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思考中国
[主页]->[现实中国]->[思考中国]->[昂山素季:缅甸之花]
思考中国
·天问?问中国人自己?
·快速平稳的完成社会转型应该把握的两个基本方面
·坚决的阻止在日本对二战罪行进行深刻反省之前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我的决定
·稳定,难道就是专制的稳定么?拓宽思路来想---兼答一位网友
·开放是中华民族走向现代的最有效方法
·从朱总理把奖金捐给清华大学说起
·踏着祖先的血泪和辉煌前行,走向社会大和解
·中国历史就是所谓好人与坏人斗争的循环死结
·毛泽东讲不破不立,我讲不立不破
·对两种官方话语的解读------一代,二代,三代,四代,,
·理性分析,吃透我们所处的时代
·改革开放步洋务运动后尘??
·在中国大陆播种民主自由宽容宪政法制的八种办法
·追忆和反思-苛求紫阳先生!!
·请将期望的眼光从胡温转向民间社会
·中国人权理事会让我大吃二惊
·中国的历史几千年来没有人,只有角色--尝试分析文革暴行产生的原因
·救亡压倒了启蒙? 不,这是懦夫的逻辑与思维!
·向往抗日战争时期的民族和解
·谁说中国没有自由!!!???
·杂谈- 香港直选反台独李登辉新台湾人大陆军费等
·民主自由与第一百只猴子并发症
·互联网和你我他
·我们的春天简介
·飘入心灵的片片思绪
·内忧是原因,外患是结果
·中国社会已经改变,谁也不可能开历史的倒车
·再说说李登辉
·两岸关系-统长独消的转折点来临??
·将大写的人字,植入中国人的内心深处
·解读中国威胁论之二---中国人也应该反思
·反对朝鲜古巴政治正确论的胡锦涛,支持和谐社会以人为本的胡锦涛
·亲爱的中国同胞恳请您们都作一个独立的思考者
·百年来中国改革失败的教训及今后的改革路径
·美国与中国相比,最大的优势是制度优势
·(修订版)反对朝古政治正确论的胡锦涛,支持和谐社会以人为本创新社会论的胡锦涛
·现代人权观念的普及是中国和平崛起的保障
·现代社会的核心价值是确立人权的中心地位
·中国完成社会转型的金钥匙
·马英九现象及大陆台湾香港民主发展的互动
·江泽民vs共和党,胡锦涛vs民主党??
·开放是中国完成社会转型的必然道路
·请让我们适应民主
·胡锦涛的三条思路
·信仰=心中的靠山??
·中国最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公民
· 支持“冰点”提起行政诉讼
·我偏偏要做一个不窝里斗的中国人
·中国社会转型的艰难
·呼吁执政当局理性对待维权人士
·开放和人权意识的普及,是中国平稳完成社会转型的基本道路
·我冷静我思考我读书我观察我奋斗
·选票是民众的授权信
·台湾在搞文革?笑话,还是好好反思自己(大陆)吧
·中国人权理事会应该向《人权观察》学习
·诺大的中国(大陆),居然容不下一个独立思考的头脑??
·教育,是中国社会转型的根本因素之一,农村教育,很可能是中国社会转型的瓶颈
·论坛既是志同道合者聚会的店堂,也是持针缝相对观点者碰撞的福地
·支持孙不二先生独立参选基层人大代表
·让我们不再默许不合理的执政行为
·怜悯他们,爱他们,启蒙他们,揭露他们
·一个民族要想强盛,没有几百年的功夫是不行的
·葛红兵先生的高论,使我忍不住又要说一说中日之间的问题
·人权观念的确立是中国社会转型的根本
·董仲舒可能是中国人创新思维的第一杀手等几则思考
· 社会一切皆处于关系(联系)之中
·自然界的能量守恒定律在社会中的体现就是公平正义
·外国人对中国的看法可能更接近于真实
·西方反华势力到底反对中国的什么? 到底对中国造成什么具体的伤害?
·不结盟和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坚持100年不动摇
·“你还有胆去中国吗”
·尝试分析日本法西斯南京大屠杀和德国纳粹对犹太人种族灭绝的思想基础
·人权观念的普及,是中国社会转型的头等大事
·给美国政府提建议
·度奶粉事件反思
· 读史偶感
·历史的恩爱情仇
·中国人的愚笨与聪明
·关于人生的选择与修养的几点思考
·中日的恩怨了结方式
·1949年中国人民站起来之后都干了些什么?
