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被中国右翼异议人士谬托为“普世价值”象征的撒切尔夫人真面目]
曾节明文集
·特疯子发动贸易战如勒紧中共脖子上的绞索,特线伪类惊恐
·五毛混搅“朝鲜无核”为哪般?
·朝鲜能够牵制大国,不是金家能力过人,而是得自优越的战略境遇
·朝核问题的关键点及半岛局势前瞻
·透析中国极度扭曲变态的“加班文化”
·习近平的“道”,就是以朝鲜为师
·在西方,为何共产极权的名声比纳粹要好?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世界最大的铜像——山东秦始皇像被大风刮倒的预兆
·习近平能否救活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习近平不会再搞文革,而会实行朝鲜式的特务统治
· 英国在二战中的战略大错
·还原一个真实的诸葛亮 ——兼论对历史独立审视的重要性
·由苏联“新经济政策”的谢幕,看中共“改革开放”的结局
·战略混乱,进退失据,叙利亚战争西方必败无疑
·五一共振者鉴:内涵段子事件中抗争方式的不足
·关于中共取消查封“内涵段子”的消息,明显作假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朝核问题前瞻:金正恩故伎重演,企图骗过特朗普任期
·为什么朝鲜绝无可能“弃支投美”?
·为什么朝鲜决无可能象中共国那样“改革开放”?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看球论剑:2018年世界杯的新变化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特朗普授予了中共反民主的时髦新方式——反“白左”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的是为了围堵中共吗?
·德国队空前惨败的启示:学习他人切忌丧失自我
·中共已进入政变期
·特疯子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最薄弱环节
·中共国的问题不是制度升级的问题,而是共产党必须退出历史舞台的问题
·彭佩奥间接承认“川金会”愚蠢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善本)
·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特疯子的贸易战,客观上帮了习近平复辟毛共的大忙
·计划生育必导致“计划死亡”
·形势急转直下,特疯子只剩最后的翻盘机会
·谁是中国的敌、友?中国反对派应具备的国际政治常识
·紧急提醒旅泰中国难民,注意策略,勿进圈套!
· 刘海龙案是中共意识形态破产后的必然产物
· 疲游北美第一高塔
·穷游卡萨罗马城堡
·两天的加拿大游,就象一场梦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中国右翼异议人士谬托为“普世价值”象征的撒切尔夫人真面目

被中国右翼异议人士谬托为“普世价值”象征的撒切尔夫人真面目
   
     在众多中国异议人士心目中,前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是伟大的反共斗士,也是一个经典的符号,这个符号,据说象征着普世价值——自由民主人权。但是很少有人想过,这个象征是否准确、多年来对撒切尔的标准件式的评价是否大谬不然。为什么很少有人想这个问题?因为趋炎附势和扛顺风旗是人类共有的劣根性。
   
     事实上,撒切尔既不是真诚的反共斗士,更不是自由民主人权的象征。

   
     中国人把撒切尔看作普世价值的象征,主要是因为她反共;但反共不等于自由民主人权,比如,希特勒、苏哈托、皮诺切特都反共,他们与普世价值有什么关系?
   
     更何况,撒切尔反共,并非为了自由民主人权,乃是为了英帝国的一己私利,最有力的证据是:1990年,她强烈地反对自由民主的西德,统一共产党国家东德,理由竟然是:“...我们曾两次击败了德国人,现在他们卷土重来了。”这就是英帝国对欧洲大陆的所谓“势力均衡”政策——为了维持英国对欧洲大陆难以为继的影响力,她不惜支持东德人民继续被共产党专制下去,让德国继续分裂下去...毫无疑问,这是典型的英帝国主义者损人利己的阴暗心理,而这就是撒切尔夫人反共面具后面的真实嘴脸。对德国人来说万幸的是,里根没有撒切尔的阴暗心理,本来最有理由继续分裂德国的苏联,在戈尔巴乔夫的主导下站在了统一这边,撒切尔的英国说了不算。
   
     即使是出于意识形态反共,撒切尔也远没有里根来得真诚。1983年,格林纳达马克思主义政党——绿宝石运动党的党激进派更发动政变,杀害总理莫里斯.毕晓普,在苏联和古巴支持下实行极权统治,导致共产主义有在加勒比扩张的危险,同年十月,美国总统里根果断出兵格林纳达,铲除了为格林纳达共产主义政权。美国出兵格林纳达,得到了加勒比海大多数国家的支持,也受到当时格林纳达各阶层的拥护,迄今美军登录格林纳达的十月二十五日被定为法定节日——“感恩节”。
   
