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崖文
[主页]->[百家争鸣]->[崖文]->[說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孟達於2012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辭(中文譯本)]
崖文
·南禪七日
·公開讉責女騙徒朱蕭菊圓律師
·公開朱蕭菊圓律師索取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香港律師會代支訟費
·公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 追索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 香港律師會 代支六萬元訟費
·說牙患
·覆 傅慧敏律師有關跟進 朱蕭菊圓律師一案
·覆 呂毅丹律師有關代支付六萬元律師費
·香港律帥會的三封回信
·公開請 監誓人 莫玄熾律師 監證 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律師行所有文件必需要有正楷姓名
·說中國之文化一詞
·公開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公開評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請徐伯鳴資深律師監證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簡批鄭和下西洋是一個被無限誇大的傳說
·說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孟達於2012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辭(中文譯本)
·再說 韩愈 夷齊颂
·試譯說 韩愈 夷齊颂
·說 曾焯文博士之廣
·蕭若元說歌功頌德全因迂腐的中國文化
·請網上行遵守商業道德
·正蕭若元說伯夷叔齊之誤
·公開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提供律師的姓名
·評 蕭若元回應網友追求夢想的討論
·再說曾焯文博士的廣
·公開禁止香港律師對陳鑑清律師監誓
·談古德明說中共的伯夷叔齊
·同性戀者實不能結婚
·社會的本
·批 毛賊 沁園春 雪
·說安倍晉三祭奠靖國神社的戰犯
·中國古代酷刑
·說 陶傑說性
·說葉曼
·說唐樓
·說藞苴(喇渣)
·說公民抗命
·說 陳方安生
·日相 安倍晋三 紀念戰犯
·說學子罷課
·順民
·余英時撐抗爭 讀書人要站出來
·牙周炎
·說學童佔街為真普選
·絕食
·評 吳惠芳裁判官說毒奶粉是國恥
·禁止民主党張貼徽號傳單
·從今不罵毛澤
·評 鄭恩寵 儒學不是法治沃土
·說美國同性戀合法化
·說 陶傑國民教育課外讀物一文
·評 美國最高法院關於同性婚姻的判決
·公開專函通告全港律師禁止為被告人律師監誓
·遊日本國之関西
·說 鄧偉棕之未來属於年輕人
·說香港全民退休保障
·評 為何民主制度總是在華人社會失敗
·評 陳雲 沒錢的去台湾 有錢的去日本
·評 陳雲 重造封建再立共和 中國的文化建國
·評 陳雲 香港遺民與箕子精神
·評 陳雲復漢邦與中國從香港城邦論寫到香港遺民論
·評 陳雲 官用簡体殘字 毒我香港城邦
·公開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公開第2次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說共產党(黨)
·批陶傑頸喉說
·陶傑說英國人放屁是香的
·批 刘汉城之用中国古籍探讨对藏中关系
·批 陶傑狗官豬和中國文化
·國際警察
·批 淨空法師多元文化教育與和平
·批 李怡人性不如獸性
·說 郭文貴 保家人 保命 保錢 報仇
·輪迴說
·說 南懷瑾
·評陶傑中國式刁民
·評 陶傑罪過罪過一文
·評 倪匡笑談共產党
·再評 倪匡
·倪匡所言虛假
·亂邦不居(處)
·說維權律師
·公開徵詢 羅穎芝助理律師為第11名被告人
·大媽與中國節日
·第2次公開徵詢 羅穎芝助理律師列為第11名被告人
· 不涉誠信
·公開請 徐劉律師行列出訟費清單
·非禮與報案
·廉恥
·評 李柱銘DQ周庭是違憲的
·第2次請 徐劉律師行列出訟費清單
·第3次公開徵詢羅穎芝助理律師列為第11被告人
·第3次請 徐劉律師行列出訟費清單
·請 10名律師解除所有押記令
· 饒宗頤與季羡林
·第2次請10名律師解除所有押記令
·公開 第3次請10名律師解除所有押記令
·楊潤雄之言有感
·美國領事館遷到耶路撒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說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孟達於2012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辭(中文譯本)

