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悠悠南山下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1)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2)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3)
·看美國是如何出賣越南和台灣
·尼克松對西貢逼簽1973年巴黎協議
·前南越駐美大使對最近解密尼克松資料的表述
·越戰“美萊大屠殺”軍官首次道歉
·南韓關於越戰的爭議
·越戰紀錄片(視頻)
·關於越戰間諜大師的新書出爐
·美國的“越南教訓”
·美國名導演約翰-福特越戰紀錄片《越南!越南!》
·美國人帶你遊歷西貢今與昔的旅程
·尼克松和基辛格越戰時期的反間計
·北韓兵士和越南戰爭
·1973年巴黎協定卅九年後
·美國人筆下的巴黎和平協定
·美國錯估1968年前中國對越的援助
·‘河內之戰爭’
·中共大使奠祭越戰陣亡中國士兵
·重現越戰(圖輯)
·1975-4-30:勝利或罪過
·為何要逃離和平?
·美國越戰紀錄片:1968年新春西貢順化戰役
·日本紀錄片:胡志明小道
·美國和1961年美國派兵抵越的問題
·越戰最後一名CIA情報員離世
·1975年4月:南越瓦解
·各方領袖與越戰(圖輯)
·從水門事件至西貢崩潰
·一名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在越南
·珍-芳達後悔無限
·為何北越可以勝戰?
·戊申戰役英文新書與美國讀者見面
·4-30:未完成的勝利
·關於越戰情報資料解密
·1973年巴黎協議:南北越皆有叻矗�
·“第三力量希望為越南帶來和平”
·南北韓與越南戰爭
·越南戰爭真相
·最新出爐美國紀錄片:越南戰爭
·《越南戰爭》:“讓越南人了解過去的機會”
·向越南道歉:南韓推公民戰爭法庭,追究韓軍的越戰屠村黑歷史
·轟炸河內:尼克松可否達到其目的?
·越戰春季攻勢50年:黎筍與毛澤
·1968年戊申戰役:四點須知
·書評書介:越戰記者回憶錄
【 紀念越戰結束卅五週年文章 】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一)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二)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三)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四)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五)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六)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七)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八)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九)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一)
·中國援越抗美(1964年-1965年)
·卅五年後越南人對越戰的認識
· 兩大國握手,越戰便結束?
【 越戰:紀念巴黎協議四十週年專輯 】
·越戰:驚恐的聖誕時節已是四十年
·昔日的光環不可使經濟轉好
·河內重溫抗美勝利
·越戰時期和現今的越中蘇關係
·究竟河內擊落多少架B-52型美機?
·可怕的尼克松遺產
·安全逃遁之距離:1973年巴黎協議的醜陋真相
·巴黎協議:黎筍的失敗
·巴黎和談之歷程
·巴黎和談之歷程(續完)
< 紀念越戰結束四十週年文章 >
·四月三十日的代價
·四十年後的越南還存有幾分共產?
·“不要幻想美國保護”
·也許你不知道的越戰(資料)
·為何美國在越南失敗?
·美國最新越戰紀錄片:《在越南最後的日子》
·前南越總統阮文紹訪談錄:和平的墓地
·美國在越戰如何戰敗?
3.第一次印度支那衝突 ( 法越戰爭 1945 - 1954 )
·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中國軍事顧問在奠邊府 ( 1950—1953 )
·引向日內瓦之路
·日內瓦會議之演變
·印度支那戰爭大事記 ( 1946 – 1954 )
·美國對印度支那戰爭之態度
·美國試圖在印度支那移植“朝鮮模式”
·奠邊府戰役以及其他視頻選輯
·讀《1946年之越南:戰爭是如何開始的》
·關於《中國援越抗法軍事顧問團史實》所引起的爭議
·越南軍隊自從奠邊府後之轉變
·美國在奠邊府戰役中做了甚麼?
·奠邊府戰役中的德國士兵
· 1954年日內瓦協議的歷史教訓
·日內瓦會議留下什麼教訓?
【 越南縱橫 】
1.越共政務人物探討
·山姆大叔與胡伯伯初次“擁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對於上世紀六十、七十年代印度支那戰爭的歷史, 一般而言,人們都把眼光集中於越南和柬埔寨而忽略了在寮國所發生的事;其實,在1965年美國還未軍事干涉南越和1969年柬埔寨的事務之前,寮國的近鄰 --- 泰國就領先介入印度支那地區的衝突。 1960年8月9日由孔黎( Kong Le )上尉所發動的一場政變便是這段寮國危機歷史的開端。
   
