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上海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上海维权网]->[【视频】劳教所就是惨绝人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上海维权网
·沈佩蘭正式逮捕9支持者抗議被扣
·習近平到華府“老外”揚言攔車請願(視頻)
·李焕君手术完成,麻醉过后疼痛难忍
·黄燕托律师带出控告信 其姐到中国驻美使馆前呼吁
·【雄风】隆重接风徐佩玲出监要戴大红花
·上海访民朱金娣:地方政府用维稳费将访民投进大牢
·【伟哉】高智晟:共产专制是最恐怖的毒疫苗
·【伟哉】高智晟:野蛮暴行成了唯一的秩序
·上海市青浦区张智斌给中驻温哥华总领事馆刘菲一封信
·北京叶国强打横幅声援李焕君、王宇赵威等人
·上海访民丁德元起诉公安局与合庆派出所
·同心维权再创战迹:维权影响深远,推向国际世界
·同心维权再创战迹:维权影响深远,推向国际世界
·【视频】万民颂扬李焕君舍生忘死抗血拆
·上海访民杉本華、白节敏联合国控诉纪实2016/04/06
·上海访民杉本華联合国控诉纪实2016/04/08
·视频报道:疑似访民新闻联播
·视频报道:疑似访民新闻联播
·视频报道:疑似访民新闻联播
·【视频】二截习近平,中国访民:NO!停止血拆还我家园
·【视频】您好!欢迎上海访民特派员张君令先生到美控诉血拆血访
·上海访民“政治上没安全”进国家信访局“集访”全部拘留镇压
·割肉你本事,喊疼我本能! /周重
·【商榷】致李焕君女士的公开信/周重
·【继续骗】中国政府鼓励实名举报腐败 维权人士恐变打压
·多维新闻中共对刘景德联合国控诉之网络“回音”2015-09-13
·多维新闻中共对刘景德联合国控诉之网络“回音”2015-09-13
·多维新闻中共对孙元鹏联合国控诉之网络“回音”2015-09-15
·相信中共承诺孙元鹏停止截访习近平,父孙瑞金等再投牢狱
·蔡文君:中国访民华盛顿“迎接”习近平访美
·蔡文君:中国访民见不到习近平,那么访民只能见中领馆
·倪天英:被上海政法机关长期迫害,侵犯公民权利
·上海访民倪天英网上发表异见受恐吓
·中共对李焕君二截习近平“回音”母赴美机场被阻2016-04-08
·中共胁迫李焕君“投降”绑架七十多岁母亲李玉芬做“人质”
·【视频】血拆!政府行为!打倒中国共产党!
·【视频】[血拆]中共军警殴打妇女、儿童实录(1)(2)
·北京访民王玲:请国母欣赏海口民女被军警暴打的视频
·中共军警参与血拆,暴打妇女儿童是法西斯主义犯罪
·【我死众生】十万百姓沿路送一缕怨魂行去缓
·【视频】郑州人民群众沉痛悼念被警察枪杀的义士范花培
·滕彪:未来关键运动的发起者,可能是我们都不认识的人
·【滕彪:政治因素】刺客贾敬龙
·【滕彪:政治因素】贾敬龙:昨晚的月亮好美!
·贾敬龙:昨晚的月亮好美!
·每个生命的牺牲都是这民族站起来的代价/高智晟
·首为贾案发起联署的薛仁义发文悲鸣祭奠贾敬龙
·1190公民联署:请求最高院撤销贾敬龙死刑
· 高智晟:江天勇律师何“罪”之有
·
·关于成立“中国人权问责中心”的声明
·曹雅学、周锋锁、滕彪呼吁中国人权人士提供案例帮助美国政府实施《全球马格
·呼吁中国人权人士提供案例帮助美国政府实施《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
·纪念日,中国访民川普大厦举牌呼吁关注中国人权2017.1.16
·【视频】马丁路德金纪念日,中国访民川普大厦举牌呼吁关注中国人权2017.1.1
·访民直播:川普第58届总统就职典礼2017
·【视频】火烛小心法拉盛今大火15間店舖被毀
·【视频】2017天安门大爆炸2月3日7点20分
·【视频】乌坎人联合国烧血旗 庄烈宏:“到乌坎去!”
·【视频】乌坎村民庄烈宏在联合国焚烧中共党旗
·【视频】乌坎村民联合国前怒烧中共党旗
·强烈关注被“精神病”立即释放丁德元
·强烈关注被“精神病”立即释放丁德元
·上海访民丁德元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
·上海访民丁德元:我们能期望‘好皇帝’吗?
·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会这么黑?(一)
·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会这么黑?(二)
·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这么黑?(三)
·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这么黑?(四)
·上海访民丁德元:刁官、恶警为什么能够一手遮天? (一)
·上海访民丁德元:刁官、恶警为什么能够一手遮天? (二)
·上海访民丁德元:中央巡视组,刁官、恶警为什么能够一手遮天? (三)
·上海访民丁德元:民有苦,谁之过? (一)
·上海访民丁德元:民有苦,谁之过? (二)
·上海访民丁德元:民有苦,谁之过? (三)
·上海访民丁德元:究竟是官不好还是党不好?
·上海访民丁德元:究竟是官不好还是党不好?(二)
·上海访民丁德元:人民的代表:人民有苦有难,你无权保持沉默!(二)
·上海访民丁德元:人民的代表:人民有苦有难,你无权保持沉默!(一)
·上海访民丁德元:人民的代表:人民有苦有难,你无权保持沉默!(三)
·上海访民丁德元:人民的代表:人民有苦有难,你无权保持沉默!(四)
·上海访民丁德元:“极品”上访户就是这么练成的!(一)
·上海访民丁德元:“极品”上访户就是这么练成的!(二)
·上海访民丁德元:“极品”上访户就是这么练成的!(三)
·上海访民丁德元:“极品”上访户就是这么练成的!(三)
·联署支持签名:“‘工龄归零’受害群体”都是政府的债权人
·滕彪VOA连线:中国反酷刑联盟成立,向酷刑说“不”
·三妹(刘晓东):革命还是改良?
·揭穿中共谎言:中国受害者联合国前抗议
·四组中国访民今晨出发赴佛州截访习近平敬请关注
·中国访民郭文贵﹕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中国访民郭文贵24小时动态滚动直播
·【视频】全球联播文贵之声,中央电视台纽约台
·【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视频】文贵之声全球联播
·【联播】中国访民郭文贵视频、图片集
·上海维权公开进言支持郭文贵和郭文贵爆料
·上海维权公开进言支持郭文贵和郭文贵爆料
·郭文贵爆料宣传片头
·【视频】上海维权公开进言支持郭文贵和郭文贵爆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视频】劳教所就是惨绝人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主持人痛哭:人间地狱——马三家女子劳教所

