3人:王心剛,田華,王曉棠。
   
   
   據說這是中國電影發行放映公司印製並通知各地懸掛的。名單和排序內情如何,
   至今已難考證。現時健在者僅11位。其中與本港關係最密切者當推王丹鳳。
   
   王丹鳳原名王玉鳳,1925年8月23日生於上海,祖籍浙江寧波。她拍的第一部
   影片是桑弧編劇,朱石麟導演的《靈與肉》。朱石麟認為王玉鳳這個名字不夠
   藝術,缺乏號召力,便為之易名王丹鳳,取“丹鳳朝陽”之意。
   
   主要參演影片:《民族的火花》(1946)、《青青河草邊》(1947)、《瓊樓恨》(1949)、《錦繡天堂》(1949)、《夜來風雨聲》(1949)、《彩鳳雙飛》(1951)、《家》(1956)、《海魂》(1957)、《護士日記》(1957)、《春滿人間》(1959)、《女理發師》(1962)、《桃花扇》(1963)、《兒子、孫子和種子》(1978)、《玉色蝴蝶》(1981)。
   
   陶金導演的《護士日記》,講的是上海護校學生簡素華不顧男友反對,畢業後來到北方某工地醫務站。她忘我工作受到好評,工區主任高昌平漸漸愛上她。醫務站工作蒸蒸日上。簡的男友強迫她與他一起返滬。簡斷然與之分手,和高昌平繼續率領群眾積極工作。王丹鳳飾演主角簡素華,形象真切動人。她還親自演唱片中插曲《小燕子》,其歌詞是:
   
   小燕子穿花衣 年年春天來這裡 我問燕子為啥來 燕子說這裡的春天最美麗
   小燕子 告訴你 今年這裡更美麗 我們蓋起了大工廠 裝上了新機器 歡迎你長期住在這裡
   
   影片上映後,該曲不脛而走,流布至今。
   
   此前她在《家》中飾演鳴鳳,較好的表現了這個封建大家庭中的丫環倔強的性格。
   在《海魂》中飾演的侍女,同樣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剛烈角色,但帶有海員父
   親豪邁的基因,跟趙丹那一幕對手戲頗為扣人心弦。
   
   在根據同名滑稽劇改編、丁然導演的《女理發師》中,王丹鳳主演女理發師華家芳。這部喜劇影片很受觀眾歡迎,而她的喜劇表演才能也使人耳目一新。
   十年動亂期間,王丹鳳備受摧殘,藝術年華虛度!粉碎“四人幫”之後,她有機會重上銀幕,卻發覺自己幾乎不會演戲了!為了藝術,她以一切“從頭學起,從頭做起”的精神迎難而上,終於煥發出新的光輝。
   她“從小就喜歡電影”,1941年進入電影公司時已經立志下終身從事電影事業。1947年開始來到香港拍戲,直到1951年柳和清和她共諧連理才離港到滬,進入上影工作。改革開放後,一對恩愛夫妻又申請去港經營餐館。
   雖然退出銀幕,定居香江,她仍懷念電影界中的故舊,與李麗華、陳雲裳、夏夢、龔秋霞等名伶時相往還。1985年,她夫婦倆應美國總統里根邀請出席其就職典禮,還特地訪問了在美的三十年代中國電影皇后胡蝶,一起合影留念。
   到1980年息影之時,王丹鳳在銀幕上共塑造了54個藝術形象,其高產在大陸電影圈內無人能及。而她16歲踏入銀海,60歲下海經商,於業界也是絕無僅有。現時,伉儷傾情澆灌“功德林”,研創了幾百種素食配菜,揚名香江飲食界,此堪稱王丹鳳別種成功和輝煌。
   
   如果說王丹鳳是滬上名伶中的幸運之星,那麼上官雲珠便是紅顏薄命的典型。
   
   上官云珠
   
   上官云珠
   
   
   
   上官雲珠(1922-1968)江蘇江陰人,原名韋均犖、韋亞君,1941年,在藝華影業公司拍攝其處女作《玫瑰飄零》,似乎預示了她最終的命運。而“上官雲珠”的藝名,則是著名導演卜萬蒼專門為她取的,當時她主演新片《王老虎搶親》。1947年成為她人生和藝術道路上重要的樞紐。
   在《一江春水向東流》中,她是滿身珠光寶氣的“漢奸夫人”何文艷;在《萬家燈火》中成了傳統型的賢淑主婦又蘭;《希望在人間》中是堅定沉著的教授夫人、婦科醫生陶靜寰;在《烏鴉與麻雀》中變做忍辱負重的華太太,這些銀幕形象有口皆碑。尤其《烏鴉與麻雀》中的出色表演,使之在文化部1949-1955年優秀影片評獎中榮獲個人一等獎。
   1955年在《南島風雲》中,她一改以往銀幕上的“交際花”、“闊太太”形象,演活了一個英姿颯爽老練果敢的女遊擊隊長。其後《早春二月》中的寡婦文嫂、《舞台姐妹》中的商水花再見光彩。擔任譯制片配音演員,以及詩歌朗誦,無不迭創佳績。
   
   
   1956年1月10日,她接到陳毅市長手書“上官雲珠同志,請您來一趟”的字條,到中蘇友好大廈“面聖”。
   此前,因受丈夫程述堯牽連,她被翻來復去查個沒完。在陪同跳舞時,她向毛訴說了心中的委屈。未幾,她主演了《小白旗的風波》,並隨中國電影代表團出訪捷克。原已被廠裡列入“右派”名單,也一下成為“保護對象”。
   誰料正是聖眷之隆埋下了文革時期的殺機。12年後,自1968年9月起,江青直接操縱的“上官雲珠專案組”和林彪秘密成立的“上官雲珠特別專案組”,相繼逼迫她寫出交待材料,詳述與毛及其它首長在一起的情況。她搜肚刮腸,實在寫不出令“專案組”滿意的東西。
   1968年11月22日,她又被提審。審訊人員猛搧耳光,拳腳交加,折磨她兩個多小時後,將其踢出門外,並下最後通牒:次日必須交代,否則後果自負。
   翌日凌晨3時,上官雲珠自樓上縱身一躍告別紅塵。
   她先後有四段婚姻:1936年與當地富家二少爺張大炎結婚,生一子張其堅。1943年離婚後先後與姚克(生一女姚耀)、程述堯(生一子韋然)、賀路結婚。而最終斷送她的是“偉大領袖”的恩寵!
   上官雲珠1995年獲中國電影世紀獎最佳女演員獎,當屬蓋棺論定。
(2013/04/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