   孔黎率領百餘名兵士所搞的政變導致了後來發生一連串的事件,史稱寮國危機。 由於此,寮國也走上冷戰時期美、蘇兩大陣營對抗的前線。 儘管危機以1962年七月簽訂關於寮國中立的日內瓦協議結束, 但它卻為後來的越戰撒下了不可預測的動盪種子。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圖一、孔黎(美國時代周刊封面)。網絡圖片。
   
   
   想了解這些事件,首先我們先重溫泰寮的歷史關係。
   
   
   
   泰寮歷史關係

   
   
   在歷史和戰略上,寮國歷來是佔在泰國的一個重要地位。 多個世紀以來,泰國是它的宗主國。 在1893年、1904和1907年三次對寮進攻和威脅後,泰國才把寮國的宗主權讓予法蘭西。 在戰略地理上,寮國位於東南亞的中心, 將泰國和另兩個強鄰中國、越南隔離。另一種說法,寮國就是泰國與其潛伏敵手的緩衝地。
   
   泰、寮在文化、種族、語言和宗教上同屬一類。實質上, 湄江( 即湄公河 )並非是兩國的“ 邊界 ”,而是一條“ 導引線 ”,河岸兩邊人民的生活等方面的關係密不可分。 強大的泰王室歷來視寮國為其領土“ 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
   
   除了歷史和地緣政治的因素之外, 相同語言的環境也是泰國增強對寮國影響的主因。 歷史上也曾發生過多次在寮國的泰人反抗泰王朝的統治。 由於歷史上泰、越在這塊土地上爭霸的原因,寮國不但要反抗強大的越南,還需忍讓泰王利用在寮國的泰人作抗拒外侵的先鋒。二次大戰後,這批人遷往泰國北部的伊散( Isan ),隨著人口劇增,他們成為泰國人口三分之一的成員,一種嶄新的民族意識也應時而衍生。然而,缺乏自然資源和惡劣的氣候,使伊散成為泰國最貧窮的地區。經濟落後的伊散不只是泰國的負擔,曼谷的統治者對這地區的“ 泰人 ”的忠誠也持疑心。
   
   
   在第一次印度支那戰爭期間和結束後,四萬多名的越南人逃難到泰國這塊東北的土地,其中大部分是親越盟的人, 當然也有越盟間諜。1954年法國人離開印度支那後,越盟在這區的影響力不斷增加。
   
   由此,十分顯然,曼谷視處於北越和泰北之間的寮國為其戰略上的一塊重地。
   
   曼谷對這個弱小的鄰邦曾極度施加其影響並建立一個親泰的永珍( Vientiane,寮國首都;也有譯為萬象 )政府,以使後者的外交政策與曼谷保持一致。反共和親美是曼谷的國策。 1958年10月上台執政的沙粒-他那蠟( Sarit Thanarat )將軍更大力推行這兩項政策。 曼谷的統治者認為泰國社會傳統上的特色是王朝和佛教,與共產主義格格不入。此外,泰美結盟亦符合泰國本身的國家利益。泰美不但持有反共的觀點,曼谷還認為美國可以協助泰國抵抗紅色中國的威脅和擴張。同時,華盛頓持著“ 多米諾 ”的理論,擔心若東南亞某一國跌入共產黨的手裡,整個東南亞地區也將導致被“ 染紅 ”。由此,美國視一個經濟和政府穩定的泰國為抵抗共產主義擴張的堡壘。 也因為有著共同的對外目標, 泰國自然而然地成為美國在東南亞地區的一個重要盟友。
   
   
   
