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今日中国与民主政治]
秦永敏文集
·角马抢渡马拉河 ——角马俱乐部负责人李宇探望陈光诚蒙难记
·民运女杰、“自由女仁”王译——程建萍出狱记
·2011-11-11人权简讯 三则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人被拘留十五天后出狱
·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在吴丽红家聚餐畅谈
·2011-11-12人权简讯 五则
·山西省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一宗国有土地的操作拍卖内幕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二)张小玉探访团被拦车并遣返至天津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 前言 (一)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
·李旺阳及其家人饱受迫害之惨况
·秦永敏门口再次被安装大量监控器 电脑受攻击电邮地址被黑
·江苏无锡吴世明因强拆本人致伤其父至死
·姚立法家被非法入侵 派出所拒绝立案
·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到国务院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二)
·选举办拒绝透露独立参选人野靖春得票数 何德普 秦永敏
·11.14快讯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到国务院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何德普/刘秀珍
·坐牢专业户第三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罗美华出狱后情况及、、、、、、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死伤
·南冠客诗集(1981-1989)
·南冠客诗二集(1998-2010)
·孙文广教授遭到抓捕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简历
·文学作品的社会学解读
·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谈近况
·“世博会三勇士”李成立、胡青、徐顺义目前一个劳教一个失踪一个被严控
·付月华女士的《重审行政申诉状 》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六 章 知青农民不可逾越的等级身份
· 美学的生理学探索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七章 精神交流相濡以沫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 八 章 下乡女知青岂配享受崇高爱情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九 章 欲为人妻无奈曾经失身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章沧海桑田旧梦难成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 十 一 章 重生再造苟且安命
·《茶花女》艺术特色浅析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二 章 恋慕激情不可遏止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三 章 机智应对化险为夷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四 章 波澜起伏大彻大悟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五 章瓜熟蒂落情不自禁
·关于要求克林顿总统会见中国政治反对派代表徐文立先生的公开信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六 章 “地主”家媳妇的双重苦难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七 章 水利工地批斗“地主”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七 章 水利工地批斗“地主”
·中国人权状况严重恶化,年终好歹探底回升——简评2011年中国人权状况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八 章 不堪欺凌金娥服毒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九 章冒失莽汉自杀明心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二 十 章 激情迸发凤凰于飞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一章 为了招工恶性竞争
·中国社会转型有多种路径,乌坎事件昭示“拖延就意味着全民起义”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二章 尘海恶浊香消玉殒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三章 天涯孤女幸有至亲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四章 河东河西亲人仇人
·陈卫已经被起诉
·广西异议人士端启宪以及张维在四川遂宁中级法院门口被国宝带走
·国际人权日黑龙江赵景洲陈慧娟夫妇和上千访民被扣九敬庄
·浙江省桐庐县当局残酷迫害核污染受害者
·核爆炸”的结果 血与泪的举报
·廖祖笙变通上网方式受阻,自感新的迫害前奏已经开始
·我们应该如何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孙文广教授遭到抓捕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1)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2)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4)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3)
·中国向何处去?理应和平转型 !
·2011年中国人权状况简说
·中国人权状况严重恶化,年终好歹探底回升
· 邹建华中南海举牌报案被抓回无锡下落不明
·邹建华中南海抗议后抓回无锡关进法制学习班喊救命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五章 市场巾帼慷慨悲情
·新年拷问 百年拷问 ——2012年元旦献词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二十六章 逝者已矣来者厚生(尾声)
·乌坎事件的历史性意义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 (二)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的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三)当代中国政治反对派的经验教训和不
·无锡访民代表吴世明/朱世清在北京被当地劫回并被威胁送“法制学习班”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之一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2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3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4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5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6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7
·略论当代专制政权的中国特色
·声援乌坎的广州网民欧荣贵“反搬家”取得胜利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8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9(完)
·病重的张林被安徽警方传唤
·金堂监狱将陈卫退回遂宁看守所,王晓燕和公婆等人今天前往会见
·共产党人徐义顺腾讯微博被查封
·侈谈革命不如切实推进转型——评韩寒谈“革命”
·邹巍:传唤归来话稳健——关于王有才先生突然转向激进的访谈录
·张小玉等访民邮寄参加《2012年至2015年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申请书
·李敦勇律师会见朱虞夫
·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8)
·关于荣获《北京之春》自由先锋奖的答谢词
·中国民主化的模式辨析
·更正和道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中国与民主政治


