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张成觉文集
·访台散记
·反右先锋卢郁文
·吴晗的无情、无奈与无辜——57干将剪影之二
·‘南霸天’陶铸的升沉——反右干将剪影之三
·邓拓的‘书生累’——‘大风浪’中三君子之一
·‘大写’的人-胡耀邦——‘大风浪’中三君子之二
·文宣恶狗姚文元——反右干将剪影之五
·无情即属真豪杰?——记史良(反右干将剪影之四)
·文苑班头心窍迷——记郭沫若(反右干将剪影之六)
·文宣总管胡乔木——反右干将剪影之七
·周扬胡乔木合议
·敢向毛说‘不’的伟大女性——记宋庆龄(大风浪里三君子之三)
·一瞬而成刀下鬼——从汉阳一中冤案说到王任重
·请勿苛责‘知识人’——与刘晓波商榷
·民意岂可轻侮?——携孙参加香港争取普选游行记略
·岑泽波父女勇闯美国游泳锦标赛追记
·为了忘却的记述
·‘自相残杀’始于毛——富田事变及其他
·同是天涯沦落人——香港幸存右派一瞥
·罗孚何处见帮闲——与武宜三商榷
·念念不忘真与善——再与武宜三商榷
·同修者的信仰与力量——目睹耳闻的法论功
·诗三首——‘右三帅’的‘悲喜愁乐’
·从评价江青说开去
·胸荡层云 足踏实地——记另类交大人之一(席与汉)
·阶级乎?路线乎?利益乎?
·‘狗抓耗子’武宜三
·作育英才 不亦乐乎——另类交大人之二(王宇纶)
·没有言论的57‘右派’
·寒冬腊月访罗孚
·‘文化沙漠’钻天杨——读《文苑缤纷》随感
·谁领导曹雪芹?——从文学家的任务说起
·萧瑟秋风中凋谢的金银花——记大公报名记者杨刚
·一个笔记本夺了一条命?——再谈杨刚与子冈
·悬壶济世显爱心——美籍华裔心血管专家岑瀑啸纪略
·‘鲁郭茅,巴老曹’小议
·请毋忘‘有理`有利`有节——致武宜三公开信
·‘我怎么向社会交代?’——从周恩来痛悼老舍说起
·那个‘革命化’的春节——1967农历新年漫忆
·戊子年元日纪事——我的《24》
·有感于布什总统农历新年贺词
·毛的方向就是灾难——有感于《歌唱祖国》
·香江“凡人”陈愉林——一位右派的传奇故事/张成觉
·留取丹心照汗青——《57右派列传》及其他
·中坚数百 薪火相传——57右派接棒者一瞥
·希望在第三代身上——再谈57右派接棒者
·情人节不送花?
·星火终必燎原——57中坚的思考
·左转的“右派”及其他
·左转无非求名利
·向右转的“左仔”
·“肥姐”沈殿霞走了,香港还会有“开心果”吗?
·“靓女”与欢乐——再谈“肥肥”
·站起来,老弟!——也谈“下跪的自由”
·中国人站起来了吗?——驳“军事专家”的谎言
·“毛的旗帜”凝结着白骨与鲜血——再斥“军事专家”的谎言
·浩然死了 老舍还活着
·浩然何尝为农民代言?
·有关林昭的几点思考
·智者千虑之一失——有关林昭的再思考
·劫后悲歌燕园泪——读陈斯骏《劫灰絮语》
·负责,是敬业乐业的表现
·“三个穿灰大衣的人”——《劫灰絮语》人物谈
·暴政岂自“反右”始?——从《劫灰絮语》人物说起
·毋忘肃反“窦娥冤”
·炮制大冤案 毛理应反坐——潘扬、胡风案反思
·恨小非君子 无毒不丈夫——毛55年心态试析
·睚眦必报 绝不手软——再谈毛55年心态
·“旋转”毋忘叶“廖”功——叶剑英、陈云与改革开放
·浅议交大两学长——陆定一、钱学森漫话
·也谈胡耀邦手上的“血污”——与余杰商榷
·勇士与魔王——也谈赫鲁晓夫
·毛何曾信奉马克思?——试析中共悼词中的“谥号”
·人性未泯的列宁信徒——再谈赫鲁晓夫
·谁读懂了《资本论》?——兼谈毛为何宗奉马克思
·“十无”后面的毒瘤——试析“延安”与“西安”
·谁是最可恶的人——驳魏巍对《集结号》的抨击
·“秋官”、股市、胡乔木
·肯定“小善” 争取多数 逐步到位——与刘自立君商榷
·“组织性”与“良心”的背后——读《别了,毛泽东》有感
·毋忘当年的镇压、剥夺与清洗——回顾1949-57的中国
·自由主义者的“毛情结”——读《风雨苍黄五十年》有感
·人治的悲喜剧——从英若诚就任副部长说起
·蓝天,白日,宝岛绚烂的春天——台湾总统选举随想
·胡适说:“鲁迅是我们的人”——拆穿毛利用鲁迅的伎俩
·毛江夫妻店的开张——批判电影《武训传》的内幕
·武训不足为训?
·让思想冲破毛的牢笼!——有感于夏衍的反思
·毛泽东与中国知识分子——从一副对联说起
·尊重知识的谭震林
·“人生贵有胸中竹,经得艰难考验时”——中共奇人叶剑英一瞥
·西陲当日忆地主
·因祸得福“新生员” ——“党文化”之百密一疏
·请让我说“对不起”——不堪回首话当年
·认清延安整风真面目——有感于《何方自述》
·毛泽东未读过《资本论》
·不是灰锰氧,是硫酸!——骇人听闻的延安抢救运动
·莫把康生当成薛仁贵——兼论中共官修党史之虚妄
·延安反特第一案与抢救运动
·周恩来欠历史一个交代——“五· 一六”、姚登山及其他
·陈毅欠帐也不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今年大陸“兩會”剛剛落下帷幕,傳媒關注的與會明星中,有一位陳思思,是十二屆政協委員。筆者錯以為乃半世紀前的“長城三公主”之一、電影 <三笑>主角秋香飾演者。豈知大謬不然。該員為現任二炮文工團副團長,師級大校。而同名同姓的香港影星則生於1938年12月28日,比前者年長整整38歲,2007年10月7日香消玉殞。
   
