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第二部分]
秦永敏文集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0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1号)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二)
·“美”的概念辨析(美学研究)
· 直面迫害,坚守神州
·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继续不给我们办结婚证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三
·秦永敏不自杀及委托律师的公开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3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4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5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6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7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8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9号)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1)
·王喜凤:高考黑幕及背后的根源浅析
·王喜凤文之三:恐惧轮罩下的婚礼和蜜月
·王喜凤文之四:离奇的蜜月之旅——“法制学习班”
·王喜凤:启蒙宣传、民运实践和维权运动的三位一体化整合
·王喜凤文之六:言论不自由之现状及公民应对之策
·王喜凤文之七:和平转型下的中国政治改革问题浅探
·王喜凤文之八:今天两次被当局找去的经过
·王喜凤文之九:就中国当局不仅不依法为秦永敏和我办理结婚证而且企图把本人
·王喜凤文之十:艰难的心旅
·王喜凤文十一:改革的式微与公共参与的契机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1)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2)
·秦永敏结婚失败谢罪书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0号)
·秦永敏反对浑源当局迫害王喜凤的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1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2号)
·关于我们的结婚契约和结婚誓词继续有效的共同声明_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
·秦永敏因王喜凤不能返回武汉履行诺言而被迫宣布解除结婚契约的最后声明^^^
·紫苏
·中共当局为阻止秦永敏获法国人权奖将其长期非法拘禁绝食54小时和国保瞿佑平
·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第39次被抓捕、非法拘禁44天归来后发表严正声明
·秦永敏关于被推荐法国人权奖和失踪期间受到大家关爱寻觅的
· 要求山西当局停止迫害王喜凤并且立即恢复其工作待遇和工资的声明
·秦永敏为被非法拘禁事致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检察院 控告书
·秦永敏向青山区人民检察院对青山区综治办等提出控告
·离岛前夕即景
·群英赞歌
·秦永敏晨跑长江大堤遇倒卧者
·检察院拒绝受理控告
·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简论社会正义(之一)社会生活的最高价值是正义
·简论社会正义(第二篇)二 正义的概念解说
·腊月28被当局找事的情况通报
·石玉林被宜昌国宝从秦永敏家中强行带走
·关于来客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的情况通报
·李化平等四名维权人士送赵海通到新沟桥派出所报案
·简论社会正义(第三篇)普遍正义和以社会制度确保每一个人随时随地的其所应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情况通报之一当局交涉的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二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三(
·秦永敏报警
· 就“两会”期间如何度过的协议告友人
· 正义与伦理、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的复杂关系——简论社会正义(第
·《茶花女》艺术特色浅析
·正义观念体系的范式更替——简论社会正义(第五篇)
·八仙岛记
·“中国梦”不是百姓梦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一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二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三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四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五
·展开朝野对话,确保和平转型——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答陈树庆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二、“是顽砾,还是真金”?
·为对话时代到来铺路搭桥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三、新思潮中的老学者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初步反馈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第二部分
·对《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反馈第三部分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四
·为官民对话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
·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连载四)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五
·神州将成垃圾场,宪政民主救中国(上)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成立宪法法院,确保司法独立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七
·今日中国与民主政治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八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五、哭笑不得的“知音”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九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十
·群聊记录晨览书愤三首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六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2
·强烈谴责某强力机构非法断网的卑劣行径
·秦永敏呼吁习近平释放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公民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刘本琦在狱中坚贞不屈,断然拒绝律师帮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第二部分

我们的口号:和平、对话、救中国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
   

   第二部分
    (2013.4.2)
   
   
   1,
   刘正有(四川著名异议人士,刚出狱) 说: 更重要的是,要徒手把作为人类历史上最庞大的绞肉机的野性权力关进法治之笼,是需要亿万公民尤其是大量有担当的志士仁人一道来做的,也是需要每走一步都做好充分准备的。
    刘正有 说: 秦永敏: 没有人能够垄断对话,但需要宪政精英来进行制定根本规则的对话
   
   好,我会把先生的思想和见解向同道发出去征求意见。 我很同意先生的高见,很好!我把先生全文收载了,一定广泛征求。
   
   
   
   2,
   李铮然(广东异议人士):街头是珉主必经之路,放下幻想,行动,唯有行动才能改变
   行动,唯有行动才能改变,坏人都结成了统一战线,好人不能再沉默圈观了,求同存异,好人结成同盟,没有抗争就不会有珉主的来到,支持行动,不缺街头勇士,更不缺敢于抗争的勇士,只缺齐心,同盟,资源是瓶颈
   3,
   刘士辉(律师)没有压力,何来对话?对话从来是势均力敌的对立双方借以消除歧见的沟通、谈判、圆融之道。想想六四前的“对话”是怎么来的?全国近三十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已经动起来了,数千万的学生、市民已经上街了,京广大动脉已经被阻断了,学生自治会、高自联、工自联已经在发挥领导作用了,天安门广场已经被占领了……如果没有这些先决条件,当时的李鹏政府会和学生代表对话吗?哪怕是装模作样的“对话”!
   当哪一天老共当局面临风雨飘摇、分崩离析的局面时,你不用去找老共对话,他会主动上门来找你对话的,他会拿出即刻官员财产公示方案、全民公投立宪方案、解除党禁报禁方案……一并端给你。
   所以,没有压力,一切都无从谈起。
   中国的压力,就从上街开始,没有街头运动,就没有中国民主。
   