   

   

财经网杂志 揭秘女子劳教所:坐老虎凳绑死人床强制孕妇劳动 组图

——走出马三家 还原女子劳教所真实生态:坐老虎凳 缚死人床

   【视频】劳教所就是惨绝人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视频】劳教所就是惨绝人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马三家劳教城大门,挂有思想教育学校的牌子。

   日前,媒体通过亲历者自述曝光了位于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内的真实境况,亲历者称,在劳教期间,不时有劳教人员遭到电击、上“大挂”、坐“老虎凳”、缚“死人床”等各种刑罚。另外,还有女劳教人员在怀孕的情况下,仍被强制劳教,并被强迫从事劳动。

   【视频】劳教所就是惨绝人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盖凤珍述说“上大挂”和关“小号”经历。

   【视频】劳教所就是惨绝人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刘华《劳教日记》,写于防雨布上,藏匿于阴道内带出。

   【视频】劳教所就是惨绝人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赵敏的门牙。在“死人床”上灌食被抹布塞掉。

   【视频】劳教所就是惨绝人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赵敏的小腿,带有坐“老虎凳”留下的铐痕。

   【视频】劳教所就是惨绝人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梅秋玉的撤案证明书。梅被释放当天关进了劳教所。

   【视频】劳教所就是惨绝人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没有公章的劳教决定书。

   【视频】劳教所就是惨绝人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衣服下襟秘密写的电话号码。

   【视频】劳教所就是惨绝人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陆秀娟的药费单子。

   【视频】劳教所就是惨绝人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李平在劳教所里三级残疾加重为二级。

   廉价劳作、体罚、蹲小号、被电击、上“大挂”、坐“老虎凳”、缚“死人床”……通过劳教人员讲述、相关物证、文字材料、诉讼文书和知情人士的叙述,此文试图还原一座女子劳教所内的真实生态,为时下的劳教制度破冰立此存照。

   走出“马三家”

