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三、新思潮中的老学者]
秦永敏文集
·主持人不择手段违法,参选人千方百计参选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 人在法院
·付月华反强拆报道之二
·湖南新化一中数学教师罗美华因煽动罪已经拘留十一天
· 2011.10.29快讯 7 则
·郑重转发胡石根先生关于救助王国齐的呼吁书
·2011.10.30简讯 3则
· 祭聂敏之文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 人被法院判行政拘留十五天
·2011.10.31简讯 3 则
·2011.11.1简讯 3 则
·秦永敏关于变更住址、电话以及电邮的通报
·刘萍探望陈光诚在沂南县双堠镇派出所的遭遇
·答 张三一对“论和平转型”的评注
·2011-11-7人权简讯 5 则
·廖祖笙拘留五天释放,出狱后愤然陈词
·关于有人冒充本人用电邮传播病毒的紧急通报
·2011-11-8人权快讯二则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五章《此情可待成追忆》
·角马抢渡马拉河 ——角马俱乐部负责人李宇探望陈光诚蒙难记
·民运女杰、“自由女仁”王译——程建萍出狱记
·2011-11-11人权简讯 三则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人被拘留十五天后出狱
·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在吴丽红家聚餐畅谈
·2011-11-12人权简讯 五则
·山西省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一宗国有土地的操作拍卖内幕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二)张小玉探访团被拦车并遣返至天津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 前言 (一)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
·李旺阳及其家人饱受迫害之惨况
·秦永敏门口再次被安装大量监控器 电脑受攻击电邮地址被黑
·江苏无锡吴世明因强拆本人致伤其父至死
·姚立法家被非法入侵 派出所拒绝立案
·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到国务院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二)
·选举办拒绝透露独立参选人野靖春得票数 何德普 秦永敏
·11.14快讯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到国务院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何德普/刘秀珍
·坐牢专业户第三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罗美华出狱后情况及、、、、、、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死伤
·南冠客诗集(1981-1989)
·南冠客诗二集(1998-2010)
·孙文广教授遭到抓捕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简历
·文学作品的社会学解读
·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谈近况
·“世博会三勇士”李成立、胡青、徐顺义目前一个劳教一个失踪一个被严控
·付月华女士的《重审行政申诉状 》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六 章 知青农民不可逾越的等级身份
· 美学的生理学探索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七章 精神交流相濡以沫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 八 章 下乡女知青岂配享受崇高爱情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九 章 欲为人妻无奈曾经失身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章沧海桑田旧梦难成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 十 一 章 重生再造苟且安命
·《茶花女》艺术特色浅析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二 章 恋慕激情不可遏止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三 章 机智应对化险为夷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四 章 波澜起伏大彻大悟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五 章瓜熟蒂落情不自禁
·关于要求克林顿总统会见中国政治反对派代表徐文立先生的公开信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六 章 “地主”家媳妇的双重苦难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七 章 水利工地批斗“地主”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七 章 水利工地批斗“地主”
·中国人权状况严重恶化,年终好歹探底回升——简评2011年中国人权状况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八 章 不堪欺凌金娥服毒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九 章冒失莽汉自杀明心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二 十 章 激情迸发凤凰于飞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一章 为了招工恶性竞争
·中国社会转型有多种路径,乌坎事件昭示“拖延就意味着全民起义”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二章 尘海恶浊香消玉殒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三章 天涯孤女幸有至亲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四章 河东河西亲人仇人
·陈卫已经被起诉
·广西异议人士端启宪以及张维在四川遂宁中级法院门口被国宝带走
·国际人权日黑龙江赵景洲陈慧娟夫妇和上千访民被扣九敬庄
·浙江省桐庐县当局残酷迫害核污染受害者
·核爆炸”的结果 血与泪的举报
·廖祖笙变通上网方式受阻,自感新的迫害前奏已经开始
·我们应该如何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孙文广教授遭到抓捕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1)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2)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4)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3)
·中国向何处去?理应和平转型 !
·2011年中国人权状况简说
·中国人权状况严重恶化,年终好歹探底回升
· 邹建华中南海举牌报案被抓回无锡下落不明
·邹建华中南海抗议后抓回无锡关进法制学习班喊救命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五章 市场巾帼慷慨悲情
·新年拷问 百年拷问 ——2012年元旦献词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二十六章 逝者已矣来者厚生(尾声)
·乌坎事件的历史性意义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 (二)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的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三)当代中国政治反对派的经验教训和不
·无锡访民代表吴世明/朱世清在北京被当地劫回并被威胁送“法制学习班”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之一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2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3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三、新思潮中的老学者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
   