    今日中国与民主政治
   
   
   秦永敏

   
   
   
   今日中国已经是大难临头,它的出路何在?当然只能是实行民主政治。
   
   然而,在今日中国,还有大量的人对实行民主心存疑虑,海外也有李光耀、成龙之流胡说中国不能实行民主,否则就会乱就会崩溃,本文就来对这个不是问题的问题谈谈看法。
   
   政治是什么?
   
   孙中山说得对,政治就是治理众人之事。
   
   人类是社会动物,人只有结成社会、分工合作,才能过上人所应该有的生活,结成社会后,必然因为利益冲突而产生矛盾,解决社会利益分配、化解社会矛盾的基本方法和制度,就是政治。
   
   由于解决社会利益分配、化解社会矛盾的基本方法和制度事关每一个人的根本利益,所以,它虽不像经济分配那样对个人来说来得更直接,却是决定经济分配的分配,比如,计划经济下,每个人的经济分配都由斯大林主义的专制政治决定了只能在几级干部、几级工人、几等农业劳动力以及相应的拿多少工资甚至拿几等工分上转圈,民主时代的市场经济下,公民获取收入的方式无限多样,而且可以比工资收入大无数倍,这就是政治分配对经济分配的决定作用的最好例子。
   
   因此,鼠目寸光的愚人只见眼前利益,过分看重经济分配,就会忽视决定经济分配的政治,但这也恰恰使他们丢了西瓜去抢芝麻。当然,之所以如此,往往是被迫的,因为在中国大陆,迄今为止社会利益分配的权力一直被暴力夺权暴力掌权的统治者垄断着,普通人只要过问就会坐牢杀头,这就另当别论。
   
   政治制度、政治方法千差万别,但从根本上说,无非是个别人或者少数人决定一切,还是在人人有权参与的原则下决定一切。
   
   少数人决定社会政治事务,就是专制政治。
   
   每个人都有权参与决定社会政治事务,就是民主政治。
   
   或者说,如当今人们常常比喻的那样,政治无非是分饼的权力和方法,任何人垄断了分饼权,自然都会给自己留下绝大部分,剩一点点去打发其他人,这就是专制制度。
   
   反之,如果所有人都有分饼权力,操刀者只是众人——社会——公仆,那么,所有人就都可以拿回自己应得的一份,众目睽睽之下,操刀者没有猫腻可藏,否则会被打死,也别想多拿一点,否则连自己的也会被收回,谁要你只是个佣人?这就是民主制度。
   
   历史地看,前者是农业文明的产物,当农业文明提供了大量的剩余产品,使得交换和流通发展起来以后,在专制相对薄弱,思想相对自由,市民觉悟相对比较高的西欧,就率先形成了人人有权参与政治活动的商业文明。
   
   中国是早熟的农业文明古国,自古以来形成了根深蒂固的“政者,君之所为,百姓之所从也”的传统,这在农业文明早期是必然的,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中国农业文明的巨大成就也成了向现代商业文明转型的极大拖累,时至今日,少数人仍然垄断着中国的政治权力。
   