   記得陳思思的港人,大概對當年“新中國”的一些著名影星也不陌生。這裡從1962年“出爐”的22大明星講起,發思古之幽情,以饗讀者。
   
   話說五十一年前,全國各城市的電影院和工人文化宮裏,人們突然看到大廳裏懸掛著22位電影演員的大幅照片,按所屬四大廠的順序是:


   
   北京電影製片廠7人:崔嵬,謝添,陳強,張平,于洋,于藍,謝芳;
   上海電影製片廠7人:趙丹,孫道臨,白楊,張瑞芳,秦怡,上官雲珠,王丹鳳,祝希娟
   長春電影製片廠4人:李亞林,龐學勤,張圓,金迪;
   八一電影製片廠3人:王心剛,田華,王曉棠。
   
   
   據說這是中國電影發行放映公司印製並通知各地懸掛的。名單和排序內情如何,
   至今已難考證。現時健在者僅11位。其中與本港關係最密切者當推王丹鳳。
   
   王丹鳳原名王玉鳳,1925年8月23日生於上海,祖籍浙江寧波。她拍的第一部
   影片是桑弧編劇,朱石麟導演的《靈與肉》。朱石麟認為王玉鳳這個名字不夠
   藝術,缺乏號召力,便為之易名王丹鳳,取“丹鳳朝陽”之意。
   
   主要參演影片:《民族的火花》(1946)、《青青河草邊》(1947)、《瓊樓恨》(1949)、《錦繡天堂》(1949)、《夜來風雨聲》(1949)、《彩鳳雙飛》(1951)、《家》(1956)、《海魂》(1957)、《護士日記》(1957)、《春滿人間》(1959)、《女理發師》(1962)、《桃花扇》(1963)、《兒子、孫子和種子》(1978)、《玉色蝴蝶》(1981)。
   
   陶金導演的《護士日記》,講的是上海護校學生簡素華不顧男友反對,畢業後來到北方某工地醫務站。她忘我工作受到好評,工區主任高昌平漸漸愛上她。醫務站工作蒸蒸日上。簡的男友強迫她與他一起返滬。簡斷然與之分手,和高昌平繼續率領群眾積極工作。王丹鳳飾演主角簡素華,形象真切動人。她還親自演唱片中插曲《小燕子》,其歌詞是:
   
   小燕子穿花衣 年年春天來這裡 我問燕子為啥來 燕子說這裡的春天最美麗
   小燕子 告訴你 今年這裡更美麗 我們蓋起了大工廠 裝上了新機器 歡迎你長期住在這裡
   
   影片上映後,該曲不脛而走,流布至今。
   
   此前她在《家》中飾演鳴鳳,較好的表現了這個封建大家庭中的丫環倔強的性格。
   在《海魂》中飾演的侍女,同樣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剛烈角色,但帶有海員父
   親豪邁的基因,跟趙丹那一幕對手戲頗為扣人心弦。
   