   

   耄耋前驱
   
   ——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
   秦永敏 著
   
   
    (共产党员汤戈旦负责武装暴动被国民党判处死缓却只坐了三年牢。作为共产党员反对共产党官员的贪腐他一辈子不是坐社会这个大牢就是坐货真价实的监狱。这也就使他有冷静的旁观者头脑,能带着理想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对当代中国进行深入的观察和思考,并且成为民主墙运动中年纪最大的参与者。)
   
   
   
   
   三、新思潮中的老学者
   
   作为反革命被捕,对汤戈旦虽不至于是“家常便饭”,却也实实在在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1930年他被国民党当作“反革命”抓起来判处死刑,那只是第一次。
   抗战时期,他奉命打入国民党军队工作(在此期间,他要求中共恢复其党籍,因战时条件无法做调查而搁置),又因为是共产党嫌疑分子而坐牢两年。
   前面提到过,1955-1957年,他为揭发领导侵吞公物而遭打击报复,结果反因“历史反革命”嫌疑,开始了在共产党统治下的坐牢史。
   “文化革命”中,虽未抓到任何把柄,自然也是“黄巢杀人八百万,在劫者难逃”,不仅本人作为“反革命分子”押送回原籍劳动改造,而且祸及全家下放七年(1968-1975)。
   当然,他一次又一次因为政治而坐牢或打成反革命,在解放前和解放后的原因正好相反,先是因为他是共产党,后来却因为他是“国民党”。这听起来像咄咄咄怪事。其实从一个更高的层次来看,却完全合乎情理,归根到底,还是由于中国几千年来的传统社会因素——政治生活中的排他性,或者更明确的说是专制性所造成的。在一个政治生活现代化的国度里,在彼此宽容异己政治力量的成熟民主制度下,所有这一切都决不会发生。不过,许多熟悉《三国演义》的人或许认为,汤戈旦先生脑后是否生有“反骨”,所以在国民党统治下他反对国民党,在共产党统治下他反对共产党?
   其实,说来可叹的是,汤戈旦毕生都是一个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者!
   在他的“原旨马克思主义”看来,斯大林模式社会主义制度的变革方向是“实行人民资本主义,走向社会主义。”具体地说,当代生产力发展要求中国这种社会主义国家立即实行彻底的市场经济,但也要增加群众自发的合作社这种“真正”具有生产资料共有性质的所有制成份,以减少剥削和贫富不均现象;与此同时,他还希望对这种社会主义国家进行民主政治的变革,所有这些,都是为未来的科学社会主义准备条件。
   现在来看看,1957年留下“免予刑事处分”的尾巴后,汤戈旦是如何生活过来的。
   刚出狱时,当分配他到文化局担任低级工作,但桀骜不驯的汤戈旦怎能忍受这种不明不白,毫无道理的降职处分?他拒绝到职后,有关方面虽经答应重新安排工作,但一直没有结果,他要求天津市检察院给予明确结论,也一直没有答复。就这样,形成了他此后三十多年的无业状况。剥夺了他工作的权利,也就剥夺了他生存的权利!
   幸运的是,汤戈旦在残酷的战争年代找到了一个理想的人生伴侣。他与杨洛芳定情时说过:“我是一个共产主义者,随时有坐牢掉头的危险,有思想准备吗?”杨洛芳能理解并且分担他的重任。早在婚礼问题上便给了他最好的回答:恰恰在预定的婚期,汤戈旦被国民党抓进了牢房,结果在结婚这天,杨洛芳勇敢地隔着铁窗与他见面,就这样算是举行了婚礼!