     对此,撒切尔竟认为美国开启了干涉英联邦国家内政的大门,咬牙切齿大骂美国人“比苏联人还恶毒”,并纠合加拿大,与苏联、古巴等国一道在联合国大会上强烈谴责美国,把马岛战争中美国给予她的慷慨帮助忘之九霄云外。
   
     这就是撒切尔夫人“坚定反共”的另一面。说穿了,她真正坚定的不是反共,而是维护衰落英国的原帝国利益,她梦想衰朽的英国,能恢复昔日帝国荣光,为之不惜处心积虑、寡廉鲜耻。只要有利于英国,怎么做都可以,亲共挺共自然在所不惜(香港的右派,就耿耿于怀香港的被“出卖”)。她在欧洲的反共,不过是巴结美国、抗衡苏联、主导欧洲的帝国利益需要。
     由上可见,在国际问题上,撒切尔既贪婪又狭隘,而且极端自私和伪善,犹太味十足,她的可恶,与现任以色列复古主义极右派总理内塔尼亚胡别无二致,两人如同一个模子倒出来的。
   
     撒切尔之所以被中国异议人士右派谬作反共英雄,无非是苏联的变天和欧洲共产阵营的解体,被右派们普遍视作里根“冷战”的功劳,而撒切尔夫人带领英国,积极配合了美国的“冷战”。其实,欧洲共产党阵营并非里根、撒切尔打倒,苏、东的“变天”,乃是因为内部觉醒,其中戈尔巴乔夫起了关键的作用。王希哲先生说戈尔巴乔夫是“右派”,戈尔巴乔夫不是右派,而是一位坚定的社民主义者,更是一位以“全人类利益高于一切”为信条的超阶级、划时代的伟人!如果不是戈尔巴乔夫透彻地认识到斯大林模式、以及马克思阶级专政理论之谬误,并身体力行地拆解共产专制,单凭美国和西方的强硬和制裁就能导致变天?美国对伊朗、古巴、朝鲜难道不强硬,它们变了吗?
   
     撒切尔非但与人权无关,相反,她是一个人权的破坏者和威胁者。
   
     撒切尔在任期间,多次动用军警残酷镇压民众游行示威;1984到1985年,她不惜倾全国警力血腥镇压了英国历史上最大的罢工——数万矿业工人罢工,头戴防暴头盔的英国警察骑在马上列阵向示威民众驰骋突击,对包括记者在内的一切人乱棍相向,许多人被打得头破血流,死伤数以千计,英国人惊呼:人权倒退百年回到了十九世纪!撒切尔还命令军情五处对工会进行全面渗透和窃听,在她执政期间,英国工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境遇甚至连阿根廷工会等好些发展中国家工会都不如。
     撒切尔还不分青红皂白残酷镇压和侮辱球迷。1989年四月十五日,英超足球队谢周三队和利物浦队在希尔斯堡比赛,当地警察在撒切尔“严厉打击足球流氓”政策的压力下,先入为主地认为堵塞于客队球迷狭窄入口处的利物浦球迷“在闹事”,立即包围入口处,实施暴力“清场”,结果导致九十六名利物浦球迷死于非命——他们不是被警察打死,就是被警察驱赶的人流踩死。撒切尔事后不仅隐瞒真相,还将责任完全推到受害的利物浦球迷、甚至利物浦队头上,撒切尔政府误导媒体,一边倒抹黑利物浦球迷、和利物浦队,甚至装出铁面无私、大义凛然的姿态,要求欧足联对利物浦队作出了禁赛五年的处罚,使利物浦队平白遭受毁灭性打击,至今未能完全恢复。
   
     希尔斯堡惨案中撒切尔的所作所为,与邓小平一伙倒打一耙把“六四屠杀”责任推给“反革命暴徒”之做法,其卑鄙阴暗是不遑多让。
     二十一年后的2010年,真相有幸大白,撒切尔及其拥趸声誉遭到沉重打击,狼狈不堪之余,撒切尔铁杆粉丝、现任英国首相卡梅隆不得不硬着头皮,向利物浦球迷、球队、向死难者家属道歉。
   
     撒切尔从极右派的信条出发,认为国有经济阻碍了英国的经济发展,她上台后即大刀阔斧地全面推行国企私有化,姑且不讨论此种“一私就灵”的极端市场化做法是否妥当,撒切尔的“铁腕经济改革”,说白了就是以极其专断独裁的手法,对包括航空、铁路、煤矿、机械制造、油气、电力甚至饮水等产业在内的国有企业统统进行“改制”,不经工会、没有听证会、不容协...一纸命令地把企业贱卖给资本家;广大工薪阶层的民生整体地被漠视、权益被剥夺、大量的国企员工甚至被当作包袱抛弃...这种情形,与中国共产党朱镕基、温家宝政府大搞“国企改制”情形,非常的相似,得利的是少数资本家,深受伤害的广大的工薪阶层、特别是作为弱势群体的劳工阶层。撒切尔甚至把前任政府推出的、旨在造福工薪阶层的廉价经租房也厉行私有化,导致大量买不起房子的穷人沦为无家可归者。
   
     撒切尔完全漠视英国人民民生的“铁腕改革”,导致在任期间失业率疯长,直追1929年“大萧条”时期,整个80年代,英国的失业人数都维持在200万以上;她的铁腕改革,导致英国社会公正倒退到“一战”以前,她在任期间伦敦贫民窟扩大了两倍,几乎倒退回维多利亚时代......
   