說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孟達於2012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辭(中文譯本)

   

湘西 黃碩雄 2013/4/13

   

報載新任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不滿《人大釋法》的論說;因而又看到了退任的林孟達資深大律師於《2012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辭(中文譯本)》,對此試「說說」。

   

林:


「4.…公會除了是一個剛強、有生氣、獨立自主的專業團體外,亦是捍衛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其中一條重要的支柱。」

   

說:


在《香港法例》中,說明「律師(雄註:包括大律師、小律師)」是法院組成的一部份;但是法院的收益,律師並未有分得半杯羹;而律師亦沒有任何退休金、公積金、強積金…;一個沒有「律師」整體利益而組成法院的一部份,他的「剛強、有生氣、獨立自主」及捍衛「法治」精神,這一條支柱就顯得脆弱危危乎。所謂枵腹從公難。

   

林:


「5. 在一些影響廣大市民基本權利的問題上坦率、無懼地直言,是公會的責任。…」

   

說:


香港律師藉專業知識,作出扭曲法律行為,惡名超著。曾見小律師會發表「法律審判,不是道德審判」的論說;其「坦率、無懼地直言」都是昧著良心話。例如:整容受愚;酒店樓房出售;上網費…,有約可依,有約可循,都是巧取豪奪,並無良心道德可言。這種「坦率、無懼地直言」就是刻薄、走法律罅及欺負無知者。

   

林:


「6.7.…所言皆指法律援助。」

   

說:


林要求「…擴大受援助案件的種類和覆蓋範圍,使更多個案能符合申請資格。」美其名為經濟能力不足者爭取「公義」,實則最終的得益者正正是律師;受屈者尋求「法律公斷」必需通過律師。但是,我經常到高等法院,見一婦擺放陳舊的大字報經年,訴苦無告;此婦並無神經錯亂…,究竟內情如何,大律師公會既然「坦率、無懼地直言,是公會的責任」,何不對此婦真情實況作出報告,向公眾交待。在香港一如此婦含冤受屈「不公正」的一類事件頗多,敢於挺身無懼地貼出大字報者少。面對公會數千法律界精英豈能坐視。

   

林:


「8.…本人因而想起邱吉爾曾說過:『有時候做事止講求盡力而為並不足夠;我們必需做當做的事。』」

   

說:


林並無引述全文,斷章取義,故不了解全篇大意。邱吉爾應是指英國第二次大戰時的首相,相信他指「盡力而為並不足夠;還要為國家存亡『盡心』去做當做的事。」他的「目的」是要人民為國捐軀。與中國聖賢所說的「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有相類同…。未必關乎「法律」問題。

   

林的目的卻為「本人現公開地要求當局不要在此事(法律援助)上蹣跚而行,而應迅速地回應這拖延已久的擴展計畫。…」指的是「法律援助」問題,完全是為了「律師」的利益授、受,並不是真正如邱吉爾所說:「有時候做事止講求盡力而為並不足夠;我們必需做當做的事。」邱的目的是「不辭勞苦地,盡力於國事」。

   

林:


「9.未能或拖延向尋求公義的人提供司法幫助,將會帶來不公。…」

   

說:


確有這種事實存在;但能不能保証雙方的法律代表不會「合謀」而架空案件,我表示憂慮。例如:原告人索償3百萬,但雙方的法律代表串謀擺平事件,各收1百萬,則被告人尚可慳回1百萬;原告人從勝訴反為敗訴。並未有任何「機制」監控雙方法律代表,同樣會帶來「不公」。這種「法援」就變成了資長「法律之師」輕視法庭的「公正」。再說法官、聆案官…都出身自「律師」,判案的官無需負刑責,能不能保証不會參與其中…,值得思考。

   

因為警權過大,律師會的權又過少,法官是「仲裁者」而不是審案者。而「法律之師」就成為了毫無忌憚的為所欲為者。在法律的金漆招牌下,到處唬嚇…。就是香港人俗稱的「有牌黑社會」。筆者率直之言,請諒!