   恋爱属于浪漫,婚姻却属于平淡。在平淡的夫妻生活中,杨洛芳更表现出了伟大的奉献精神。汤戈旦无业之后,全家四口人的生活重担全部落在了杨洛芳肩上。她每月三四十元的工资不仅要供一家人衣食住行,还要供汤戈旦订报购书以从事学术研究。而汤戈旦作为学者型人物,从来就没有为生计问题操心费力的习惯。哪怕在这种无业的情况下,他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全部精力都用在研究社会问题,探索科学理论上。这样,杨洛芳不仅要用自己的辛苦工作养活汤戈旦和两个女儿,还承担起全部的家庭劳务,无论是洗衣做饭,还是买煤买米,统统都毫无怨言地包了下来。不言而谕,如果没有杨洛芳的无私奉献,汤戈旦别说学习研究,就连基本生活也无法想象。考虑到杨洛芳出身于大地主家庭,她能在汤戈旦一世穷愁潦倒中忘记自己早年穿金戴玉的生活,无怨无悔地撑起这个家庭,其精神就更令人感到难能可贵了。
   当然,身为“一家之主”的汤戈旦偶尔从理性世界回到琐事繁杂的人世之中,也不能不为自己未能尽家庭责任而伤心,但他绝不将这种情绪表露出来。
   有趣的是,在这艰难的岁月里,他年轻时兴之所致偶一为之的消闲小技,此时竟成了帮补家用的重要途径。有一天,烦恼之中出门溜哒,偶见有人垂钓,便准备了钓竿准备了鱼食,想借此聊以“偷得浮生半日闲”。未料到,年轻时练就的一手绝活还真管用,半天时间便满载而归,一家人当菜吃几天还剩下不少,此后他索性将钓来吃不完的鱼,让女儿拿到市场上卖了以补贴家用。当然可想而知,这样卖出的几个小钱,与家庭开支相比不啻杯水车薪。再比较姜太公钓鱼,人家是不钓鱼鳖,只钓王侯,汤戈旦此一逸事浪漫的色彩自然便被知识贬值的悲哀,被英雄末路的凄凉淹没了!
   “僵卧荒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汤戈旦不愧为屈原、陆游式的爱国文人,无论个人命运多么乖厄,从来都“位卑未敢忘忧国”。他虽从五十年代中期步入人生晦暗岁月,年事也逐日增高,作为社会政治事务的旁观者,他对弊端丛生的中国社会政治经济问题却越来越洞幽烛微。
   在五十年代末到六十年代初的笔记里,就表现出了他对各种弊政进行反思具有同步性和科学性。对所谓“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他提出了种种质疑,尤其明确指出“大跃进违背经济发展规律”,对庐山会议的召开,他痛感“彭德怀案是大冤案”。在62年中共重提阶级斗争以后,他更在笔记中大量评议越来越趋向极左的错误政策。其妻杨洛芳是有文化懂政治,更清楚现实利害关系的人,不能不时时为他担心受怕,既然没法阻止,便精心为他收藏,从而保证了这些笔记在“文革”的恐怖岁月里不致于给他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文化革命”开始以后,汤戈旦在冷眼旁观中尖锐地指出:“中国经济发展面临大倒退”,并预言“江青与杨贵妃必有同样下场”,并严禁其妻其女参加任何造反组织。
   1968年,“全面专政”就已落到汤戈旦身上,他被作为“反革命”审查后与全家人一起押送回江西农村劳动改造。
   正是腥风血雨的“文化革命”,把现存体制的弊端推向了极端。可以说,中国本土成长起来的当代思想家,以及由他们一手创立的科学意义上(而不是作为官方政策诠释)的社会科学理论体系,几乎没有不是作为对这场空前文化浩劫的反思而发端和确立的。
   也正是在这个时期,汤戈旦以往零星点滴的新思维,开始如普里高津耗散结构理论所指出的那样,从无组织的数量积累,向高度系统化发展的方向突飞猛进了。
   当然,也和同时代在沉寂的中国政治气候下默默探索着的大多数思想家一样,或者说他尤其典型的是,思想上的彻底解放与精神上的大彻大悟,是从研读马克思、恩格斯的原著开始的。
   为了买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论著作,他不惜让全家人几个月滴油不沾,菜粥下饭,以便在本来就微乎其微的生活费用中挤出相当大的比例。他不惜让自己穿得补了又补,有穿无换,甚至出卖本来就所剩无几的衣物。而当他的夫人杨洛芳先期回城,四方奔走后偶然为他购得一套《资本论》时,他欣喜若狂的心情比守财奴得到金山还高兴百倍。