   4,
   赵岩(海外)
   识仁兄的意见很有必要,秦先生的超前思维难于实现是因为您在刺刀下的对话只能是梦想,还是要更多地做好维护权利,争取权利的每一个环节上的博弈,争取最广大的人民跟着你走才是最要紧的事情。否则,对话你代表谁?对话的基础在哪里?8964后的民运人士很多不愿意走到人民中去,也很难走到人民中去,这是难于形成对话机制的最大障碍!没有与秦先生讨论过问题,突然介入讨论是否有冒犯之嫌,望见谅
   
   5,
   徐水良(海外):人家根本不与你对话,根本不愿意转型,当然也更不想给你和平转型,你要转型,就给你暴力镇压,根本不会确保你的和平。所以,这封信的标题,就是彻头彻尾的单相思幻想或着彻头彻尾的欺骗。有人散布这类幻想蒙蔽大家(客观上就是骗人),几十年了,有对话及和平转型吗?还要继续散布蒙蔽下去?你要对话,你要和平转型,就要力量,你几百万、几千万人上街,有力量,人家才不得不与你对话。至于确保和平,除非你已经是统治者,完全掌控武装力量,或者,你争取到压倒性的武装力量的支持,使专制暴君不敢动武,那你才能确保和平,否则,确保和平转型的说法,更加是欺骗。徐水良2013-3-29
   
   6,
   苏骥(北京)中共内部分歧明显,天机在此。
   如处境更加恶化,在失控之前如有机会,中共应选择马英九作为代表来对话,而非徐文立、秦永敏、陈西、朱虞夫等。
   当前民众中流传的,也多是马英九、谢长廷的各种段子。
   如此对话,不是“喝茶”哦,是巨变的启动标志。
   呼吁对话的公开信就像导弹,多多益善,微妙时刻作用难以估量。
   乱语
   
   
   7,
   沈建明(杭州)嗯。地球村互联网时代背景下,多元社会“各社群”各种思潮、势力均没有忽视网络平台阵地。茶说:扁平社会正在迅速有些并改变立体社会……是吧?童鞋们。鞋子理论是个切入点。谁的“脚”说了算?!各社群的关注点、活动取向正在趋向共识期。建言讨论稿许多网友都提出了个人的意见。相信你会综合考虑的。此建言和你的“主张”虽然不矛盾,比较不是一回事。此建言仔细斟酌,也有自相矛盾之处。恐怕在亲友群也没有几个人会联署的。改错字:比较应为毕竟。建言是指你的“建议书”杭州陈树庆的意见,应该是支持你的“全民和解……”组合公民体或者政治“反对派”起来“朝野对话”的设想、方略。本人一直在因势利导支持你的“设想”。浙江民主党人并不是像陈树庆说的,都支持这个“设想”。目前还是处于思想上务虚沟通,行为上“各做各的”态势。公盟十几年尤其是最近时期的“知行合一”颇有社会效果和长效生命力。
   “政治反对派”在形式上展开朝野对话的条件尚不成熟。各种有的放矢的“公民联署”此起彼伏,目不暇接。既是好事情,也暴露出各社群正能量一些“软肋”比如:一鼓作气不足,后劲乏力。四面出击,造成分散力度,疲于奔命。等等。相信思享者、先行者乃至受众也会总结经验,实践出真知的。各社群、国人、公知自媒体和越来越多的群平台传播面、影响力也很大的。。。
   