   在根據同名滑稽劇改編、丁然導演的《女理發師》中,王丹鳳主演女理發師華家芳。這部喜劇影片很受觀眾歡迎,而她的喜劇表演才能也使人耳目一新。
   十年動亂期間,王丹鳳備受摧殘,藝術年華虛度!粉碎“四人幫”之後,她有機會重上銀幕,卻發覺自己幾乎不會演戲了!為了藝術,她以一切“從頭學起,從頭做起”的精神迎難而上,終於煥發出新的光輝。
   她“從小就喜歡電影”,1941年進入電影公司時已經立志下終身從事電影事業。1947年開始來到香港拍戲,直到1951年柳和清和她共諧連理才離港到滬,進入上影工作。改革開放後,一對恩愛夫妻又申請去港經營餐館。
   雖然退出銀幕,定居香江,她仍懷念電影界中的故舊,與李麗華、陳雲裳、夏夢、龔秋霞等名伶時相往還。1985年,她夫婦倆應美國總統里根邀請出席其就職典禮,還特地訪問了在美的三十年代中國電影皇后胡蝶,一起合影留念。
   到1980年息影之時,王丹鳳在銀幕上共塑造了54個藝術形象,其高產在大陸電影圈內無人能及。而她16歲踏入銀海,60歲下海經商,於業界也是絕無僅有。現時,伉儷傾情澆灌“功德林”,研創了幾百種素食配菜,揚名香江飲食界,此堪稱王丹鳳別種成功和輝煌。
   
   如果說王丹鳳是滬上名伶中的幸運之星,那麼上官雲珠便是紅顏薄命的典型。
   
   上官云珠
   
   上官云珠
   
   
   
   上官雲珠(1922-1968)江蘇江陰人,原名韋均犖、韋亞君,1941年,在藝華影業公司拍攝其處女作《玫瑰飄零》,似乎預示了她最終的命運。而“上官雲珠”的藝名,則是著名導演卜萬蒼專門為她取的,當時她主演新片《王老虎搶親》。1947年成為她人生和藝術道路上重要的樞紐。
   在《一江春水向東流》中,她是滿身珠光寶氣的“漢奸夫人”何文艷;在《萬家燈火》中成了傳統型的賢淑主婦又蘭;《希望在人間》中是堅定沉著的教授夫人、婦科醫生陶靜寰;在《烏鴉與麻雀》中變做忍辱負重的華太太,這些銀幕形象有口皆碑。尤其《烏鴉與麻雀》中的出色表演,使之在文化部1949-1955年優秀影片評獎中榮獲個人一等獎。
   1955年在《南島風雲》中,她一改以往銀幕上的“交際花”、“闊太太”形象,演活了一個英姿颯爽老練果敢的女遊擊隊長。其後《早春二月》中的寡婦文嫂、《舞台姐妹》中的商水花再見光彩。擔任譯制片配音演員,以及詩歌朗誦,無不迭創佳績。
   
   
   1956年1月10日,她接到陳毅市長手書“上官雲珠同志,請您來一趟”的字條,到中蘇友好大廈“面聖”。
   此前,因受丈夫程述堯牽連,她被翻來復去查個沒完。在陪同跳舞時,她向毛訴說了心中的委屈。未幾,她主演了《小白旗的風波》,並隨中國電影代表團出訪捷克。原已被廠裡列入“右派”名單,也一下成為“保護對象”。
   誰料正是聖眷之隆埋下了文革時期的殺機。12年後,自1968年9月起,江青直接操縱的“上官雲珠專案組”和林彪秘密成立的“上官雲珠特別專案組”,相繼逼迫她寫出交待材料,詳述與毛及其它首長在一起的情況。她搜肚刮腸,實在寫不出令“專案組”滿意的東西。
   1968年11月22日,她又被提審。審訊人員猛搧耳光,拳腳交加,折磨她兩個多小時後,將其踢出門外,並下最後通牒:次日必須交代,否則後果自負。
   翌日凌晨3時,上官雲珠自樓上縱身一躍告別紅塵。
   她先後有四段婚姻:1936年與當地富家二少爺張大炎結婚,生一子張其堅。1943年離婚後先後與姚克(生一女姚耀)、程述堯(生一子韋然)、賀路結婚。而最終斷送她的是“偉大領袖”的恩寵!
   上官雲珠1995年獲中國電影世紀獎最佳女演員獎,當屬蓋棺論定。
(2013/04/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