·让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
·持之以恒,必能提升生命价值
·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并没有巩固下来
·人权理念的普及是抵御极权和防止文革悲剧的最有力武器
·试论核心价值观
· 等待中国政府给予民主自由的人是在守株待兔
·认清世界情势,精准定位中国,扬弃中国传统文化,形成现代中国新文化
·方舟子打假的方法极为平常, 大家都可以使用
·由晓波先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引发的一些思考
·刘晓波不应该成为领袖,他是中国的一个现代公民
·昂山素季演讲全文
·昂山素姬答伊江编辑问
·我没有敌人 我的最后陈述
·龙应台:你可能不知道的台湾――观连宋访大陆有感
·非法拘禁陈光诚的山东地方临沂当局当事人似乎涉嫌犯了非法拘禁罪
·陈光诚能否成为中国的罗萨 帕克斯??!!!
·陈光诚才有点像中国反对党的样子
·真相--审判--忏悔--宽恕--民族和解
·温家宝和薄熙来都是人,都拥有做人的最低权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昂山素季:缅甸之花

昂山素季:缅甸之花
   原文地址:http://www.nbweekly.com/news/people/201011/13033.aspx
   
   
   

   2010年11月13日,缅甸最著名的反对派人物昂山素季软禁期满,终于重获自由。自1989年第一次被软禁以来,周而复始的被逮捕—被释放—被软禁—再被释放的过程,构成了昂山素季20年的生活轨迹,也勾勒出一幅完整的缅甸政治格局变迁图。在这期间,昂山素季这朵美丽而倔强的“缅甸之花”始终没有停止绽放其炫目的光彩。内心的执著与坚定,和对自由的坚持与向往,更让她成为缅甸人民面对未来的一盏希望明灯。
   
   1995年7月19日,缅甸烈士节,昂山素季在仰光追思逝去的父亲和其他领导人。
   位于缅甸仰光的茵雅湖风光秀美、悠远宁静,但在湖南岸的一座破败的公寓里却戒备森严,高高的围墙布满铁丝网,门外有荷枪实弹的士兵巡逻,门前的路上铺遍铁钉。过去20多年来,缅甸最著名的“政治犯”昂山素季就被囚禁在这里,跨不出半步。
     11月13日,当65岁的昂山素季穿着紫色的纱笼裙迈出大门,步伐轻松地从门前的小路缓缓走来,微笑着向欢呼雀跃的支持者挥手致意,人们惊喜地发现:这个失去太长时间自由的女子,依然那样美丽、从容,眼神中透着别样的自信与对自由的向往。而她个人所走出的每一小步,都始终带领着缅甸向民主自由迈进了一大步。
     从茵雅湖到漂泊异乡
     在茵雅湖不远处有一座雄伟的陵墓,那里埋葬着昂山素季的父亲、带领缅甸走向独立的“国父”德钦昂山将军。
     半个多世纪前,昂山将军在瑞光大金塔前骄傲地宣布缅甸将为独立而战,带领缅甸人赶走了殖民长达半个世纪的英国人。外患解决,昂山却倒在内乱的枪林弹雨中。1947年7月19日,昂山正与几名部长在临时政府大楼内商议事情,突然数名手持冲锋枪的武装分子闯了进来。昂山和部长们倒在血泊里,命丧当场。那一年,昂山素季只有两岁。
     父亲去世后,母亲被任命为缅甸驻印度大使,昂山素季随母亲离开了缅甸,在印度一所女子学院学习。在那里,她接触到圣雄甘地的政治与哲学思想,这也为她以后的民主政治追求埋下了深深的伏笔。
     1963年,18岁的昂山素季被送往英国牛津大学,攻读政治、哲学和经济,她清纯可人的气质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朋友Ann Pasternak Slater回忆说:“经常身穿缅甸传统服装纱笼的素季一直是校园里男生们追求的对象,她不仅仪态端庄,而且有着高尚的情操和贵族的优雅。”