   
   8,
   孔识仁(台湾)如何看待“官民对话、和平转型”?!
   秦先生大鉴:您太谦虚了。在下无才无德,无指导意见,只有参考性的建议,望有所益。您对于“官民对话、和平转型”有长久和成熟的思考,上溯梁启超,下及当代问题。中国民主化是宏大复杂的事业,法无定法,各种路径皆有可能,各种方略的实践皆有其意义和或大或小的推力。然无论何种方略和路径皆脱不了两个前提:
    1、 反专制抗争和民主化压力足够大。最后,甚至于有革命可能。
   2、 统治者和既得利益集团不可能良心大发而断腕向被统治者交出权力。他们只有 可能在巨大压力下被迫内部分化和妥协。最后一种可能是:革命爆发,统治者分化和失去权力。
    这两大前提,放眼古今中外的民主化经验无一例外。从梁启超时代到我们皆不例外,而且“官民对话和平转型”是当代民主化中的一个潮流,一种主张,脱离了与其他潮流相辅相济、相反相成,必一事无成。当年梁启超他们的教训不可不吸取。
    您说:我们得按孙子兵法所云“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这就是我制定稳妥的“对话战略”的立足点。
   此言有理!官民对话和平转型是“胜兵先胜而后求战”中的一种重要方略,
   但是,它不是目的,更不是中国民主化方略和路径的全部,只是其中之一。
    所以,高洪明先生所言极是:希望中国和平转型,但不是唯一的选择;准备顺势转型,做好各种思想准备;不惧怕非和平转型,做好各种思想准备。我个人以为这样应对中国民主转型的各种可能出现的形势会更好些。
    官民对话和平转型,不取决弱势的民主运动,而取决于强势的统治者的意愿。然当今“十八大”和“两会”,中共连改良的“政改”都不搞,自由化更谈不上,何况民主化呢?怎么可能承认“敌人”而有意对话呢?今天提出这种“官民对话”主张,其定位应该是:提前为不远的政治经济危机,指明一条出路。目前,这仅仅有思想意义而已。至于您所言的:“极力形成以对话化解转型危机的大共识。”目前未免不合时宜,一厢情愿,目前不可有此迷茫之理想。只有在民主维权力量的压力足够大,统治者面对广场街头的群众运动有妥协的念头时,您所言的:“极力形成以对话化解转型危机的大共识。”才是必要和重要的,那时最关键、最难的是推动统治者形成以对话化解危机的共识,这不可不察。
    但是,如果目前就想“极力形成以对话化解转型危机的大共识。”对于统治者是无效的,统治者目前毫无可能为此所动,只会视此建言为敌人的小伎俩。对于民主运动则可能有负面作用,使民运自限自迷,在统治者高压维稳下,不少人会寄望于统治者英明和良心大发,耐不住苦难境遇,松懈抗争,弱化奋斗和牺牲精神。
   没有奋斗牺牲就没有民运形势高涨和压力,就永远没有官民对话和平转型,所以目前,需要这种寄望于“官民对话”的共识吗?不需要!
   中国民主运动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方略和重点,不能提前也不能滞后,无过而无不及,没有定法。官民对话和平转型是方略不是目的,民主化才是目的,所以它不是定法,提早形成民主运动的这种共识是有负面作用的,也不可能形成这种目前一厢情愿的共识。只有民主运动形势高涨,统治者有妥协的念头时,形成民主运动的官民对话和平转型的共识,才是必要和重要的。
   所以说:“极力形成以对话化解转型危机”应该只是值得大家思考民主化远景路径的议题,不必形成共识,可以思考讨论,但不是目前形势下的重点议题。
    现在迫切需要的共识是:
   每个人一步一个脚印地择机去做民主维权工作的共识!
   是民主维权力量内部对话沟通、合作互助、消除矛盾,搁置私怨,忍住名利追求,形成打造多元合作、有凝聚力的新民运力量的共识!
   是大家思考如何择机推动民运形势高涨和形成对统治者压力的共识!
    这里在下附谈一下:未来如果有官民对话和平转型的可能时,统治者会设下如下陷阱:
   1、统治者会选择一派对话,拒绝孤立另一派,以对话为名,离间分化民主力量。以图少妥协退让,多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
   2、在对话进程中拖延时间,消解民运士气,以虚假承诺欺骗群众,以求分化和瓦解民运群众的凝聚力。或者恃强势以求不平等的对话,以威胁利诱逼民运走上寄望统治者渐进改良的道路,减缓民主化进程,择机开倒车,使转型正义落空,最大程度减少统治者既得利益的损失,
   3、极力扶植投机者、功利者,选其为主要“对话对象”,给其空间和资源,养其野心,使其不知不觉成为民运中的“木马”,最终达成有利于统治者的官民对话协议,束缚住民运,分解民运。
    因此,在民运形势不够高涨时,如果统治者搞官民对话,倒是令人小心警惕的,稍不留神就会落入统治者招安和分化离间的两大陷阱,得不偿失。
   如果民运形势高涨起来,仍然要小心统治者的陷阱。
   总之,圆桌会议、官民对话并不是美妙的事情,而是民主化过程中的艰难一关,对于民运领导群体的凝聚力和素质水平是新的充满智谋的艰巨考验。
    诚如陈树庆先生所言:“但如果手中的牌实力不济,仅靠牌技,最终还是赢不了的。”
    最后,对致习近平公开信的写作笔法提一点建议。
    1、公开信不宜长篇大论,宜简明扼要。
   2、措辞应有理有节,不可过火,不媚不卑不亢,尊重对方又自己立场坚定,可诱其归正,然又不必随其而曲言贬他者,如:丑化革命。
   3、要有语言艺术技巧,而不宜直来直去无余地。不如此写,就会让人读此信感到笔者忽而大度,忽而尖锐,忽而曲言利诱,忽而又站在对立面棒喝,并且不甚顾及双方所处形势、地位和心态,缺乏用语之圆融和一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