   但是,历史走到今天,少数人垄断政治权力造成的可怕罪恶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因为今日中国早已不是小国寡民时代,国家不再处于只能靠强力整合的自然经济状态,而是商业高度发达,人与人之间的交往空前密切,利益分配形式高度复杂而且变化神速的时代,这样,社会财富的暴增,使少数垄断权力的人能够毫无道理也不费吹灰之力的攫取巨大的国民财富,没有分配权力的社会大众,则不仅要忍受他们对财富的垄断,还要承受他们将资源耗尽后留下的污染极其严重、以致人类和生灵难以存活的可怕环境!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社会出现了两种错误的极端看法,一是认为,民主是高素质国民的事,中国人素质太低,不提高素质永远不会有好的民主。二是认为人是自私的,中国人尤其自私,任何制度下,任何人上台,都会一样贪腐,就像那些疼恨贪官的人常说的“我恨贪官,但是我上台要比他们更贪”,下面,我们就重点针对这两种看法谈谈。
   
   
   1, 民主政治不是素质问题
   
   说到素质问题,第一是从种族着眼,认为中国人根本就不适合搞民主,这种看法如果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前,驳斥起来还有点麻烦,充其量只能拿日本韩国做例子,但是,在台湾民主成熟到政党轮替足以完满交接权力以后,则已经不值一驳了。台湾人和俄罗斯人在同一时间走上民主之路,可台湾的民主政治在二十年间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俄罗斯的民主则出现了大倒退。由此可见,民主其实是操作问题,和种族没有多大关系,台湾本是中国的边鄙蛮荒之地,其民主化程度也已经足以和欧美相教,种族素质论还有什么立足之处?
   
   第二种是从道德和文明着眼,认为今天的中国人品德太坏,文明程度太低,例如,我的一个网友就非常执拗的说:“我说过多次,民主人士二字,如果门槛太低,就是中国特色的藏污纳垢的人群。没有国民性的积淀里来,想有民主社会,真是扯蛋。”应该说,这种善良的看法是倒因为果了——他把发达国家的优异国民素质视为民主的基础而不是民主的产物。
   
   1779 年,讲人道的英国慎判死刑,监狱人满为患,刑事重犯、惯犯越狱的事件时有发生。为了给那些杀人越货的刑事犯寻找一个无法越狱的流放地,1787 年,一支由11艘船组成的舰队载着 750名 罪犯驶向刚发现几年的澳洲大陆,这批罪犯是澳大利亚最早的居民。这些罪犯象猎杀牲畜一样任意捕杀新大陆土著,对妇女儿童也一样亮出血淋淋的屠刀。所以,澳大利亚的早期居民是货真价实的低素质人口。但英国把罪犯输送到澳洲大陆的同时,也给这块蛮荒的处女地输入了民主宪政体制。今天的澳大利亚人是全球公认的高素质群体,澳大利亚也成为最适合人类住居的国度,是中国有产者优先选择的理想移民地。
   
   和澳大利亚异曲同工的地方还有冰岛,冰岛共和国最先是由逃犯和强盗在那里定居的,现在,不也早已成为高度民主的国家了吗?
   
   其实就拿今日中国的现实来说,素质论也没有任何根据。众所周知,中国有很多大学城,应该说,那都是整体素质最高的地方。1980年,北京的一些大学也确实在民主选举上走到了前面,总共选出了九名海淀区人民代表。然而,迄今为止,33年过去了,那里的民主选举毫无进步,也并不比其他地方有更多的民主热情,相反,真正为要求民主不惜流血牺牲的倒是乌坎一类乡村的农民!
   
   为什么会出现高素质人口地区民主毫无进步,倒是低素质人口地区人们不惜为民主英勇战斗不怕牺牲?
   
   以上两例其实已经说明了这方面的中国特色,那就是只要是中共统治严密的地区,人口素质再高也不可能有民主进步,相反,倒是中共统治薄弱地区,只要社会利益高度分化,官民矛盾处于不可调和状况,民间力量的组织程度又比较高,那么,突破中共一党专制而大力推进民主的局面就可能形成。
   
   今日中国的大学正是中共统治的重灾区,中共千方百计防止大学成为民主表率,用了无数的政治特务对大学加以控制,并且制定了无数把大学变成军营、变成名利场、变成纳垢藏污之地的规定,这样,恰恰是素质最高的地方,在眼下最难有民主政治的存身之处!
   