   孔黎政變

   
   
   第一次印度支那戰爭後,寮國處於政治分裂的局面。一部分人親越盟,另一些卻對越盟持懷疑的態度,而另一些則期望法國的保護。在寮國,左、中、右三種政治勢力在爭奪統治國家的權力。這與泰國局勢截然不同,曼谷只有一個強大的右翼軍政府而左派在政治舞台上幾乎不存足跡。
   
   “ 巴特寮 ”是個左派組織,獲河內鼎力支持,主要的活動基地在東北部靠近中越邊界的叁努阿( Sam Nuea )和豐沙里( Phongsaly )省份。組織最高領導人是越寮混血兒 --- 凱山-豐衛漢( Kaysone Phomvihan )。 至七十年代中,當巴特寮完全掌握寮國的權力後,凱山才正式公開其政治身份,理由是其低層出身和缺乏一種領袖魅力。最值得注意的是他與北越的關係,河內在巴特寮幕後的“ 黑手 ”。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圖二、凱山-豐衛漢(1920年-1992年);網絡圖片。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圖三、蘇灣那-富馬(1901年-1984年);網絡圖片。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圖四、富米-努薩灣 (1920年-1985年);網絡圖片。
   
   
   在公開場合上,巴特寮的領導人物是蘇發努馮 ( Souphanouvong ) 親王。蘇並非是巴特寮的最高領導,人們相信他只是第三或第四號人物;但他聰明伶俐,外形健碩,男性魅力十足,獲寮人讚譽他是愛國者的典範。
   
   寮國政治的中立派領軍人物是蘇灣那-富馬( Souvanna Phouma ) 親王,是蘇發努馮的長兄,同父異母。其政治立場較為溫和,巴特寮和其他黨派均認為他有能力維持聯合政府的人物。 人們普遍認為他是個聰明人,但幼稚和稍為傾向共產黨。
   
   富米-努薩灣( Phoumi Nosavan )將軍是典範的右派人物。 其軍人出身和反共立場獲美國人支持,並認為他是抵擋共產主義入侵寮國的主領。更重要的是,他和沙粒是表兄弟。當兩人有相同的反共立場和親戚關係, 毫無疑問,沙粒會極力支持富米。 在選舉中玩弄骯髒的政治手腕,富米踢走了對手,在六十年代上半期,他奪得了寮國政治上的寶座。
   
   
    在泰、美的支持下,似乎富米在政治上達到不可挑戰的地位,但是,1960年8月9日初晨, 一場始料不及的政變發生。 寮國皇家軍隊傘兵營的孔黎上尉接受率兵北上掃蕩游擊隊的命令, 可是途經首都時,部隊停下北上,卻包圍了政府部門、通訊中心、機場、軍火庫等並佔領永珍的各戰略要地。 與此其時,大部分政府官員包括高級軍事和民事人士在一日前全都去了皇都隆沙邦( Luang Prabang )與國王薩瓦-華塔那( Savang Vattana )商討前國王斯薩瓦-旺( Sisavang Vong )葬禮事宜。
   
    政變沒遭到對方較大的反應,流血不多。在短時間內完全控制首都後,孔黎在永珍之聲電台上呼籲各方不要打內戰,停止政府官員的腐敗,外國的軍事力量全部撤離寮國,和實行真正的中立。 同時他也公開批評美國。
   
    孔黎當年二十六歲,年青的士兵,曾 “ 在前線與巴特寮部隊勇敢作戰 ”;他不是政治人物,人們也不太認識他。 就是他的勇敢、誠信,具有領導力和實際行動卻獲得下屬的尊敬和支持。可是,由於幼稚,對冷戰政治,對巴特寮和河內的意圖等認識不足,他只認識寮國的衝突只來自美國一方的干涉。 他並不相信曼谷和華盛頓所說寮國正遭到共產黨顛覆威脅。 他在經驗上感覺只是寮國人打寮國人,並非有越共、中共的干涉。 他認為,若沒有美國人參與,寮國人之間將可以解決其本身的衝突問題。其後,孔黎請求持中立觀點的蘇萬那-富馬親王組新政府並任首相。
   