     由于撒切尔改革代价,完全要底层大众来买单,她的改革自然激起了广泛的抗争,对此,撒切尔的回应只有一个:残酷镇压:她在任内不断扩大警权、打击工会、暴力镇压罢工及示威,纵容种族主义...整个八十年代,撒切尔政府通过了8条打击工会的法案、同时不断使用暴力镇压罢工,以巩固其“新自由主义”政策,使得工业关系中的权力结构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工人再无足够的力量组织起来与资方对抗,争取自己的权益。
     明眼人不难发现,撒切尔的做法,与中南海胡、温镇压维权上访的“大维稳路线”,实在是如出一辙,最多是五十步与百步的区别:在“胡温新政”下,数亿农民工忙碌在资本家的工厂中,为资方创造着巨额的财富,却忍受长工时、低收入、环境恶劣等苛刻条件,没有组织工会和罢工的权利,稍事抗议即遭到共产党官府的暴力“和谐”,这就造成了劳资关系的严重不平等。今天热捧撒切尔的中国民运异议右派们在谴责“血汗工厂”、同情农民工的遭遇时,可曾想到这正是撒切尔“新自由主义”政策下的产物?
     撒切尔的这些做法,莫不是与自由民主人权完全相悖、格格不入的,这些个丑恶践踏人权的“铁腕改革”措施,对撒切尔、哈耶克等嘴上高唱自由和个人权利的西方极右派,构成了莫大的嘲讽。
   
     看到这里,人们不禁要问:那么多反共最坚决最彻底的中国民运异议右派如此热捧撒切尔,到底是为哪般呢?撒切尔当年所行的那一套,中南海不正在做,而且做得更彻底吗?那么,热捧撒切尔的民运右派们,他们支持访民冤民维权抗争反共岂非自相矛盾、完全虚伪吗?
     除开糊涂之外,这只有一点可以解释,那就是,热捧撒切尔的右派们,真正要的并非是宪政民主,而是撕掉共产党这张画皮,改以右派政党的名号、由他们这帮“精英”来继续对老百姓实行官僚买办大资本家专政——这就是极右派民运梦寐以求的“改旗易帜”。
     对撒切尔的倒行逆施,右派一贯咋咋呼呼地辩护说,撒切尔的改革目标是实现一个更加自由的社会——一个“小政府,大社会”的社会。其实这不过是右派的乌托邦式式理想,极右派改革必然带来的贫富悬殊、社会矛盾激化,必然迫使政府维稳开支无限增长,以镇压民众此起彼伏、愈演愈烈的反抗,“小政府”很快就会变成“恶政府”、“坏政府”、“贵政府”,到头来,右派理想主义者所谓“节省型小政府”不过是空谈。
     撒切尔主义实际上早破了产。以抛弃本国制造业、放松金融监管大兴房地产、疯狂打压劳工以降低劳力成本为特征的“撒切尔主义”,八十年代五六年间,曾暂时性地刺激(主要得益于美国投资)英国经济年增长至百分之二点五(仍然落后于法国、远远落后于德国),但失业人口的剧增、社会矛盾的大幅激化,令英国政府“维稳”的经费连年飚升,政府财政赤字高涨...这反过来令经济持续增长难以为继,撒切尔走投无路,竟于1990年恢复对穷人剥皮式的中世纪“人头税”,这立即遭到整个英伦强烈的反抗,并引发了伦敦暴动...撒切尔慌忙废止“人头税”,这时侯,连保守党的右翼都看不下去了,梅杰起而发难,“铁娘子”不得不灰溜溜下台,继而她被开除出英国保守党,因为她太不得人心,已经沦为保守党沉重的负资产。到1990年撒切尔下台时,英国经济年增长已跌回零点附近,通胀率高涨至与她上台前持平的水准,全英失业人口达三百多万,占英国总人口的百分之七点五,失业率大大高于她上台前的百分之五点三水准(1979年)。
     美国因其地大物博人稀的新兴大国优势,极右派政策的弊端显现较晚,小布什外交内政的失败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宣告里根主义的最后退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