   文/Lens视觉杂志记者袁凌实习生徐宵桐

   摄影/Lens视觉杂志记者甄宏戈

   2013年2月初,一位新近解除劳动教养的女访民找到大连人王振,交给他一封用蝇头小字写在皱巴巴纸上的“呼吁书”。这是一封从劳教所发出的要求废除劳教公开信,签名者中包括王振的妻子刘玉玲。刘玉玲2012年8月被判劳教,眼下仍在辽宁马三家女子劳动教养所里羁押。

   这位女访民告诉王振,“呼吁书”是她包在裹紧的小塑料卷内,藏在阴道里带出劳教所大门的。

   这个情节,像是一年多前王桂兰经历的回放。

   2011年9月,62岁的王桂兰走出了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铁门。出门之前,她的身体经过了搜检,防止夹带违规物品。无人想到,王桂兰在阴道内藏匿了一卷同宿舍学员刘华写的《劳教日记》。“过关”之后,她一身冷汗。

   这份写于防雨绸上的日记字体密麻,依稀可辨以下几天的记载(括弧内为补正错讹):

   2011年6月22日

   因盗(入所)劳教学员温暖没完成定量产量,赵兰(注:从学员中选拔的带班人员)连续打温几天,脸头部柴块黑一块伤,晚上回号加班代活干(到)晚10点,罚坐(做)执(值)日打扫厕所,残酷折磨。6月22日割腕自杀未成。罚执(值)日,加期,晚加班(到)10点多。

   2011年8月18日

   学员张亚华(被)赵兰拉去车间后面仓库脚踢,张亚华阴部肿,无法便尿。

   ……

   此前一年,马三家劳教人员陆秀娟用棉大衣空白商标布缝成的小本子上,如此记录自己“上大挂”的经历(这本日记被藏在挖空的肥皂中带出劳教所):

   走到一个空屋里张拿出她早以(已)准备好的手铐,把我的右手铐在右边的两层床的顶干(杆)上,把我的左手铐在左边底层干(杆)下,把我的两只手扣在两张床的中间,她用脚很(狠)踹床一下,把我坤(抻)在两张床的中间,当时我的双臂坤(抻)得特别疼,当时古(骨)头就像散了架子,坤(抻)我长达6个多小时,从早8点多坤(抻)到下午2点多钟,我被坤(抻得)昏死过去,等我醒来时我的脑袋特别疼,麻木,嘴里都是药味……

   从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里走出来的上访者们,对此都不陌生。劳教所里的经历,加添了她们自认为遭到的不公,从走出马三家大门的第一天起,就开始再次上访,并面临再次“入门”的风险,多数人不免“二进宫”。和那些秘密的证物一块带出来的,还有身体上难以褪去的印痕。

   2013年2月的一天,北京南郊东高地的一处民宅里,几位从马三家走出的上访者们做了顿“团圆饭”。其中两名残疾人的拐杖倚在门边,在客厅和厨房之间,她们近90度地弓着肩背,一步一步挪动。门牙松动,桌上稍有嚼头的菜肴都剩下了。为遮丑染过的头发之下,所有人的发根都已花白。难得一聚的几位“学友”背后,是望不到头的一长串名字:刘华、陆秀娟、朱桂芹、赵敏、王桂兰、梅秋玉、王玉萍、郝威、盖凤珍、李平、胡秀芬、曲华松,以及尚未走出劳教所的刘玉玲……

   直到2013年初,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传出消息,年内停止劳教制度,以及对上访者不再批准劳教,她们才看到了彻底走出马三家的希望。但马三家仍在接收劳教人员的事实,以及尚在劳教所中羁押的同伴的境遇,却使她们心有余悸。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是辽宁全省女性教养人员集中羁押的地方。个中情形,远非“劳动教养”四字所能传达。

   她们在高墙内的生活轨迹,借助记忆、身体创痕和以各种方式带出的物证,加上部分诉讼文书、律师笔录,以及知情者的证言,约略得以还原。

   入院

   2007年8月初,王玉萍在拘留所关押十天后被送进了劳教所,当时她患有子宫肌瘤,裤裆和留到腰际的头发都被出血浸透了。入所时要体检,王玉萍自述扶着墙勉强接了尿,医生眼皮不搭就说这是尿,“我说这是血啊不是尿,她就说‘扔了’!”