    孔黎政變突然其來,由巴特寮或北越,甚至法國主導政變的謠言滿天飛。 其實,無任何的證據表明政變是由外國人主導。
   
    然而,相當平和的政變演變成地區的重大危機。 巴特寮和北越懷著其秘密的意圖,在短時間內便公開支持政變。 最終,和平談判解決衝突的路徑斷絕。在美國人和泰國人的支持下,右翼人士很快組成新的革命政府, 並意圖使用武力奪取首都的控制權。一場在寮國土地上的激戰也將可導致冷戰中雙方陣營的衝突,但當時蘇聯曾意欲平衡寮國各方的力量,也同時向富馬親王提供經濟援助。
   
    富馬親王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也接受蘇援。可是當1960年12月莫斯科第二次同時向孔黎部隊和巴特寮提供軍援之時, 蘇聯的動機被揭發。 局勢卻急轉壞:富馬親王流亡金邊; 而蘇聯繼續向寮國人提供軍援:兩架軍機空運四門配備完整砲彈的榴彈砲( howitzer )抵永珍機場。時任蘇聯代理外長曾說,自二戰後以來,此是蘇聯最重要的一次空運行動。
   
    北京也很快向寮國的中立人士表示支持,並暗示若自由世界對寮國出手干涉將遭到報復。無論如何,中國也企圖干涉寮國的衝突, 其威脅語言使人聯想起十年前解放軍跨越鴨綠江參與韓戰的景象。
   
   

曼谷的反應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圖五、泰國首相沙粒-他那蠟(任期1958年-1963年);繪圖:Bernard Safran , 1962年。網絡圖片。
   
   
    共產國家對寮國政變的干涉令曼谷不安,並懷疑共產黨意謀在寮國奪權,由此泰國迅速支持富米和其他右翼人士。 政變翌日,即8月10日, 泰國首相沙粒、外長塔納-可民 ( Thanat Khoman )、泰國軍隊高級將領、美軍駐泰司令尼奧納-翁佐( Leonard Unger )等人立即和富米秘密會晤,策劃擊潰孔黎部隊和重奪永珍的計謀。
   
    曼谷和華盛頓決意在寮國重建立右翼政府。 泰國答應富米提供空運物資如燃料、彈藥等並把在泰國訓練寮國傘兵運返永珍。 然而,曼谷仍擔憂秘密援助可能使北越以此為直接進入寮國的籍口。
   
    泰國政府評估孔黎部隊的人數不超過一千二百人,其餘二萬五千名皇家軍隊兵士駐首都的外圍並不追隨孔黎。 曼谷相信在美、泰的大力協助下,擊敗孔黎部隊實在是易於反掌。
   
    此外,曼谷還採取一系列措施打擊永珍的聯合政府,例如,經濟封鎖首都, 不承認富馬政府, 散播謠言,撤走永珍的泰僑,利用泰國領土轉運寮國兵士到永珍附近地區等等。
   
    可是,即管擁有大量的士兵、獲取美、泰雄厚的經濟和軍事援助,富米的軍力難以和善戰的孔黎部隊戰鬥。計劃在1960年8、9月重奪永珍和右翼政府上台的行動遭到失敗。
   
   

泰國軍隊秘密介入

   
   
    10月28日,五角大樓和“ 霧谷 ”( Foggy Bottom ;霧谷位於美國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因常被大霧與工業廢氣籠罩而得名。也是美國國務院所在地,因而“ 霧谷 ”被用作國務院的代稱 )的政策高級策劃者在華盛頓會面,商討應付寮國危機。 他們決定此時並非是美國派顧問前往寮國的合適時機,也顧慮到共產陣營和世界其他國家指責美國干涉外國事務, 但決定調派泰國警察空戰增援單位( Police Aerial Reinforcement Unit, 縮寫:PARU )的傘兵精銳隊員作富米部隊的軍事顧問抵寮。 寮、泰兩民族的外形相似,又講幾乎相同的語言,因此,泰國顧問更易喬裝為寮國軍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