   就是在下放农村,衣食难保的恶劣条件下,汤戈旦不仅完成了自己思想上的艰难飞跃,而且利用这七年“山中岁月”完成了标帜他本人理论成熟期的一百多万字巨著——《社会主义狂想曲》。
   这是一本三卷六册的政治经济学专著。第一编为《论分配》,第二编为《论生产》,第三编则专门批判了他认为是“杜林式的”,保存了商品、货币的苏联式社会主义制度。
   这一巨著当然至今未能面世,它的社会价值和现实意义究竟如何,还有待社会科学理论界作出客观、公正的科学评议。由于受“文革”时代历史条件的局限,今天看来它的很多具体内容已经过时,但笔者认为,这部贯穿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著作的学术贡献是不可抹杀的。
   正是厘定巨著,象征着汤戈旦毕生的精神追求已经有了可堪自慰的成果。为此,他情不自禁地引亢高歌一绝:
   “耕野饭牛捋厚髭,
   青灯剔尽著奇书。
   百年坠绪茫茫里,
   一发惊雷天下知!”(注意)
   1975年落实政策时,汤戈旦继全家之后也回到天津。
   从这时开始,当代中国的社会政治生活进入加速期,他的思想也开始加倍活跃起来。
   当76年“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时,他一针见血地指出:“邓小平恐怕打不倒,打倒了也会重新站起来。今天的中国,没有邓小平也要实行邓小平路线。”“邓小平是中国经济改革的唯一希望。”
   正因此,当1977年7月23日,他听到邓小平复出的消息后,当即赋诗一首以寄托狂欢心情:
   “日丽中天传电讯,
   天欢地笑接君还。
   烟波钓处观苍狗,
   闲鸥数点指头间。”
   他的狂欢固然是因为邓小平路线能够拯救当时的国家危难和人民疾苦,也是因为料定自己几十年的沉冤必将在政治清明的时代得以昭雪。
   眼见全国的政治形势越来越好,他一面更加勤奋地笔耕不止,一面积极找组织要求恢复党籍并安排工作。同时,还将自己多年来呕心沥血的研究成果寄到中国社会科学院、《红旗》杂志社、《经济研究》、《光明日报》、《解放军报》,希望能得到社会的承认和采纳。
   随着“文革”后中国文化事业的复兴,国家的科学研究机关也开始恢复和发展。中国社会科学研究单位由于体制残损,人才奇缺,开始公开向社会上招聘高级研究人员。
   年届七旬的汤戈旦“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满怀学者豪情,雄心勃勃地报考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经济学研究员。只是由于招聘单位有自己的年龄要求,他才最终未能如愿。直到今天,他的家属仍保存着当时中国社会科学院颁发的“准考证”。
   1978年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的确是中国当代历史上最有希望的时期,而汤戈旦的个人生活也有了转机。此时,三十年代与他在上海共事的张执一已是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经张执一过问,天津方面已暂时分配他去天津政协,任文史馆馆长,并正为全面解决他的问题做系统调查。
   不过,对汤戈旦来说,最重要的问题,倒不是个人的遭际,而是国家的前途。此时他最关心的事情,也不是自己的平反,而是关于中国百年大计的经济制度变革问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