     大学期间,昂山素季利用课余时间搜集各种有关父亲的缅文或英文资料,撰写父亲的传记。在写作过程中,素季被父亲无私无畏的精神以及热爱国家和民族的深厚感情所深深感染。她多次向同学表示,以后一定要返回缅甸,帮助那里的同胞过上更好的生活。
     毕业后,缅甸正值奈温将军统治时期,素季无法回国,一腔抱负只好暂时搁置。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吴丹帮她在纽约联合国办事处谋到助理秘书一职。而奈温政权对这位“国父之女”始终很不放心,曾多次试图从她口中套出其长期计划并恐吓她不要乱来。
     归国无望的昂山素季只有安静地等待机会的到来。这段时间,她的美丽、善良与执著深深打动了研究西藏文化的牛津大学教授迈克•阿里斯,两人于1971年订婚。在婚前的八个月里,素季给未婚夫写了187封信细诉衷肠,行文间忧虑重重,担心缅甸人民会误解两人的婚姻,会认定她已背叛了自己的祖国。
     在信中,她写道:“我只有一个请求,如果国家的人民需要我,恳请你帮助我让我为他们尽责……但这些忧虑实在太微不足道,只要我们全心全意相爱并且珍惜对方,我相信爱与怜悯最后会战胜一切。”
     婚后的十几年,素季随阿里斯在牛津静静地过日子,照顾家庭、相夫教子、陪伴两个孩子成长,避免跟流亡的缅甸异见人士接触,也从不主动卷入缅甸政治的是非之中。但她心里明白,当国家和人民需要的时候,她会毫不犹豫地付出自己。所以尽管嫁给阿里斯之后有资格领取英国护照,但鉴于在缅甸拥有双重国籍是违法的,所以素季一直拒绝申领英国护照。而阿里斯也很清楚,有一天命运将会让妻子在家与国之间作出艰难抉择,这位容颜清丽的眼前人绝非一般的缅甸女子—后来发生的一切都证明,阿里斯的预测是完全正确的。
     亮出政客的智慧与果敢
     1988年3月末,春寒料峭的牛津城,历史在昂山素季原本平静的生命中转了个弯。
     一天深夜,当孩子们尽皆睡去,素季接到电话得知身在缅甸的母亲中风病危。隐匿了16年的担忧终于浮现,在她面前摆着一道最难的选择题—回缅甸,还是留在英国?最终,素季带着丈夫的那句“我永远不会站在你和你的国家之间”和一丝对家庭的不舍与亏欠,放弃了英国优越安逸的生活,回到了魂牵梦萦的故土。
     但此时的缅甸和二十多年前她离开时相比早已面目全非。自1948年国家独立之后,缅甸的政治现代化进程一路坎坷。1948年至1962年间,代表文治政府的前总理吴努所领导的议会民主制彻底失败,十多年政治斗争激烈,少数民族武装叛乱频生,国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1962年,奈温将军发动政变,推翻了民选政府,建立了军政府统治。初期情势尚可,但后期军政府僵化的体制弊端渐渐显露出来,武装斗争不断、经济凋敝、民不聊生,军政府甚至无法保持主体缅族的团结。结果,拥有丰富自然资源的缅甸,从一个富裕的国家沦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从上世纪80年代起,为了反抗缅甸当局的统治,学生、市民和僧侣们组织起一次次抗议活动。与此同时,当局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镇压。1988年8月8日,军政府向成千上万的示威人群扫射,造成5000余人死亡。
     从英国归来的昂山素季目睹了血腥惨案的发生,为此她心痛不已。8月26日,素季在仰光的瑞光大金塔下对聚集的50万名示威者发表演讲。在一个5人以上聚会都被视为是违法行为的国家,人们不怕危险,毅然上街支持昂山素季,这也是她首次在公开场合凸显其广泛的个人号召力。
     在集会上,身着雪白长裙的昂山素季就宛如传递和平的白鸽。她那慷慨激昂的神态、铿锵有力的声调、掷地有声的言辞,令所有在场的民众印象深刻。“是的,我是曾经居住国外;是的,我是嫁给了一个外国人;但这些事实从未改变我对国家的热爱和忠诚。这个国家正遭遇着我所目睹过的最丑陋的攻击。作为我父亲的女儿,我不能对正在发生的事情视若无睹,必须让我父亲的灵魂安息。”