   恰好相反,在乌坎,村委书记村主任少数人利用权势把村里土地大量倒卖出去牟取暴利,村民却一无所得,被逼得走投无路。在这种情况下,尖锐的利益对立使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虽然整个中国都被中共严密的统治着,在乌坎却出现了中共的代理人陷入村民的包围之中这种局部性的以多胜少状态。这样,一人一票选举村官的民主诉求就通过乌坎妇孺上阵的全民奋起得以实现了!
   
   显然,结论很清楚,中国的民主进步缓慢绝不是中国人素质不高的结果,恰好相反,正是中共一党专制高压使民主制度无法找到立足之地,使民主生活无法进行,才导致了中国人的民主生活素质不高。
   
   
   由此也可见,今日中国能否争得民主,不是由什么文化素质文明素质决定的,是由利益的尖锐对立中民众的力量压倒了中共的专制力量决定的。
   
   反过来说,今日中国没有民主并不是由于中国人素质低,而是中共太专制太野蛮太反民主。因为毫无疑问,只要能够推行民主制度,北京海淀地区的民主生活肯定会迅速走向成熟。这也说明,素质虽然不是能否实行民主的决定性因素,也是可以使民主发展得更快更好的重要因素。
   
   另外,决定能否实行民主的重要原因,其实在今天已经和辛亥革命时代完全不同。
   
   民主是商业文明时代的政治生活方式,在自然经济基础上是建立不起来的,辛亥革命以后民主政治没能顺利成长,其深刻的社会经济根源正在于此,因为那时候的市场经济还很不发达。
   
   89民运的失败也或多或少与此有关,因为那时市场经济被毁灭后的重建才刚刚开始,人们的市场化利益关系还没有形成,绝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利益在哪里。
   
   但是,今天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中国的市场经济市民社会已经基本形成,任何社会问题的合理解决,都必须由所有利害相关方平等协商,并对利益关系进行黄金切割,唯此社会才能形成良好秩序并实现长治久安。
   
   2, 民主政治不是理想政治不是好人政治是博弈政治
   
   整个世界差不多都民主化了,只有中国,虽然经济规模已经高居世界第二,大学城比比皆是,底层民众走上街头要民主已经是社会常态,时至今日,中国要不要民主的问题早已不是经济基础问题,不是理论问题,也不是启蒙问题,更不是素质问题,其实只是利益问题,只是一个传统的军政集团挟持了中国、不给中国以自由选择的问题。
   
   近日,习近平在莫斯科说了鞋子合不合脚只有穿的人才知道,这话说得太好了,因为中国的这双破鞋是这个军政集团穿上的,对他来说也许很合脚,但是,被强制在这双破鞋里的十几亿人却剥夺了选票,甚至始终被剥夺了言论自由权,大家虽然憋得难受,不合脚一时又有什么办法?
   
   正因为没有言论自由,大众传媒基本垄断在这个军政集团手里,这样,当今中国的戈培尔仍然在推行“谎言重复千遍就成了真理”的政策,所以,对一些闭目塞聪的民众来说,本来极为简单的民主人权abc都很茫然也就并不奇怪。更为可悲的是,当局一直在故意搅混水,制造了大量奇谈怪论,对很多事实作了似是而非的解读,这样,观念混乱也就成了可悲的特色。
   
   应该说明,民主政治不是理想政治,不是按一个理想模式去做,更不是朝一个先验的完美境界前进,而是一个让所有在社会生活中都感到不舒服的人一起来调节彼此的相互关系的方式,从而向使每一个人都感到不是那么不舒服的方向前进。
   
   正因此,任何对民主的赞美都应该有所保留,西人为此准确地说,民主只是一种最不坏的制度,这是有道理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