   

香港既是法治之區,就應該加強對法治的認識及指導其親自進行訴訟,而不是由律師代辦。

   

林:


「10.拖延擴大法援受助範圍其中一個可能出現的惡果,是會令更多案件的訴訟人,在沒有法律代表的情況下出席聆訊。」

   

說:


林並沒有指明「對於沒有法律代表的情況下出席聆訊,會產生『甚麼』惡果。」這就是「空話」。我認為惟一的惡果就是有律師的一方,可以玩弄「法律程序」。例如14天回應,卻要超出半天或1天時間存檔文件,或擲下法庭過時的《命令》,以「衡平法」不會做成藐視法庭,又可以玩弄親自起訴人對法律程序的無知性…。

   

一個沒有法律代表的原告人或被告人對法律程序無知是可以理解的,但一位律師玩弄法律知識絕不能寬貸…,完全是蓄意視法庭無物。林不是對蓄意玩弄法律程序的律師公開進行譴責,而是鼓勵更多的法援,正正是要把「錢」放到律師的袋,是令「律師們」最興奮的事。亦間接鼓勵律師蔑視(不尊重)無律師代表的訴訟人。

   

其甚者,有60多名合夥人的律師行,使用卑鄙手段,請無律師代表訴訟人簽收包裹或其它方法…,最後會令到「無律師代表的訴訟人」惹得一身蟻,這是不是林所說的「無法律代表的惡果」。而這個「惡果」卻是由「律師行」使出的險毒招數,林以公會主席身份卻與以包庇,臭屎密掩,從不敢公開喪德敗行律師者的姓名,因為律師都是人,都會犯法,都受到「私隱」,「人權」的保障…。這就是林所說的「剛強、有生氣、獨立自主」。

   

林:


「14.…以至訴訟無門。」

   

說:


所說,並不事實。我在小額錢債審裁處追索退還律師費三年,該處並無任何阻撓;在高等法院向銀行、律師查詢、搜証又二年,所見訴訟「有」門。止是中國人深明「生不入官府」之理,看透了官場的醜惡…。紹興師爺(律師)的無賴。唔想浪費時間,不了了之。

   

林:


「15.…再者,亦對有法律代表的訴訟人加重負擔,因為在爭論証據或相關法律事宜時,難以進行有效的討論或協議,以致未能縮短聆訊時間和減輕法庭的負荷。」

   

說:


恰恰相反,根據我的經驗,並不是「無律師代表的人」未能縮短聆訊時間和減輕法庭的負荷。而是「有法律代表者的律師」企圖玩弄法律,扭曲事實,反敗為勝;因為「法律審判,不是道德審判」。真正「未能縮短聆訊時間和減輕法庭的負荷」正正是「有法律代表者的律師」。其真實目的、企圖非常清楚。

   

林:


「因為在爭論証據或相關法律事宜時,難以進行有效的討論或協議…,」

   

說:


這點會不會因為「討論或協議」而欺瞞雙方當事人的「公正」性,我極表關注。我認為「在爭論証據或相關法律事宜時」彼此應在「存檔」文件上交出事實,並無「討論或協議」的必要。以免有一類法官、聆案官…沒有「備課」,在庭上急就章,翻閱文件,單單聽從有法律代表的意見而亂判案(俗稱胡涂官)。

   

林:


「16.…本人可自豪地說,大律師公會的會員一直貢獻出相當時間,以義務性質提供服務。事實上公會自己的法律義助服務計畫在2000年便已開始運作至今。」

   

說:


這種「義務」性質是不是「送佛送到西」,最終還是從「生意」著眼,林並未有明說;這就不是「義務」性質而是「搵銀」性質,這種運作毫無意義;因為完全不是為了二位當事人「公道」的彰顯。而是為了「搵銀」透過法律漏洞,碗說成碟,碟說成碗。以至「利益的構通」。這種服務就從「善意」走向「非善意」,使「受屈者」接受更大的冤屈;構陷者卻可以逍遙法外。最弊者,敗方仍然要支付費用給其法律代表,少個「銀」都不可以。

   

林:


「18.新的法律畢業生…維持生計,面對重大的挑戰。」

   

說:


我同情當律師者,美其名為法院組成的一部份,卻得不到法院任何的好處(就連保險推消員數千車馬費都沒有)。我主張大小律師都剔除於法院組成的一部份,自立門戶當成一門生意,完全符合香港商業社會,這就使雙方的法律代表存有矛盾、對立,統一性。設使不能脫離法院組成的一部份,那麼特區政府就有責任幫每一位作為律師者設立一個退休制度,使無後顧之憂,可以讓彼等真正無畏無懼地為真理事實而直言,而不是為了「搵銀」而必需扭曲事實…成為幫凶者。

   

林:


「24.25.26.27.28.29.30.31的『驛站原則』。

   

說:


「大律師約翰克(John Locke)受聘事件,顯示他剛正代言,無畏無懼…,」我表示同意。但他不竟是「律師」就不能推卻受聘。亦即如一位醫生、護士…絕不能因為禽流感(H7N9)的病毒而拒絕負起本份,並無任何足可以稱贊。似此「風尚」亦止不過三、四百年的歷史;相比於中國在春秋時代有正直無私的「在晉董狐筆」,已經是二千多年的歷史了。

   

何況,眾所周知,英國的法律制度是為約束「貪婪的封建領主(貴族)」而設,而律師就是擔當為「貪婪的封建領主(貴族)」辯護這方面的角色。

   

賓咸勳爵(Lord Bingham)《法治》一書(中文)我無從讀到。我相信就因為他看到「律師」擔任不光彩的角色,他身為大法官是對「律師」的一種訓戒,指出律師欠缺「隨時候聘、無懼無畏、獨立自主」三個原則,尤以「獨立自主」更為重要,亦可以說是對律師的「譴責」。

   

所以,「英國著名大法官鄧寧勳爵(Lord Denning)曾以其一貫簡練的風格指出大律師對法庭的義務、其重要性和宗旨:『大律師對法庭的義務是首要的,人們常誤解他是客人的傳聲筒或工具,只聽從客人的差使,而事實卻不然,他效忠於更高層次因由,那就是對真相和公義的追尋。』」用普通話說「話中有話」,用香港人說「話中有骨」。

   

這位鄧寧勳爵深知「律師」輕視法庭,但他並未有直斥其非,故而指出「律師對法庭的義務是首要的」。他亦相當委婉地以「人們常誤解他(律師)是客人的傳聲筒或工具,只聽從客人的差使,而事實卻不然…。」他用「誤解」去為律師解脫,非「止聽從客人的差使」;同時他又暗示「身為律師要『效忠於更高層次的因由』,就是應該對真相和公義的追尋。」明褒暗貶,不露痕跡,不愧為英國著名大法官。

   

可惜,林大狀意為鄧勳爵欣賞這班「律師」而沾沾自喜,以「不得人心,令人討厭」而感到自豪,此所謂「哀莫大於心死」,完全不知「羞恥」。

   

林:


「香港大律師公會的基本信念:即使接辦一宗案件有可能令自身或名聲造成損害,止要當事人願意付出合適的費用,大律師有責任應聘,並需為客人盡全力據理爭辯。」

   

說:


故其甚者,不惜「令自身或名聲造成損害,止要當事人願意付出合適的費用…」,「為客人盡全力據理爭辯。」其實是指出「律師」當然可以「栽贓嫁禍」從「側面」求取勝利。此所謂「而人死亦次之」。林大狀說明了自身的寫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