     虽然父亲去世时,素季才两岁,但父女二人在大金塔前跨越时空的宣言竟是如此相似。在她决定首次公开发表重要演讲前夕,军政府散布有关要刺杀她的谣言,但昂山素季还是对这些威胁泰然处之,高喊“这是国家的第二次民族解放运动”。据当时参加集会的人们回忆:“父女两人如同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当时我们觉得,昂山素季已经和身后的瑞光大金塔融为一体,成为这个国家的圣像。”
     起初,人们是被她的美丽所打动;后来,是对她父亲昂山将军表示崇敬;最后,人们发现这位外表纤弱的女子已经抹去了学者的斯文,亮出政客的智慧与果敢—他们盼望已久的“人民领袖”诞生了。
     身体力行消除暴力文化
     回国后目睹军政府对示威民众的枪炮镇压,更激发了昂山素季为人民争取民主的决心。她尖锐地指出缅甸悲剧的根源:“强权主义是一种建立在敬畏、恐怖和暴力基础上的系统,一个长时间生活在这个系统中的人会不知不觉成为系统的一部分。”1988年9月27日,昂山素季组建了缅甸人民的政党—全国民主联盟,并出任总书记。民盟很快发展壮大,成为全缅最大的反对党。
     从那一刻起,昂山素季不再是一名旁观者,这个柔弱的女子在演讲之后成了军政府最头疼的对象。她没有权力、没有金钱、没有官衔,但她的勇气和坚持却赢得了缅甸人民的心。而这,也是让缅甸当局最为担忧的。
     1989年4月的一天,一队士兵在路上将昂山素季和她的支持者拦下。领头的军官蛮横地命令道:“我命令你们立即散去,如果你们再敢往前一步,无情的子弹就要与你们对话。”昂山素季冷静地让众人退到一边,然后她在民众与士兵的注视下慢慢向前走去,走到一名士兵面前,用身体堵住了枪口。现场顿时被紧张的气氛所笼罩,支持者们和其他士兵都惊慌地待在原地。此刻的昂山素季,双眼向天空望去,然后逼视着军官,仿佛在测试他的胆量。
     时间一秒秒过去,现场紧张到了极点,军官紧张的神经在昂山素季那张平静而美丽的脸庞前终于彻底崩溃。他垂下手,命令所有人不要开枪。
     用和平的方式争取民主是昂山素季所一贯提倡的,即使士兵包围她的住所甚至拿枪对准她的胸膛时,她都坚持不用暴力。她深知,采取以暴易暴的方法来解决国内危机,表面上看颇有效果,实际上却让自己堕落为像军政权那样失去民心的地步。历史学家贾斯汀•温特尔在为昂山素季撰写的传记中评论说:“她是想身体力行来消除缅甸历史上的暴力文化。”
     但暴力文化绝非那么容易就被清除。仅仅3个月后,军政府便以煽动骚乱的罪名对昂山素季实行软禁。她断然拒绝了被逐出境以获取自由的条件,并开始绝食抗议,要求当局将她关进她同事所在的监狱。于是,昂山素季的囚禁生活从此开始了。
     与此同时,历史开始进入上世纪90年代,苏茂将军取代奈温慢慢控制了国内局势。军政府也意识到要通过大选解决执政合法性的问题,否则将不利于长期执政,于是举行了“实验性”大选。当局本以为自己靠着高压政策似乎稳操胜券,不料昂山素季的全国民主联盟赢得绝对优势。在正常情况下,昂山素季应该成为国家总理。但军政府对大选的结果不予承认,宣布民盟为非法组织,并继续监禁她。
     1991年,这位民主斗士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的殊荣,颁奖词称赞她为“亚洲数十年来公民勇气的卓越榜样”。获奖时,昂山素季仍被军方软禁,不能出席颁奖礼,她委托儿子赴挪威领奖并用诺贝尔和平奖的130万美元奖金成立了信托基金,用于缅甸人民的健康与教育项目—即便是在监狱中,昂山素季也始终忘不了她的缅甸同胞们,因为她的体内流淌的是昂山家族的血液。
     弹不到的钢琴
     1995年,迫于国际舆论的压力,昂山素季被暂时释放。军政府表示,只要她出国,一切都既往不咎。但她还是选择了留下,与每周聚集在居所周围的支持者见面,担当教诲国人爱与宽容的老师。次年,昂山素季又被指煽动学生示威游行而再遭软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