   按照公安部1982年发布的《劳动教养试行办法》,严重病患或丧失劳动能力者,劳教院不能接收。锦州医学院附属一院在2007年3月出具的一份诊断书显示,王玉萍身患重度贫血、子宫肌瘤,需要输血。但王玉萍仍旧被送进了马三家。入院之后,由于无钱,劳教院没有为其治病。十天中,下身流血不止的王玉萍被要求每天出工干活,给棉衣打包,一个心肠好的队长吩咐学员找来破棉花垫在她身下。一直等到丈夫卖了父母的房凑够了钱,王玉萍才被送进医院动手术。

   朱桂芹是抚顺人,1998年曾患结核性脑膜炎,留下脑梗等后遗症。因为哥哥朱传清在劳教期间遭殴打造成重度脑外伤致残,朱桂芹多年上访,于2004年4月16日被押入马三家。入所时没有检查身体。

   2003年6月底,抚顺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专家组曾对朱桂芹做出鉴定,认定她患部分丧失劳动能力一年。此时距这份鉴定表的时限还有两个月。但朱桂芹仍被分配到了劳教所二大队。当她提出“身体有病,有丧失劳动能力证明”,随即遭到了体罚。

   身患疾病或者残疾之下“入院”的,还有盖凤珍、高凤兰和李平。三人都持有残联颁发的肢体残疾人证书。盖凤珍由于在看守所里绝食导致血红蛋白很低,高凤兰切除了半边肺叶,李平则因风湿性关节炎下肢麻木,但三人都未经过体检被送进了马三家。李平拿出残疾证,管教说“认公安不认残联”。

   马三家劳教院内部人士肖溪(化名)称,按规定收的人必须身体健康。但近年来聋哑人也收(大多是参与盗窃),高血压到200多的也往里送,“我们压力很大。关键是维稳压力,公安机关非要往这里送”。在劳教人员的讲述中,甚至有公安局为了将有病的上访者成功送进劳教院而送钱的情节。

   为了顺利送上访者入院,公安机关颇费心思。经过艰苦说服,绝食的盖凤珍在看守所的释放证明上签了字,但释放证明上随即被写上了“转教养”字样。进了劳教院之后,她才拿到了自己的拘留释放证。李平则是被告知到处理医疗事故的卫生局领取45万元赔偿,警察穿着便衣开普通小车直接拉到马三家劳教院。到了门口,李平得到了一张教养决定书。

   现行劳教体制下,决定劳动教养的权力实际掌握在公安部门法制办,由司法部门管辖的劳教所只负责执行,并无动力细究其程序。刘玉玲于2012年8月13日从国家信访局门口被大连市公安人员送往马三家,她收到的劳教决定书日期却是7月30日。一些传销者以及公安机关为完成指标“凑数”的,往往劳教决定书也是事后补齐,甚至未加盖公章。在上访人员的解除劳教出院书上,绝大多数也没有编号。

   湖北女子梅秋玉“入院”的心情和别人有异。因早年婚姻破裂,梅秋玉远赴东北,却遭遇强制引产。2008年1月底,因为上访中小孩高烧无人理会,梅秋玉在国家信访局门口爬上一棵大树,随即被带回大连刑拘。5月15日,梅秋玉从大连看守所上着背铐,由四人押送到马三家。“别人到马三家都是哆嗦,我是噌一下跑进去了。”这是因为,在看守所里备受折磨的她,看到这里漂亮干净的楼房、大院里矗立的雷锋像,以及马三家镇路口国徽下“辽宁省思想教育学校”的招牌,“以为进了那个大门我逃了一条活路”。梅秋玉说。

   但闪闪发光的大铁门后面的经历,并不符合她的想象。

   进门第一步是搜身。下岗女工李平被“四个吸毒的按地上,把头发先铰了。脱光衣服检查有没有凶器。简直蒙了,没见过这阵势”。李平不服,提出自己没有在劳教决定书上签字。“管教说,你进来就是罪犯,别管你是谁,公安局送来你就是罪犯,至于什么手续和我们没关系。”

   大连人郝威以前是做美术的,由于一套未能按期交付的房产,她从雕塑家变成了劳教人员。入院之初,她保留着写诗的习惯,很快纸笔和书本被没收了。她意识到这里需要的是服从和恐惧。“第一次看他们全副武装带上警棍的时候,我眼泪都下来了。身上背着警棍、报警器、手铐,我就想你是人警察察吗?这些女人犯了多大的错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